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指引‎ > ‎

提多書

〈多1:1-16〉
第1節,保羅作為神僕和耶穌基督的使徒,職責叫人能夠相信神,按真理的知識過敬虔的生活。這不是出於世上的哲理或學說,乃是關乎神的旨意和生命敬虔的事。 

第2節,保羅作為使徒,是要傳揚神的應許,神是不說謊的神,雖祂在萬古之先賜下應許,但至今仍不會落空,這應許就是叫人得著永生的盼望。 

第3節,當到了日期,神藉著祂僕人們所傳揚的工夫,將上文保羅所傳講永生的盼望顯明出來,神將這傳揚的責任也交託了保羅。 

第4節,保羅稱提多為「真兒子」,在書信中被他稱為真兒子的還有提摩太和阿尼西母,他們雖不是保羅肉身所生的兒子,但卻是因他所傳的道而成為他的屬靈兒子。 

第5節,保羅提到從前留下提多在革哩底的原因,他在那裡仍有很多事工要處理,故吩咐提多完成他未完的工作,包括提多需按保羅所吩咐在各城設立長老。 

第6節,以下是保羅論選立長老的資格,「無可指責」的人是在一般人標準下,沒有可被指責之處。只作一個婦人的丈夫,即只有一位妻子,沒有立妾或婚外情。而他們的兒女也要有好的見證。 

第7節,「監督」就是長老,既是神的管家,這就說明他不是主人,只是受主人之命管理神的家。再次提到「無可指責」,「不任性」是不讓自己任意妄為,願按主人的意思行事,不會自作主張。「不暴躁」是不輕易發怒。「不因酒滋事」是不會因飲酒而惹事。「不打人」是不會用暴力傷人。「不貪無義之財」是不會貪圖不屬於自己的錢財,作長老的若有貪財之念,必然不會恪守真理,對教會造成極大的破壞。 

第8節,從積極的方面,長老應「樂意接待遠人」,這是愛心的表現,也是當時文化,對客旅或傳道者是有實際需要。「好善」是喜好行善,不只是外表的樂善好施。「莊重」就是端正和端莊的意思。「公平」是作為教會領袖必備的條件,因為神也是公平的神,按公正處事才能叫教會行在神的道上。「聖潔」是從世俗分別出來,一般會眾尚需如此,何況是群羊的榜樣呢!「自持」是自我控制的能力,不容易被搖動。 

第9節,要好好管理教會,長老必須能堅守所教真實的道理。「真實的道理」是指神啟示的話,是真實和可信的道理,自己要能堅守所傳所教的,長老才能將所持守純正的真理教導人、勸化人,叫別人同樣堅守所信之道,又能駁倒爭辯的人,就是那些好爭辯而不服帶領的信徒,長老不應為血氣與人爭辯,但為真理的緣故,要駁倒別人在道理上的錯誤,以免教會受影響,同時,叫辯駁者得以服下來。 

第10節,長老要堅守真理,因為有許多人不服約束,這許多人就是那些假師傅和他們的跟從者。「不服約束」是指不願受真理約束,這等人說虛空的話,是那些沒有真理依據的說話,他們以世俗的虛談來傳講他們的道理,為的是要欺哄人,那些奉割禮的人,更是這樣。明顯這些都是保羅常常提到以行割禮為得救條件的猶太人,因他們表面上也講律法,故容易使信徒陷在迷惑之中。 

第11節,保羅指出必須以真理來堵住以上所講假師傅所傳講的教訓,他們傳講乃因貪不義之財,因此將不該教導的教導人,只求討人喜歡,自己便可以從中得利。他們自己既然貪婪,也必使別人陷在罪惡之中,敗壞人的全家,是指教會的各家,就是眾信徒。 

第12節,保羅在引用革哩底人中的先知所作的見證,先知說革哩底人常說謊話,乃是惡獸,又饞又懶。保羅引此例是要攔阻那些敗壞教會各家的假師傅,革哩底當地的信徒應該明白這個引證的作用。 

第13節,保羅強調革哩底人先知所作見證的真實性,目的是要提多嚴嚴的責備他們,不是叫人因此而離開教會,反而是要使他們在嚴責下醒悟過來,追求純全無疵的真道,就是離開那些假道理,回轉聽從真道。 

第14節,保羅為防止教會被異端攪擾,叫信徒不要聽他們所傳講的。猶太人荒渺的言語是那些不真實、沒有憑據的言語,當人追求虛假的道理,便會離棄真道,包括以為憑割禮可以叫人得救的異端道理,信徒們應不要聽這些不是出於神的誡命。 

第15節,那些猶太人叫人誤以為有些食物可以使人潔淨或污穢,但這明顯有違主的教訓(可7:15-23)和彼得在異象中所得的啟示,就是「神所潔淨的,你不可當作俗物」(徒10:14-16、11:4-10)。或潔淨或污穢不是由於食物,乃是由於人的心,當人心充滿罪惡,就是污穢和不信的人,甚麼都不潔淨,連心地和天良都污穢了。 第

16節,這等假師傅口說認識神,但行事卻與他所傳講的相違背,簡言之,他們又是假冒為善的一族,保羅形容他們是可憎惡的,是悖逆的,在各樣的善事上是可廢棄的,證明他們只是等待被審判的罪人,他們根本是不能在善事上叫人得益。

〈多2:1-15〉
第1節,相對那些假師傅為討人喜歡,傳講錯誤和虛浮的教訓,保羅提醒提多總要傳合乎那純正的道理,「純正」含有真實的意思,讓人的屬靈生命得著實在的供應和成長。 

第2節,保羅開始教導提多如何牧養屬靈的群羊,首先是老年人,按理他們在節制、端莊、自守、信心、愛心等方面都應比少年人更為成熟和更有經歷。但提多仍要勸他們要「純全無疵」,作為年青肢體的榜樣,他們追求的屬靈目標就應更高。 

第3節,照樣,提多也要勸老年婦人,舉止行動要恭敬,就是對神要敬虔、對人要端莊。「不說讒言」是不說誹謗別人的話,那時老年婦女的學識不高,容易受人影響,隨眾論斷和誹謗別人。「不給酒作奴僕」是因有些老年婦人酗酒。「將善道教訓人」是在善行上教導年輕的婦女。 

第4-5節,「好指教」就是指上文的老年婦人有了善行美德,便能指教少年婦女怎樣愛丈夫、愛兒女。「謹守和貞潔」都是與婚姻生活有關,「料理家務」是指照顧家庭的大小事務,「待人有恩」就不只是工作事務,乃出於愛人的心,「順服自己的丈夫」更是神的旨意,當時的社會背景,若婦女拒絕順服丈夫,更會引來不信主的人對福音的誤解,導致神的道被人毀謗。 

第6-7節,保羅吩咐提多要「勸少年人謹守」,就是自我控制,不放縱私慾、不衝動行事。作為傳道者,提多要在凡事上顯出善行的榜樣來,因為少年人不只聆聽其所講,也會留意其所行,故良好的榜樣對少年人影響尤其重要。除了行為上,提多在教訓上也需要正直,大公無私,不偏不倚,完全有別於那些假師傅貪圖私利的行為。教訓上「端莊」是指教導時的態度,認真而不浮誇。 

第8節,「言語純全」是指提多對會眾的教導要合乎真理,純全是健全的意思,真理能使人屬靈生命健全成長。「無可指責」也是指提多在教導上,忠於神的話語自然便無可指責。這裡保羅帶出如何處理反對之人的說話,最好的方法不是用辯駁或解釋,而是用言行如一的生活見證和無可指責的健全教導,當反對的人無法找到控告傳道者的把柄,他們所指控的內容不能成立,他們便會,自覺羞愧。其實彼得同樣有類似的教訓「存著無虧的良心,叫你們在何事上被毀謗,就在何事上可以叫那誣賴你們在基督裡有好品行的人自覺羞愧。」(彼前3:16) 

第9-10節,保羅提示提多對僕人的教導,屬神的人雖然是神的兒女,但在地上若作別人的奴僕,便當順服自己肉身的主人,在不違反真理的前題下,凡事討主人的喜歡,不可頂撞他,這是僕人應有的態度。「私拿東西」就是偷竊,僕人在主人家中容易偷取不貴重的東西,但這是不忠誠的表現。因此,屬神的人應在這些事上顯為忠誠,因為當主人知悉僕人是基督徒,僕人的言行就會影響主人對他信仰的看法,如此,神的道便會得著尊榮。 

第11節,「因為」是解釋上文的原因,無論是老年人、家中婦女、少年人或僕人都是「凡事尊榮我們救主神的道」,因為神救眾人的恩典已經顯明出來,神的救恩是極其寶貴,既然恩典已經顯明,眾信徒便應在生活行為上見證這寶貴的福音。 

第12節,在一個不敬虔的世代,要見證神的道,信徒就必需除去不敬虔的心,因為不敬虔就等同不信和不義,這樣的人如何能見證神的道呢?信徒不單要外表敬虔,裡面也要除去不敬虔的心。「世俗的情慾」是指世界的情慾,不是出於聖靈,當人順從了這些情慾,等同貪愛了世界,愛父的心就不會在他裡面。保羅在加拉太書指出「情慾的事都是顯而易見的,……行這樣事的人必不能承受神的國。」(加5:19-21)正因後果是這麼嚴重,屬神的人應除去這些情慾的事。「在今世自守、公義、敬虔度日」,信徒還有生命氣息的日子,便當「自守」,就是守住自己聖潔的身份,不被情慾試探而跌倒;「公義」是對待別人公正不偏;「敬虔度日」是過著一個對神尊崇和敬畏的生活。 

第13節,在世敬虔度日,不是信徒最終的盼望,因為我們所等候和所盼望的福是主再來,今生為主持守真道,不一定可以安然,相反凡立志敬虔度日的都要受到逼迫,但當主的榮耀顯現,所帶來的卻是無比的福樂。 

第14節,信徒所等候的主,曾為我們捨己,救贖我們脫離一切罪惡,因此,我們不再欠任何罪債,已經被潔淨了。神救贖我們,就是要我們脫離罪惡,成為神的子民,既是如此,我們就當熱心為善,在世見證神,等候祂再來。 

第15節,保羅提醒提多要將這些事講解明白,並且勸戒人,用他所有的權柄來責備人,這是神僕人的屬靈權柄,不只是教會帶領者的位分,更是從神那裡所領受的真理權柄,「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叫屬神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3:16-17)神的話語本身就已經具有責備人的權威。因此,傳道者要叫人不可輕看自己,就必需有神信息的供應,及在生活見證上榮耀神。

〈多3:1-15〉
第1節,保羅囑咐提多要提醒眾人,「叫他們順服作官的、掌權的、遵他的命」,這是經常性的提醒,保羅沒有說明怎麼樣的政府才要順服,按當世代的社會現象,民主與人權肯定不及現今世代。因此,保羅的教導是因為神的旨意,不是考慮政權好壞的程度,參考羅馬書,我們知道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同時,重點不在政權,而是信徒自己要豫備行各樣的善事。當然政府若要我們違背神的旨意,那我們便應順從神不順從人了。 

第2節,「不要毀謗」就是不要以論斷和破壞別人名譽的說話來攻擊人。「不要爭競」是不要與人比較,突出自己比別人優勝。毁謗與爭競常常破壞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在教會裡更是造成分裂的主要原因。「總要和平」的信徒是願意與人和好,不會毁謗別人和與人爭競,更是「向眾人大顯溫柔」,對象不只是信徒或自己喜歡的人,還向不同的人大顯溫柔,主耶穌心裡的柔和謙卑是我們學效的榜樣。 

第3節,保羅指出他和信徒們在未信主前,也不是好得到那裡。他們那時也是對屬靈的事無知無覺;不服真理、抗拒神;受各樣罪惡所迷惑;順著各樣私慾行放縱和宴樂的事;在惡毒和嫉妒的日子中過活,想著的都是如何對付人。因此,成了可恨的人,而且彼此相恨,人與人的關係充滿衝突和撕裂。 

第4-5節,雖然我們從前是這樣的罪人,但神早已為我們預備救恩,到了時候便顯明祂的慈愛。祂救我們,不是由於我們所行的義,我們無法靠自己得救,乃是照祂的憐憫,既是憐憫,就全是恩典,人也就沒有可誇之處了。藉著重生的洗是指我們重生得救是因著聖靈重生了我們,更新了我們的生命。 

第6節,因著耶穌基督的救恩,聖靈「厚厚澆灌」在我們身上,意思就是豐豐富富的傾倒,我們的生命得以有極大的改變,都是聖靈的工作。 

第7節,憑著聖靈重生了我們,叫我們因祂的恩得稱為義,且得著永生,因我們今天雖然仍活在這個世界裡,但身分和地位上卻已經是神的後嗣,可以承受神一切豐富的產業。聖靈重生我們便證明我們是神的兒女。 

第8節,保羅強調這話是可信的,因為這實在是我們信仰的核心,所以,保羅也願提多要把這些事,講得清楚明白,絕不能含糊,使那些已經信神的人,留心作正經事。當信徒因信神而持定永生的盼望,人生目標清晰,我們便能好好作神的善工,這是美事,對別人也有益處。 

第9節,保羅講完積極的勸勉後,他提醒提多要遠避無知的辯論,和家譜的空談,以及分爭,並因律法而起的爭競,在給提摩太書信中,保羅也有論及要遠避這類虛妄無益的事。這些不是出於真理的辯論、空談、分爭和爭競,無疑只會破會教會,並不能建立信徒的屬靈生命。 

第10-11節,分門結黨容易造成教會分裂,提多作為傳道人應盡力阻止這些破壞教會同心的行為。保羅認為要對這些人分門結黨加以警戒,在警戒過一兩次後,若不肯聽從,便棄絕他。「棄絕」原意是不予理會,例如不再讓他們參與教會的事奉,以免教會進一步受到破壞。因為知道這等人已經背道,教會合一是神極看重的心意,他們分門結黨就是違反了神的旨意,犯了罪,並且這樣的行為是人自己明知道是不對,但還是要去作。 

第12節,保羅表示將打發亞提馬或是推基古到提多那裡,相信是要接替提多牧養當地教會,好叫提多可以趕緊往尼哥波立去見保羅,因為保羅已經定意在那裡過冬。一般認為尼哥波立是馬其頓西南面的海口名稱,看來保羅原來是未定這次行程,但決定後隨即通知提多及作出事奉人員的調動。 

第13節,除了人事調動,保羅還吩咐提多要為律師西納和亞波羅送行,就是要提多供應他們路上的需用。 

第14節,保羅勸勉同工們,也要學習行善,幫助那些有需要的人,包括亞波羅和西納等傳道人和信徒,預備他們所需用,這樣便能避免不結果子。 第15節,這裡保羅請提多代問那些因有信心愛他們的人安。這樣的問安在保羅書信中只有提多書出現過,信徒愛神的僕人是基於信心,而信心又是源於神僕人所傳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