2009/07/05 住在愛中、行在愛中 方順和

張貼者:2009年7月9日 上午7:58Cyrus Lan   [ tstpec editor 已於 2009年7月9日 上午8:01 更新 ]
           猶大書曾警告,信徒要留意末世的大背道、大紛亂的現象,必有許多假先知和假道理興起,教會將充滿各樣的擾亂,他呼籲肢體們:「要在至聖的真道上造就自己,在聖靈裡禱告,保守自己常在神的愛中。」(猶1:20 -21)為什麼末世的聖徒,要持別追求「保守自己常在神的愛中」?相信猶大是想起主有關末世的警告:「…有好些假先知起來,迷惑多人。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纔漸漸冷淡了。」(太24:11-12)末世的教會不單有許多假冒的事,且因不法的事越發增多,許多人的愛心就漸漸冷淡了。保羅臨終前也向提摩太解釋,這普世愛心冷淡的日子,為「危險的日子」,因為那時「人要專顧自己」(提後2:2)。我想,保羅用「危險的日子」來形容末世教會的光景,並非因為怕到時信徒會被欺騙,或會有損失,相信他的意思是,恐伯我們也會變成「專顧自己」的人,被末世那股愛心冷淡的潮流沖著走。
            行在愛中,叫我們想起那位撲撲風塵,風飧露宿的主,他離開了天上的榮華,下到人間,服事我們這班橫梗不配的罪人,將真神的愛,送到世間最黑暗的角落。這位全能、全知、全權的耶穌基督,甘為我們的原故,放下了一切的權利和身段,用無比的溫柔與順服,成就了神的旨意,不單忍受罪人的藐視和頂撞,甚至慘烈地被釘死在十字架上。這一個「人」,從來不為自己作過任何一件事,祂心裡所想的,不是如何滿足自己的需要,反而處處為別人著想,隨時隨地,都準備好為著別人而犧牲自己;無論自身是怎樣滿了憂患,衪所顧念的,總是先顧到神的榮耀和別人的需要,其中沒有半點為己的存心。祂不求從人來的榮耀、不貪圖世上的福樂、也不體貼自己的意思,祂真是一個行在愛中的完全人。
           達祕曾說:「最深奧而又最簡單的,那就是神完全的愛。」這話堪足咀嚼。不錯,相對於人浮淺而摻雜的愛,神的愛顯得清純而雋永。當一個人說他「愛」另一個人的時候,這是意味著對方能滿足自己某方面的需要,無論是愛情、親情或友情,人的「愛」,總帶有某程度的佔有慾;但當神說祂「愛」一個人的時候,並不表示這對象擁有一些可愛的特質,相反,祂愛的都是那些不可愛,甚至連人也不愛的人。當祂說「愛」這個人,是表示祂願意為這個人犧牲,甚至死。人常將「愛」與「佔有」劃上等號,但神的愛絕不霸道,是「讓他自己情願」(歌2:7)的愛,祂為所愛的犧牲,然後用溫柔忍耐的心,靜候對方的回應。
           人的愛是何等卑劣複雜,充滿了自己?嚴格來講,都不能稱之為「愛」。人間的愛有時會很操控,叫人窒息;有時又顯得縱容,叫人放肆。要愛得合宜、愛得適度,殊不簡單。但神的愛卻有情有義,既有恩典、也有真理,是最完全的愛。「恩典」是予人愛的能力、「真理」是予人愛的規範,兼收並蓄,人才能活出真愛。
           有時聽人說,常講神的愛,不講神的公義和審判,人怎會檢點?這是對神愛的誤解。人間的愛會姑息,但神的愛卻不,因為神的愛是「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林前13:6)。保羅說,我們要時常和眾聖徒一同明白神的愛,當我們這樣分享,便知道神那長、闊、高、深的愛,無論人怎樣思想,都是想之不盡,是過於人所能測度的。我們若這樣追求,保羅說:「便叫神一切所充滿的,充滿了你們。」(弗3:19)汽車必須經常入油,才能繼續行走。信徒也一樣,沒有注入神的愛,我們不可能去愛。人肯用功去默想神的愛,領會神的愛,就能得著神愛不住的供應。住在這真愛裡的人沒有懼怕,只有安息,因為懼怕是帶著刑罰。人若試圖用威嚇或嚴刑去逼人愛神,都是徒勞。透過常默想神的愛,當人這樣住在神的愛中,人裡面才有力量去敬畏神,過聖潔、愛神、愛人的生活。
           要「行」在愛中,必先「住」在愛中;要住在「愛」中,必先住在「光」中,這是約翰壹書的重點。常常埋怨別人虧欠自己,事事要討回公道,這是舊人血氣的表現;住在愛中的人,只會覺得自己虧欠了神,又虧欠了別人。他知道神免了他所欠的一千萬銀子,別人欠他十塊銀子,他不會放在心上,更不會掐住他的喉嚨,逼他償還。愛的反面就是恨,恨人的必住在黑暗之中。行在愛中的人,就是「常以為虧欠」(羅13:8)的人,他知道自己現今所享有的一切,無論是救恩、靈命、健康、財富…,都是從主而來,都是主的恩典,所以他樂於與人分享。
           「住」在愛中,叫人光明磊落、如沐春風、滿懷希望;「行」在愛中,叫週圍的人也分享到我們在主裡的福樂,使人渴慕認識這位神。路加記載那個有罪的女人用眼淚溼了主的腳,又用頭髮擦乾,主說:「她許多的罪都赦免了,因為她的愛多;但那赦免少的,他的愛就少。」(路7:47)這是「愛多」的秘訣。罪在那裡顯多,恩典就在那裡顯多。我們都是罪人,越體會自己的敗壞與無助,越能愛主更多;而要罪顯多,我們需要不斷地、更深地被神光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