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指引‎ > ‎

哈巴谷書

〈哈1:1-17〉
1-4節,先知哈巴谷從神所得的默示,並沒有交代神給他甚麼信息,但先知先以埋怨的口吻來呼求神,雖然他長時間哀求,仍得不到神的應允,心裡感到無法忍耐。他哀求是因為強暴,這樣無理的攻擊是來自外敵的入侵,強暴使神的百姓受苦遭害,但神還不拯救。明明看到罪孽,看著奸惡的事,神卻不理會,這是先知無法理解的。毁滅與強暴帶來無數的傷害,持續發生爭端和相鬥的事,使國中失去平安,罪惡和矛盾盡現。當奸惡和罪孽增長,律法已經變得無用,公理也無法顯明,那是一個不講真理的世代,惡人圍困義人,公理顯然顛倒,使人遠離公義的道路。先知面對這些時大感困惑。 

5-11節,神回應先知的哀訴,祂沒有正面回答先知的問題。神只是叫先知和以色列人從列國的角度觀看當時的局勢,他們應大大驚奇所發生的事。神要他們知道一件事,雖然有人告訴他們,但他們總是不信。他們面對那外敵入侵,正是神的作為,迦勒底人是巴比倫的統治者,巴比倫極其強大,猶大最終也是被迦勒底人所滅。迦勒底人是殘忍暴躁之民,他們凶悍和殘忍、通行遍地、無人能敵,他們專攻佔別國的地方。迦勒底人威武,叫人畏懼,他們自恃勢力,任意而行,以自己為判斷的準繩。迦勒底人的戰鬥能力強大而快速,擁有的馬兵可征戰遠方,他們攻城掠地如鷹抓食,以色列人根本無法抵擋。他們侵佔別國都是行強暴而去,不會帶來和平,只會定意破壞而向前,被擄掠的人多如塵沙。他們譏誚君王,笑話首領,嗤笑一切保障,築壘攻取,可見迦勒底人所向披靡,無堅不摧。然而,迦勒底人以自己的勢力為神,以為憑軍事力量便可以目空一切、四處破壞、如風猛然掃過,但他們的行為已明顯犯罪。誠然,神容許他們攻打以色列人,只是以他們為管教以色列人的工具。 

12-17節,先知再次挑戰神,明顯神的回應不能解答他心中的困惑。神是先知的神、是他的聖者、是永恆的主,因神的緣故,他們必不致死。先知認識神派迦勒底人來施行刑罰和懲治;然而,神是聖潔的神,祂的眼目應該不看邪僻、不看奸惡。但現在那些行詭詐的惡人,先知質問神為何看著不理呢?當迦勒底這些惡人要吞滅猶大人,相比之下,猶大人不比他們公義嗎?神為何靜默不語呢?為何神任憑猶大人如海中的魚,又如沒有管轄的爬物,就是叫他們失去保障,任由被宰割。敵人如同漁夫,用鈎鈎住他們,用網捕獲他們,迦勒底人以軍事力量來擄掠他們,敵人因而歡喜快樂。「向網獻祭,向網燒香」代表他們崇尚戰爭和侵略,因擄掠而自肥富裕。他們屢次攻城搶掠,入侵多國,時常將列國的人殺戮,他們如此兇殘成性,先知對此無法明白:神為何容忍他們作惡呢?他的信心因此受考驗。

〈哈2:1-20〉
1-3節,先知作為守望者,他為迦勒底人的惡行向神訴冤,現在等神的回應,他要看神如何回答。神便將祂的旨意默示先知,並要他將默示寫在版上,筆錄為要保存所傳達的信息,且必須能使讀者容易讀,目的是叫人明白。這默示是有一定的日期,這是關乎快要應驗的預言,並且神並不虛謊,表明祂必要應驗所默示的。縱使人未見所默示的預言成就,還應等候,因最終事情必然臨到,故此明白信息的人當忍耐。先知視為惡的迦勒底人,確實是自高自大,心不正直,這是神知道的。但更重要的是惟有義人因信得生,人在受困難壓迫中仍然相信神,這人在審判之日必免受刑罰;相反,惡人必至滅亡。 

5-8節,迦勒底人的罪惡,他們因酒行詭詐、狂傲,常不在家中,為要到處侵略滿足貪婪的心,但他們那不知足的心是永不能得到滿足,如同死亡吞滅萬國萬民的性命仍不停止。這些國民是指那些受壓迫的人,他們要以詩歌來譏刺迦勒底人,他們最終必受禍。惡人搶掠別國的的財物,又多多取人的當頭,以不法的手段來侵吞別人的抵押品,受害者歎息他們的惡何時才會停止。受迦勒底人所傷害的人,終會起來反噬迦勒底人,使他們成為擄物。當迦勒底人四處搶奪,殺人強暴,壓迫別國至極點時,最後必定遭各國報復,反過來搶奪他們。就是連暫未受其攻擊的國家,如瑪代波斯,他們也會群起而攻之。 

9-11節,雖然那不義之財似乎容易在國內積蓄起來,並且他以為在高處搭窩,便會安全,可以免受災禍,特別是巴比倫的城牆高大,以為可以靠此得享平安。他們的策略原是要剪除多國的民,以減少抵抗,其實他們是犯了罪,得罪神,結果使國家蒙羞,自害己命。牆裡的石頭和房內的棟樑所發的聲音正要見證迦勒底人的不是。 

12-14節,迦勒底人侵佔別城,殘暴成性,不惜流人血,強迫別國人民建城立邑,徒添罪孽。神是公義的主,侵略別國所得的也會被焚燒、歸於虛空,這是出於神的審判。惟有認識神的榮耀,這樣的知識要充滿遍地,如此豐盛知識要如水充滿海洋,那是比喻遍及天下,神掌管全地。 

15-17節,那行惡的人為求自樂,他們惡意戲弄被擄之民,灌醉他們,叫他們出醜。這行惡的人也會滿受羞辱,不得榮耀,他們也要被大大羞辱。他們不愛惜別國的資源,四圍破壞,他們不單殺害野獸,更殺人流血,向受侵的國民施行強暴,濫殺成性。 

18-19節,惡人雕刻的偶像只是人手所造的,毫無益處,不能拯救人。鑄造的偶像,只是虛假,製造這些偶像的人竟要倚靠他自己手所造的。他們竟要這些人手所造的偶像為他們作事,這樣的人有禍了。沒有生命氣息的金銀偶像,迷信的人最終也只有招致滅亡。 

第20節,惟有神在祂的聖殿中,只有一位神,全人類都應當知道只有耶和華是神,在祂面前當肅敬靜默,尊崇祂、敬畏祂、等候祂。


〈哈3:1-19〉
1-2節,本章是先知哈巴谷的禱告,表達他對神更新的認識。他因認識神的名聲,知道祂是大而可畏的神,按此發出以下的祈求。在哈巴谷年間,全國陷在內憂外患之中,屬靈的光景更是可悲。此時此刻,先知求神復興祂的作為,更新以色列,挽回祂的百姓,盼望神顯明祂的作為。但他知道以色列人實在得罪神,因此,他求神在發怒施行審判時以憐憫為念。 

3-7節,先知追想昔日神臨到以色列人中間的情況,那時祂的榮光遮蔽諸天,顯出極大的榮耀,頌讚之聲遍滿大地。神的榮耀如同太陽的光芒,從祂手裡射出光線,顯出祂的能力何等浩大,也能照亮一切黑暗。瘟疫和熱症在神手中如同審判人的工具,祂是聖潔的神。祂站立鑒察大地,萬民要因祂驚懼而四散。人以為長存不變的山嶺都會崩塌,惟有神的作為永久不變。神的審判要臨到古珊與米甸,就是以色列的仇敵,古今追思,神豈不也會追討迦勒底人的惡行嗎? 

8-11節,江河與海洋借喻為地上受神審判之民,神坐在戰車上爭戰,並且得勝。祂的弓已預備射出,神的應許是可信的,因祂是大能的神,以江河分開大地都是祂的作為。山嶺見祂,無不戰懼,使人想到古時神降臨西乃山的景象,大水氾濫等情景也叫人想到以色列人過紅海的經歷,這些都是出於神的榮耀和權能。 

12-15節,神的怒氣是對包括迦勒底人在內敵對以色列的國家,祂責打列國如同分隔糠秕一般,為要對他們施行審判。神卻要拯救祂的百姓和他們的君王領袖,惡人家長的頭是指巴比倫王,露出腳是顯示他們整個國家的根基出現問題,危機逼在眼前。神要使惡人互相攻擊,除去他們的首領,他們原本攻擊以色列如旋風來到,殺害無辜的人。神卻要踐踏仇敵,像古時在紅海一樣。 

16-19節,先知聽見神的聲音,曉得要他宣告的事,他裡面便驚懼起來,站立戰兢,既知道災難必定臨到,也知悉之後神必追討惡人,他只可安靜等候迦勒底人的入侵,這時先知的感受與第一、二章的莫明不忿截然不同。在兇殘的迦勒底人侵略下,無花果樹、葡萄樹、橄欖樹、田地、羊圈、牛棚都被徹底破壞,以致不再有出產。原是豐盛之地,戰禍之下盡變荒涼、毫無生機。雖然環境淒然,但先知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他的神喜樂,歡呼是出於先知對神的信心,相信神最後必然施行拯救,因信發出讚歌。面對患難困窘,理應舉步為艱,但神卻使人的腳快如母鹿的蹄,可穩行在高處,這全是神賜的力量,在絕望中仍存盼望。先知因信發出得勝的凱歌,成為在聖殿中敬拜的讚美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