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指引‎ > ‎

約珥書

〈珥1:1-20〉
1-4節,神的話臨到先知約珥,他向老年人呼籲,就是那些擁有豐富閱歷和知識的長者,還有國中的居民,代表全體的國民,他召喚他們留心聽神的話。先知以問題帶出將要述說的事件是何等重要,在他們的日子或從前列祖的時候,都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他們要將這耶和華的日子代代相傳。蝗蟲造成極大的災禍,剪蟲是長成的蝗蟲,毁壞力最大,其後三種的蟲類是蝗蟲其餘三個成長的階段,代表著神所降下利害的刑罰,接二連三的破壞,叫大地沒有喘息的機會。 

5-7節,在嚴厲的宣判後,先知發出語重心長的呼籲,酒醉的人不單要清醒,還要哭泣;好酒的人也要為原本可以叫人暢快的甜酒而哀號,因為酒已經斷絕供應了,他們當為審判而悔改難過。這一隊蝗蟲被形容為強盛、無數,牠們侵犯神選民的地,一旦大舉入侵,牠們的殺傷力如兇猛獅子的牙齒,災情慘烈。樹與樹皮剝盡而被丟棄,使枝條露白,顯示其徹底性被破壞。 

8-12節,當全國被破壞不堪之時,神的民當哀號,如同已訂婚的少女遭到喪夫之痛,因為他們不能再獻素祭和奠祭予他們的神,祭司也不能再侍奉神。他們失去了神的供應,大地荒涼,糧食缺乏,就是農夫和修理葡萄園的都無法再出產,所有莊稼都滅絕了,果樹和樹木都枯萎。賴以為生的農業不再有收成,眾人的喜樂就盡都消滅。 

13-14節,祭司當腰束麻布表哀慟,要終夜舉哀禁食,為神棄絕他們而痛哭哀號。他們還要有實際行動悔改,宣告嚴肅會,就是要停止工作,專心等候和求告神,要招聚長老或所有國民,到神的殿一同向神哀求,他們要認真徹底悔改。 

15-18節,先知論到這是耶和華的日子臨近,上文所述的大禍重災都是因為全能的神要審判他們,先知指出現實糧食斷絕,敬拜神的歡樂止息,這都是他們不能否認的事實,還有田地荒涼、土地不再適合耕種,倉庫無糧。就是連牲畜也無飼料可吃、牛羊也無草可食,蝗蟲已摧毁一切。 

19-20節,先知呼求神,除了蝗禍帶來的毁滅,還有火燒滅曠野的草場,火燄燒盡田野的樹木,禍不單行,甚麼都失去了、全沒有生機。就是田野的走獸也發喘哀鳴,因為溪水乾涸,火也燒滅曠野的草場,牠們無法覓食,都是出於神的審判。

〈珥2:1-17〉
1-11節,本章延續第一章的審判信息,這裡大聲吹角是爭戰的號角聲,國中的居民因而發顫,情勢十分危急。原因是神的日子不單將會來到,且很快臨到。如同西乃山神降罰的情景,是大而可畏的日子。如此蝗禍是從前和以後都是沒有如此利害的,前後都受到攻擊,無處可逃。蝗禍過後,從前美如伊甸園之地,變成荒涼的曠野,無人能躲避,神的審判是果,人的罪惡卻是因。蝗蟲的攻擊速度如馬那樣奔跑,鋪天蓋地的蝗蟲發出蹦跳的響聲,又如火燄燒碎稭的響聲,顯示攻勢的強大,震懾以色列民,他們見到災禍臨到便傷慟,臉都變色。強大的敵人訓練有素,在快速的進攻中井然有序。他們隊伍排列整齊,行軍不亂,勇往直前,所向披靡。他們很快便攻入城內,闖入房屋。他們一來,就是神的日子來到,大自然都震動昏暗。神在祂龐大的軍旅前發聲,是要應驗了祂藉先知所傳的命,就是神的話。因為神的日子大而可畏,誰能當得起呢?沒有人可以抵禦或逃避審判的日子。 

12-14節,雖然以色列人面對如此可怕的刑罰,但他們應當禁食、哭泣、悲哀,就是誠心悔改,一心歸向神。古時撕裂衣服是舉哀的行為,但神卻不是要這些外表的動作,神要的是人撕裂心腸,就是真正感到悔疚,在心思意念上全然歸向神。因為神有恩典、有憐憫、不輕易發怒、有豐盛的慈愛,這是為父的心腸,只要人實實在在回轉,神待人可以是與刑罰人全然不同,人真正的悔改可以叫神不降所說的災。在絕望之中只要人「撕裂心腸」,神仍為人存留盼望。人應有的態度是珍惜,不要以為想當然,因此,先知指出或者神轉意後悔,留下餘福,就是留下獻給神的素祭和奠祭,也未可知。這是叫他們心存謙卑,不要自以為是,明白神有能力留下餘福,但他們不要以神的恩變成放縱情慾的機會,當人認識一切都不是必然,他們仍有機會敬拜乃是未可知的餘福,他們應當珍惜。 

15-17節,先知勸勉國民悔改後,要他們吹角,這次不只為了爭戰,乃是招聚眾民來禁食與參加嚴肅會,以表明真誠悔改的心。全國會眾都要自潔,喜樂的事都要止息了,如不要享受新婚之樂。事奉神的祭司在聖殿廊子和獻燔祭的壇那裡,要哭泣禱告神,求神顧惜祂的百姓,他們被列邦管轄是他們的羞辱,甚至他們的神也因此被外邦人譏笑,以為神沒有能力拯救祂的百姓。

〈珥2:18-32〉
18-19節,當神的百姓願意悔改,祭司向神哀求,神便以憐恤回應,為祂賜給百姓的地大發熱心,不使祂的產業受羞辱,復興祂的子民。神應允祂百姓的祈求,賜給他們五穀、新酒和油,這些糧食因災害而缺乏,現在他們再得供應。正如祭司在17節所求,神不再使他們受列國的羞辱。 

第20節,神要保護祂的百姓,除去外敵的攻擊,使北方的軍隊遠離他們,將外敵趕到乾旱荒廢之地,潰不成軍。因為外敵所行的大惡,臭氣上升,腥味騰空,形容外敵屍體腐爛而發出的惡臭,災禍最終得以解除。 

21-24節,因著神應允他們的哀求,為他們行了大事,就是地土都要與神的百姓一同歡喜快樂,雖然他們曾經歷大災,現在也不再懼怕。不單大地,就是田野的走獸,也不要懼怕,因為遭災成曠野之地,現在變得欣欣向榮,青草發生、樹木結果,無花果樹、葡萄樹也都結果,大地豐收。曾羞慚與哀傷的錫安居民,現在要快樂,為他們的神歡喜,神豐厚的恩典反映在合宜的秋雨,為百姓降下甘霖,神的供應和恩約均沒有改變。曾受破壞的禾場、酒醡與油醡現在滿了麥子、盈溢的新酒和油。因著神的憐恤,百姓經歷絕處逢生。 

25-27節,神應許過去曾降的蝗蟲之災,毁滅性的蝗禍如同大軍殺到,那些日子蝗蟲所吃的,造成極大的破壞和禍害,現在神要補還給他們,如同賠償他們一般。他們所獲得的補償,必得飽足,百姓就因此讚美為他們行奇妙事的神之名。神重述了兩次「我的百姓必永遠不至羞愧」。他們必知道神是在以色列中間,認識神是他們的神,在祂以外並無別神,祂是獨一的真神。這是管教的目的,叫人真認識神,珍惜祂! 

28-32節,「以後」是指將來的日子,神要將祂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如同傾倒出來,毫無保留的。這是神賜下屬靈的感動,不是人可以自取的。你們的兒女、老年人、少年人是指不同的人都能經歷屬靈的事,在那些日子,神要將祂的靈澆灌祂的僕人和使女,他們成了為神所用的人。在大自然裡,神也要顯出奇事,有血、有火、有煙柱,顯明末世的徵兆。昔日以色列人出埃及,神用十災警告法老時,也曾有這類奇事作記號,顯明神的大能。在西乃山也曾有火燄、雲柱與火柱,煙雲籠罩,顯明神的臨在。日頭要變為黑暗,月亮要變為血,顯出末世大災難的現象,並且這都是在神大而可畏的日子未到以前。當時神的百姓面對極大的危機,大自然也出現異常。到那時候,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因為面對極大的災難,照神所說的,在錫安山必有逃脫的人,在剩下的人中必有神所召的。神所留下的餘民中,必有人向神呼求,神也呼召他們,神差派他們,作成祂的工。

〈珥3:1-21〉
1-3節,本章開始的「到那日」是承〈2:32〉的「到那時候」,就是神使猶大和耶路撒冷被擄的以色列人歸回的時候。神要聚集萬民,帶他們下到約沙法谷,在那裡施行審判,那裡將發生最後的大戰。神對這萬民的審判,是因他們將神的百姓分散在列國中,又掠奪神分給祂百姓的地土。他們以拈鬮來分擄來的以色列人,將童子、童女賣掉,以換取的金錢來嫖妓和買酒喝,視被擄之民為貨物,神以此為他們的罪。 

4-8節,推羅、西頓與非利士四境,就是那些對付猶大人的列邦,神要按他們所作的報應他們。他們奪取耶路撒冷的金銀寶物,並帶到宮殿內,又將擄來的猶大人和耶路撒冷人賣到遠方,使神的百姓無法歸回,神看這些都是大罪。神必激動祂的百姓離開被擄之地,同時報應犯這大罪的邦國。神為猶大人伸冤,將敵人賣給遠方的示巴人。 

9-14節,先知要在萬民中宣告,涉及萬民的戰爭將會發生,勇士被激動,使一切戰士上前來,顯示這場關乎耶路撒冷的戰爭規模十分龐大。甚至犁頭鐮刀要變成打仗的武器,可見參與的人數極多,軟弱的要說有勇力,無懼爭戰,足見戰況慘烈。四圍的列國彷彿被催迫,要他們速速的前來,一同聚集,參與這場大戰。先知呼籲神要使祂的大能者降臨,就是攻擊列國的勇士。神叫萬民都起來上到約沙法谷,因為神在那裡要審判他們。開鐮刀是為割下熟透的葡萄,之後要將其踐踏,酒醡滿了酒便流出。這代表列國罪惡滿盈,踹神的酒醡,審判列邦。許多的人在斷定谷,「斷定」與「審判」同義,神的日子臨近斷定谷,就是約沙法谷,神要在這裡對很多的人施行審判。 

15-17節,日月昏暗,星宿無光,是宣告那日子將會來到,就是從耶路撒冷而來的,對受審的列邦,這是震動天地的吼叫聲,因以色列的神要審判他們。但對於神的百姓,神卻要作他們的避難所和保障,他們必蒙看顧。如此,以色列人就知道他們的神是住在錫安山。因為有神的同在,耶路撒冷必成為聖,外邦人不得再經過此地。神的日子既是審判之日,也是拯救之時。 

18-21節,對屬神的百姓而言,到那日,大地得恩澤,必有泉源從聖殿中流出來,說明這是神的賜福,百姓才得豐收,物質供應不絕,全是神的作為。相反,埃及和以東卻變成荒涼和曠野,因他們曾向猶大人行強暴,又在本地流無辜人的血,他們要落在神的審判之中。神卻恩待猶大和耶路撒冷,他們的存在剛好與埃及以東的末落成強烈的對比。神見外邦所犯的罪,流無辜人的血,神要報應和刑罰他們,現在神要報復,沒有任何人可以逃避。因為神住在錫安,祂是審判的神,也是拯救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