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指引‎ > ‎

西番雅書

〈番1:1-18〉
1-6節,西番雅是猶大王約西亞在位時的先知,他是猶大王希西家的後人,身份尊貴。神對西番雅宣告關乎審判的信息,祂必除滅萬類,包括人類和海陸空的生物,叫人想起上古洪水滅世的情境。絆腳石既與惡人同列,相信它的意思是指使人跌倒的人或事,神要將這一切除去。除普世性的毁滅,神宣告要攻擊祂的百姓,原因是他們敬拜巴力等偶像,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為要剪除拜偶像的人,包括那些說敬拜耶和華,卻又敬拜天象,他們向耶和華和偶像起誓,無疑他們並不以耶和華為獨一的真神,他們已經徹頭徹尾的背叛神,事奉偶像。 第7節,耶和華的日子是指審判的時候,那時人當在主面前靜默無聲、虔誠恭敬,神以預備祭物比喻審判快到,神的百姓便是祭物,「祂的客」是指神用以攻擊猶大的外邦人,神要將客人分別為聖的意思只是叫他們能分享祭物。 

8-9節,如上文,神獻祭的日子就是審判的時候,祂要懲罰首領和王子,他們作帶領卻行惡,神又懲罰一切穿外邦衣服的猶大人,相信這可能涉及他們敬拜外邦的偶像。到了審判的日子,那些越過神的旨意行惡肥己的人,神必懲罰他們。 

10-11節,在神審判的日子,魚門是耶路撒冷城北的入口,二城是新建的城,屬耶路撒冷的第二區,隨著外邦入侵,兩處均傳出悲哀的聲音,城牆破裂發出大響聲。瑪革提施是從商的人,搬運銀子的是指營商活動,商業活動因戰禍而停止。 

12-13節,審判之時,神用燈巡查,意思是城內沒有人可以逃脫。酒在發酵時,較重的渣滓會沉澱在器皿底部,變得凝固像膠狀般。這比喻那些耶路撒冷的居民貪圖安逸,對屬靈的事全不理會,以為神不會降福、降禍,簡言之,他們不敬畏神。神卻使這些人失去所看重的財寶、房屋和田產。 

14-16節,神審判的日子不單臨近,而且迅速來到,當人聽到這風聲,就是勇士都必痛哭驚懼。那日子帶來荒廢淒涼,是黑暗、幽冥、密雲、烏黑的日子,可想而知那時的光景何等可怕。戰禍臨到,猶大的堅固城和高大的城樓都要被攻取。 17-18節,神叫災禍臨到人身上,他們如同瞎眼失去方向,四處逃難,因他們得罪神。他們的血必倒出如灰塵、他們的肉也必拋棄如同糞土,人在受災之中,生命顯得毫無價值。當人在神忿怒的審判之中,他們過去所追求的金銀已不能救他們。神的忿怒如火,要燒滅全地,毁滅這地的一切居民,並且是大大的毁滅,這些都是出於審判萬類的主說的。

〈番2:1-15〉
1-3節,「不知羞恥的國民」是指非利士人,以色列民視外邦人是蒙羞的族類,神叫非利士人應當聚集,他們將要面對神,當趁著神仍未發怒,審判命令尚未發出之先,便當聚集前來,把握機會悔改。否則,他們的日子便好像風前的糠被吹散,不能存留。至於在以色列中,願意遵守神典章的謙卑人,他們都當尋求神。在神看來,遵守祂的典章和尋求祂是並存,不能分割。先知期盼在神發怒的日子,這些尋求神的人可以在神降災的時候不受傷害。

4-7節,迦薩、亞實基倫、亞實突和以革倫是非利士四個有名的大城,神宣告他們都要被消滅。基利提族是非利士的別名,迦南、非利士也是指整個非利士國土,神說要反對和毁滅他們的全地,這是刑罰的結果。沿海之地原是繁華的城市,但現在變成了寂靜的牧場。且成為猶大家在被擄歸回時牧羊及安居之地,他們因為神的眷顧而得著復興。 

8-11節,論到對摩押和亞捫的預言,「我聽見」是指神留意到他們毁謗和辱罵以色列人,侵犯神百姓的境界,並且自誇自大。神因沒有比自己更大的,所以只可以指著自己起誓,顯明祂以下的預言是必然應驗,決不收回,就是摩押和亞捫必像所多瑪與蛾摩拉的結局,兩地雜草叢生,成為鹽坑,代表荒涼和毁壞,寸草不生,兩地全然傾覆。猶大餘民必擄掠他們,征服他們,必得著他們的地。他們的覆亡是出於他們的驕傲、自誇自大,他們毁謗神的百姓,就是敵擋神。神向摩押和亞捫顯出可畏之威,使他們感到驚懼。神必使世人的偶像變成無能,破除他們的迷信,那時就是遠方的列邦都要敬拜祂。 

12-15節,古實曾統治埃及多年,是南方強悍的民族,神必攻擊他們。由南到北,亞述位處北方,他們藉強大的軍事力量四處侵略,但神也必伸手攻擊他們,要將他們毁滅。尼尼微曾經是亞述帝國的首都,但尼尼微將變成荒涼之地,如曠野之乾旱。尼尼微城原是水源豐富,城的四圍築有運河,但因著神的審判,全城及運河也受破壞。群畜不是指牧場上的羊群牛群,乃是指各國的走獸,尼尼微城無人居住,成了野獸群居之地。鵜鶘和箭豬屬於不潔的動物,這類野生動物只會在荒涼之地出現,尼尼微城的柱頂成了他們的住處,可見滿城盡是淒涼。窗戶內叫的聲音多是出於棲息那裡的禽獸所發,門檻毁壞顯示房屋受破壞,用於建築的香柏木呈現破損而露出。這素來被譽為歡樂安然居住的城,其中的居民生活安舒,有堅固的保障,以為無憂無慮。「心裡說,惟有我,除我以外,再沒有別的。」顯示尼尼微城的狂妄自大,目空一切,猶大過去也受其壓迫。尼尼微城的結局荒涼,由安居之所,變成野獸躺臥之處,最後被瑪代人所消滅,狂傲的大城徹底敗落。經過此地的人,特別是那些受亞述欺凌的猶大和其他邦國,都必然激動地嗤笑他們。

〈番3:1-20〉
1-4節,這城是指耶路撒冷,原被譽為聖城,但現在竟成為悖逆污穢之城。他們有禍了,因為神公義的審判將臨到此地。他們的悖逆反映在不聽從神的命令、不領受神的訓誨、不倚靠神和不親近神中,神原是他們的神,但他們卻硬心拒絕祂的管教、面對外敵也不肯倚靠祂。城中的首領非但不看顧百姓,反而貪婪掠奪,如凶殘的猛獸。在信仰上,先知不傳神的律法,成了虛浮詭詐的人。祭司不持守聖潔,以污穢之物褻瀆聖所。他們原應按神的旨意解釋律法,但為求私利而強解律法。 

5-7節,神的公義是無庸置疑的,祂斷不作非義的事。祂彰顯公義更是從未停止,就如日出那樣恆久不變。只是不義的人,雖作非義的事,卻不知羞恥。神的公義顯於祂施行審判,祂除滅列邦,使他們失去作戰的城樓,整個社會受破壞,頹垣敗瓦,無人居住。神惟願看到祂的百姓敬畏祂,領受管教,神實在不願看到他們的住處因神的審判而被除滅;然而,他們不知悔改,從早起來就犯罪,在一切的事上敗壞自己,熱衷行惡。 

8-10節,在第8節前原有「所以」開始,因為神的公義,祂要祂的百姓等候,仰望神審判的日子,惡人被滅,義人蒙神拯救。神招聚列邦,表面上是要他們攻擊耶路撒冷,但實為神向他們發烈怒,消滅全地。在審判之後,神要潔淨萬民,救恩臨到全地,人便求告耶和華的名,並且萬國萬民都同心合意地事奉神,如此大敬拜的情景在主再來後必然發生。分散的以色列人因為悔改祈求,得以從列邦歸回,向神獻祭敬拜。 

11-13節,「當那日」是指神審判日子過後,因為救恩臨到,誠心悔罪的得以罪疚全消,在神面前不再有狂傲矜誇的人。神在百姓中間留下需要被顧念的困苦貧寒人,他們必投靠神的名,百姓不單恢復敬拜,還學習憐憫和幫助有需要的人。以色列所剩下的餘民生命改變了,離惡行善、蒙神賜福、物質豐富、生活安然。 

14-18節,神的子民蒙恩,應當歌唱、歡呼,隨著外邦仇敵敗亡,以色列得著復興,他們歡喜快樂實在是應當的。先知再重述神的恩典,他們必不再懼怕災禍,因為神在他們中間作王,祂鼓勵和安慰他們。先知論到神與以色列人的關係,祂不但施行拯救,且大有能力,更重要的是祂深愛他們,因他們會流露出無限的欣喜,「默然愛你」顯出神對以色列人那份深厚、恆久、等待的愛,因他們的喜樂,也叫神歡樂起來。以色列人的大會因為災禍中止,他們以為神離開而愁煩。但羞辱必須被除去,神必聚集被擊打的民,使他們再守節期。 

19-20節,在遭難的日子過去後,神必罰辦一切苦待以色列的人。以色列民分散各地如瘸腿那樣難行,神卻聚集他們被擄歸回的人,因神的拯救,他們在萬民中有名聲,得稱讚,這是神的應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