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指引‎ > ‎

俄巴底亞書

〈俄1:1-9〉
第1節,本書只有一章,第一節以簡短開場白介紹先知俄巴底亞和他的使命,默示即「異象」,他從神那裡看見異象,那是關乎以東的預言,以東在猶大國的東邊,與以色列人是世仇。按本書所記,當猶大遭難之時,以東不單幸災樂禍,還搶掠他們的財物。先知從神聽到論以東的信息,更有使者奉差遣往列國呼籲他們起來與以東爭戰。 

第2節,神預言以東的事必然應驗,曾經搶掠猶大的以東,在列國中將變成弱小,被人大大藐視,這是出於神的審判。 

3-4節,以東人自誇狂傲,認為擁有地理優勢,不容易被敵人攻陷。他們誇口說:「誰能將我拉下地去呢?」這種自欺的心態,以為可以永享太平,其實他們弄不清所面對的是誰!他們住在高原岩石之間,險陖的山崖叫外敵難以入侵,就如大鷹高飛,在極高之處搭窩,滿以為沒有人可以觸碰;雖然他們以為如此,但神宣判必要把他們拉下來,就是要他們失敗,並彰顯神的公義。 

5-6節,先知指出敵人必然擄掠他們,如同盜賊偷竊或強盜夜間而來,不會有甚麼財物可留下。「你何竟被剪除」形容那災難的可怕,仇敵來摘葡萄,怎麼會剩下些葡萄呢!肯定會徹底破壞葡萄園(在以東種有不少葡萄園,參民20:17)。以掃是指以東,他們的隱密處被搜到,原來是隱藏的寶物被查出,富裕的國家因被敵人搜掠,成為貧窮之國。 

第7節,當以東有難,派使者要求與以東結盟的國家伸出援手,結果卻徒勞而返,直到邊界。有些邦國表面上與以東和好,但實際上是欺騙他們,並且以東被人征服。那些與以東好像友好的國家,如一同吃飯的朋友,但這些「朋友」卻設下網羅陷害以東,叫他們在沒有防備下被害,這說明以東毫無聰明,與上文他們自以為大鷹的比喻成了鮮明的對比。 

8-9節,神已命定,到審判以東的日子來到,神從以東除滅智慧人和聰明人。從前以東自以為有智慧,但現在他們的哲士謀臣都被消滅。提幔也代表以東,他們的勇士必驚惶,爭戰的力量都被消滅,以掃山的人都被殺戮剪除。以東可說是文武雙失,國家大勢必去。以東的結局是出於神的旨意,使自高狂傲的以東被人藐視,自欺者也被人欺騙,最終走上覆亡之路。

〈俄1:10-21〉
第10節,以東人的先祖是以掃,他和雅各是親兄弟,但當雅各的後裔猶大遭難時,以東卻對猶大行強暴。因此,神使羞愧遮蓋以東,使其永遠斷絕,以東被所滅,連復國的指望都沒有。 

11-14節,先知進一步論述以東的罪行,當外敵攻陷猶大,進入他們的城池,擄掠他們,並以拈鬮的方式分配掠物。那時作為兄弟之邦的以東卻站在一旁,像與外敵同夥。從先知的口吻,猶大似乎期望以東出手相助;但他們見猶大遭難,非但冷漠無情,他們更是幸災樂禍,說狂傲的話,這是他們不當有的態度。更不該的是在猶大遭外敵入侵時,以東趁虛而入,眼看猶大人受苦,他們趁火打劫,伸手搶猶大人的財物,這是他們不當有的行動。他們站在岔路口,剪除殺戮逃難中的猶大人,又將遭難的猶大人交給外敵,這是他們不當有的罪惡。 

第15節,從神追討以東的罪惡,先知提到神將降罰萬國,審判全地,沒有國家可以倖免,這日子是關乎萬民,就連雅各的後裔也在其中。先知又論到以東,以東怎樣行,神必使他的仇敵照樣向以東怎樣行,這是神對以東的報應。以東是神公義審判的典型例子,以色列也要如此受刑罰,最後神必對萬國施行公義的審判。 

第16節,猶大人在神的聖山上喝了苦杯,就是神將苦難加在他們身上,這是神公義的審判。將來萬國也必照樣受刑罰,並且常常的喝,代表不斷的受苦,他們如同酒被喝被吞咽而歸於無有。猶大人先喝神忿怒的杯,再到萬民承受。 

第17節,神應許以色列中必有逃脫的人成為餘民,雖然錫安山曾被外邦軍隊侵佔,但主必使這山成聖,將來萬民都要流歸這山,敬拜真神。雅各家必得原有的產業,從前失去的必再次奪回。 

第18節,以東被火所吞滅,結局必如碎稭,這是神的怒火,施行刑罰。作為神選民的雅各家,又稱為約瑟家,他們如何被以東所害,最後報應必在以掃家發生,甚至以東必無餘剩的。正如神藉以西結預言:「我必藉我民以色列的手報復以東,以色列民必照我的怒氣,按我的忿怒在以東施報,以東人就知道是我施報,這是主耶和華說的。」〈結25:14〉 

19-20節,神應許祂的選民,必能收復從前所失的地土,猶大更進而取得以掃山。住在山地的居民、便雅憫人、被擄歸回的以色列人、在西法拉中被擄的猶大人,不但得以歸回,甚至額外獲得外邦的地土,這無疑是出於神的賜福。 

第21節,本節與17節同是論到錫安山,拯救者(眾數)是神的選民,他們到了錫安山,趕出以東人。錫安山是敬拜神的地方,神在此作王,也在此施行審判,錫安山將審判連同以掃山在內的萬國萬民。當神公義的審判完成,國度就歸神,祂作王直到永永遠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