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指引‎ > ‎

瑪拉基書

〈瑪1:1-5〉
瑪拉基是被擄後的先知,神在本書卷以問答的方式來責備百姓,全書充滿神愛人的感情,祂願意恩待百姓,但百姓卻拒絕神,背約隨從別神。先知責備以色列人不忠,應受嚴厲的審判,但神愛以色列的心交織在全書之中。〈瑪拉基書〉是舊約與新約之間的一道橋樑,藉認識神在舊約待以色列人的心腸,便更能體會基督耶穌的慈愛。 

第1節,神藉先知傳給以色列的默示,這是他必須承擔的責任,除了不能推卻,他更要存著使命感將神的旨意清楚傳遞,不能加添自己的意思,更不能修改信息的內容。如此鄭重的信息傳遞給以色列人,他們理當謹慎所聽的。 

第2節,神抱著何等的心情向以色列人宣告,祂曾愛他們,在時間上可追索到他們的先祖。神對人的愛沒有斷絕,並且以立約顯明祂的愛是不會更改。神更揀選以色列人為祂的子民;祂專愛和揀選他們,非因他們人數多於別民,只因神愛他們(參申7:7-8)。然而,以色列人卻質疑神在何事上愛他們,他們似乎全然忘記了神在歷史上如何帶領和恩待他們整個民族。神又以問答的方式來回應以色列人的反問,以掃原是雅各的哥哥,他既是頭生的,便應有長子的名分,但神卻愛雅各,提升雅各的地位,顯明祂有絕對揀選的權柄,當然在神對雅各的愛中也深深看到神管教的嚴厲。 

第3節,「惡以掃」既是出於他輕看長子的名份,同時也表達神對雅各的愛遠勝於對以掃。以掃的後人以東人因受外敵侵略,以致他們的地業荒涼。 

第4節,以東人期望重建他們被毁壞的城邑,當以為復興在望,神卻說:「任他們建造,我必拆毁。」以東被徹底的消滅,不像以色列那樣有復興的機會。從人視以東地為「罪惡之境」,可見他們的罪惡確實極大,以致連其他邦國都以他們罪有應得,故稱他們的民為耶和華永遠惱怒之民。 

第5節,神要以色列人想到以東是他們先祖之兄弟的後代,他們親眼看兩個民族截然不同的結局。這是他們不能否認的事實,如此思想,便知道神在何事上愛以色列人。以色列的神,不單在境內當被尊為大,就是在境界之外也當如此被尊崇。然而,以色列人竟然質疑神對他們的慈愛。

〈瑪1:6-10〉
第6節,父子和主僕的尊卑關係,按那時的社會道德標準是駁不到的道理,神曾藉摩西警告法老說:「耶和華這樣說:以色列是我的兒子,我的長子。我對你說過:容我的兒子去,好事奉我。你還是不肯容他去。看哪,我要殺你的長子。」(出4:22-23)神視以色列人為自己的兒子,又在萬民中揀選以色列人作自己的子民,以色列人理應比尊敬父親或主人而更尊敬神。然而,就連教導百姓的祭司,神指責他們為「藐視我名的祭司」,在他們中間找不到尊敬祂的人,可見以色列人的屬靈光景是何等不堪。面對神的責備,這些祭司非但不認罪,更反問神他們在何事上藐視祂的名,這便是以神的話為虛謊。 

第7節,神藉先知明明指出他們如何不敬,獻祭是祭司不可推卻的責任,祭牲必須完全符合律法的要求,這是他們理當認識的,但他們卻獻上不符規定的祭物,他們這樣獻污穢的食物,並非因出於無知或缺乏,乃是他們認為可藐視神的桌子(獻祭的壇),也就是藐視神的名。 

第8節,按律法定規,祭物不能有殘有疾,獻祭的祭司更是負責把關;然而,他們竟然將瞎眼的、瘸腿的獻為祭,這種明知故犯的行徑怎能說不是惡呢?「看情面」是指抬起頭面對送禮的人,表示接受所送的禮物。在這裡是說明這樣次等的禮物,省長也不會接受。省長只是受主權國之命來管理他們,他們尚且敬重他,何況他們實在是神的子民,豈能獻上連省長都不接受的禮物呢? 

第9節,現在先知勸他們懇求神,好叫神施恩予百姓,但他們對神如此不敬,他們怎會懇求神呢?先知指出這劣等獻祭的事既由他們經手,所獻的既為神所憎惡,神又怎會看他們的情面,更不會因為他們而向百姓施恩,可說他們已完全失卻作為中保的功用。 

第10節,按理先知當然不願意聖殿關閉和獻祭止息,但相比之下,倘若人根本不尊敬神,在獻祭的事上藐視神,倒不如關上殿門,停止得罪神的獻祭,虛情假義的敬拜比終止敬拜更得罪神,「免得你們徒然在壇上燒火」,就是所擺上的一切都是白費,沒有半點獻祭的功用,無奈認同這個道理的祭司連一個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