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指引‎ > ‎

哈該書

〈該1:1-15〉
1-4節,在先知哈該的時期,南北兩國均已亡國,神施恩使猶太人從被擄之地歸回,那時聖殿還未重建,他們只是恢復了獻祭。神藉哈該向猶大省長所羅巴伯與大祭司約書亞傳講信息,他倆是當時被擄歸回猶太人中的政治和宗教領袖。萬軍的神引用百姓的話來教訓他們,百姓認為建造聖殿的時候尚未來到,其實問題是出於百姓,他們只藉詞推搪建殿。當他們認為時機尚未來到之際,這殿仍然荒涼之時,神質問他們為何認為自己住天花板房屋的時候卻已到呢?聖殿荒涼和家庭住屋的需要,何者應該優先處理呢? 

5-11節,「省察」是指細心思想,以十分認真和謹慎的態度來省察自己的行為,自己所作的是甚麼?為甚麼?經過思想之後,就要承認自己是專顧自己。試想神將帶他們從被擄之地領回猶大,全是神的拯救和賜福,但他們卻不倚靠神,認為眼前的物質需要比起神的殿更為重要。他們實在需要省察自己的行為。被擄歸回,百物待興,他們撒的種多,原是期望收的也多,但結果收的卻少,食物和衣服等生活供應不足,工錢如同裝在破漏的囊中,很快就用盡,這一切都因為他們漠視神的命令。神再次要他們省察自己的行為,這次是要他們有實際行動,就是上山取木料,開始建殿的工作,不只是光說不做。重建聖殿叫神喜樂和得榮耀,原因必須是出於人那份真誠為主的心,正如昔日神悅納大衞起意建殿時的心意。經濟不景,事與願違,人的盼望與現實出現落差,這裡帶出一個信息,神子民的家庭與聖殿之間有著密切的關係,表面上聖殿的荒涼是因各人只顧自己的房屋,其實重點是他輕看神而專顧自己。因此,神藉物質的缺乏來管教他們。天不降甘露,地也不出土產,農牧失收皆是他們被管教的結果。刑罰的影響所及,從土地到出產,人民到牲畜,以致人一切勞碌得來的都歸於徒然。 

12-15節,神的信息使人心回轉,所羅巴伯、約書亞和剩下的百姓聽到神藉先知所說的話後,他們就都聽從,顯明他們是誠心悔改歸向神,不單是過去神的吩咐,他們今天也聽從先知所傳神的信息,他們在神面前存敬畏的心,由輕忽到敬畏,以神的旨意為重。因為他們的回轉,先知作為神的使者,奉差遣安慰百姓,指出神與他們同在,並且這是神自己向先知說的。神激動所羅巴伯、約書亞和剩下之百姓的心,他們就起來為神的殿作工。留意他們的行動是在大利烏王第二年六月二十四日。距離先知在本章開始所發的信息相隔只有二十二日,顯明神的信息是大有功效。

〈該2:1-12〉
1-3節,以色列人的七月是住棚節,將近節期結束時,神的話便臨到哈該,要哈該勸勉所羅巴伯、約書亞和剩下的百姓。聖殿在巴比倫攻入猶大時被毁,距離哈該的年代約六十年,有些年老的猶大人或許曾經見過從前聖殿的宏偉。相比之下,在人眼中看來,他們現在想要重建的聖殿,不論是人力、物力、財力等資源上,肯定不及所羅門王那時所預備的。 

4-5節,神提醒他們不要以物質作比較,縱使當時重建聖殿有很多限制,但作為政治和宗教領袖,所羅巴伯和約書亞都當剛強,連同當地的百姓也要剛強作工,所有人都不要懼怕,積極參與,承擔建殿的工作。剛強作工只有一個原因,「因為我與你同在!」神是萬有的主宰,有祂支持,豈不已經足夠麼!這是萬軍之神強而有力的應許。從前神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那時神的靈住在他們中間,並與他們先祖立約,這是他們整個民族所經歷和世代相傳的教訓,住棚節就是要記念出埃及的事件,見證神的大能。「立約」是見證神的意願堅定,祂是他們的神,因此,他們不要懼怕。 

6-9節,神又應許,過不多時神再一次震動天地、滄海,這表示神要顯明祂的作為。祂要震動萬國,叫萬國的財寶運到和用來建殿,使這殿滿了榮耀。神也在歷史中施行奇妙旳作為,波斯征服巴比倫後,從前被擄去聖殿之物竟可以歸還(參閱拉1:5-11),此外還有其他物資運到聖殿供裝飾。神是天地的主,全世界都是靠祂而立,所以,銀子、金子都是神的。因此,重建聖殿所需的財物,不是靠人力所付出,而是出於神的作為。聖殿重建後的榮耀比第一次更榮耀,不是以物質作比較,而是神應許與他們同在,從前是靠人來建殿,今次是倚靠神自己施行奇事。在這殿更有神賜的平安,這是當時百姓所缺乏的,正正是不安叫他們耽延重建聖殿的事。 

10-12節,雖然聖殿尚未重建完成,但神藉哈該提醒他們關注聖潔的事。屬於亞倫後代的祭司,他們要教訓以色列人將聖的和俗的、潔淨的和不潔淨的分別出來,所以祭司必須準確回答先知查問有關聖潔的條例,祭司才能教導百姓這些律法。這裡的聖肉是獻祭的肉,已經分別出來,成為聖潔,並且必須在聖處吃,不可任意攜帶。先知所問的是若有人兜著聖肉的衣襟也挨著其他的食物,這些食品間接接觸到聖肉,是否可稱為聖?按〈利6:27〉,包著祭司的袍子應當是聖袍,但它並不能將聖潔傳到所接觸的食物或物件上。祭司的答覆也是否定的,他們的回覆可算是合格了。

〈該2:13-23〉
13-14節,人接觸不潔淨的(如死屍),便被污穢了,那人若接觸別樣物件,該物件也算為污穢。連同第12節的事件,即包著祭司的袍子應當是聖袍,但它並不能將聖潔傳到所接觸的食物或物件上,先知再透過三個「也是如此」來解說神對聖潔的要求。這民這國是指神的百姓,還有他們手下的各樣工作,加上他們在壇上所獻的,全部都要分別出來,不能被混雜而玷染污穢。分別為聖是靈性復興中至重要的一環,人若不潔,他們手所作的工或所獻的祭也不會蒙神悅納。因此,在重建聖殿的過程中,神特別要求祭司必須重新認定聖潔事主的重要。 

15-17節,先知叫百姓和領袖追想從前不顧聖殿荒涼的光景,那時,他們為自己生活籌謀,結果縱然收割到農作物,但仍未能得到所想望儲存的糧食。那時,神以天災攻擊他們,他們仍不悔改,這都是出於神利害的管教,先知藉此勸勉他們儆醒,不要忘記管教,更不可重蹈覆轍。然而,我們都知道以色列人的復興如早晨速散的雲霧,不能持久。 

18-19節,除了警誡,先知勸勉他們要追想從前開始建殿時奠基的情景,要為未來建殿的工程努力。雖然眼前生活未見改善,但從今日起,就是他們起來繼續為神建殿,神應許必賜福與他們。追想神的作為,這是信徒向前事主的動力,先知要他們想到神怎樣激動波斯王,容許他們歸回重建聖殿,雖然寄人籬下,竟獲得外邦君王的大力支持,無疑是神掌管施恩。回想他們在立聖殿根基的典禮上,他們那種激動,甚至百姓不能分辨歡呼的聲音和哭號的聲音,因為眾人大聲呼喊,聲音聽到遠處,這一切對他們來說,都是美好和激勵人心的回憶。因此,他們當奮力前行,繼續完成建殿之工。 

20-23節,這次神話語的對象是對所羅巴伯,他是那時代的重要人物,他既是以色列人的管治領袖,也是大衞家的後人,肩負起帶領重建聖殿的重責。先知奉差向所羅巴伯個人說話,叫他知道神必震動天地,為要在萬國中顯出祂公義的作為。列國的盛衰,權位的交替,都在神的手中。戰士和其倚仗的軍力都必跌倒和敗落,各人被弟兄的刀所殺,就如歷史上以色列人所看到神的作為。對於當時沒有軍事力量的所羅巴伯,萬軍的耶和華神成了他唯一可倚仗的。神顯明特別揀選所羅巴伯,他被稱為神的僕人,正如他先祖大衞那樣被神看重。「到那日」是指神成就上述應許的日子,神以所羅巴伯為印,使人想起神昔日對他的祖父說:「猶大王約雅敬的兒子約雅斤,雖是我右手上帶印的戒指,我憑我的永生起誓,也必將你從其上摘下來。」(耶22:24)從前他祖父因離棄神而被神摘下王權,他和他的後裔更被趕到不認識之地。但現今神再次以所羅巴伯為印,選召帶領歸回的餘民,可以為神作工,正如神揀選他先祖大衞,如此應許對所羅巴伯是何等的鼓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