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指引‎ > ‎

彌迦書

〈彌1:1-16〉
1-4節,先知彌迦是摩利沙人,神的默示臨到他,他得見異象,傳講關於撒瑪利亞與耶路撒冷的信息。萬民與地和其上所有的都應該聽他的宣講,就是神要向全世界宣告祂對以色列與猶大的審判。神從祂的居所降臨,眾山因祂大大震動,諸谷必崩裂,火山爆發如同蠟融化在火中,溶岩如水沖下山坡,大自然顯出神親臨的審判是何等可怕。 

5-7節,雅各和猶大分別是指北國以色列和南國猶大,北國以撒瑪利亞為首都,這是最具代表性的罪惡城市。耶路撒冷是南國的首都,百姓在那裡的邱壇敬奉偶像。兩地民眾原都有神的律法,但他們卻犯罪、敬拜偶像。所以神必徹底摧毁撒瑪利亞城,使它成為田野的亂堆,原本撒瑪利亞可作為種萄萄之地,其中的石頭卻被倒在谷中,露出根基來,那便無法種植葡萄。這城從被建立時便行惡,當年以色列王暗利買了撒瑪利亞山,在山上建造,但暗利行神眼中看為惡的事,比他以前的列王作惡更甚(參王上16:24-25)。撒瑪利亞的偶像必被打碎,財物也被消滅,他們的偶像與妓女的雇價相關,就是偶像與淫亂相連,他們以為一切物質豐富都是巴力賜予,因而敬拜巴力。 

 8-9節,先知因他們的惡行而大聲哀號,赤腳露體而行,如同被擄受災之人,又像野狗呼號,淒慘難當,鴕鳥哀鳴則表示受驚嚇。撒瑪利亞的傷痕無法醫治,滅城之日必到,先知因此舉哀,北國滅亡擺在南國民眾面前,他們卻不理會北國滅亡的原因,偶像叫他們遭受災禍。 

10-16節,他們不應只在非利士的迦特受災而哭泣難過,他們也要在伯亞弗拉哀傷。沙斐相信是猶大的城邑之一,其意思是「美麗之城」,但現在卻要赤身蒙羞。撒南的原意本是「前進」,但現在不敢出來。伯以薛含有「收回之家」的意思,但現在他們要哀哭,無處可站。三城均是失去原有的光彩,無法重建。瑪律的意思是「苦」,其中的居民心甚憂急,在苦中切望得好處,因為災禍從神那裡臨到耶路撒冷的城門,就是南國將要受到重擊,全國遭難。拉吉是從猶大到埃及的要道,先知叫其居民快馬套車,他們在戰爭中首當其衝。錫安民的罪由拉吉而起,相信是因他們投靠埃及,不肯倚靠神之故,顯出他們叛逆神的罪。猶大戰敗,要將貢物送給摩利設迦特,亞革悉的眾族曾向王繳稅,現在他們用詭詐待以色列諸王,猶大王便蒙受雙重損失。瑪利沙和亞杜蘭是羅波安王所建的防守城,現在入侵軍隊快要來到,因戰禍使其中的尊貴人逃跑。猶大將要遭受災禍,他們要因所受的苦難而將頭髮剪除,使頭光禿,如同禿鷹,律法原是禁止這舉動,但現在他們所喜愛的兒女都被擄去,他們只有藉剃頭顯出他們的悲哀。

〈彌2:1-13〉
1-2節,先知以「禍哉」來宣告那些富人的罪狀,他們晚間在床上圖謀惡計要發財,在早晨剛發亮便要行動,他們已經有能力,就是有財有勢,但他們卻以能力來奪取佔據別人的田地和房屋。古代的田地是世代家族相傳,也是神賜的福,那時很多人都是靠田地維生,但這些富有的惡人不以所有的為足,卻要佔據別人的田產,大大得罪神。先知彌迦本身是農夫,他看到富人奪人田地,叫他更感可惡。他們霸佔房屋和產業,叫別人流離世失所。 

3-5節,因他們所行的惡,神宣告要刑罰他們。這些惡霸圖謀罪孽,神在此也是籌劃,但卻是降災與他們,並且定意要對付他們,以致他們無法脫離這禍患,公義的神定要施行審判。昔日狂傲自大的惡人,在神審判之下不能昂首而行,對他們而言,這時勢是惡的。在神審判的那日來到,他們將是何等悲慘,先知以譏諷的口吻,諷刺他們全然敗落,他們大難臨頭,被仇敵擄掠,昔日欺壓人,今天被敵國欺壓;昔日奪人的分,今天他們的分離開他們;昔日佔據別人田地,今天被悖逆的人得他們田地,那些外邦的入侵者是神施行公義報應的器皿。惡人失去何只田地,他們在神的會中也不再有分,古時人以拈鬮來確定神的旨意,如〈箴16:33〉指出「籤放在懷裡,定事由耶和華。」雖然神的百姓暫時被擄,但將來在復興的時候,他們必會拉準繩重新建造。然而,這些惡人不會有分拈鬮與拉準繩,就是復興與他們無關。 

6-7節,假先知警告彌迦不可再說預言,在敗壞的世代,常有神的先知受到這樣的警告,因為先知所說的預言滿是責備和審判,在他們眼中這是不住的羞辱他們。雅各家原是神的選民,假先知便以為神怎會對他們不忍耐呢?因此,他們拒絕彌迦的預言,認為這些預言的事不會是神所行的。其實神的言語只會與行動正直的人有益,這些假先知無疑對神的屬性是斷章取義,但求自己感覺良好,誤己害人。 

8-9節,那些自以為是屬神的子民,他們興起如仇敵,根本是在敵擋神,他們欺壓那些不願打仗的百姓,剝去他們外衣,使這些窮乏人受寒凍之苦。這些惡人又將婦人從安樂的家中趕出,並奪去小孩子繼承父親的產業,這原是神所賜給小孩的,但卻遭他們搶奪,他們的惡招來神的毁滅。 

第10節,先知對那些還未被玷污的人說,這應許之地已不再是他們安息之所,因為罪惡的污穢使毁滅臨到,他們必須離開那裡,否則將與惡人一同面對滅亡。 第11節,假先知存心虛假,用謊言來欺騙人,叫人以為他在說預言。其實他的目的只為得酒喝,當他所說的的謊言叫人喜悅,大家便歡喜以他為先知。 

12-13節,先知彌迦論到將來以色列復興的預言,神必招聚以色列剩下的人,神如牧人將羊群安置在一處,必引領他們歸回羊圈,波斯拉相信是有豐富供應之地,叫羊群飽足,他們歸回人數眾多,一片繁盛。羊群是由神開路引領,他們從被擄之地歸回,從為奴之地的城門離開,得以自由,神是他們的主,引導他們,雅各家必得復興。

〈彌3:1-12〉
1-3節,神指責首領和官長,他們作為以色列家司法界的領袖,理當行公義、持守公平,但他們卻要聽原本當知道的公平,並且要神提醒他們!因為他們惡善好惡,完全違背了作國家領袖所應履行的公義使命,他們為私利欺壓百姓,剝削那些窮得只剩下骨頭的人。他們兇殘地對付百姓,待他們如同剝皮拆骨,為壓榨得利,吞吃窮人所有的,叫百姓大受苦難。 

第4節,在神降災刑罰他們的時候,他們哀求神的憐憫,但神卻不應允他們,因為他們盡行惡事。他們如何惡待那些曾哀求他們的弱小百姓,神也要向這些惡人掩面,完全不理會他們的懇求。 

第5節,「耶和華如此說」原來是本節的開始,這是先知的宣告,論到那些宗教領袖,他們原應為神說話,引導人遵行神的旨意,但他們卻使神的民走差了路。這些假先知對供應他們吃喝的人,便呼喊說平安了;但對不供給他們的人,便說攻擊的話,為要使這些人不安。他們徹頭徹尾是市儈為利的人,甚麼話都可以說。他們這樣行,結果富人不會受指責,窮人不會有平安的話,大大加劇社會的不公平現象,助長惡行罪孽。 

6-7節,這些宗教領袖必遭可怕的災禍,他們不會有神賜的異象,並遭遇幽暗,不再有亮光。他們追求占卜邪術,失去光明。先見原為預卜將來的事,但現在他們要摀著嘴唇,不能再作任何預言,因為神不應允他們,神完全不理會他們。 

第8節,至於先知彌迦,他是藉神的靈,顯示他不是憑自己,神願意賜他滿有力量、公平、才能,叫他不畏惡勢力而奮力向前,使他能分辨是非,指斥罪惡。他不是為利宣講,所以他可以向以色列家指斥他們的過犯,按神的旨意責備罪惡。假先知有財有勢,但他們沒有屬靈的能力;先知則金和銀都沒有,但他卻有神同在,可以藉神的靈抗衡全國的罪惡。 

9-12節,作為國家的首領官員,理應處事公平公義,但先知責備這些官吏,他們厭惡公平,在一切的事上屈枉正直。他們不是誤判,而是故意將黑白顛倒。他們不惜流別人的血,讓耶路撒冷充滿罪孽,但只為中飽私囊。他們的首領為賄賂行審判,祭司為雇價施訓誨,先知為銀錢行占卜,司法和宗教界完全充斥唯利是圖的掌權者,他們非但不知悔改,更自稱是倚賴神,他們還以為自己仍是神的選民,有神的恩典隨著他們,只要神在他們中間,災禍必不臨到他們。明顯他們並不認識神的屬性,更是只求自己的感覺良好。結果國家因為這群領袖敗亡,錫安的房屋被夷平而變成田地一般,曾繁盛的耶路撒冷變為亂堆,神的殿所在的山必像叢林的高處,顯示國家和宗教都全然荒廢。

〈彌4:1-13〉
1-2節,從先知的角度展望將來的日子,耶和華殿的山是錫安山,此山超乎諸山,高舉過於萬嶺,因為神的抬舉,耶路撒冷成為世界的中心,萬民一同聚集到錫安山,如同河水的流向,為的是到耶路撒冷朝見神。必有許多國的民願意登錫安山,到神的殿敬拜,不單是以色列人,連外邦人都要來敬拜,同奔雅各神的殿,大家都表現出雀躍和渴望的心情。他們流歸這山,為的是要聽主的道,他們還要行神的路,認定真理必出於錫安,全世界的人都因著領受真理而得著復興。 

3-4節,在復興的國度,神作王施行審判,以公義判斷萬民,就是距離錫安很遠的強國,神都審判,祂的王權覆蓋天下。那時,多國的民都要將戰爭的武器變成生產工具,如同將刀打成犂頭,把槍打成鐮刀,國與國之間止息干戈,世界在神權統治下得著真正的和平。葡萄樹與無花果樹都是以色列人熟悉的果樹,也常代表著他們的民族。人人都要坐在自己葡萄樹下和無花果樹下,無人驚嚇,他們在此得到安息和祥和,生活得供應、生命得平安。這是神親口說的,祂決不失信,說明這應許復興的日子必然臨到。 

第5節,在這末後的日子未到之先,萬民仍然各自奉自己神的名而行,並不認識以色列的神。但先知卻認定神的選民要永永遠遠奉神的名而行,在當時他身處信仰敗壞的世代,他這樣說如同孤燈要照遍黑暗的大地。 

6-8節,神的民曾如同羊群,其中有受傷而瘸腿的,有被趕散而離群的,也有被神懲治的,他們的光景原是可憐無助、罪有應得。但在復興的日子,神如同牧人招聚他們,叫瘸腿的成為餘剩之民,蒙恩被救回;曾被擄到遠方的成為強盛的民族。神不再離棄他們,神要在錫安山作王治理他們,他們在神的管治下得著真正的復興。錫安山是羊群的高臺,牧羊人在山上守望著羊群,昔日耶路撒冷曾擁有的國權再次歸與以色列,錫安山必得回它的榮耀。 

9-10節,回到先知的時代,他身處的百姓承受極大的痛苦,人們彷彿產難的婦人,不斷經歷陣痛,並大聲哭號。以色列人的痛苦是因罪惡而來,面對巴比倫人的入侵,他們的君王和謀士也無法解決他們的困苦。先知呼籲錫安的居民,並又以產難婦人作比喻,他們要經歷長時間的疼痛,他們從耶路撒冷城出來,因城池被毁,他們住在田野,被擄到巴比倫,亡國奴之苦是何等難受。他們在異地要得幫助,只有向以色列的神呼求,惟有祂能救贖他們脫離仇敵的手。 

11-13節,許多國的民聚集來攻擊以色列民,他們要侵犯錫安,蹂躪聖城,如同女子被玷污,他們合謀毁滅這城。這些外邦人卻不知神已定意對付他們,當他們以為神不再理會錫安,其實神正籌劃祂所成就的大事。祂聚集他們如同把禾捆聚在禾場一樣,就是要篩他們如篩穀一樣。先知這次呼喚錫安的民,卻是要起來按神的旨意來消滅敵人,如同踹穀,以色列人如同牛的角和蹄,並且神使他們成鐵成銅,表示他們破壞外邦、踐踏仇敵,將多國的民打碎,以色列把戰勝而得的財物獻給神。神不單是以色列的神,更是普天下的主。

〈彌5:1-15〉
第1節,面對仇敵圍攻,錫安的民聚集成隊,為的是要爭戰,敵人要羞辱以色列的審判者。 

2-4節,關於彌賽亞的預言,大衞王出生於伯利恆以法他,但伯利恆在猶大眾城中是個細小的城,先知預言將來必有一位從神而來的大君王由此而出,此王是為神在以色列中作掌權的,其根源更是從亙古、從太初就有,可見其地位的超越性。直到新約時代,耶穌基督生於伯利恆,彌賽亞的預言得以應驗。在此偉大的預言應驗之先,神卻要將以色列交付敵人,只因祂百姓犯罪而受刑罰。直等到生產的婦人生下子來,就是從神那裡來的大君王出現,以色列整個民族再次歸回聯合。大君王必起來,倚靠神的大能,祂有神的能力和威嚴;祂不只是高高在上,也是好牧人,牧養祂的羊群,就是看顧祂的民,使他們安然居住。祂在地上執掌王權,日見尊大,直到地極,全世界的人都受祂影響,尊祂為大。 

5-6節,這位君王必為以色列帶來平安,祂是和平之君。但實現和平之前,亞述人卻要入侵猶大。猶大人要立起七個牧者、八個首領來攻擊亞述,可見猶大人具抗敵的能力。「亞述」和「寧錄」都是指亞述人,他們入侵以色列的地境,但彌賽亞必拯救祂的百姓。 

7-9節,神的選民所餘剩的人在多國的民中,如從神那裡降下的露水和甘霖,都帶來生機,因著神施恩予他們,以色列得著復興,神成為他們所仗賴的,他們不再倚靠世人之功。以色列又如百獸中的獅子,如強悍的少壯獅子,多國之民現在卻如羊群,以色列必踐踏列邦,戰無不勝,成為超越所有仇敵的國家。 

10-14節,先知回頭再論以色列受罰的那日,當他們要提升國力,加強保障,但他們所尋求幫助的馬匹戰車卻被神所毁,神也要毁滅他們的城邑與一切的保障,不論如何堅固的城池,也無法阻擋神施的刑罰。除了軍備、城邑,以色列人更倚靠邪術、占卜,大大得罪神,神必除掉這些外邦的迷信風俗。這班屬神的選民違背律法,神要從他們中間除滅雕刻的偶像和柱像。神公義的審判臨到,神的心腸是要他們不再迷信、不再跪拜偶像。神必從他們中間拔出木偶,這木偶按原文是指亞舍拉,是迦南地的女神,神要拆除偶像的同時,也要毁滅城邑,犯罪之民必要承受罪的惡果。 第15節,當神在祂選民中清除偶像和施行刑罰後,也向那些叛逆的外邦施報,神不單是以色列的神,更是全地的主、普世的王,對那兇殘的邦國施行審判和刑罰

〈彌6:1-16〉
1-3節,先知呼籲以色列人當聽神的話,神要與祂的百姓爭辯。山嶺、岡陵和大地的根基等都要聽神爭辯的話,神視以色列民為祂的百姓,但神以責怪的語氣問他們,祂作了甚麼事使他們厭煩,祂要他們提出證明,神的爭辯是對百姓的控訴。 

4-5節,神要以色列人回顧從前的歷史,祂如何將他們從埃及地領出來,脫離奴僕的轄制,又差遣摩西等領袖帶領他們前行,這段事蹟是以色列世代相傳不會忘記的。他們又當追念神在巴勒所設的計謀上如何保護他們,由什亭到吉甲是他們過約但河所經歷的神蹟,歷史證明神沒有虧待他們。 

6-8節,人到神面前敬拜,到底應該獻上甚麼呢?昔日摩西叫以色列人要獻牛犢為燔祭,但他們現今在得罪神的光景下,這是否神所要他們獻的祭呢?千千的公羊、萬萬的油河代表奉獻的數量龐大,但他們大量的獻祭又有何作用呢?就是他們獻上最珍惜的長子和親生的,難道就可以贖去他們的罪過和心中的罪惡麼?在神眼中,不是要這些。甚麼是他們真正的贖罪祭呢?這裡的「世人」是指以色列民,神已經指示他們何為善,神的聖約豈不已經賜給他們嗎?神向他們所要的是甚麼呢?神不是要人眼中最好的祭牲,也不是要數不完的祭品,神要的是他們行公義,就是不虧負人、自守公平;好憐憫,就是待人有恩、樂於助人;存謙卑的心,就是敬畏神,不以自己為重;與神同行,親近神、明白神的心意、與祂同心同行。這些屬靈生命的素質才是神向祂百姓所要的,今古如一。 

9-11節,神再向以色列民呼籲,智慧人必敬畏他的名,唯願聽者能回轉。當聽是誰派定刑杖的懲罰,審判必然臨到。他們仍然未停止以詭詐和可惡的手段來騙財,這些都是律法所不容許,但他們卻明知故犯。人若用不公道的天平和囊中詭詐的法碼,豈可稱為清潔呢?他們當反省,神是萬不以有罪為無罪的神。 

12-13節,城裡的富戶違法亂紀,他們有財有勢,卻行強暴欺壓人,其中的居民在不法的環境下,也說謊言和詭詐的話,整個原被稱為神的百姓卻道德淪亡。因此神施行利害的審判,如同擊打人、使人重傷,神使耶路撒冷因以色列民犯罪而受攻擊,被外邦仇敵入侵而成為荒涼。 

14-15節,刑罰的結果叫百姓落在饑荒之中,成為弱小的國家,為解決饑荒,他們辛勞撒種、踹橄欖和踹葡萄,但卻全部沒有收穫,這一切都不能享用,只有帶來失望,這是何等可悲的後果。 

第16節,先知引歷史為鑑,今天的以色列民效法從前暗利和亞哈的惡行。暗利為其兒子亞哈娶了耶洗別為妻,耶洗別將偶像巴力帶進以色列人中間,亞哈又在拿伯葡萄園的事上犯罪行惡,大大得罪神。現在他們同樣貪行種種罪惡,因此,神必使他們城池荒涼,因所受的刑罰,他們被外邦人嗤笑和羞辱。

〈彌7:1-10〉
1-4節,「哀哉」表示個人難過的心情,神的百姓好像果園中沒有剩餘的果子可摘,九月應是收割成熟的葡萄,現在沒有了;四月應是收成初熟的無花果,現在也沒有了。他們根本結不出果子來,成了荒涼的國度、失去神百姓的生命表現。他們中間沒有虔誠人和正直人,有的只是互相殺戮、互相陷害。但神要的是要他們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他們卻雙手作惡,在上的君王徇情面,不行公義,不秉公治國,審判官收受賄賂,顛倒是非,貪贓枉法。位分大的是指有權有勢之人,他們口吐惡言,恐嚇弱小,彼此聯結行惡,可說是不折不扣的狼狽為奸,同心犯罪。相對之下,他們中間最善良之人,都只不過是蒺藜,是帶刺的雜草,既無貢獻,更會傷人,毫無用處,只有被棄掉。所謂最正直的同樣只不過是荊棘籬笆,趨炎附勢,刺傷別人。作為守望者的先知,他宣告降罰的日子已經來到,就是神審判的日子,這些惡人必擾亂不安。 

5-6節,在以色列民中,鄰舍是指他們的同族人,大家都是神的選民,律法原要求他們幫助鄰舍,但現在他們不能倚賴鄰舍。密友原是親密的朋友,關係比鄰舍更親,視為知己者應可彼此分享,盡訴情懷,但現在他們不能向密友傾吐心事。懷中的妻子比密友更親,縱使是骨中之骨、肉中之肉,也不能向她提說心事。他們本應都是可信賴的人,但現在人與人之間全然失卻誠信。家庭的關係徹底被破壞,兒女非但不孝敬父母,甚至藐視父親、抗拒母親,出嫁的女兒也抗拒婆婆,家庭原是安息的地方,但人的仇敵,竟是自己家裡的人,可想而知,家人尚且如此相待,整個社會的狀況是何等可怕。 

第7節,至於先知,面對如此可怕的環境和人情,他仍要仰望神,這是先知的信心。當世人至親都不能倚靠,先知要等候救他的神,這個關係超過一切,但等候代表環境不一定會即時改變,選民也不會即時悔改,但在先知等候的背後,他相信神必應允他,信心從來都是先知所必須學習的功課。 

8-10節,先知代表整個屬神的群體,他向仇敵宣告,不要向他們誇耀,雖然他們失敗跌倒,但不是永遠坐下,他們還是要起來,但不是靠他們自己,因為他們雖坐在黑暗裡,受盡艱難困苦,神卻作他們的光,賜下安慰和引導,在活人之地,他們相信神的幫助。他們自覺因為犯罪而招致神的惱怒,刑罰是義之所至、理之所在,因他們確實是得罪了神,當神之民真誠悔改認罪,在神的赦免下,祂必然會為他們辨屈和伸冤。此時,神的怒氣將轉向他們的仇敵,神必領他們到光明中,將他們從黑暗中拯救出來,並且見到神公義的彰顯,刑罰他們的仇敵。從前仇敵嘲笑他們的神在那裡,現在神向他們的仇敵施報,因為這些仇敵不但羞辱神的百姓,更是藐視以色列的神。面對神的攻擊,仇敵徹底的失敗,以色列人必親眼看到仇敵被踐踏,如同泥土那樣卑賤。

〈彌7:11-20〉
11-13節,先知預言將來受外邦人破壞的耶路撒冷城牆必再重建,神應許以色列民的境界必開展,這是他們復興之日,人必從亞述,從埃及的城邑,從埃及到大河,從這海到那海,從這山到那山,因為蒙神賜福,在先知的眼中全世界都歸到以色列的神那裡。外邦居民因行惡事受審判,使他們的地荒涼。到那日,以色列的復興與外邦的荒涼,都在彰顯神的作為。 

14-17節,先知想到耶和華是以色列人的牧者,迦密盛產牧草,在那裡神牧放羊群,代表他們得著神豐富的供應。神特別照顧他們,如同自己的產業。巴珊和基列是在約但河東,十分適合牧羊,曾是以色列國管治之地,後被外邦侵佔,故先知求神容他們收復失地,像古時一樣,得著肥沃之地。神說要顯奇事給以色列看,像出埃及時一樣,就是神帶領以色列人離開為奴之家,進入迦南美地。不單以色列,就是列國也看見神的作為,神如何引領以色列民,大行奇事,列國為自己對以色列的欺壓而慚愧,因為這原是神使用他們來管教以色列人,他們的勢力其實算不得甚麼!他們在驚懼中用手摀口,不敢講話,不敢聽到神的作為。他們如在地上爬動的蛇,顯出他們的卑微。他們戰兢地出營寨,存著戰懼的心投降神,因著以色列的神而懼怕,從前他們欺壓以色列人,現在他們不得不降服在以色列的神之下,神為祂的民戰勝外邦仇敵。 

第18節,這段讚美詩的開始,形容神是別神無可相比的,讚美神的憐憫,有何神像祂,一位至聖潔的神,竟然願意赦免以色列人的罪孽,神以他們為祂的產業,是神公義審判之後的餘民。神饒恕他們的罪過,因為祂不永遠懷怒,饒恕的背後是神喜愛施恩的屬性。人在神的管教中,實在要抓緊神好憐憫的屬性,真誠認罪悔改,神必收納。 

第19節,神收納悔罪之人,祂必再憐憫人,就是不再計較人的罪過,反而體恤人的困苦,將我們的罪孽踏在腳下,叫罪惡不能再挾制我們,神的民可以再次得著自由。又將我們的一切罪投於深海,深海之深,在古代是無法探測,人是無法在深海之處尋找東西,我們的罪孽就如同被投於深海,神全然不再記念,因著祂的憐憫,蒙赦免之人便可以坦然無懼的再來到神面前。 

第20節,神不記念人的罪惡,但神卻是信實的神,神在古時應許以色列的先祖,神沒有忘記祂的應許,祂應許人的恩約是永不改變。雅各和亞伯拉罕蒙神應許,不論是應許之地,或是多如星塵的子孫,全都是出於神的誠實和慈愛,超越了時間空間,直到今天,救恩也臨到我們這群外邦人,我們也深深經歷神的憐憫和赦免,神對我們的應許也是永不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