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指引‎ > ‎

雅歌

〈雅1:1-2:7〉
〈雅歌〉共分了九幕,其中插入兩個夢境及夢醒的時候,內容記載書拉密女與所羅門王的愛情故事,但這歌中之歌卻啟示了「以色列聖徒思念基督來臨的愛慕和關係」,因此,這卷書的信息應用將集中思想神和人的關係。

第一幕:書拉密女參加王的「選美會」(1:2-4)─ 所羅門王看中了書拉密女,被她裡面的愛情所吸引,王和書拉密女因為非常親密,書拉密女聞到王身上膏油的馨香氣味,同時,眾童女都想親近王。(靈意:主耶穌是「受膏者」,屬祂的人都必承認主的名是何等美好,一同被主的「香氣」所吸引)。當王要離開會場時,書拉密女請王拉她同去,眾童女也要快跑跟隨王。(耶和華揀選亞伯拉罕,如同書拉密女被王選中那樣幸福)。王領書拉密女進了「內室」,門就關上了,其他童女就不能進去。(「內室」代表單獨與主會面的靈修生活,正常的靈修生活應是非常甜蜜的,建立與主愛的關係)。王是這麼尊貴和美麗,試問有誰不愛王呢?(以色列人因列祖而被神立為「選民」,我們外邦信徒都羨慕他們得蒙神揀選)。 

第二幕:到曠野去尋訪良人(1:5-8)─ 王的選美會過後,書拉密女成了所羅門王的愛人。只是王還沒有與她成親,因為她的年紀太幼嫩。但在女子的感受來說,她返回自己的家和牧羊人的崗位時,十分想念所羅門王。她在曠野的牧場上,與其他牧羊的女子一同聊天,談及自己的樣貌,以及自己被同母的弟兄欺負時,她便很想找良人相會,其他人也鼓勵她主動去尋找王。(這第二幕可預表以色列人在埃及受苦,摩西領以色列人起來,到曠野去尋找神。及至找著了,神就領他們進入迦南美地,如同領書拉密女進入「筵宴所」一樣,享受裡面的豐盛,和神懷抱的慈愛,直到所羅門時代。) 

第三幕:與良人重逢(1:9-2:5)─ 書拉密女來到曠野,找到所羅門王,王的心緊緊地被她吸引和牽引著;她得到王的接待,期間他們互相欣賞,互讚對方美麗,因為雙方都愛意極濃。她進入王的「筵宴所」,就是在曠野這個臨時支搭的「帳幕」裡,與王共進午膳,幕上的旗幟,就好像「愛的旗幟」一樣,標誌著她與王在裡頭相親,任何人等不得騷擾。膳後又睡在王的懷抱裡,進入睡鄉。這幕的敘述,還是屬於劇情中的「現實生活」。(主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來到西乃山,得到神向他們顯現,又領他們進入迦南地,享受神的接待,神以以色列人為美,以色列人尊神為大,大衞和所羅門最蒙恩、最蒙愛的時代,除了享受神所賜物質上的豐盛,還非常愛慕神,想要更親近神。在所羅門王時代,巴勒斯坦地就好像有神所立的「旗幟」,標誌著神特別祝福和愛護以色列人,列國不得擅闖或侵犯)。 

第一場夢(2:6-7)─ 書拉密女在王的懷中進入夢鄉前的記憶是「他(王)的左手在我頭下,他的右手將我抱住」;到第八章她醒過來之時,她第一樣發現也是「他的左手必在我頭下,他的右手必將我抱住」。(參8:3)這說明從第二章到第八章,書拉密女從來都未離開過王的懷抱。但在夢境中,她卻因為「患得患失」的心靈,兩次失去良人,又兩次在深夜裡到處尋找良人。(以色列人的列祖被神揀選,並與他們立約;〈雅歌〉的劇情是以這「兩個夢」為主體,這「兩個夢」比喻作「以色列人兩次盼望他們的彌賽亞來臨」,以色列人雖然在神的「懷抱中」,但他們的「愛」睡著了,不知道自己一直是在神的恩典中,竟兩次不儆醒等候自己「良人」(彌賽亞)來臨,讓「良人」走了。神卻不叫醒以色列人,讓他們繼續在夢中苦苦尋找他們的神,其實神一直抱著他們,從沒有離開過。我們也是如此,無論我們的主觀感受如何,其實主都一直懷抱著我們,從沒有離開過。書拉密女「睡著了」,不知不覺飛越過長長的時間,從所羅門王時代進入到羅馬統治時期,以色列人突然發現主耶穌第一次降臨到他們中間來,「第四幕」劇情便開始了)。

〈雅2:8-5:1〉
第四幕:第一個夢的上半場﹝良人來訪:邀往外遊﹞(2:8-17)─ 
8-13節:在「夢」中,書拉密女聽到良人的聲音,看見他像「羚羊」或「小鹿」一樣。可是,書拉密女拒絕了良人的邀請,只以發現一隻「小狐狸」常常出沒於她的「葡萄園」為理由,不肯與良人一同外遊外出。(靈意:代表主耶穌第一次降臨。「羚羊」或「小鹿」怎樣「從高山下來」,主就怎樣「從天而降」。主耶穌降臨之前,以色列人人都這樣盼望基督早日來臨。女子辨認出「這是我良人的聲音」,表示這時的「書拉密女」乃是預表肯悔改信主的以色列人,就是最早期教會的猶太人。主在呼召初期教會「向外邦人傳福音」,叫福音傳遍各地,就如「百花正在開放,四圍環境非常美麗」的景象。無奈,「佳偶」卻是無動於衷。耶路撒冷教會就是這樣,不將各地外邦人信主放在心上。) 
14-17節:良人邀請不成功便離開她,書拉密女呼籲良人要在「黃昏前」回來會面。但良人離開之後,書拉密女卻睡到「深夜」才醒過來,錯過了良人的約會。書拉密女在夜裡起來,在城中到處尋找良人。書拉密女在夢中遇見良人,就立即拉住良人,領進她母親的家,要與良人成親。(靈意:初期猶太人教會不肯出去傳道給外邦人,主要原因就是認為自己「高不可攀」。主盼望初期猶太人教會肯向外邦人傳道,但因為初期教會不肯,神就改而差派保羅和巴拿巴了。初期教會的可愛情況,就像書拉密女在王的眼中看為非常可愛一樣。只是神的旨意並不是要他們單單以耶路撒冷為念,惟初期教會卻「死守耶路撒冷」這「葡萄園」。「良人」執意一定要去「牧放在百合花中的群羊」,不惜放下她,獨個兒出去了,她感到何等不開心。初期猶太基督徒盼望主耶穌在「黑夜之前」(大災難來臨之前),就是「黃昏日落時分」,速速回來,大家約好在「比特山」會面。「書拉密女」呼籲「良人」快快回來,初期猶太教會以為主耶穌很快就回來。) 

第五幕:第一個夢的下半場[女子夜間起來尋找良人](3:1-4)─ 
書拉密女不肯跟良人一同出去郊遊,卻與良人相約在「黃昏日落時分」,但自己「錯過了黃昏約會」,很對不起良人,卻沒有離開「床」,仍然在「床」上尋找良人,意思是又再進入「夢鄉」,在夢中尋找良人。(靈意:書拉密女的第一個夢,是關係主耶穌第一次降世。「睡著了」的書拉密女比喻耶路撒冷教會,她一睡,就睡到主後七十年,羅馬大軍前來毀滅耶路撒冷城和聖殿,屠殺了全城一百一十萬猶太人,使剩下的猶太人四散列國,耶路撒冷教會當然也不能倖免,隨著大逼迫而四散了。這就是《雅歌》所形容的,書拉密女在「深夜」裡,四處去尋找良人的可憐境況。)

 睡著了,進入第二場夢(3:5)─ 
王看見女子好像快要醒過來似的,所以囑咐旁邊所有人都不要吵醒她,王要「等她自己情願」。插入這段話是表示「第一個夢完了,第二個夢開始。」 

第六幕:第二個夢的上半場[良人迎娶書拉密女](3:6-5:1)─ 
3:6-11節:書拉密女第二個夢開始,所羅門王要「迎娶她為王后」,「從曠野上來,形狀如煙柱……是誰呢?」原來是所羅門差來一輛有許多勇士護送的「轎」,在意想不到的情況下,王要正式娶她為「王后」,她就驚喜得難以形容。這「轎」原是王所御用的,女子形容「其中所鋪的乃耶路撒冷眾女子的愛情」,意思是感受到自己很幸福。書拉密女呼籲他們「出去觀看」所羅門王在婚禮中戴上冠冕,何等榮耀。(靈意:迎娶書拉密女的「轎」等於末世主第二次降臨,教會復活被提之前,有「福音」從老遠外邦教會那裡,傳回耶路撒冷給以色列人。以色列人初時不認識,及至近前聽清楚,才聽明白福音的寶貴,並且主要迎娶他們為「新婦」。「曠野有煙柱上來」代表世界各地有「末世預兆逐漸應驗」。轎的四方都有十五個勇士,代表能叫聖徒復活被提的福音應許,是有極可靠的「保證」的。王的「轎」代表叫聖徒復活被提的「福音」。主怎樣復活被提,我們也怎樣復活被提;主享榮耀,我們就同他一同享榮耀。書拉密女「進入轎內」的感受,也是我們接受福音後寶貴的經歷。書拉密女向「錫安的眾女子」道別,代表「十四萬四千人」極力勸勉其餘不肯悔改的以色列人,應該趕快信主。書拉密女坐「華轎」被接到皇宮去之時,呼籲「錫安的眾女子」要出去「觀看」,就等於「兩個見證人」復活被提之時,被留下來的以色列人也親眼看見他們被提。「……觀看所羅門王、頭戴冠冕」就是勸以色列人要看清楚,將要戴冠冕的「基督耶穌」才是真正的基督,因為他快要回來作王了。) 
4:1-5節:教會七種美德:女子在「夢」中幻想良人這樣稱讚她「七方面的美麗」。而且王認為她太美麗了,所以不其然地說了兩遍「妳甚美麗、妳甚美麗。」 
4:7-5:1節:復活被提七步驟:王對書拉密女說的這段話的下半部,「新婦」與王會面、王揭去她的緍紗,與她結合的七個步驟。王稱女子為「新婦」共有六次之多。這是以前沒有的,以後也沒有。 

靈 意
經文:4:1-5 第6節 經文:4:7-5:1
十四萬四千人接受福音 教會復活被提時間 教會在天上與主會面
教會七種美德
「黃昏約會」代表「大災難前復活被提」。重提這約會為要提醒聖徒等候主再來。
復活被提七步驟
身體 逼迫中得聖靈安慰 稱呼 被提空中與主會面
受苦中專心仰望主 佳偶 檢驗:被提前證實完全
頭髮 順服至死,顯出榮耀 新婦 邀請:殉道與復活被提
牙齒 為主作證,全無謊言 新婦 迎接:主欣賞教會殉道時仰望主的眼、與挺胸昂首的無懼
咀唇 受苦中流露出喜樂 新婦 接近:受膏身份與貞忠愛情
兩太陽 感到不配蒙恩,顯得更美麗 新婦 擁吻:內心交流盡在不言中
頸與鍊 苦難中挺胸昂首、無畏殉道 新婦 鑑賞:對主貞忠、結果纍纍
兩乳 愛情成熟、逗主擁抱 新婦 結合:享受三方面成果
單獨檢證 婚宴中與來賓共享

4:6節:上述兩段落中加插一小段,女子坐在「轎」中,聽見良人重提「黃昏約會」的聲音,也可以說是女子「記憶」起這約會,就感受到非常快樂。因為這一次她沒有失約,自己坐進「轎」裡,正在黃昏時間被接回去與王成親。(靈意:重提從前曾經相約的「黃昏約會」,代表那十四萬四千人殉道後不久,就復活被提,主耶穌要在空中迎接他們,與他們會面。時間是在「黃昏」,因為「日影飛去」是指日晷上的影子,在日落時變得很長,最後到「黃昏時間」,影子長到好像「飛去」而消失,因為黑夜到了。所以,這插入的一小段,目的是為強調教會是在「黑夜來臨之前」,就是「大災難之前」復活被提的。)

〈雅5:2-6:13〉

第七幕:第二個夢的下半場﹝夜間起來尋找良人﹞(5:2-6:13)─ 
5:2-10節:在夢境中,良人叩門,誰知書拉密女「半睡半醒」。良人著急想要進去,她卻以兩個不成理由的原因不開門。但良人想辦法「從門孔裡伸進手來」,女子見良人努力與自己會面,心就被打動了。但那時良人卻走了,女子不顧一切跑到街道上尋找,卻尋不見,大聲喊叫,在城裡到處尋找良人。她遇到巡邏看守及守城牆的人,他們都不認識書拉密女並欺負她。雖然女子找不到良人,她還是向「耶路撒冷的眾女子」打探良人的下落。耶路撒冷的眾女子表示很受感動,不明白為甚麼她的良人會把她丟下。眾女子也很想幫助書拉密女去尋找她的良人,但她們不認識她的良人,她們很想認識良人。書拉密女便介紹她良人的「十大特徵」給眾子女知道。
 
(靈意:在「教會被提」前,以色列那十四萬四千人和那兩個見證人拼命傳道給其餘的以色列人,這就是「良人來訪,盼望書拉密女快快開門」。末世時,雖然以色列人入了迷惑,但他們中間有人是分辨得出「這是良人的聲音」。只是,他們像書拉密女一樣「矜持」,明明知道耶穌是基督,也不肯悔改信主。他們雖然知道福音能叫人「因信稱義」,但想到當時凡離開假基督而改信耶穌的,就會帶來殺身之禍。「下床」則代表離開假基督,脫離他的迷惑。「腳」代表決心的行動;決志信主,等於改變自己的「立場」,玷污了自己的腳。這道出了當時聽明白福音的以色列人,內心掙扎的情況。「良人走了」,代表那些傳福音的「以色列教會」被殺,又復活被提走了。這時,以色列那些「智慧人」才緊張起來,知道福音能叫人復活被提是真的,他們才明白事態的嚴重性。他們不但要面對「大災難」,還可能要面對「永遠沉淪」,不能見主的面。他們像發了狂一樣,在城內到處傳福音、搜集資料、加以研究,所以〈但以理書〉稱他們為「智慧人」(但11:33, 35)。他們又向以色列人證明,二千年來他們一直拒絕的那個耶穌才是「真基督」。他們這樣到處跑、到處尋找良人,不再懼怕被殺。預表末世時代,女子是被留下在大災難中的「以色列智慧人」;「城中巡邏看守的人」代表末後時代以色列國「內政」的掌權者;而「看守城牆的人」代表以色列國「國防」的掌權者。「以色列智慧人」遭受當權者逼害。主耶穌的十大特徵顯出主才是最美、最完全的一位。) 

6:1-13節:耶路撒冷的眾女都很想認識這位良人,故她們願意與書拉密女一同去尋找他。書拉密女想到良人在牧放羊群時,一定會到她的園。「我屬我的良人,我的良人也屬我」,類似的話在〈雅歌〉中出現過三次,這次書拉密女將自己屬於良人放在先,表示以良人為中心,可見女子的自大和矜持漸漸除去,與良人的關係也隨之而進深。良人暗暗對女子說:「我的佳偶啊!妳美麗如得撒」,「得撒」乃北方以色列國初期的首都;「秀美如耶路撒冷」,「耶路撒冷」乃南方猶大國的首都。書拉密女是全國唯一最配的「王后」。王要保護她,如同保護城中的王后,並欣賞女子的美麗,王表示他眾妃嬪和童女中,只有書拉密女如此獨特,聖潔高貴和完全。她從出生以來,從來沒有讓任何男人與她接觸,乃是純潔像鴿子的女孩。眾女子都羨慕她得到王特別的寵愛。「威武如展開旌旗軍隊」,意思是形容書拉密女走近之時的神態,不但不怕黑夜,而且像「征服」黑夜中任何勢力的「戰勝歸來的軍隊」一樣。書拉密女帶著耶路撒冷其他女子「下到谷中」去看她的園,書拉密女不知不覺發現自己竟然坐在王的車裡頭,被王接到王宮去。當然,這只有在「夢境」中,才有這樣的可能。書拉密女被王接去,他們和所有耶路撒冷的眾女子就捨不得她離開,拼命喊叫。書拉密女說這話,意思是:我在黑夜中尋找良人,像一個逃難的人,逃離這個黑暗的世界,只不過王派「戰車」來保護我。 

(靈意:這些「智慧人」傳福音的神態,「向前看,如同晨光出現」,他們帶給人勝過(黑夜)大災難的盼望。因為這些「智慧人」無懼假基督的黑暗勢力,不怕為主殉道,到處傳福音,所以看見的人形容他們「美麗如月亮」以色列人聽完那些「智慧人」所傳的福音後,很受感動,也開始相信主耶穌是基督了。只是他們不明白,主耶穌為何把他們丟下,離開他們。那些「智慧人」安慰肯悔改的以色列人,表示主耶穌還會記念巴勒斯坦聖地,以他們的地為「自己的園」、以耶路撒冷為「香花畦」,為他們常常與主會面的「老地方」,表示深信主不會忘記他們。書拉密女形容良人會在「園內牧放群羊」,代表那些「智慧人」相信主耶穌仍會顧惜憐憫以色列,看他們為自己的「羊群」,必要回來牧養他們。「我屬我的良人、我的良人也屬我.他在百合花中牧放群羊」。「我們屬於主」,這關係永不再改變,主必會回來叫他們復活,「在百合花中牧放」以色列民,作他們的王。主耶穌在天上一直觀察以色列那些「智慧人」的一切行動,並且表示非常欣賞。 

雖然那些「智慧人」完全不知道,但主耶穌在天上卻不住地讚賞他們,也許他們在信心的禱告中,領悟到主耶穌這樣讚賞吧!以色列那些「智慧人」在殉道期間,一直注視著天上的主,並不轉移眼目。4:1-5節所形容的,是歷史上所有得救的聖徒復活被提;他們所組成的「教會」,像一個「妝飾整齊的新婦」,主耶穌接納他們,讓他們在大災難中雖然殉道,也可以立即復活被提。主耶穌在天上觀察到地上那些「以色列智慧人」,表示非常欣賞。眾教會都已經復活被提了,但主耶穌在天上看到這些「智慧人」這麼「高貴」和「完全」,立即「被吸引住」,認為他們在「大災難」中這麼勇敢為主作見證,實在非常獨特。「眾女子」是指那些相信「智慧人」所傳的福音而歸主的「以色列眾聖徒」;那些「以色列智慧人」在大災難中,暗暗地影響著以色列全國漸漸悔改歸向神,結出極多隱藏的果子。現在那些「智慧人」下到「谷中」去視察這些隱藏的果子,所說的「谷中」,按靈意,這代表他們來到「困境」中,就在這裡,他們遭到殺害。這些「智慧人」一面視察,一面心中常想著,有一天主耶穌會回來。主要用自己的「戰車」來接取這些「智慧人」,最後也可以復活被提。)

〈雅7:1-8:14〉


第八幕:良人接女子回宮﹝戀愛進入高峰﹞(7:1-8:2)─
7:1-5節:書拉密女在王寢室內與王洞房。此時書拉密女是「全身赤裸」的。(靈意:這書拉密女是預表最後在「大災難中」才肯悔改的以色列聖徒。他們因先前不信,所以現在完全沒有「妝飾」,在神面前赤裸裸。王「鑑賞」女子的「十全十美」,包括:一、「大災難中」聖徒傳福音的工作;二、他們沒有跪拜獸的像,沒有與「大淫婦」拉上關係;三、那些「智慧人」傳福音的動機和對主的感情是出於真誠;四、以色列的聖徒在「大災難中」結出許多「麥子」來;五、以色列聖徒對主仍保持純一,對主的愛情反應熱切,吸引主將他們懷抱;六、那些「智慧人」面對假基督的欺壓和殺害,絕不低頭;七、那些「智慧人」儆醒,兩眼如同「護城池」,不容敵人闖進城;八、以色列聖徒因向仇敵挺胸昂首,不肯屈服,顯為美麗高貴;九、那些「智慧人」守望全國各地教會的安危,所帶動的靈性復興漸漸蔓延全國;十、那些「智慧人」很完美、很順服。)

7:6-10節:這段經文形容王的心已經對女子「著迷」了。此時王擁抱「新婦」,「棕樹」代表得勝,王欣賞她因愛所結的「果子」。王與「新婦」擁抱,因此聞到她鼻子呼出來的氣,「新婦」吃了王的蘋果所以呼出這氣味;王吻新婦的嘴,嚐到她的愛情比酒更美,「上好的酒」使王的心興奮,王「醉」於新婦的愛情中,二人成為一體。「屬」是二人成為一體後的感受,成了良人所屬,在他的名下;「戀慕」代表二人成為一心。(靈意:這些「智慧人」復活被提,主只看他們的「美」,不計算他們的「軟弱」。「棕樹」形容那些「智慧人」,表示讚賞他們已經「得勝」。欣賞他們就是勝過假基督和假先知的逼迫和殺害;欣賞他們「結出興奮的果子」(葡萄)。他們帶出基督的香氣,帶給以色列全家基督豐盛生命的信息。主耶穌與這些「智慧人」在愛中漸漸結合,感情毫無間隔。那些復活被提的「智慧人」現在成了主耶穌的「新婦」,他們的靈性也達到最高峰,因為他們不是以自己復活被提為最興奮、最快樂;乃是以自己「屬」於主為最快樂。)

7:11-13節:書拉密女與王結合後,就邀王外遊,一同視察「葡萄園」的情況。「新婦」表示永遠相隨,將「果子」,尤其是「風茄」獻給王。女子一直愛慕著王,並且常常想念他,為他積存許多果子。(靈意:教會被提,在空中與主相遇,地上的大災難過去後,主耶穌就要和眾聖徒一同駕雲降臨,消滅假基督,統治全世界。對復活被提的「以色列智慧人」來說,他們視與主一同降臨到地上,為與主一同視察「園中果子」的機會,就是他們曾經在以色列人中傳福音,叫以色列全家悔改得救的百姓,看看他們現在「長大的情況」,對於那些「智慧人」被殺之時的以色列人,他們在大逼迫中信主得救,不是被提到天上,乃是得以進入「千禧年國」。就是書拉密女所說「新陳果子」。那些復活被提的「智慧人」很想與主一同回到地上看看他們,也盼望主寶貴這些「果子」。)

8:1-2節:書拉密女比喻「千禧年裡的以色列人」,書拉密女不能代表一個時代的以色列教會,乃要按劇情發展,代表整個以色列歷史的教會。千禧年國中,在地上活著,仍然未去世的以色列聖徒教會。他們既然仍然活在地上,還未復活被提到天上,那時主耶穌也在地上作王一千年,以色列人在列國中是特別蒙愛的聖民,所以與主有著一種不同於列國的特殊關係。這關係是在靈裡的、是個人的、是靈修時的靈交關係,是其他人所沒有的。他們與主靈修禱告之時的交往,讓主享受自己為他釀的「石榴酒」。

睡醒了,從夢鄉出來(8:3-4)─
書拉密女夢醒了,發現王的手竟然還是抱著她,真是意想不到。原來自己在夢中一直患得患失,好幾次以為失了良人;又好幾次自己在深夜中,到處找良人。其實良人絲毫沒有離開過自己,並且還一直在抱著自己,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按劇情來說,等於「夢境中的劇情完結了」(靈意:以色列人一直以為神不再愛他們,已經放棄了他們,但主駕雲降臨時,還要拯救以色列人,使他們成為強大的國。女子的「夢境」由所羅門王時代,飛越時空,轉到主耶穌第一次來世,和第二次來世的時代。現在女子的「夢境」既然完了,就不需要提及這一點,乃是返回所羅門時代以色列人的光景中。因此,從這裡開始,按所羅門時代以色列人的光景來解釋。)

第九幕:回家與良人道別(8:5-14)─
8:5-7節:書拉密女要隨母親回家去了,所羅門王也送她一程,女子表示依依不捨,盼望王不要忘記她,她會耐心等候王來迎娶她;另一方面她要警告王,王如果忘記她,但願「陰間的殘忍」作為報應。(靈意:所羅門王所預表的「主耶穌」,從來沒有忘記以色列教會,直等他們悔改,就「迎娶」他們為「新婦」。主將「教會」放在心上如「印記」,主真的將「教會」帶在臂上如「戳記」,主沒有忘記以色列教會,並親自拯救他們。主的愛情真的如「死之堅強」,主愛教會,為教會捨命。對待「大淫婦」在對主的愛情上不貞不忠的,是「殘忍」的,而且燒她的「火焰」,是「耶和華的烈焰」。忠心愛主,沒有忘記主的「新婦」,「愛情」真的是

「眾水不能熄滅,大水也不能淹沒」。「威逼」不能叫愛主的人改變,即使是「利誘」也不能叫他們就範。)

8:8-10節:書拉密女回到家中了。她的幾個哥哥認為她不適宜過早談婚論嫁,所以表示要加以「保護」;書拉密女認為自己實在已經成熟,不應過分管束她。她與所羅門王來往,是不可能有危險的。(靈意:以色列人的屬靈境況,在所羅門王時代實在是仍未成熟的,他們熱愛耶和華他們的神,但這熱愛很快就證實是短暫的、未深入認識神的,所以主基督不會在那個時代降臨,娶他們為「新婦」。以色列人的靈性要成熟,還要等到末世時,他們才肯全家悔改歸主。)

8:11-14節:作者故意在這裡交代書拉密女與王之間的「主雇關係」,一則為要暗示王是園主;二則為要暗示書拉密女的哥哥們對他「存戒心」和這「高傲矜持」是不必要的,因為王這麼愛女子,是不會加害於她的。王與書拉密女隔著葡萄園的牆交通,高聲「回應」只有她和良人才能明白的「私語」,因為她所說的「香草山」,就是他們常常在「黃昏約會」的「比特山」,書拉密女盼望王再一次突然出現,與她相會。(靈意:主耶穌與聖徒有兩種關係:「愛人關係」和「雇主關係」。我們要為主作工,也可以藉著此與主會面和「談情說愛」。我們所作的這些「葡萄園」向主交賬。即使不能常常與主「會面」,主盼望能常常聽到我們禱告的「聲音」。主在最後的日子才駕雲降臨,正應驗了書拉密女向良人所呼籲的,請求良人「快來,快來,如羚羊或小鹿在香草山上。」主耶穌果然像「羚羊或小鹿躥山越嶺而來」,就是越過許多個時代,到末世大災難之後,才忽然來臨,降臨在「橄欖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