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指引‎ > ‎

約拿書

〈拿1:1-17〉
1-3節,先知約拿得神的啟示,他既受神之命去亞述國尼尼微大城,向其中的居民呼喊,就是傳神的道,因為他們罪大惡極,神將要審判這城,按理他不能拖延。但約拿不聽從神的吩咐,原本要往東北方的尼尼微城,他卻逃往相反方向的他施去。他不願意去是因為他的民族情感,亞述是入侵以色列的敵國,他認為不應將神的道傳給他們,免得他們有悔改的機會。因此,他躲避神,在約帕上了一隻貨船,企圖遠走他方。 

4-5節,神刮起巨大風暴,海浪搖撼貨船,船幾乎破壞,就連熟諳水性的水手都懼怕,可見情勢十分兇險。甚至各人要哀求自己的神,又將船上的貨物拋在海中,為要使船輕些,他們可說用盡了各樣方法自救。那時,約拿卻在船的底艙躺臥和沉睡,他似乎立心不理任何事,總要逃往別處。 

第6節,船主可能在搬貨期間,見到約拿竟然沉睡,他不明白為何約拿會這樣。他叫醒約拿起來求告神。船主應該不認識約拿的神,但人的方法應該已經沒有作用,他認為只有神明才能救他們。 

7-8節,明顯這場風暴是超出所有人的預期,他們想到這災臨到應該是有原因的,於是掣籤,掣出約拿來。他們追問約拿這災的緣由及他的背景。 

第9節,約拿介紹他自己的種族,又見證他所信的神,他是一直敬畏神的,他見證神是天上的神,滄海和旱地都是祂所創造。然而,此時此刻,他卻躲避神,神就藉風浪使他面對神的作為。 

10-11節,當船上的人知道遇險是因約拿躲避耶和華神,就大大懼怕,並責備約拿所做的事,連累全船人的性命安危。他們問約拿如何才可以叫海浪平靜下來,那時海浪的衝擊已經越發翻騰,相信船將要被擊沉。 

12-13節,約拿提出只有將他自己拋在海中,海才能平靜下來。那些人沒有即時拋約拿下海,反而竭力盪槳,想把船攏岸。他們這樣做的原因或許是怕將約拿拋下海後,約拿的神會追究他們。然而,最後他們仍無法將船攏岸,風浪越來越厲害。 

14-16節,這次他們不再求告自己的神,他們也不只是將約拿拋下海便算,他們求告約拿的神。他們相信這刻將約拿拋下海中,他必死無疑,故求神不要追討他們流無辜人之血的罪,他們承認祂是隨己意行事的神。最後,他們將約拿拋在海中,海的狂浪就平息了。約拿被淹沒在海裡,船上所有人都看見神大能的作為。因此,他們大大敬畏神,更如同以色列人那般獻祭和許願。約拿在無意之下對他們傳講神,使他們能認識和經歷神。 

第17節,約拿拋下海中,海面是平靜了。但神安排了一條大魚吞了約拿,這是甚麼魚已無從稽考,但無論甚麼魚,若不是神保守,一個血肉之軀根本不可能可以在魚腹中三日三夜不傷不死。因此,這是神蹟,約拿要逃避神,最後卻要在漆黑一片的魚腹中面對神。

〈拿2:1-10〉
第1節,約拿在魚腹中沒有死去,本章是記述他在遇難時的想念神和感恩之情。 

2-4節,當約拿在船上時,他躲避神。但當他遭難被拋下海中,他便求告神,並且是從陰間的深處呼求,深處原來的意思是「肚腹」,那便是說約拿視自己在魚腹中將要死亡(因陰間代表死亡),但神應允和俯聽他的祈求。他知道是神藉船員的手將他投入深海,使洶湧的海水漫過他身,使他浮沉在巨浪中。約拿在海裡的心情複雜,他以自己是從神眼前被驅逐,但事實是他先違抗神的命令而逃跑。但在此可怕的環境下,他仰望神的聖殿,就是他不再躲避神,他再次來到神面前,在深淵中願神同在。 

5-7節,當時他身處兇險的環境,四圍被海水環繞,使他幾乎被淹沒,差點窒息死亡。當時海草纏繞他的頭,使他感到恐懼。他在掙扎中沉到山根(海底),在他以為將會死去時,神卻將他從死亡的坑中救出來。在他心裡發昏時,就是靈裡無助無力,他就想念神,最終他願意以禱告來到神前面。那時危險仍未完全消除,但他的內心由躲避神轉到想念祂。 

8-9節,約拿想到那些信奉虛無之神的人,相信是他想到在船上看到其他人禱告他們的假神,哀求偶像的情景顯出虛無之神不能止息禍患。他們離棄憐愛他們的真神,就是約拿所仰望信實的神。相比之下,約拿必用感謝的聲音獻祭與他的神,他相信神必有能力拯救他。因此,他許願在得拯救後,他必償還,就是到神的殿中敬拜,獻上感恩祭還願。他先以聲音在深海向神獻上感謝,這是信心的獻祭,因為他還在危難之中。 

第10節,神吩咐魚,不是說魚有靈魂,而是神引導魚把約拿吐在旱地上。魚可說只是神運載約拿的工具,好保存先知的性命。旱地未知是指甚麼地方,但相信距離尼尼微城不遠。

〈拿3:1-10〉
1-4節,約拿回到旱地後,神的話再次臨到他,同樣是要他起來往尼尼微大城去,對其中的居民宣告神的話。信息的內容也是涉及尼尼微城的惡,但這次約拿的反應與上次截然不同,他照神的話「起來」、「去」尼尼微、「宣講」。尼尼微城被形容為極大的城,要走三天的路程才可以走完這城,雖然怎樣算法不太明確,但表達了尼尼微城的龐大。然而,約拿進城卻只走一日,他根本沒有走遍該城,甚至只走過小部份的地方,顯然他知道既不能逃避神的吩咐,但又不想城中的人得救,故不想在城內多留。同時,他只宣告說:「再等四十日,尼尼微必傾覆了!」全然是審判的宣告,不提及任何悔改的信息。相比所多瑪和蛾摩拉,天使宣告後,審判便在短時間內臨到,但尼尼微城卻有四十天的機會,按理,約拿應該有足夠時間向全城的人宣講悔改的信息。 

5-9節,約拿傳講全城傾覆的信息,震動整個尼尼微城的百姓。他們接受神的宣告,相信審判將會在四十天內臨到,全城便滅亡,於是他們宣告禁食和披上麻衣,兩者都是以色列人表示悔改的方式,尼尼微作為外邦人有如此反應,相信他們是向以色列人的神誠心悔改。他們從最小到最大都悔改,可見全城都受約拿的信息影響,裡面產生了敬畏神的心。當城中的百姓悔改,尼尼微王也聽到這個信息,王的反應是下了寶座、脫下朝服、披上麻布、坐在灰中。這些舉動都顯示王自表卑微、舉哀和悔改。王與大臣商議後,下令遍告尼尼微通城,不但人人禁食,就連牲畜、牛羊都禁食,顯出他們希望悔罪的決心。同時,他們要求百姓務要切切求告神,不單口裡說悔改,各人還要回頭離開所行的惡道,丟棄手中的強暴,這是藉悔改的行動來印證他們的真誠。不要忘記尼尼微城原本是罪惡之城,其惡更是達到神面前,以致可怕的審判要臨到他們。然而,約拿只說了一句預言(原文更是只有五個字),在沒有完整的福音信息下,他們竟然如此利害的悔改,可見這次完全是神的作為,而約拿只不過是神手中的器皿。在他們悔改行動的背後,尼尼微人心存一絲希望,或者因為他們的舉哀和懇求,以色列人的神轉意憐憫他們,不降所說的災,不發烈怒,好使他們不至滅亡。雖然他們不知結局如何,但他們對神確實產生了無比的敬畏和盼望神的憐憫。 

第10節,神是鑒察人心的神,祂看到他們真誠悔改,由內心到外在的行為都改變,離開惡道,神便不降下所說的災。其實神不是意志上的改變,乃是憐憫他們,神的意旨是不會除滅那些肯真心悔改的罪人,古今如一。

〈拿4:1-11〉
第1節,上文提到神察看尼尼微城人的行為,見他們離開惡道,就不把所說的災禍降與他們,這是出於祂的恩慈,卻導致約拿大大生氣,甚至發怒。約拿不能接受神對待外邦人有這樣的恩典,在他心裡認定尼尼微是個當滅之城。 

第2節,約拿開始禱告神,但內容多是自說自話,他重申他曾在本國時所說的話,顯明他對神的認識,他知道神如〈出34:6〉所述那樣,是有恩典、有憐憫的神、不輕易發怒、有豐盛的慈愛。因此,雖然尼尼微城罪大惡極,神都會後悔不降所說的災。雖然認識神,約拿卻不體會神的心腸,明顯他認為神不應該赦免尼尼微城的人,就是因為他預計尼尼微城會蒙神赦免,所以他才急速逃往他施去,不肯傳道給他們。因此,眼前的結果是他預料之內,他生氣的原因就是神硬要他來,但又不按他宣告來刑罰尼尼微城。他沒有在意神的旨意是要看人選擇悔改或是硬心,倘若尼尼微城人不肯悔改、不願離開惡道,他們必定滅亡。神使用約拿所傳不完整的「福音」,並且沒有向他追討不忠心的罪,但他反倒埋怨神的恩慈。 

第3節,神在海上和魚腹中保存了約拿的性命,但現在約拿卻發晦氣,求神取他的命。他認為自己死了比活著還好,原因就是他自以為是,感到自己的意思不能成就便覺得受極大的冤屈。 

第4節,神以問題方式,要約拿反省他這樣發怒是否合理。其實神也沒有即時刑罰約拿,何嘗不是以恩慈來待他呢?神想方設法來喚醒約拿的良知,更是為父的心腸。不要忘記,尼尼微城有大量的人口,約拿只是一人,神不即時追討他的反叛,這實在是待他有豐盛慈愛的表現。 

第5節,約拿出城,坐在城的東邊,在那裡為自己搭了一座棚,坐在棚的蔭下,他坐在那裡要看尼尼微城的結局會否改變。他可能在看,神會否改變祂的心意,或是尼尼微城人會否再次行惡,招神刑罰。 

6-8節,神安排一棵蓖麻,這棵植物以神蹟的生長速度,發生高過約拿,影兒遮蓋他的頭,陰涼的舒適感覺使他大大喜樂。但第二天黎明,神安排一條蟲子咬這蓖麻,它便枯槁。神又安排炎熱的東風、日頭曝曬他的頭,使他發昏,在十分辛苦下,他就撒野為自己求死。同樣是說「我死了比活著還好」,其實這是他自己選擇在這裡搭棚,神沒有吩咐他的。壓根兒他還是因自我為中心作怪,看自己的感受超過一切。 

第9節,神再次要約拿反省,到底他為這棵蓖麻發怒合乎理嗎?約拿這次更頂撞神說:「我發怒以致於死,都合乎理!」他已失去理性、隨肉體的感受而強詞奪理。 

10-11節,神沒有即時治他罪,相反神耐性的教導他,藉他對蓖麻的愛惜,來借喻神對尼尼微城人的恩慈。這蓖麻不是約拿栽種、培養的,時間又是這麼短促,約拿尚且愛惜。神便以此比較這尼尼微大城,城內不能分辨左右手的小孩就有十二萬多人,可見人口之多,其中還有許多牲畜,相比這蓖麻,人類的生命是經過長久的年日才可成長,還有無知的小孩,甚至牲畜,豈不比這一棵蓖麻來得重要嗎!神說到這裡,聖經沒有記載約拿的反應,也許神認為他的反應已經不是最重要,神的心意是要讀者將焦點轉到神的心意上,不是認識神的屬性,因為約拿也知道神的憐憫,更重要是人內心對神屬性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