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指引‎ > ‎

何西阿書

〈何1:1-11〉
第1節,何西阿在耶羅波安作王時,蒙神呼召作祂的先知。當時北國的宗教和社會道德敗壞,在這艱難的時刻,神的話臨到何西阿,他要為神發聲宣講。 

第2節,神初次與先知說話,便向他發出一項命令 ─「你去娶淫婦為妻」。這女子淫蕩成性,但神還是要先知娶她。就是此淫婦的兒女也是淫亂的,先知也要接受。此事背景有多種說法,但肯定的是「因為這地大行淫亂,離棄耶和華」,表示先知將行的事是用作比喻全地的以色列人和猶大人都對神不忠,「大行淫亂」指百姓不止息地隨從外邦神行邪淫,背約不跟從神。 

第3-4節,先知娶了滴拉音的女兒歌蔑,這婦人懷孕,給他生了一個兒子,這兒子不是從淫亂所生,神要先知給他起名叫耶斯列。耶斯列是一個城名,這城敬奉偶像,惹神發怒。「因為再過片時」是指審判很快來到,「我必討耶戶家在耶斯列殺人流血的罪」,原本耶戶在耶斯列殺人是除滅亞哈王朝和假神巴力,但是他繼續殺人流血則是為了鞏固王權,那便犯罪了。「也必使以色列家的國滅絕」是指以色列全國都遭神的審判和刑罰。耶戶雖作以色列王,但他的王朝很快便傾覆。 

第5節,「到那日」是指未來以色列失敗的時候,耶斯列平原已成了戰場,以色列軍隊在那裡弓被折斷,就是失去他們的軍事力量,這是出於神的審判,顯明神的公義。 

第6節,歌篾又懷孕生了一個女兒,神要先知為女兒起名羅路哈瑪,「路哈瑪」是蒙憐憫的意思,「羅」卻是「不」的意思。神解釋此名是代表祂不再憐憫以色列家,審判和刑罰便臨到,其實神對以色列民曾多次憐憫和恩慈,但換來是他們的硬心,拒絕悔改,神因此決不赦免他們,與他們對立。 

第7節,神卻要憐憫猶大家,此刻神對南國猶大仍存盼望,使他們靠神得救,叫他們不再倚靠軍事力量,倘若他們轉向神,神必拯救他們。 

第8-9節,先知的妻在此女兒斷奶後,估計隔了三年後又懷孕,神叫先知給他兒子起名叫羅阿米,如上文所述,「羅」是否定的意思,「阿米」則是「我的子民」之意,就是神不再視以色列為祂的子民。神要棄絕他們,因他們自己選擇不再作神的子民,他們背約,不願意再跟從神。他們既破壞了所立的約,神也不再作他們的神。 

第10節,「然而」表示一個轉機,在將來的日子,神說:「以色列的人數必如海沙,不可量,不可數。」在他們敗亡後,人數大減,但神應許他們人數必再增加,如同神向亞伯拉罕的應許,顯明神的恩惠。「從前在甚麼地方對他們說:『你們不是我的子民』,將來在那裡必對他們說:『你們是永生神的兒子』。」因著神的憐憫,他們在甚麼地方跌倒,神將來在那些地方也會再次接納他們,並且不單是神的子民,更被神稱為永生神的兒子。 

11節,「猶大人和以色列人必一同聚集,為自己立一個首領」,這表示南北兩國的人民必再聯合成為一個民族,並由一個領袖帶領,從這地上去,因為耶斯列的日子必為大日。「耶斯列」原來的意思是耶和華播種,神再播種,帶來復興的日子。

〈何2:1-13〉
第1節,承上一章11節,南北兩國要再次合一,因此,「你們要稱你們的弟兄為阿米,稱你們的姐妹為路哈瑪。」就是神要再次以他們為神的選民,他們再蒙神的憐憫,得著復興。 

第2節,由本節至13節,回到神對以色列人拜偶像的責備。父親向兒女埋怨他們母親的不忠,丈夫原本可以休了對他不忠的妻子,解除婚約終止夫妻關係,如同以色列不再是神的子民,但先知卻說由兒女與母親來「爭辯」,要她除掉那些淫行,希望可以解除離婚的危機,反映神也願以色列悔改歸正。 

第3-4節,倘若她仍不悔改,作丈夫的必剝她的衣服,這是在公眾場合叫她因不貞而蒙羞。以色列人離棄神去敬拜偶像,就是干犯了屬靈的淫亂,他們若仍不悔改,神必讓他們蒙羞。「使她赤體與才生的時候一樣」,受赤身的羞辱,失去了神給予的一切尊榮和保護。從前他們先祖在出埃及後漂流,曾在曠野因缺水而埋怨。他們現在若不悔改,也將會因渴而死,神必刑罰他們。神必不憐憫以色列的居民,他們因淫亂而受污穢。 

第5節,「母親」比喻以色列全群,她作了可恥的事,這是指她敬奉巴力的淫行,她隨從所愛的巴力,不再愛以色列的神,如同何西阿妻子與別人行淫。「我的餅、水、羊毛、床、油、酒,都是他們給的。」以色列以這些農產品來敬奉巴力,卻不以神是厚賜他們百物的神。 

第6節,以色列必要承擔後果,神要用荊棘堵塞她的道,荊棘表示荒廢的情境,上文提到的百物豐收都被神取回,更被築牆擋住她,使她找不著路。在惡劣的環境,她會嘗試求問巴力,但神擋住她的前路,使她不能繼續走入歧途,希望她可以回轉歸神。 

第7節,以色列不是被動和受試探下而犯罪,他們是主動追隨和尋找所愛的偶像。但神使他們追不上、尋不見,如同女子主動追求賣淫。結果在神種種的攔阻和管教下,以色列飽受苦楚,「便說,我要歸回前夫,因我那時的光景比如今還好。」表示這群離棄神的選民,追想昔日在神那裡的生活,比起今天還好。他們便想與神恢復約的關係。 

第8-10節,神解釋以色列人離棄祂的原因,他們不知道是神給他五穀、新酒和油,又加增他們的金銀。這些都是神的供應,絕不是巴力,但他們竟不知道,更以此供奉巴力。因此,神在收割的日子,收回這一切出產和將遮體的羊毛和麻奪回,讓他們公開露出醜態,誰也不能救他們脫離神的手,他們所倚靠的偶像更是不能。 

第11-13節,神繼續施行審判,止息他們的宴樂、節期、月朔、安息日和一切大會,宗教的節日都停止慶祝,神也必毁壞他們的葡萄樹和無花果樹,園子好像曠野一般成為荒場,所有歡樂都止息了。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們拜諸巴力的罪,隨從他們所愛的偶像,卻忘記了神,這是輕看、忽略、不相信、不記念他們的神。

〈何2:14-3:5〉
第14-15節,上文提到神要管教和責打以色列人,本節開始論到神要引領他們到曠野,為要磨煉他們,並向他們說安慰的話,讓他們在困苦中得著盼望。神應許他們必從困苦中出來,那時神必賜他們葡萄園,就是再次領受神的恩典和豐富的供應。亞割谷此地是有關亞干犯罪的事蹟(參〈書7章〉),亞干因犯罪而在該谷被處死,作為以色列人的鑑戒。所以,以此谷作為指望的門,就是在對付罪惡後,可以得著出路,以色列人必在那裡向神發出和應。情況就如同他們在先祖的歷史一樣,因受責打而得著復興。 

第16-17節,神應許當他們悔改,便可恢復與神的關係,他們稱神為「伊施」,這是向丈夫親熱的稱呼;不再以「巴力」為他們的主人。因為神必從以色列中除掉巴力的眾多名號,這些名號都是在拜巴力時念誦的,不再提起代表以色列人不再迷信巴力。 

第18節,除去偶像和恢復敬拜真神後,神要與祂的民立約,使走獸、飛鳥、昆蟲不再破壞和傷害他們和他們的出產。又止息爭戰,使以色列民可以安然生活。 

第19-20節,神與以色列人的約像婚約一樣,這婚約的聘禮包括仁義、公平、慈愛、憐憫,神又以誠實聘以色列人歸祂,這一切的美善都是神賜給以色列人,讓他們重生建立屬靈的生命,便能認識神,真正恢復和神相通的關係。 

第21-23節,神的應許必然臨到,天降甘霖、大地得滋潤。地必豐收五穀、新酒和油,代表神厚賜予以色列民。耶斯列山谷不再是戰場,以色列民在神供應下,在此落地生根,神再次憐憫他們。以色列人選民的身份再被確定,他們也回應神說:「你是我的神。」,「約」的關係再次被建立。 

3章第1節,神要先知再去愛那背叛他的婦人,她犯姦淫而不忠於先知。神的目的是比喻以色列人離棄真神,偏向別神,葡萄餅是敬拜偶像之物。雖然如此,但神仍然愛以色列人。 

第2節,先知用銀子將不忠的妻子買贖歸他,並且要她不可再和他人來往,不可行淫,不可再次不忠,作為丈夫的他也會這樣行。神透過先知表達祂對以色列人的旨意,要他們徹底離棄偶像。 

第3-4節,以色列人多日獨居是經過一段長時間,「無君王、無首領」是在政治上衰敗;「無祭祀、無柱像、無以弗得、無家中的神像」代表信仰上的衰落。 

第5節,經過種種的衰敗之後,以色列人必歸回,他們願意真誠的悔改,起來尋求他們的神,「他們的大衞」是指受膏的王,他們願意順服神的管治。「末後的日子」是指他們盼望的結局,以恐懼戰兢的的心來歸向神,不再像從前輕慢神和祂的管教,並要領受祂的恩惠。

〈何5:1-6:11〉
5章1-7節,經文三次呼喚要聽神的話,呼喚的對象包括祭司、以色列及王的家,重點是神的審判要臨到他們,因為他們在米斯巴和他泊山所犯的罪。這些宗教與政治領袖將以色列人陷在罪中,如同鳥獸一樣被捕捉。這些悖逆的人肆行殺戮,敬奉外邦的假神,當時更有殺嬰祭祀偶像的罪孽。神斥責和管教他們,以法蓮和以色列都是指北國,他們所犯的罪不能向神隱藏,屬靈的淫亂使以色列被玷污了。他們拜偶像的事使他們不能歸向神,因有淫心在他們裏面,他們根本沒有悔改之意,如第4章所說,他們的祭司連知識都棄掉,他們怎能認識神?他們敬拜巴力,還驕傲地自以為是,當面見證自己犯罪。猶大也受他們影響,一同跌倒。當他們牽著牛羊獻祭給神,以為可以為自己贖罪,但神已經離開他們。他們如同生了私子那樣不忠於神,到了月朔,就是他們以為最歡樂的日子,他們和他們的地業都要被吞滅,這是出於神的審判。 

第8-11節,戰爭的號角要吹起,吹角和吹號都是要喚起人們的注意,是緊急的宣告。「有仇敵在你後頭」指戰爭的危機正接近,神施行責罰的日子,以法蓮﹝就是以色列﹞必變為荒場,神要指示將來審判的事。按律法,挪移地界是嚴重的罪惡(參申19:14),但猶大作首領的卻犯此等罪惡。因此,神的忿怒傾倒如洪水衝擊他們,以法蓮因聽從外邦人的命令,被侵略受欺壓,這是出於神的審判,叫他們被壓碎。 

第12-15節,神要使以法蓮如蟲蛀之物,如同被蟲蛀蝕,猶大家又如朽爛之木,同被破壞,均要承擔犯罪的惡果。南北兩國見到自己的傷病,都是因為自己的罪惡而起。他們打發人尋求外邦人的幫助,但他們卻不能得醫治。神的審判如同猛獸一樣,沒有憐憫、也無人可以搭救。神離開他們,他們要尋求神就必須先承認自己有罪。他們在急難的時候,不再自驕狂傲,神盼望他們能真誠悔改,切切尋求神。 

6章1-3節,這是選民的懺悔詩,他們彼此互勉,要回轉歸向神,方向是正確的。他們也認識到神撕裂他們,也必醫治;打傷他們,也必纏裹。就是神在審判中必仍存有慈愛和憐憫,使他們得著痊癒,很快他們就會甦醒和獲救。最後神必使他們興起,他們就可以在祂面前得以存活,再次是蒙神的賜福、得神的眷顧。因此,他們自勉務要認識神,竭力追求認識祂。祂的出現帶來如同晨光的盼望,又如同雨水滋潤田地一樣,人的心靈得著神的供應,再現生機。 

第4-6節,然而,神知道以色列的懺悔是虛假的,祂願意施恩,但祂又實在下不了手。所以祂說:「我可向你怎樣行呢?」因為他們的良善,如同早晨的雲霧,又如速散的甘露那麼不持久,快速的消散。因此,神藉先知砍伐他們,以神口中的話殺戮他們,神要定他們的罪,神要施行公義的審判。同時,神也宣告「我喜愛良善,不喜愛祭祀。喜愛認識神,勝於燔祭。」神要屬祂的人,不是外表的祭祀和獻祭,神願意與人建立關係,與祂相交,真認識祂。 

第7-11節,神原是樂意施恩的神,但他們卻如亞當一般,破壞了與神所立的聖約,違反神的吩咐,對神不忠,背棄神的律法,犯罪行惡。社會道德敗壞,經常流血殺人。祭司結黨,如同強盜,埋伏在路邊殺人行惡。在以色列家行可憎的事,敬拜偶像,南北兩國都被玷污了,神的審判必然會臨到。

〈何6:7-16〉
7章1-2節,神的憐憫叫祂想醫治以色列,但此時以色列的罪卻顯露出來,他們不願悔改,叫神無法施行拯救。他們裡外都犯罪,作祭司的在聖殿事奉,卻如盜賊又偷又搶。他們心裡完全沒有想到神的審判,他們被罪纏繞,神既全然知道他們的叛逆,試問又怎能醫治他們呢? 

第3-7節,祭司為討好君王而行惡說謊,完全背棄引人歸主的職責,更加劇政治和信仰的混亂局面。在上位的領袖與偶像行淫,先知以火爐烤餅作比喻,按當時所用火的烤爐,在烤餅時火不能太猛,免得餅被燒焦,比喻政治上理應要如烤餅好好的看好火勢。但以色列人正宴樂的日子,首領因酒的烈性成病,並與褻慢人拉手。這代表國家領袖縱情享樂,失去判斷能力,又與不虔敬的人同謀。他們埋伏要謀害他人,心中的慾念如引火自焚,如同晚上烤餅的人睡臥,早晨起來時火氣炎炎,代表火勢不能收拾,為時已晚,無法挽回。以色列民也像火爐,他們對掌權者的不滿如火燃燒,同樣是一發不可收拾。君王都被消滅,眾民中也沒有一人歸向神,可見當時社會和政治動盪。 

第8-10節,以法蓮與列邦攙雜,失去了神獨特的選民身分。他們是沒有翻過的餅,烤餅如果不翻,一邊烤到焦黑,這個餅就變成無用,失去了價值。他們與外邦人結盟,被吞吃勞力得來的,但他們卻不知道,變老了也不覺得。表明他們失去判斷能力,正步向滅亡而仍不自知,原因是他們的驕傲,叫他們不能看清所遭遇這一切的影響,縱使國力日衰,驕傲使他們不歸向神,也不尋求祂。 

第11-12節,以法蓮投奔外邦,先是埃及,後是亞述。他們被形容為好像鴿子愚蠢無知,在列邦中任人愚弄,卻不倚靠可以拯救他們的神。結果他們去投奔外邦時,神向他們施行審判,如網撒在他們身上,打下他們如同空中的鳥,他們無法逃脫。神必以他們背道的罪惡來刑罰他們。 

第13-16節,他們因離棄神,必定有禍,必被毁滅。這是肯定的結局。然而,神原本願意救贖他們,但他們卻向神說謊。他們口說歸向神,卻去尋求外邦的庇護,以為他們的神不可靠。他們並不誠心哀求神,在床上哀號只是別有原因,並非真正尋求神。他們為求五穀新酒聚集,卻不是真心向神呼求,而是在那裡悖逆神,向巴力敬拜,他們實在是徹底離棄神。神教導他們,要他們學習屬靈的功課,他們非但不願受管教,甚至圖謀抗拒神。他們是在尋找庇護,卻不歸向他們的至上者,「翻背的弓」根本已經失去弓的作用,他們的首領必因褻瀆人而倒在刀下,當他們背叛埃及時,埃及人便攻擊他們,成為埃及人的譏笑對象。

〈何8:1-14〉
8章1-3節,先知作為守望者,吹角警戒以色列人,他們將速速受到仇敵猛烈的攻擊,因他們違背了神的約、干犯神的律法,就是得罪神自己。在受難之日,他們哀求神,承認祂是以色列的神。但以色列人丟棄良善,結果仇敵必追逼他們。 

4-6節,在政治上,作為神的選民,他們立君王,並沒有尋求神,他們所立的首領,也得不到神的認同,沒有神的選召。在信仰上,他們用金銀為自己製造偶像,明明違背神的誡命,以致以色列人被神棄絕。撒瑪利亞是北國的首都,當以色列人以為是向神獻祭,但神卻已經棄絕他們,因為他們拜金牛犢,惹神的怒氣,神刑罰這些拜偶像的人,可是他們仍不悔改,神嘆息他們何時方能離棄罪惡,可見神是等候著他們真誠的回轉。那些-是出於人手所造的偶像,並不是神,天地之大,尚且由神所創造,但以色列人竟敬拜匠人所造的偶像,故這些都要被打碎。 

7-10節,先知以農作物作比喻,因為以色列人離棄神,他們所種的是風,追求的是虛浮無定,所收的更是暴風,帶來破壞和毁滅。所種的不成禾稼,就是發苗,也不結實;即便結實,外邦人必吞吃。這一連串的描述是表示他們所作的,最終都得不到所想望的結果。就是他們自己也都要被吞吃,外邦人要侵佔他們的領土,他們在亞述和埃及之間,如同沒有用的器皿,不受列國護庇。他們主動投奔亞述,如同獨行的野驢,像他們倔強的性情,不肯順服神;他們賄買朋黨,向亞述進貢,希望可得亞述幫助。雖然他們想賄買人的幫助,但神卻要聚集他們來施行懲罰。他們在政治上的失敗叫他們負擔日重,以致國家日漸衰微。 

11-14節,以法蓮增添祭壇,非但不蒙神悅納,祭壇更使他們犯罪,無疑他們的祭壇成了敬拜偶像的地方。縱使神為他們寫了萬條律法,表示神切望他們能夠遵守。然而,他們卻以為與他們毫無關涉,他們輕視神的律法,背約干罪。他們獻給神的祭物,目的竟是為吃肉而已,根本失去獻祭的意義。因此,神不喜悅他們所獻,他們過去所犯的罪神是知道,現在更要追討他們的罪惡,施行審判。他們原要投靠亞述,現在卻逃亡歸回埃及。以色列忘記造他們的主,只為建造宮殿,猶大多造堅固城,南北兩國大興土木,結果卻被神降火焚燒他們的城邑,燒滅其中的宮殿。人所誇耀的一切,背棄神的結果卻是失去一切。

〈何9:1-17〉
9章1-2節,先知呼籲以色列人作為神的選民,不應像外邦人那樣享受罪中之樂。「行邪淫」是指拜偶像,以色列人已離棄神行邪淫;「在各穀場上」則是指他們敬拜外邦人所事奉的巴力,他們以為巴力能使產物豐收,便棄掉這位創天造地的主。以色列人對神的不忠貞,如同妓女為要得酬勞而行淫一樣。先知代表神警告他們,災禍和貧困將會臨到,他們所追求的物產都會缺乏,假神巴力一無是處,幫不了他們。 

3-4節,他們還要被趕離神的應許之地,回到為奴之家的埃及,他們的飲食都被污穢,不按照神的旨意生活。神不再悅納他們的獻祭,視他們的祭物為不潔。就是他們獻上祭物,動機都是為己,並不對準神,他們已失去真正敬拜神的心。 

5-6節,他們這樣的屬靈光景,在原來屬神的節期中,可怎樣行呢?他們不可能歡樂慶祝。相反,先知指出他們將要逃避災難,他們以為在埃及得拯救,結果卻是死在埃及,他們用銀子所造的偶像之物和敬拜偶像的帳棚也必被丟棄。 

7-9節,先知指出審判刑罰的日子臨到,但以色列人卻藐視先知。他們多多作孽,對神的先知大懷怨恨。「以法蓮曾作我神守望的」應譯為「先知為以法蓮的守望者」。以色列人卻設網羅捕捉先知,他在神的家中被怨恨和攻擊。以法蓮已深深敗壞,無藥可救。「基比亞的日子」是借用舊約中邪淫敗壞的例子,說明他們罪惡是何等可惡,嚴重的程度叫神的審判必然臨到。 

10-13節,神論到在古時怎樣揀選以色列,當時他們如同葡萄在曠野,神原本看他們難得,神喜悅他們如同無花果樹上春季初熟的果子,以他們為寶貴。巴力毘珥是早期敬拜巴力的地方,以色列人在此干犯邪淫,由可喜悅的果子,成為神可憎惡之民,甚至他們與可惡的偶像相同。當審判臨到,神原應許他們生養眾多,但因他們犯罪而失去榮耀,以法蓮不能再生育,禍及他們的兒女,他們必喪子,失去一切。「推羅」是被毁滅之地,以法蓮曾經如美地受神眷顧,但最終他們卻如同推羅被殺戮淨盡。 

第14節,先知向神發出無奈的禱告,求神加給這群百姓甚麼呢?他們已無法再養育兒女。 

15-16節,神再以歷史為證,指責以色列人的叛逆,吉甲這地曾發生掃羅王被棄絕的事蹟,以色列諸王也曾在吉甲拜偶像,神因以色列人所行的惡,必施行審判,趕逐他們離開原來的應許之地,不再憐憫他們。他們的首領都是悖逆,如同掃羅和拜偶像的以色列諸王。先知再次論到以法蓮被責罰而不能再延續後代。 

第17節,先知深感神要棄絕他們,為他們不肯聽從神,結果在列國中飄流無定而歎息。

〈何10:1-15〉
10章1-2節,以色列人過去領受神豐富的供應和恩典,他們被比喻為茂盛的葡萄樹,結果繁多。然而,他們沒有尊神為聖,當他們越見富足,非但沒有感謝神,他們更以為所有的恩惠都是出於偶像,所以便越發增添祭壇和建造美麗的柱像來敬拜巴力。他們對神不專,既自以為是神的選民,卻選擇敬拜假神,他們因此要被定為有罪,他們不能再狡辯,神也必拆毁他們用來敬拜偶像的祭壇和柱像,神對屬祂的人從來都要求絕對的忠誠,除祂以外,不可有別的神。 

3-4節,第3節在原文以「現在」作開始,在本書第8章4節,神曾指責他們「他們立君王卻不由我,他們立首領我卻不認」,但在這裡,他們更是連王的制度都拒絕,還表明他們不敬畏神,不認為王能有何作為,背後都是源於不信神。他們立約和起誓都是虛假的謊言,因此,神的審判臨到,苦菜是有毒的菜,災罰不斷的蔓延。 

5-8節,撒瑪利亞是北國的首都,「伯亞文」是指伯特利,百姓曾敬拜牛犢,現在牛犢沒有了,他們以為榮耀離開了,為失去偶像而悲哀。他們將牛犢帶到亞述,當作進貢耶雷布王的禮物,完全降服於他。他們必蒙羞,以為可以因進貢歸降而得平安,但事實卻是亞述王要消滅以色列。至於撒瑪利亞,他們沒有王,如被水沖走的「沫子」(原文是指木頭),他們失去倚靠。伯特利的邱壇是以色列人拜偶像的地方,成了他們取罪之處,隨著他們歸降亞述,他們的邱壇被毁,他們的祭壇長滿了荊棘和蒺藜。他們拒絕神,當刑罰來到,他們要想盡辦法來逃避審判,甚至對大山小山說要遮蓋他們。 

9-10節,先知數算以色列人的罪惡,指出他們從基比亞的日子以來,時常犯罪,先知在本書四次提到「基比亞」,當時以色列人的敗壞光景如同基比亞的日子,基比亞可說是叛逆和邪惡的象徵。先知視他們為基比亞的人,「罪孽之輩」就是不義之子,但這些被神看為罪孽之輩的人,卻以為審判的戰事不會臨到自己。神隨祂的意思來懲罰他們,他們為兩樣的罪所纏,相信與基比亞的罪相同,刑罰的方式是列邦的民必聚集攻擊他們。 

11-12節,回望以色列的過去,她曾經是馴良如母牛犢,喜愛踹穀,就是願意作工,神將軛加在她肥美的頸項上,是使她發揮更大的用處。無論是以色列或猶大,整體神的選民從前都作工,為神所使用。先知勸勉選民要按公義來栽種,為慈愛而收割。目的是尋求神,希望百姓悔改,他們要開墾荒地,屬靈生命的荒廢,需要人的心靈被開墾,以致神的公義如雨水可以灌溉此地。 

13-15節,本節與上節完全相反,人為奸惡而栽種,為罪孽而收割,所吃的是謊話的果子,所尋求的卻是巴力。以色列人要倚靠自己的能力,以為仰賴軍事實力來得勝。所以,他們要面對戰爭的聲音,並且引起驚慌,但一切的保障最終卻被拆毁,先知也引當時人們所認識的史實為鑑。因他們的惡行,伯特利也必如伯亞比勒遭報,時候一到,他們的王都要全然被滅絕。

〈何11:1-12〉
本章流露神為父的心腸,祂對以色列人滿有慈愛和期盼,為要把他們從罪惡中拯救出來,神的愛叫祂無法捨棄以色列人。 

1-4節,以色列年幼的時候,就是他們民族起初的歷史,神愛他們,從埃及地呼召他們出來,成為神的兒女。不單是居住地域的改變,更是讓他們認識和敬拜獨一的真神。這原本是以色列人莫大的福氣,然而,當他們被招呼歸向神,他們卻越發離開祂,並向諸巴力獻祭,給雕刻的偶像燒香,就是敬奉迦南異教的假神,大大干犯神自己。神親自引導以色列人,又用膀臂如同父親保護兒子般待他們,他們卻不知道這是神醫治他們,還以為是諸巴力的作為。神比喻以色列人如牛,祂以慈繩愛索牽引他們,又放鬆夾板,使牛得以吃得飽足,捆綁的繩索牽引他們,走到蒙福之地。 

5-7節,從前神帶領他們出埃及,現在他們卻要歸回埃及,原因是他們想借助埃及人的力量來擺脫亞述,但這是神所不許,因著他們的叛逆,神更要將他們交在亞述人手中。因為以色列人不肯向亞述進貢,亞述的刀劍便臨到他們的城邑,施行毁滅。以色列人隨從自己的計謀,不肯歸向神。以色列人是神的民,但他們偏要背道離開祂,完全是頑梗叛逆之民,他們堅決要遠離神。縱使他們被勸導要歸向至上的主,卻仍然無人尊崇主。 

8-9節,以色列人落到如斯叛逆的地步,神卻仍然流露慈父的歎息,祂怎能棄絕以色列呢?神不會捨棄他們,也不會不管教和責打他們,為要叫他們真心回轉。押瑪、洗扁與所多瑪、蛾摩拉同是因神的審判而被消滅的城邑(參申29:23),這無疑是神在忿怒中的審判。但對於以色列人,神又怎會像毁滅上述罪惡之城那樣對待以色列呢?雖然神審判的手已經臨到,但同時祂的憐愛也大大發動。在公義和慈愛之間,神必不發猛烈的怒氣,也不再毁滅以法蓮,但這不代表責打和管教會離開以色列。神說因祂是神,並非世人,祂不像世人那般因情緒而發烈怒。祂是以色列中間的聖者,是分別出來、無與倫比的獨一真神,祂必不在怒中臨到他們,祂有公義的審判,也有大能的拯救。 

10-11節,神必如獅子吼叫,卻不是為了毁滅以色列,當他們因聽見神的聲音,如獅子吼叫,立即就知道神要拯救他們,所以,他們從所逃難之地急速回來。他們必如雀鳥從埃及急速而來,又如鴿子從亞述地來到,他們很快就會結束逃亡,因為神的眷顧,他們得以住自己的房屋。這是神的應許。 第12節,「以法蓮用謊話,以色列家用詭計圍繞我」是指以色列家的虛假和不忠於神;相比之下,猶大家卻靠神掌權,向聖者有忠心,然而,猶大家也不是蒙神悅納。在下一篇,我們便看到猶大家也受到神的責罰。

〈何12:1-14〉
第1節,以法蓮追求的保障在先知眼中只是吃風和追風,結果是一無所得,並因此而增添虛謊和強暴。他們與亞述立約是為得其保護,當亞述出問題後他們又轉向埃及,將油作為貢物送到埃及,要博取埃及的幫助。 

2-6節,神要與猶大爭辯,猶大並不悔改,神要照他們所行和所作的懲罰他們,顯明神公義的審判,其實他們是無法辯解。先知論到從前先祖雅各的歷史,他在腹中抓住哥哥的腳跟,雅各既以詭詐出名,先知以當時以色列人的行為如同先祖那樣不斷的抓住東西。當雅各年青力壯時,他曾與天使較力並且得勝,但他的腿瘸了,他感到自己無力時便哭泣哀求,他最後仍蒙受祝福。他在伯特利遇見神,其後再上伯特利,在那裡徹底歸向神,除去偶像,神願以色列也如此回轉。萬軍之神向以色列人啟示祂自己,顯明祂對以色列人的旨意,以色列人當記念神的名,持守祂的約、盡當盡的份,就是謹守仁愛、公平,常常等候他們的神,這不單是表面的敬拜和歸向神,乃是憑信心謙卑等候祂、倚靠祂。 

7-9節,論到以法蓮是商人,當時外邦人中的貿易行為常夾雜著詭詐與虛假。因此,先知以他們手裡有詭詐的天平,行騙傷害人、得罪神。他們愛行欺騙,由此帶來財富厚利。結果他們自誇及以為得享富足,甚至託辭是他們所勞碌得來的,人必不見他們有甚麼不義,故他們不算為有罪的。賺取不義之財,在他們眼中也不會帶來罪的惡果。然而,先知指出誰是真正帶領以色列人的呢?自從他們出埃及地以來,神就是他們的神,先知要提醒他們,神顯出的大能大力領他們出埃及,難道神今天會不管他們嗎?神必使他們再住帳棚,如在大會的日子一樣,就是以色列人要再次在曠野安營。 

10-14節,神待以色列人可說是用心良苦,祂既已曉諭眾先知,使他們將祂的旨意宣告給以色人,並且加增啟示,陳明祂的心意。更以比喻說明真理,叫人容易明白和領受。然而,先知再次責備以色列人犯上如基列的罪惡,他們全然是虛假的,相信這是指他們拜偶像的虛妄。吉甲所獻的祭有神所憎惡的惡事,明顯他們的獻祭是向著偶像,在神眼中如同田間犁溝中的亂堆,只添敗壞。先知再引述先祖雅各的歷史,昔日雅各欺騙父兄而逃亡,逃到巴旦亞蘭後,為得妻服事人,為得妻與人放羊。他如同奴僕付上長期的勞苦,難道以色列人今天也要像奴僕那樣服事巴力麼?神拯救以色列人是藉先知,先知引導以色列人歸向神,他們才得以保存。然而,以法蓮大大惹動神的怒氣,神的審判必臨到,他們流人血的罪必歸到他們身上。神必按照他們所行的懲罰他,按他們所作的報應他們。 便看到猶大家也受到神的責罰。

〈何13:1-16〉
1-3節,先知論到以法蓮昔日原有尊貴的地位,其影響力甚至使人產生懼怕。他們卻干犯神的誡命,敬拜巴力毘珥,結果受刑罰。從前所受的刑罰卻不能使以法蓮悔改,他們犯罪越犯越重,他們不惜用貴重的銀子,照自己的聰明來鑄造偶像,都是匠人精心的設計和製造,可見他們對偶像的崇拜程度。他們鼓勵人向牛犢親嘴,相信這是一種異教敬拜偶像的儀式。對於這群背道的人,他們的結局被形容為速散的甘露,像場上的糠粃被狂風吹去,又像煙氣騰於窗外。全都是轉瞬即逝的情景,他們的生命必不長久。 

4-8節,這段開始由神陳述祂如何看待以色列人的歷史,自從神領他們出埃及,祂清楚讓他們認識神自己,並警誡他們不可認識別的神,這種排他性是十分鮮明的,除神以外,並沒有救主。任何外邦的神、天象、萬物都不能成為他們的神,神是忌邪的。神認識以色列民,他們在曠野乾旱之地經歷神,神賜他們食物得以飽足。他們蒙眷顧,心就高傲,忘記了神,不以祂為獨一的真神、不尊祂為唯一的救主。因此,神審判他們,如同猛獸攻擊人,不會有憐憫,可見神刑罰的嚴厲。 

9-11節,當神要毁滅以色列,試問誰能幫助他們呢?他們自以為是,反對唯一能幫助他們的神,敗壞已成定局。以色列人曾求神,為他們立王和首領,面對當時亂世戰禍,神指出他們的王和官員在哪裡呢?即便找到,他們又怎能拯救他們。從前士師時代,神不喜悅他們求王,他們心底只是厭棄神作他們的王,但神在怒中仍賜給他們所要的王。現在也在烈怒中將他們的王廢去,他們不單止厭棄神,更干犯拜偶像之罪。 

12-14節,包裹和收藏的是罪孽和罪惡,相信這是指案件已經審結,判詞已經發出,不容再修改,就是神的刑罰決不能免除。那要臨到的災禍如同產婦的疼痛,無智慧之子是指這嬰孩到了產期也不能出生,徒增生產之苦。若以色列人延遲悔改,不肯歸向神,他們便成為無智慧之子。只要他們願意悔改,神仍願意救贖他們脫離死亡,只要神幫助,人又怎會受災被滅呢?在神眼前絕無後悔之事,問題是人是否早早真心歸向神。 

15-16節,以色列過去雖然茂盛,水源充足,但當神的審判如同東風颳來,乾旱的風將以色列的源頭吹得枯竭,比喻以色列再沒有能力抵擋敵人。亞述的軍隊必擄掠他們所有的財寶。撒瑪利亞是北國的京城,外邦的軍隊將嬰孩摔死,孕婦被剖開,顯見仇敵的兇殘。

〈何14:1-9〉
1-3節,以色列人已經因自己的罪孽跌倒了,刑罰不能逆轉,但神對他們仍存盼望,神珍惜他們,在審判和管教之下,盼望他們能歸向他們的神。真正的歸向神必須是出於人的悔改,首先他們要用言語向神認罪,求神潔淨所有罪孽,直接表達悔罪的心。他們求神悅納善行,這是指下文美好的祭物,那不是獻上牛犢為祭,而是嘴唇的祭,就是真誠的感恩和讚美。在行動上,他們不向亞述求救,不騎埃及的馬,表示他們不再倚靠外邦人的勢力,他們不信靠人手所造的偶像,不以它們為拯救以色列的神。他們應思想神的恩惠,因為孤兒在神那裡得蒙憐憫,在無助的人中,神願意施憐憫。當他們如此歸回,神是願意恩待他們。 

4-7節,神應許必醫治他們背道的病,要將他們徹底挽回過來。祂甘心愛他們,不再向他們發怒氣,就是不再刑罰他們,讓他們再次成為蒙恩之民、被愛的兒女。神不再像猛獸待以色列人,這裡比喻神向以色列如甘露,滋潤生命,為以色列再帶來生機。如百合花開放般美好,又如黎巴嫩的樹木扎根,得以堅固。他的枝條必延長,他的榮華如橄欖樹,他的香氣如黎巴嫩的香柏樹,代表以色列人再次繁衍眾多,得著明顯的復興,帶來深遠的影響力。曾住在他蔭下的必歸回,再次居住在神的蔭庇之下。他們發旺如五穀,得生活的供應。開花如葡萄樹,他的香氣如黎巴嫩的酒,代表他們民族的發展興盛。 

第8節,那時以法蓮必說:「我與偶像還有甚麼關涉呢?」這表示以色列人全然拒絕偶像,專心歸向他們的神。神的回應是必顧念他們,神以青翠的松樹作為比喻,祂成為他們的生命果子的來源,神與他們連結在一起。 

第9節,最後先知指出智慧人可以辨識以上的事、通達人可以知道這一切事。神不將自己的旨意隱藏,願意明白和知道的人,神是讓他們認識。神的道就是祂的旨意、命令和作為,都是正直的,不會是而又非,這條路絕不彎曲,義人可以安然在其中行走,但罪人卻在其上跌倒,因為罪人不肯順從神,彎曲的心如何能走在正直的路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