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5/15 我決定「憑信心生活」 吳主光

張貼者:2011年5月16日 上午8:07Cyrus Lan   [ tstpec editor 已於 2011年5月16日 上午8:11 更新 ]
        還記得,我們教會在最早的頭十年是沒有傳道人的。我於一九七零畢業神學,教會的經濟力量仍然很差,無法聘請我做傳道人。於是我應菲律賓教會方面的邀請,與內子結婚,二人一同到那邊去做宣教士。

        一年零八個月之後,我們一家三口回港,在深平事奉。那時,教會給我們的薪酬很低,生活很困難。我們從未埋怨過半句。後來教會的經濟能力好轉,長老們問我要求多少薪酬。我的回答是:「我希望用自由奉獻的方式支持我。」可是,長老們商議過之後,給我回答說:「自由奉獻方式只能適宜你一個人;將來教會傳道人多了,就不適宜了。因為你的名聲好過其他傳道人,你收的奉獻就會比他們多,這就不公平了。」當時我感到,他們的解釋很合理。我就接受隨他們的意思給我多少,就多少。我認為,做傳道人是不應該爭取薪酬的。

        但是現在我七十一歲,已經放下全職事奉,只做兩間堂的顧問,得的薪酬只有原先的三分之一強。加上聯堂為傳道人購買的醫療保險,過了七十歲就不受保。所以我在年初,曾就醫療保險問題,寫信給尖平和深平兩邊教會的長老,詢問醫療問題如何解決。我的信發出之後,內心受到聖靈責備,因為主耶穌明明教導門徒說:「無論進哪一城,人若接待你們,給你們擺上什麼,你們就吃什麼。」(路10:8)因此,我後悔為薪酬問題爭取甚麼。

        其實,我所擔心的醫療保險,神一直有照顧。從四十一年前我開始做傳道,神就不斷差派天使供應我─有張主壽醫生給我幾十年的免費醫療;到了加拿大,神又同樣差派「天使」供應我;回港之後,張主壽醫生又再給我免費醫療,直到他於前年去世為止。現今七十一歲了,似乎保險公司也不願意保我了,我就著急起來。但是,神又突然差來一位「天使」給我花費六七千元,為我做全身檢查。檢查結果是,我一切健康狀態都良好,只是心臟四條血管,其中一條塞了百分之四十幾,醫生要我長期多吃三種藥。這位「天使」明明是神差來的,我就檢討自己,憑信心生活確實是可以的,神必定會照顧我晚年的一切需要。
所以我再寫一封信給長老們,表示我決定從六月開始不受薪。請求教會按我最早的感動,以自由奉方式來支持我。我早就羨慕憑信心生活,那時不成功,現在只有我一個人是這樣,應該不會影響其他傳道人了。

        可能大家不明白甚麼是「憑信心生活」。讓我簡單說明─記得我的老師曾在國內憑信心生活,他和另一個傳道人,帶著一點糧食一同出去到處傳道。糧食漸用盡,另一位傳道人就勸我老師回頭,不要前行了。我老師卻請他先自行回去,我老師決定憑信心繼續前行。但是,到最後一天,糧食真的吃盡了,剩下最後一餐。我老師信心不夠,就將剩下的米分開兩餐,只煮「稀粥」來吃。這樣吃了兩天,真的甚麼都吃完了。這時,就有一個老婆婆來叩門,問有沒有一位傳道先生在這裡;我老師回答說,我就是。那位老婆婆立即道歉,說:「真對不起!神感動我昨天送糧食來。我沒有順服,到今天神再感動我,我才送來。請收下。」我老師立即暗暗自責說:為甚麼我將最後一餐變成兩餐粥呢?如果我肯吃飯,老婆婆就會在昨天送來糧食了。我真無信心。

        所以,弟兄姊妹,我就是羨慕這樣憑信心生活。但我要說明,我並不是像我老師那麼窮,只剩下最後一餐米。我有足夠的積蓄,絕對不會捱肚餓的,你們可以放心。只是兩年前的尖平事件,我兩次聽到傳言,有人在別人面前批評我說:「吳主光真是那麼的貪錢?」我的心就感到沒有比這個更痛的。現在好了,我要讓那些明白我,甘心樂意支持我的人,按感動支持我,我就可以杜絕這一類的批評了。同時我認為,此舉也可以訓練弟兄姊妹們更多學習注意會眾中有缺乏的肢體,常常彼此分享,作個忠心的「管家」,這樣,教會就更加溫馨了。

        我又多次聽到另一個傳言,說:「吳主光就是吃他著作的書的版稅,也吃不完了。」其實只有神知道,出版社向來很難生存,所以他們欠我幾十萬元,我一直都沒有追討,只向他們不斷取書;而我取的書,有很多都是當禮物送出去的。如果我出售我的書,我也完全沒有賺取分毫;出版社賣給我七折,我出售也是七折。我出售而得的,就是我得版稅的途徑了。但是我所得的,扣除我送出去的,和屯積在我家和我的辦公室未能賣出的,我每月得的版稅不到三四千元。如果要靠書的版稅來過活,早已餓死了。今次我決定憑信心生活,我就決定,連出售我的書也要改變方針。我決定以兩種不同價錢賣書給兩種人:第一種是「自認是有缺乏的人」,我可以「六折」賣給他們,由我送出「一折」;第二種是「替朋友買」和「自認沒有缺乏的人」,我以「八析」賣給他們,我賺取他們「一折」,作為我從寫作而得的報酬。請大家支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