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指引‎ > ‎

約伯記

〈伯1:1-5:27〉
提到舊約受苦最深的莫過於約伯,他在受苦時的忍耐也成為眾信徒的榜樣。在經文開始,約伯對神的敬畏已被神肯定,他既擁有美滿的家庭,富甲一方,但他更緊張兒女的靈性;從各方面看,他都是蒙大福的人。在他毫不知情下,撒但向神發出挑戰。牠認為約伯敬畏神只因神特別賜福給他;神認識約伯,所以准許撒但奪去約伯所有的。在撒但的攻擊下,約伯家破人亡、財產盡失,只留下他的妻子。約伯以為這一切是出於神,便俯伏敬拜神,順服神,沒有因受苦而怨天尤人。 

第2章,當神再次稱許約伯,撒但卻認為這只因未傷及約伯的身體;神進一步容許撒但傷害約伯的身體,但不許撒但取他性命。結果約伯全身長出可怕的毒瘡來,更痛苦的是約伯的妻子竟叫丈夫棄掉神求死。雖然落到如此地步,約伯仍然持守對神的信靠,承認神有絕對的主權。約伯的三位好友從遠方而來,陪他七天七夜安慰他。我們或會想為何神會接受撒但的「挑戰」,使約伯受這一切的苦難,這個問題需要我們讀完全卷書才可有較圓滿的解釋。 

第3章,在極大的痛苦下,約伯說出十個咒詛,均是與他的生日有關。約伯又反問了多個問題,以表達他不想存活的願望。他提到死亡是貧富貴賤尊卑的相同歸宿,死亡給人安息,不再受今生的苦難,這是約伯在極痛苦下的感受。約伯認為神不應賜生命給受苦的人,而人在苦難中求死,神又不應允,對他來說,生命實在是又難又苦。 
第4章,在約伯表露極度痛苦的呻吟後,三位朋友開始「善意」批判約伯。以利法指出約伯從前曾幫助許多軟弱的人,但現在同樣受苦卻如此埋怨。他以因果報應來解釋約伯的遭遇,引導約伯想到人受苦可能是因他犯罪所致。以利法認識人在神面前都是卑污和不義的,他試圖以理說服約伯接納他的論據。但他將所有的苦難全解釋是當事人犯罪實是以偏蓋全,故難叫約伯折服。 

第5章,以利法指約伯不悔改,禱告也徒然。他看惡人遭遇一切禍患,正如火星飛騰,故他認為患難是來自神的刑罰。他又盼望約伯像他那樣將自己交託神,神就必施恩,否則必致滅亡。他勸約伯要聽他們勸,只要約伯願意歸向神,便會得到多樣福氣。對於真正犯罪的人,以利法的論述是有道理的,但對約伯而言,則完全是兩回事,這更加重了約伯蒙冤的感受,加深了他的痛苦。

〈伯6:1-8:22〉
約伯面對極度苦痛時,以利法卻推斷他受苦乃犯罪所致,於是約伯在第6-7章進行申訴。第6章1-5節,約伯認為自己被全能者的毒箭所傷,在痛苦難當下才言語急躁。6-7節指出以利法的勸告乃無味和可厭的話,對受苦中的約伯毫無幫助。8-13節,約伯對生命無望,所以求神賜他一死。由於他沒有離棄神的話,故仍以此得點安慰和忍耐,但他恐怕無力再支持下去,因他自認其忍耐是有限度。14-22節,約伯回應朋友的勸導,指出對快將灰心而離棄神的人,他的朋友應以慈愛安慰他,但他們卻論斷他,故他痛斥以利法的友情詭詐,使人得不著幫助。24-30節,約伯請他的朋友指出他在何事有錯,責備也需有根據,不要因他在絕望中的講論如風,便說他有罪,他們這樣就如同在孤兒和朋友身上取利。只要他們公正些看待他,便知他有理。 

第7章,約伯轉到神面前訴苦,1-10節,約伯有感人生如爭戰,又像奴僕,他在病痛中,黑夜難眠。毒瘡反覆難癒,人生既短又無望,轉眼便消失於世上,人也忘記他。11-21節,約伯向神吐苦情,他認為神不應視他這微小的人如洋海和大魚般防範他。當他想夜間歇息,神也不容他睡覺,他寧可死亡也勝過現時身體的苦況。他想死去,求神任憑他,他自覺生命毫無意義,也不想神再理會他,因他感到這些苦難都是由神而來。約伯以為假若他真的有罪,又能對神做成甚麼影響呢?為何神要對付他,使他厭世呢?他求神憐憫他,否則,恐怕不久他因受苦難而便要離世了。 

第8章由另一位朋友比勒達發言,1-7節,比勒達責備約伯不應該口出狂言,更直指約伯的兒女可能因犯罪而受報應,又暗指約伯不殷勤尋求神、不清潔正直,所以才有今天的苦難。8-10節,比勒達指出查考古人的道理,他們所得的智慧相比今天的約伯,約伯只是一無所知。按此,約伯的受苦可由此找到原因。11-19節,蒲草和蘆荻沒有供應是不能生長,人忘記神也同樣要滅沒,不仰賴神的人所得的都不能存留;又像蔓子雖然枝葉茂盛,但一旦被拔出來,就不再存在。比勒達說到底都認為約伯是因離開神而招致災禍。20-22節,比勒達認為神對世上的完全人與邪惡人是完全不同,神會扶助完全人,以喜笑充滿他,惡人卻會失去一切。比勒達的推理是論斷約伯現既像惡人所受的結局,故此約伯的苦難必定是因犯罪所致。

〈伯9:1-14:22〉
第9章,約伯回應比勒達的話更為激動。約伯承認神的權能,明白人是不能與神爭辯。約伯也承認神行大事,人是不能測、也看不見,人根本不能質詢神的作為。神怒氣發作,就是那扶助埃及神話中的海怪拉哈伯,都要服在神以下。因此,約伯又怎敢與神辯論呢!但約伯始終認為他不是因犯罪受苦,所以在找不到出路的情況下,便只有結論神不公平。約伯自覺生命迅即被消磨,他既無故受苦,又無從申訴,這實在不合理。更甚者,他朋友沒有聽他的苦情,卻以為他犯罪致禍,故他用水和鹼洗也是徒然。 

第10章,約伯向神申訴,神應該是公平待人的,但為何無辜的他受苦如同罪犯呢?他到底為何受苦?他無法得到合理的解釋。約伯不明白從前神何等恩待他,但今天卻攻擊他。他情願死去也比起受這樣不明不白的苦更好。他只求神憐憫,在他死前可以稍得暢快。 

第11章,第三位朋友瑣法發言,他直斥約伯多言、誇大、自義和戲笑。他斷定神是忍耐著約伯,但約伯卻像野驢的駒子般毫無反應。瑣法描述神的偉大、施行審判和全知。瑣法既認定約伯有罪,便指出他要悔改,才可以走出黑暗,重拾昔日的安穩,否則必然走進絕路。 

第12章,約伯以尖銳的說話回應瑣法,指出瑣法所論的道理是人所皆知的。他們無理譏笑約伯和定他有罪,難道他們不知道世上也有惡人興旺的時候嗎?約伯譏諷瑣法所認識的連走獸飛禽等都不如。約伯認為具閱歷的人較有智慧,暗指瑣法只懂空談。約伯再舉出自然界與歷史上各種由全能的神所作的事,來說明沒有人可以抗拒神的作為。 

第13章,約伯對朋友的結論是「他們所知的約伯都知道」,即他們未能解決他心中的難題。他們如同無用的醫生,自以為伸張公義,其實是自欺欺人。約伯情願他們不要作聲,讓他在神面前自辯。這是他的指望,因為他認定只有敬虔人才可到神面前。約伯求神的手不要再驚嚇他,他只想知道他為何受這些苦,到底他犯了甚麼罪?他在受苦中如同爛物破衣,無法復原。 

第14章,約伯深感生命的短促,像他這樣的人怎值得神鑒察呢!他求神不要再理他,使他可以歇息。他又以為樹砍下還可再生,但人死卻會滅絕,如同水盡河乾。約伯又以為神待他前後不一,昔日和他有親密關係,如今卻以審判待他,使他身上疼痛,心中悲哀。

〈伯15:1-20:29〉
第15章1-6節,以利法指斥約伯不敬畏神,回答是虛空、無益和無濟於事。7-10節,以利法責備約伯自以為是,又指出約伯不比他們知道的啟示多,反而他們有比約伯年老的,人生經驗比他豐富。11-24節,以利法認為他們是用神的話安慰他,而約伯竟輕視和反對,指斥他是反對神。他質問約伯只是活在罪惡中的世人,不比天上的眾聖者潔淨。25-35節,惡人從前攻擊全能者,盡情享樂、窮奢極侈,但總是悲慘收場,最終活在黑暗中。 

第16章1-5節,約伯認為朋友們的安慰是叫人愁煩。6-17節,約伯感到不論如何都不能令痛苦消解,他認為是神攻擊他,但他堅持自己是無辜和清潔的。18-22節,約伯在苦中哀求,他以天上有他的中保,為他作見證,他的心仍向著神。 

第17章1-5節,約伯認為自己的生命到了盡頭,但朋友們仍然戲笑他,惹動他的痛苦。現在只有神肯和他擊掌(作保之記號),他指控朋友們必遭報應。6-16節,約伯指神使他成為民中的笑談,他只有死路一條。但約伯勉勵自己,認為義人仍會持守正道。約伯又認為在朋友中間找不到一個智慧人,他們無法說服他。他在黑暗痛苦中,感到生命沒有盼望,除了死亡沒有任何出路。 

第18章,比勒達痛罵約伯,看他為污穢的畜牲,又惱怒自大。比勒達重述惡人的結局,活在黑暗中、陷入網羅裡,最終是死亡。他的結論就是約伯乃不認識神的人。 

第19章1-25節,約伯認為朋友多次定他有罪,是神使他走入絕路,以他為敵人來攻擊他。他周圍的人都離棄他。約伯呼求憐恤,因為神攻擊他。26-29節,約伯轉為承認他的救贖主活著,雖然肉體會過去,但他相信他最終必得見神。 

第20章,瑣法因感受羞辱而回答約伯,認為惡人縱使享福只是暫時,他們終必滅亡、無人記念,審判必猛烈臨到,神忿怒的刑罰叫惡人失去所有。他的結論是約伯受苦難是因「惡人從神所得的分,是神為他所定的產業。」

〈伯21:1-25:6〉
第21章,約伯駁斥瑣法所提出惡有惡報的論點,指出有惡人可享長壽、強盛和家宅平安,因神沒有對付他們,所以他們家產豐盈、兒女快樂、諸事亨通,直到死時。即使他們藐視神、不事奉主,但他們仍享亨通,兒女沒有受到報應,與瑣法所說惡人的兒女會受報的說法不符。約伯更認為與其惡人的兒女受報,倒不如他們自己親自受神的審判更合理。按約伯的觀察,各人順逆不一,雖然人都要面對死亡,但惡人生前沒有得到報應,死後被風光大葬。因此,約伯認為朋友們的說法既有錯謬,又怎能安慰他呢! 

第22章,以利法再次指出約伯受苦必定有因,神不會因約伯是敬畏神而審判他,按此推論,約伯受罰必然是他犯罪所致。因此,以利法斷言約伯定必曾經行種種的惡事,包括欺壓窮人、趨炎附勢和惡待孤寡等,才會遭到如此惡報。以利法又以為約伯誤解神在高處不理會世人,故世人可以行惡而沒有報應。但以利法認為惡人終有惡報,並且像昔日洪水那樣得到審判。他指出認識神的人可得平安和福氣,只要人願意歸向神、除去不義、以神為樂,神必然會聽禱告、讓人蒙拯救,但這段對罪人的金石良言卻錯用在約伯身上了。 

第23章,約伯轉向神尋求答案,他期望神救他,雖然他尋找卻尋不見,但約伯仍然認定神知道他所行的路,不會冤屈他!約伯自問沒有偏離神的道,但他知道神有絕對的主權。雖然他不明白神叫他受苦的原因,但在恐懼不安之中,他始終沒有離棄神。 

第24章,約伯苦思現實世界裡所出現種種不合理的現象,例如惡人欺壓他人,使困苦人流離受害,神卻沒有報應這些惡人。那殺人的、行姦淫的、盜竊的、胡作非為的、作惡多端的,他們卻仍會懼怕白晝,所以約伯指出惡人應會得到種種報應。然而,神似乎仍然看顧惡人,惡人與其他人的結局一樣,那怎會有必然的現世報應呢?約伯認定他的觀察正確,因此他朋友們的判斷實在無理。 

第25章,比勒達以神擁有至高的治理權威,施行和平的能力作結語。神光亮無比,就算月亮和星宿也在神面前顯得黯然無光,何況如蟲蛆般卑污的世人呢!比勒達試圖以神的偉大折服約伯。至此,三位朋友向約伯的發言也隨之結束。

〈伯26:1-31:40〉
第26章,約伯先譏諷比勒達對無能、無力和無智慧的人毫無幫助,繼而述說對神的認識:神掌管萬有,神的工作和大能,人所知的是何等有限。 

第27章,約伯再發怨言,認為神奪去他的理。他以自己的生命起誓,決不說非義的話和謊言,他認定三位朋友的指控絕不正確,他至死也不認罪,問心無虧。約伯認定不敬虔的人最終必失去所有指望,他們既不倚靠神,神也不會聽他們的呼求,這是神公義的作為,神也必向惡人施行公義的審判 

第28章,約伯以這章智慧的詩歌來表達他對神的認識。人在尋寶開礦的工程上表現出卓越的智慧,能找到連動物都未曾經過的路,深入地底尋寶物,又能煉礦,這些都是人的智慧。但智慧本身的源頭和價值卻超過這些,人對智慧的認識其實有限。約伯論述神是智慧的源頭,神明白、鑒察和設計一切,因此,人要敬畏神才得智慧。 

第29章,約伯回憶從前蒙福的日子,那時神和他情同知己,他樂在天倫,在世人眼中,他行公義、好憐憫、受眾人的愛戴和尊重。他也自以為可得長壽、善終和榮耀,眾人又從他得鼓勵和安慰,他也成為眾人的領袖和安慰者。 

第30章帶出今非昔比的光景,約伯現在痛苦淒涼,那些卑賤、窮困和被人趕逐的下流人竟然惡待他。約伯感到從前的尊榮盡失如風,長時間受苦病纏身更使他肉身疼痛,心靈受創。約伯認為是神降災與他,殘忍待他,並且不聽他的祈禱,把他推至死亡邊緣。 

第31章,約伯表明自己沒有如朋友所指是因犯罪而受災。他過去立志不容淫色入眼,免受神審判;如有行詭詐和犯罪,願受懲罰;他若曾起淫念,願他妻子也為奴,與別人同寢,自己受罰。約伯沒有藐視或不公對待奴僕;沒有不憐恤窮人,總願幫有需要的人,也沒有偏私而欺凌弱小。他沒有倚靠財物,也不以多得資財而歡喜。他不敬拜天上日月,以至背棄神;也沒對恨他的人遭報而幸災樂禍。他沒有不接待客旅,沒有遮掩自己的過犯、假冒為善。約伯回想自己過去的行事為人,就呼喊伸冤,表明無辜。

〈伯32:1-37:24〉
第32章,以利戶突然出現參與辯論,他不滿約伯自以為義,也不滿那三位朋友不能以理折服約伯。他忍耐到他們結束辯論才發言,乃因他尊敬年長的,讓他們先發言。他認為神才能使人有聰明,他曾留心聽他們,但他們的說話使以利戶失望。以利戶心裡滿有想說的話,且自覺不是出於血氣,乃是被神的靈所感動,所以不得不說。他所說的也不看人的情面,也不奉承人。 

第33章,以利戶表達他以誠意與約伯討論,以同等地位待他,也不會威嚇他。他聽到約伯自言無過無辜無罪,又說神攻擊他。以利戶指出約伯的話無理,因神比世人更大,祂無必要向人交代。祂多次多方向人說話,人卻不理會,神教訓人,又叫人落在苦難中,甚至臨近死亡,又派天使傳話,為的是施行救贖,只要人禱告,神就收納他。以利戶這段話暗示神是慈愛的,不會無理攻擊人。以利戶請約伯回答,他願約伯被看為義,又鼓勵約伯發言,若約伯不說,以利戶便將智慧教訓他。 

第34章,以利戶針對約伯埋怨神無理和人以神為樂是無益的話,認為約伯所說的是譏誚話,好像與惡人同行。以利戶指出神是公義的,祂創造萬物,管理一切,祂對所有活物有絕對的主權,祂行事沒有不公,也不會徇人的情面,神可以公正審判所有人,因此,以利戶認為約伯對神的控訴沒有道理,像行惡的人輕慢神一樣。 

第35章,以利戶認為約伯以自己比神公義是不對的,因神遠比人偉大,祂絕不會因人的行為受益或招損,又怎會不公平呢?以利戶指出人向神求救,因神是使人夜間歌唱的神,人比動物有智慧能認識神,但惡人和虛妄人的祈求,神不會垂聽!以利戶認為因神不聽惡人的祈禱,所以約伯說虛妄的話和無知的言語,便會導致神不聽他的祈禱。 

第36-37章,以利戶認識神是既公義又有智慧的神,祂以苦難來提醒人要聽從和不要違背祂,否則將招致滅亡。神藉困苦開通人的耳朵,也救人脫離苦難,進入豐富。以利戶勸約伯不要在責罰中惱怒神,不可看重罪孽,他認為約伯選擇罪孽過於選擇苦難,他又勸約伯思想神的作為,神在大自然中所施行種種大能,人又怎能測透呢!以利戶的言論是希望約伯謙卑下來,不要再妄論神。

〈伯37:1-42:17〉
第37章,以利戶最後一段發言是以大自然來看神奇妙的作為。從雷轟閃電中,便知神行大事是人所不能測度。人和百獸尚且受冰雪寒冬所影響,雲彩依神的指示而施行管教與眷顧,這些豈不都是神奇妙的作為嗎?以利戶以大自然現象指出人的有限和神的權能。神既是全能和公義,人是無法測透祂的作為,因此人就當謙卑仰望神,祂必施恩顧念。 

第38章,朋友們和以利戶的話都已說盡,既然人的言語無法講清楚神的旨意,神便在旋風中以反問的方式回應約伯,祂以一連串關於創造的問題挑戰他,使他知道自己的有限。 

第39章,神又從動物的本性和能力,讓約伯得見造物主的智慧,知道人的無知和有限。 

第40章,約伯曾說要與神爭論辯駁,所以神便要約伯先回答祂以上所問的,但約伯卻連一條也不能回答。於是,他承認自己的無知,只好用手摀口。之後,神以祂的公義與權能回應約伯,約伯可以有神的能力和威嚴嗎?可以制伏世上的驕傲人和惡人嗎?如果約伯可以,神就會承認約伯能救自己。神叫約伯觀看河馬,河馬是巨大的被造物,滿有能力,在牠防備的時候,沒有人能捉拿牠。神藉此再次叫約伯看到人的能力何等有限。 

第41章,神又以鱷魚的凶猛、力大提問,顯明人連神所造的鱷魚也懼怕,人不能能挑戰神。 

第42章,面對神的回應,約伯謙卑地認罪,承認自己對神旨意無知和自己的有限,他更新了對神的認識,認為自己從前只是風聞神,但如今已親眼看見主,所以深深懊悔所作的。神為約伯伸冤,定三個朋友的不是,要他們獻祭,並需約伯為他們祈禱才赦免他們。約伯不單重獲清白,神更使約伯從苦境轉回,賜他的福比從前加倍,他享大壽數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