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指引‎ > ‎

以西結書

〈結2:1-3:27〉
2章1-2節,神吩咐俯伏在地的先知要站起來,神要他認真聽神和他說的話。因神的靈感動他,他得以站立並讓他感到裡面有屬靈能力能站起來,同時聽到神說話的聲音。

3節,神要差遣先知到以色列民那裡去,這裡指的以色列人是通稱,並不分南國猶大人或北國以色列人,神形容他們是悖逆的國,悖逆的對象更是神,今日的以色列民和其列祖都違背了神,就是歷史都見證他們整個民族的悖逆。

4-5節,這些被稱為神的選民,但神看他們為無恥和剛硬之民,根本是不會悔改的族類。神照樣差遣先知往他們那裡,但先知清楚知道他的說話是不會改變他們,因神的目的是要這悖逆之家知道在他們中間有了先知。
6-7節,先知受差遣到他們那裡,他們除了不會有反應外,神預示先知將受到他們的攻擊,落在危險之中。雖然他們是如此悖逆,先知還是要面對他們的話、他們的家和他們的臉色,壓力甚大,所以神四次鼓勵他不要因此害怕或驚惶。同時,神提醒先知不用理會他們的反應,只管將神的話告訴他們,表明先知不用為他們是否悔改負責。

8-10節,神再給先知另一個吩咐,要聽神對他所說的話,不可違背神的吩咐,在異象中,他要開口吃神所賜給他的書卷。神將書卷在先知面前展開,書卷內外都寫著字,有哀號、歎息、悲痛的話,就是民族敗亡的信息,先知要將這些所「吃」的信息如實向這群悖逆之民傳遞。

3章1-3節,先知吃書卷是領受神的信息,隨之而來的使命是對以色列家講說所領受的信息。先知聽命和開口吃這書卷,他便會有充滿肚腹的感覺,代表被神的話所充滿。先知吃了並細嚼其味道,才會在口中感到神的話甜如蜜。信息雖是哀痛的內容,但神的話卻叫人感到甘甜。

4-11節,神指出先知到選民那裡傳講神的話,工作並非艱難,因為他去懂得本國語言的民中,不是往別國去。但神卻說,若祂差先知到那些說話深奧、言語難懂的多國去,那些外邦人反而會聽從先知的話。這裡更是凸顯以色列民是額堅心硬的人,實在罪責難逃。他們是如此悖逆,神卻使先知臉和額堅硬,可以抵擋及勝過那些悖逆之民。先知不單聆聽神的話,更要心裡領會,故他不是像「鸚鵡式」說話,他是清楚明白他所要傳講的信息。

12-15節,先知感到神的靈將他舉起,並經歷先知在〈結1:15,24〉提及的聲響,同時也聽見頌讚神的聲音。先知受神的靈帶領,被帶到被擄的人那裡,他心中甚苦,相信是因為他要傳講的書卷的信息內容是充滿哀號、歎息、悲痛的話。但同時他靈性忿激,是指心靈的激動而情感高昂,並且神的靈在他身上大有能力,然後,先知回到提勒亞畢那裡。先知在被擄的百姓中憂憂悶悶地坐了七日之久,為著他所經歷的異象而震驚,也為他所知道的信息而愁苦。

16-21節,神立以西結作守望的先知,他的責任就是要去警告那些悖逆之民。神詳細指示先知守望者須作的事,他必須警戒惡人必要死,先知若不警戒,神便向先知追討惡人喪命的罪;相反,先知警戒而惡人不聽,惡人必死,但先知卻救了自己。先知也要同樣警誡義人,若失職沒有警戒義人,以致他偏離義路而死,先知同樣要受罪責,同樣,倘若先知履行了職責則可免受責罰。

22-27節,先知受神的靈引領到達平原,再次經歷第1章所見神的榮耀。現在神命他關進房屋裡,讓他可以單獨一人。神說人必用繩索捆綁先知,就是不讓他在他們中間再傳講書卷中的信息。神也不讓他出聲,但原因卻是放棄以色列民,因為他們是悖逆之家,警戒的話已經無用。然而,神勸勉先知,到了時候,神仍會讓他向以色列民傳講神的話,聽與不聽的責任不在先知。
 
〈結4:1-6:14〉
4章1-3節,神吩咐先知將耶路撒冷畫在一塊磚上,並以一些道具來圍著此磚塊,象徵這城被圍困,先知要將一個鐵鏊放在他和城的中間作為鐵牆,他扮演攻城者,好作以色列家的預兆。 

4-8節,神要先知側臥,象徵以色列要承當自己的罪孽。先知向左側臥是向著北方的以色列,向右側臥則是向著南方的猶大。左側臥需三百九十日,右側臥需四十日,可見北國以色列的罪孽比南國猶大更嚴重,從〈列王紀〉的歷史也證明這點。兩段日子是指兩國犯罪而招致受罰年日的長短,日期滿足罪孽才得赦免,一日頂一年,以色列受罰三百九十年,猶大受罰四十年,整個動作象徵的意思是神公義的審判。先知要露出膀臂象徵攻擊,面向被困的耶路撒冷說預言,先知要受捆綁,這是比喻城中居民受困的情況。 

9-17節,在側臥的三百九十天中,先知要控制自己的飲食,他將一年多的食糧放在一個器皿內,每天按時只吃二十舍客勒的餅,餅是用幾種穀物製成,二十舍客勒約是230克。每天只喝一欣六分之一的水,約相等於600毫升水,先知要在此半捱餓的情況下生活一年多。先知對每日限食限飲並無怨言,但神要他用人糞在眾人眼前燒烤這餅,神也解釋了這是預表以色列人在列國中要這樣吃不潔淨的食物。然而,先知卻不大情願及訴說他從未在食物上玷污自己,神就讓先知以牛糞代替人糞。神要先知做這個漫長的節食行動,是象徵祂必要使耶路撒冷落在同樣缺水缺糧的地步,因他們自己的罪孽而消滅。 

5章1-4節,神吩咐先知用快刀剃頭髮和鬍鬚,用天秤將鬚髮平分為三份。象徵耶路撒冷在圍困之後,其中的人民將有三分之一在「城中」被殺,又有三分之一人民會在「城的四圍」被刀所殺,餘下三分之一的人民會分散在列國,並且要繼續受苦,只有剩餘少部分的人可以免難,那些在逃離耶路撒冷的人中,仍有些人會被消滅。 

5-12節,神解釋這些行動對耶路撒冷的象徵意義,耶路撒冷在列邦之中,列國圍城的光景。神看耶路撒冷的民所犯的罪過於列國,但他們卻是被稱為神的選民,有神的律例典章,卻棄掉不肯遵守。所以,神要反對他們,就是要施行審判和重刑。在圍城下糧食缺乏,居民出現人吃人的慘況,又要被擄,分散四方。神宣告因這城之人民用可憎的物和可厭的事玷污了神的聖所,因此,神要審判他們,不會顧惜和可憐他們,使他們人數減少。 (上文第2節的象徵意義在此清楚說明,三分之一的人是因瘟疫飢荒而亡,三分之一人在城的四圍被刀殺,三分之一人分散四方,並被刀追趕他們。) 

13-17節,他們惹神發怒,公義的審判才能止息神的忿怒,被四圍列國看到他們的荒涼和羞辱,並成為四圍列國的羞辱、譏刺、警戒、驚駭。刑罰神百姓的內容包括饑荒、瘟疫和刀劍,並惡獸出沒,死亡的災難臨到他們。 

6章1-7節,神的話臨到先知,要他向以色列說預言,神要使刀劍臨到他們,也必毀滅邱壇(註:邱壇在聖殿未建成前,祭司帶領百姓在一些築起祭壇的地方敬拜神。但當聖殿建成,則不許在別處的地方正式敬拜神,邱壇遂演變成敬拜偶像的地方)。神必打碎他們的偶像,以色列人要死在他們的偶像面前,顯明他們所拜的偶像毫無能力保護他們。 

8-10節,在極嚴重的審判之後,因著神的憐憫,在列邦中神使他們有剩下脫離刀劍的人。這些被擄分散在各國的以色列人中,必有人起來記念神,為著他們的罪孽懊悔難過,厭惡自己行拜偶像等可憎的惡行,並且認識神的威嚴和信實。 

11-14節,拍手頓足表示喜樂,因為神施行公義的審判,在以色列人中成就了祂怒中所定的。神審判的目的是要他們知道神是耶和華,這個表述在第6章裡出現了4次,顯明神的旨意是要人認識祂是獨一的真神。

〈結7:1-8:18〉
7章1-4節,神又向先知說話,宣告結局將臨到以色列地,祂要按耶路撒冷居民所行一切可憎的事來刑罰他們(本章分別提到五次「結局」及「可憎的」)。對於不肯悔改的罪人,刑罰為要叫他們知道誰是真神,按他們所行的施行不顧惜、無憐憫的審判,其實神已經給他們很多悔改的機會,但他們還是不斷敬拜偶像,惹動神的怒氣。 

5-9節,神使災禍臨近,結局也來到,先知用了一連串迫切性的時間用詞,襯托所定之災的可怕,這是神忿怒中所定的審判,神必不顧惜、不可憐他們,因為他們行了可憎的事(再次重複),神成了擊打以色列的神! 

10-13節,災難的日子快到,如同杖已經開花,驕傲已經發芽,強暴興起,這罰惡的杖就是神用來攻擊以色列人的外邦人。當敵國入侵,以色列人擁有的,財寶尊榮均無一存留,一切都變成虛空,沒有人可在罪孽中堅立自己,烈怒的審判已臨到他們。 

14-22節,雖然百姓已經吹角,預備齊全,好像備戰完畢,卻沒有一人出戰,因為神的烈怒臨到他們身上。內有瘟疫飢荒打擊他們,外有刀劍追趕,他們當中逃脫的,因自己的罪孽悲哀,無力爭戰,無力逃跑。他們只好披麻束腰,金銀不能救他們,錢也買不到食物,這些金銀卻曾成了他們罪孽的絆腳石。他們在神的殿中製造可憎可厭的偶像,故神不惜將這殿交予外邦人為掠物。 

23-27節,因以色列地滿佈罪惡,他們要被擄去,故要製造鎖鍊。神要使最惡的人來攻擊這些強暴的以色列民,他們要求平安,卻無平安可得。災上加災,不幸的消息不斷,就連先知、祭司和長老都沒有信息。君王悲哀難過,百姓驚惶,他們所受的是他們應得的。然而,神最重要的信息是「他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8章1-4節,第六年六月初五日,即是先知蒙召後的第14個月,先知在猶大眾長老面前又再次經歷異象。神的靈降在他身上,他見一個有火的形像,是神的使者,其中伸出彷彿一隻手,他就在異象中被帶到耶路撒冷朝北的內院門口。北門由聖殿外院通往內院的門,在那裡竟有觸動主怒偶像的座位,惹動忌邪的神,先知見到神彰顯祂的榮耀,像他在平原所見的一樣。 

5-6節,神向先知指出,在祭壇門的北邊,在門口有惹忌邪的偶像,昔日在以色列家,就是在聖殿中也曾有這大可憎的事,參考〈王下21:7,11〉,猶大王瑪拿西在聖殿內立雕刻的亞舍拉像﹝即「天后女神」﹞,使猶大人拜他的偶像陷在罪裡,他們現在卻重複罪孽。 

7-12節,神領先知到一個秘密舉行拜偶像之處,在四面牆上畫著各樣的爬物和可憎的走獸,還有以色列家一切的偶像。先知見到在這些偶像前,竟然有以色列家的七十個長老站立,向偶像燒香敬拜,七十個長老一般是代表全體百姓,他們在各人家中也有拜偶像的事,他們在暗中所行,以為神看不見他們,也不再理會他們。 

13-14節,神又讓先知看見他們另行大可憎的事,在神殿外院朝北的門口,婦女們竟然正在為搭模斯哭泣﹝搭模斯是外邦人的「蔬菜之神」﹞,夏天菜蔬凋枯,表明搭模斯已死,敬拜它的人要用哭泣來喚醒這偶像,好叫天降雨露,這些婦女竟在神殿外院門口敬拜這偶像。 

15-18節,神又領先知到神殿的內院,在殿門口,祭司竟然背向神殿,面向東方敬拜日頭,他們手拿枝條,舉向鼻前,相信這是舉行古怪的儀式來拜他們的偶像。這些原本屬神的百姓,從小熟識律法,十誡中明說「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不可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作甚麼形像、彷彿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事奉他、因為我耶和華你的神是忌邪的神、恨我的、我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但此時此刻,全體百姓卻全都干犯,大大得罪神,他們實在是背道的一群。難怪乎神宣告要施行無憐憫的審判:「我也要以忿怒行事,我眼必不顧惜、也不可憐他們,他們雖向我耳中大聲呼求,我還是不聽。」

〈結9:1-11:25〉
9章1-2節,經文記載有大聲呼叫監管這城的人,便有六個人各拿滅命的兵器前來,還有第七個人身穿細麻衣,腰間帶著墨盒子;參看下文的描述,從他們的能力可見他們不是一般人類,而是滅命的天使,他們從朝北的上門而來,這些地點就是在本書第八章猶大人拜偶像的地方。他們一同進入內院,站在銅祭壇旁。 

3-7節,以色列神的榮耀由殿中的基路伯升上殿的門檻,顯示神開始離開祂的聖所。神指示那帶著墨盒子的天使要走遍全城,若找到那些因城中所行可憎之事歎息哀哭的人,就是懂得為罪難過歎息的人,便在他們額上畫上記號,凡有記號的人可免遭擊殺。滅命天使在全城執行無憐憫的刑罰,即使是原來不會有殺人流血事件的聖殿,也充滿了被殺的人,因為神不再以這殿為祂的殿。 

8-11節,先知因全城所受的殺戮,想到神的百姓將會被滅絕,便不禁呼求神,但神拒絕止息怒氣,祂解釋報應全城是因他們的罪孽「超過重大」(exceedingly great),滿城充滿不法的事,他們以為神「無到」,看不到他們所行的惡。那帶著墨盒子的天使也完成了神的使命,部分懊悔的以色列人得以保命。 

10章1-17節,本段經文與本書第一章部分內容相似,在第九章那穿細麻衣的人,神要他進去,在基路伯中間取出火炭;他就按神的吩咐,將火炭撒在城上,這是神要降火焚城。本段經文雖與第一章相似,但以基路伯取代第一章的活物,兩者的行動方式都是相同,第一章提到四個輪輞滿佈眼睛,本段則連背帶手和翅膀,並輪周圍都滿了眼睛,同時,這裡的輪子是旋轉的。第一章的活物有四個臉面,分別是人臉、鷹臉、獅臉和牛臉,但這裡說的是基路伯的臉、人臉、獅子和鷹臉。﹝註:基路伯在舊約主要是侍立在聖所和有保護的作用。﹞ 

18-22節,神的榮耀從殿的門檻出去,停在基路伯以上,基路伯的翅膀展開,神的寶座便上升,移到殿的東門口,神正離開祂的殿,不再保護他們。 

11章1-13節,先知被舉起及帶到聖殿向東的門口,不料有二十五人聚集。神指出這些人圖謀不軌,他們認為「蓋房屋的時候尚未臨近;這城是鍋,我們是肉。」他們的意思是平平安安蓋房屋的時候未到,全城應該備戰,保衞城池,以致他們好像鍋中的肉,有鍋保護,免受火燒。他們以為會得平安,神便藉先知說預言來攻擊他們。他們在城中殺的人就是肉,這城就是鍋,這個鍋不再是保護,反成了流血殺人的暴力城市。這城也不能保護他們,神必在其中施行審判,重述他們的罪狀,百姓沒有遵行神的律例典章,卻隨從列國的惡規。當先知正說預言,二十五人中稱為毗拉提死了。這事引發先知為全城憂心,因為神公義的審判是十分可畏的,他便俯伏在地為耶路撒冷哀求神。 

14-21節,那些留在耶路撒冷未被擄去的人以為神將聖城賜給他們為業,但神卻說,被擄去的人才是祂的百姓,他們雖被神分散在列邦,就是沒有了聖殿,神還要暫作他們的聖所,沒有離棄他們。神應許必招聚他們,再將以色列地賜給他們,他們要除去一切偶像。神要使他們有合一的心,就是不再心懷二意。神會復興他們的靈性,將新靈放在他們裡面,又從他們肉體中除掉石心,這原是他們靈命的致命傷,但神不單除去石心,更賜給他們肉心,就是對神的律法有回應的心。所以,他們再順從神的律例,重建與神的關係。但那些仍然敬拜偶像的人,神必報應他們。 

22-25節,神的榮耀從殿的東門,從城中上升,正式離開聖殿,到了城東的那座山,就是橄欖山。神將先知舉起,將他帶回原來所在的迦勒底地,結束所經歷的異象,他便回到被擄的人中,將這異象的信息傳給他們,盼望他們明白神的審判,只要他們歸向神,除去一切可憎的事,神仍願意作他們的聖所。神又願意賜給他們新的靈、新的肉心,作他們的神,也願他們是祂的民。神應許他們會有被擄歸回的日子。

〈結12:1-13:23〉
12章1-7節,神的話又臨到先知,先知住在悖逆之家,那些人是有眼看不見、有耳聽不見,縱使他們看到先知的喻意行為、聽到先知的警告信息,他們都不在意。因此,神要先知預備被擄去時要使用的物品,在日間讓百姓看到他從所住的地方移到別處去,又在晚上,要先知用手挖通了牆,天黑時,讓百姓見到他如同被擄去的人,將物件搭在肩頭上帶出去。神是盼望他們看見先知的奇怪行為,或者可以揣摩思想,得以明白。 

8-16節,神要先知向以色列家解釋他為何如此行,先知的行為是預兆,預言耶路撒冷的君王西底家將在深夜挖通牆逃亡的境況,及後王卻被捉拿,被帶到巴比倫,全都是出於神的作為,西底家更被敵人弄瞎,以致看不見被擄去之地。那些原先幫助西底家王的人和他所有的軍隊,將被神分散四方,只留下他們中間幾個人得以免難,使他們在各國中見證神的審判,目的是讓人「知道我是耶和華」。 

17-20節,神要先知吃飯和喝水時表現惶惶憂慮的樣子,象徵可怕的攻擊將會來到耶路撒冷,百姓也要為此而惶恐不安,他們吃飯必憂慮、喝水必驚惶,因著他們所行強暴的事,神要審判這地,將之變為荒廢。 

21-28節,這段開始長篇幅地論到真假先知的問題,那時的以色列地,流行一個說法,大意是:日子都過去了,但一切的異象都落了空。但神要先知傳相反的信息:日子臨近,一切的異象必都應驗。虛假異象及奉承人的占卜都會消失,神所說的話卻必定要成就,不再耽延。神要先知指出百姓的錯覺,以為他所說的預言是指著極遙遠的日子,但神的回應是祂的話沒有一句再耽延。 

13章1-7節,神要先知說預言攻擊在以色列中說預言的其他先知,後者隨己心意發虛假的預言,他們被神責備,他們為了自己而不理會百姓真正的需要。當神審判的日子﹝耶和華的日子﹞,他們沒有堵擋破口,沒有為以色列家重修牆垣,他們假借神之名說異象和謊詐的占卜,其實神沒有差遣他們,他們卻使人誤以為他們的話是可靠的。 

8-16節,神要與這些說虛假預言的先知反對,神要攻擊他們,「不列、不錄、不進」等用語表明是要與他們隔絕,他們將失去以色列人會中尊貴的身分、不再被錄在以色列家的名冊上、不准他們進入以色列地。他們的罪狀是誘惑百姓,虛報平安,如同對立起脆弱的隔牆,用未泡透的灰抹上,就是用虛假的謊言塗抹人,為要取悅百姓。在暴雨和大冰雹下,沖去了他們粉飾的謊言,留下被風吹裂將要倒塌的牆。神的審判顯出假先知的失敗,牆在神的審判下要倒塌,這些假先知也要與他們粉飾的牆一同滅亡,這牆就是比喻耶路撒冷。 

17-23節,神攻擊那些為私利發預言的女子,這些假冒的女先知以迷信的手段來控制受她們迷惑的人。「兩把大麥和幾塊餅」代表被這些女子用作迷信的用具,迷惑那些肯聽她們謊言的民,她們用邪術殺人救人。神要與她們反對,破壞她們的工作,她們不能再行虛假,神必救祂的百姓脫離她們的手。

〈結14:1-15:8〉
14章1-11節,幾個以色列長老坐在先知面前,看來他們是希望藉先知向神求問,但他們連同以色列家和在中間寄居的外人,早已將假神接到他們心裡,全然落在罪中,他們的屬靈生命已經完全變質,這些人因為偶像與神疏離。神要報應他們,在他們關心的事上捉住他們,又要向那些拜偶像的人變臉,將這些拜偶像的人從神百姓中剪除,使這些人成了其他人的警戒、笑談,又令人驚駭。神的目的是希望百姓回頭,知道惟有祂是神,以致願意離棄可憎的偶像。神必除滅在祂民中那些受迷惑說預言的先知,他們必擔當自己的罪孽,不論是假先知或是求問之人的罪孽皆是一樣,神都要向他們追討。 

12-23節,神的話又臨到先知,確言縱使在國中有挪亞、但以理、約伯等敬虔的義人,若這國犯罪干犯神,神仍會審判這國,使飢荒、惡獸、刀劍、瘟疫臨到,使地荒涼,人和牲畜都要被剪除。其實挪亞等義人只能憑他們的義救自己的性命,不能藉此救其他罪人。神要先知重覆這個信息,相信當時有人以為神會因為城中仍有敬虔的人而不施行刑罰,義人的禱告可以拯救他們,使他們得以逃避神的審判。正因這些錯誤的思想導致他們任意妄為,所以派長老來找先知求問神,以為有神的先知求問就可以得幫助。雖然這嚴厲的信息已經傳開,但仍有些剩下的人來到先知那裡求問,他們是連兒帶女來到先知那裡。先知看見他們所干犯的罪,為此難受,但因神降給耶路撒冷的一切災禍,便得了安慰,也知道神在耶路撒冷所施行的審判,不是無故的。 

15章1-5節,神以葡萄樹比喻作以色列,又藉葡萄樹比較別的樹,來比較以色列與列國。葡萄枝比較樹林中的其他樹枝可說是毫無強處,由於葡萄樹木質不夠堅硬,人不能以葡萄樹當木料作釘子來掛器皿,若以葡萄樹枝子當作柴燒,當火在枝子兩頭燃燒,中間又被燒了,從火中抽出來已被燒壞的葡萄樹枝子,又有何用呢! 

6-8節,神解釋這比喻的意思。當巴比倫軍隊攻擊耶路撒冷,其中的居民身陷火海,這是出自神的審判。人怎樣看待無用的葡萄樹枝子,神也照樣看待以色列。神要向他們變臉,忿怒的審判已經臨到,他們雖從火中出來,火卻仍要燒滅他們。這是指其中還未被殺的餘民,若他們仍不悔改,審判仍會臨到他們。雖然以色列曾是多結果子的葡萄樹,但隨著他們南北兩國行事干犯神,神便使他們的地土荒涼,不能再與列國相比。

〈結16:1-17:24〉
16章1-7節,神以被遺棄的可憐女嬰來比喻耶路撒冷,也代表以色列民族的誕生,女嬰是從亞摩利人與赫人所生,代表以色列原是混雜之民。女嬰出世的景況可憐,連最基本為新生嬰孩的清洗和治理都沒有,也沒有任何人可憐這女嬰,她被扔在田野,因為她是被厭惡的。然而,神經過及發現這赤身的嬰孩輥在血泊之中,祂就命定要這嬰孩存活下來,並且讓她健康長大,成為亭亭玉立的少女。比喻神讓以色列民族漸漸強大起來。 

8-14節,當神再次經過這少女,發現她已長大,神便喜愛她,將衣襟搭在她身上保護她,並向她起誓,與她建立婚盟的關係。然後洗濯和潔淨她,又以高貴的服飾裝扮她,這極其美貌的少女更擁有王后的尊榮,她美貌的名聲傳在列邦之中。這表明是神主動尋找以色列民,拯救他們和與他們立約,以色列成神的子民,神將各樣的福氣臨到他們,以至列國都認識神的選民。 

15-34節,這個新婦仗著自己美貌和神的恩賜而行邪淫,就是為自己製造偶像,又將兒女焚燒獻給偶像,他們看此等屬靈的淫亂為小事,卻沒有回想神過去的憐憫和恩惠。他們在建造高臺敬拜偶像,在神眼中成了可憎的淫婦。以色列在宗教和政治上與埃及、非利士、亞述和巴比倫等外邦結盟,行這一切事,正表明他們不以耶和華為他們的神,他們要尋別國的護蔭,結果惹神發怒,神便攻擊他們。先知指出以色列不是為賞賜而行淫,她勾引別人而拒絕丈夫,比妓女還不如。 

35-43節,因為以色列敬拜一切可憎的偶像,干犯淫亂,流兒女的血,神要聚集曾經與以色列友好和敵對的國家來攻擊他們,拆去他們的花樓高臺,奪去他們的華美寶器,暴露他們的羞恥,殺害他們。這都在眾人眼前施行審判和報應,使以色列不能再行淫,神才止息忿怒。 

44-58節,先知指出以色列是混雜的,以撒瑪利亞和所多瑪是以色列的姐妹作為比喻,這兩城的罪惡昭彰,但先知卻諷刺的說,以色列沒有效法這兩城的惡行,因為以色列民一切所行的比他們更壞。所多瑪的罪包括狂傲自私,撒瑪利亞沒有犯以色列民一半的罪,相比之下,這兩個惡城竟比以色列為義,也因他們抱愧而使這兩城得安慰。在耶路撒冷的罪未顯露以先,她還可以自命清高,但她的結局卻是為四圍外族所恨惡和藐視。 

59-63節,耶路撒冷因背棄盟約,所以擔當嚴厲的刑罰。在人失信下,神還是追念昔日與以色列所立的永約,猶大仍有機會再蒙恩,但不是按著前約,她要追念,自覺抱愧,就是在神赦免她罪的時候,她從心裡真誠悔改。 

17章1-10節,神要先知出謎語、設比喻,第一隻大鷹是指尼布甲尼撒王,他來到利巴嫩(借喻猶大),將香柏樹梢擰去,就是將猶大王約雅敬和他的官員擄到巴比倫去,那地被稱為買賣城。又將以色列地的枝子,就是指西底家,使他作猶大王,如插柳樹般栽於一塊肥田裡,插在大水旁,它就漸漸生長、成為蔓延矮小的葡萄樹。同樣,西底家倚仗巴比倫的權勢(其根在鷹以下)漸漸有了一點的權力。第二隻大鷹是埃及,在外表的描述就比不上首隻大鷹,葡萄樹向這鷹彎過根來,發出枝子,好得他的澆灌,就是要西底家投靠了埃及,得到她的支持。當他們投靠埃及,看來可以得到供應和保護,可以成為佳美的葡萄樹。但神判定第一隻鷹必拔出西底家的根,使他枯乾,猶大必變得脆弱,縱使他們投靠埃及,結果必然全被消滅。 

11-21節,神要先知解明這個比喻,巴比倫王將猶大的君王和首領擄到巴比倫去,又與西底家立約,要他起誓效忠於巴比倫。原先猶大國中有勢力的人既被擄去,西底家又只是傀儡,猶大便不能自強,只能守約得以存立。但西底家背棄誓言、盟約,打發使者往埃及求幫助。神嚴嚴的責備西底家,因他是指著神起誓,卻輕看這誓言,背棄指著神所立的約。因此,神必審判他,將他帶到巴比倫來刑罰他,他將失去所有的。 

22-24節,神要會將香柏樹梢擰去,栽在極高的山上,它必長成佳美的香柏樹,甚至吸引各類飛鳥宿在其下。田野的樹木是列國,他們將看到以色列復興,神使高樹矮小,矮樹高大,青樹枯乾,枯樹發旺,就是國家的興亡盛衰,只在乎說了也如此行了的神。

〈結18:1-19:14〉
18章1-4節,當時的俗語「父親吃了酸葡萄,兒子的牙齒酸倒了」是指苦難是由上一代「遺傳」下來,叫人推卸責任至上一代。但神並不同意這個說法,他們也不能以此為藉口來埋怨。所有人的生命都是屬神的,他們的上一代是屬神,他們的兒子也是屬神,不論父或子,犯罪的人必要死。因此,他們個人是承擔犯罪而來的後果。 

5-9節,人若行公義、正直和合理的事、不干犯律法、不拜偶像或是不犯各種道德上的罪惡,包括姦淫、不潔、虧負欠債之人、搶奪人的物件、不合理的高息借貸,又正面遵守神的律例典章,誠實行事,這人必得存活。 

10-20節,本段舉了一人作強盜的例子,他既流人血,也不行上述的善,卻行其中的惡,按此他必要死亡,他的罪必歸到他身上。相反,一人見父親犯罪,便懼怕而不照樣作上文所提的種種惡行,並遵從神的典章律例,這人必定存活。因此,神否定兒子要擔當父親罪孽的說法,神是對個人的行為施行審判,與他們的上一代或下一代無關。 

21-32節,神不單是報應人所犯的罪,若惡人願意回頭悔改,行神所要他行正直和合理的事,神必不再追討他所犯的罪,他因所行的義而存活。因此,神是願意惡人離惡而活。相反,若義人離開義路而走在惡道,神也必追討他的罪,神是公平的,那些指控神的人所行的道才是不公平。神是公義的,祂願意人悔罪歸神,拋棄一切罪過,並造了一個新心和新靈,而不是單有外表行為的改變,神願意人裡面的心思和意念都改換一新。神重申祂不喜悅那死人之死,縱使罪人是當死,神還是願意他們回頭而得存活。 

19章1-9節,「哀歌」的調子是特別悲哀,首先先知為約西亞的兒子約哈斯悲哀,他把約西亞的妻子比喻作母獅,約哈斯作以色列王三個月,便被法老尼哥帶到埃及和死在那裡。約雅敬的兒子約雅斤被法老安排作王,但也是作王三個月,那時巴比倫攻擊耶路撒冷,約雅斤被枷住頸項(原意是放在籠中),被擄到巴比倫去。 

10-14節,這裡的母親是指大衞家,因神的恩典,他們先前如葡萄樹、極其茂盛,因神的供應而多結果子。生出堅固的枝條,比喻王權延續不斷,枝幹遠處可見,顯出其威榮為列國所見。然而,當葡萄樹被拔出摔在地上,必然枯乾,被火燒燬,這代表外敵入侵,神要藉此施行審判。葡萄樹不單被拔出燒燬,並且如今栽在曠野乾旱無水之地,沒有果子,那就很難有復興的盼望了。

〈結20:1-21:32〉
20章1-4節,此處沒有解釋幾個長老來到先知前求問的目的,但神不單要先知拒絕直接回答他們的提問,反要審問他們(審問原意是宣判罪狀),使他們知道以色列列祖所犯的罪,暗指他們直到今天仍未離開那些可憎的事。 

5-9節,神昔日在埃及地恩待以色列人,應許領他們出埃及進迦南,但條件是要他們離棄埃及的偶像,認識惟有耶和華是他們的神。然而,他們卻悖逆神,不肯聽從神、不拋棄可憎之物和不離棄埃及的偶像,原本在埃及地神應發怒傾倒在他們身上,但神因自己的名沒有這樣行,並領他們出埃及地。 

10-17節,神領他們出埃及,賜下律法,又以安息日為立約的證據。但以色列卻在曠野悖逆神,干犯安息日,由裡到外厭棄和不順從神的典章律例,神因自己的名,再次沒有按他們所行的滅絕他們,但卻不容許這些悖逆的以色列人進入迦南。 

18-26節,神對第二代的以色列人提出警誡和勸導,要他們不要效法上一代的叛逆,且要遵行神的律例、典章和安息日。但結果卻與他們上一代相同。再一次,神為自己的名,沒有按他們所行的滅絕他們。然而,祂要將以色列分散到列國和任憑他們行可憎的事,結局淒涼。 

27-32節,以色列人進入應許的迦南地,人在恩典中,卻在各高山和茂密樹那裡敬拜偶像,惹神發怒。以色列人既以一切偶像玷污自己,神便拒絕他們的求問。他們要將外邦偶像帶進以色列,神卻絕不容許。 

33-44節,神總要作王和以忿怒治理他們,神叫外邦人對付他們,使他們受刑罰,神要除淨叛逆和得罪祂的人,並任憑他們事奉偶像。至於被潔淨的以色列家,他們將在神的聖山上敬拜事奉祂,且被神悅納。神在他們身上顯為聖,他們會為自己的惡事悔改,神赦罪之恩叫他們知道神是耶和華。 

45-49節,先知預言南方樹林的大火,這是向猶大宣告審判的預言,神的怒氣發作,如火焰必不熄滅。然而,聽者對先知所說的不明白、不接受,輕看先知的警告。因此,先知便向神嘆息:「哎!主耶和華阿,人都指著我說:他豈不是說比喻的麼?」 

21章1-7節,20章末段的樹林大火成了神要拔出的刀,要一併剪除義人和惡人,所有人都知道這事出於神的攻擊和審判。先知苦苦的歎息,表明有風聲道出那使人心消化的災禍要來,且必然會成就。 

8-17節,刀劍之歌:「有刀、有刀,是磨快擦亮的,磨快為要行殺戮,擦亮為要像閃電。」但先知斷言他們豈可因歌快樂麼?他們藐視神刑罰之杖。這刀將哀號、歎息,審判帶到所有百姓和首領。先知盡力預言,務要警告百姓那將要來的審判之刀,唯有審判叫神的忿怒止息。 

18-27節,巴比倫王的刀要作抉擇,先攻亞捫人或是猶大的耶路撒冷,他以幾種問卜的方法來作決定。猶大人以這些為虛假的占卜,但巴比倫王要來,神使他們從被攻擊的災禍中明白罪的刑罰,因為他們的罪惡彰顯而被捉住。西底家因背叛巴比倫王,受報受辱,他的罪孽到了盡頭,被摘除冠冕,失去王權。猶大國必傾覆,惟有直等到那應得的人來到,就是彌賽亞的來到,神就將國權賜給祂。 

28-32節,亞捫人攻擊猶大是出於神,他們為神審判的刀劍,但他們最後也因罪孽而被神審判,神是要將刀收入鞘內,人卻必須面對神的審判。

〈結22:1-24:27〉
22章1-16節,神要先知審問這流人血、滿有罪惡的耶路撒冷城,又要宣告她受報應的日子來到。先知羅列百姓的罪狀,以表明他們盡行違背律法,忘記神;神悲嘆他們所行種種的不義和罪惡。神必須刑罰他們,日子來到,神把他們分散在列國,為要除掉他們的污穢,神的名縱因而受辱,神也要彰顯祂的公義。 

17-22節,神看以色列家為渣滓,他們如同各類金屬在火爐,神發怒是要鎔化他們,目的乃是為審判。 

23-31節,雨水原是神對大地的祝福,但因地的不潔而神沒有降雨,這地有先知同謀背叛和弄虛作假、有祭司強解律法、有首領掠物殺人,還有眾民行強暴、欺壓他人。當全國敗壞,神要在他們中間尋找一個願意堵塞破口的人,卻找不著,神因而要用烈怒報應和消滅他們。 23章1-4節,兩姊妹的名字是阿荷拉及阿荷利巴,分別比喻撒馬利亞和耶路撒冷和其中的居民,她們雖然屬於神,卻於幼年在埃及時已行淫拜偶像。 

5-10節,阿荷拉(撒瑪利亞)卻投懷亞述,以色列與亞述在政治和宗教上聯合,敬拜亞述的偶像,她宗教上的淫行不外乎是她在埃及時敗壞行為的延續。昔日埃及和今天亞述,其中的偶像都迷惑著以色列人。然而,神將她交予亞述人,讓她被凌辱和毁滅,留下不忠的臭名。 

11-21節,阿荷利巴(耶路撒冷)沒有從撒瑪利亞所受的苦得教訓,她卻貪戀亞述人的偶像,她的罪比她姊姊更大,同樣學效姊姊與亞述結盟和他們的偶像行淫。與巴比倫行淫,隨後又與他們生疏,反映猶大與巴比倫關係的變化,她又想向埃及投懷。 

22-35節,神向阿荷利巴(耶路撒冷)施行審判,她受從前的情人巴比倫及其他民族的擊,列國圍攻耶路撒冷,這是神要將審判她的事交給他們,他們施行兇殘的殺戮和擄掠,以色列的淫亂就止息。神將她交在她所恨惡的人手中,他們曾是她所愛而後生疏的人,他們凌辱她和奪取她的一切。耶路撒冷將要喝她姊姊的杯,就是嚐到撒瑪利亞那令人驚駭淒涼的杯。她因忘記神,將神丟在背後,所以她要擔當她淫行和淫亂的報應。 

36-49節,先知要宣告她們的罪狀,她們行淫是指敬拜偶像,將所生的兒女經火玷污神的殿,干犯安息日。她們又與外邦人結盟,服侍他們。她們兩姊妹如同妓女,手中又有殺人的血。所以,神使多國來攻擊她們,把她們拋來拋去,被搶奪、被石頭打死、被火焚毁房屋。這是神對撒瑪利亞和耶路撒冷的審判。 

24章1-5節,第九年是約雅敬作王的年數﹝即主前588年﹞,神要先知記下這日,巴比倫大軍逼近耶路撒冷。被擄後,以色列人每逢十月便禁食,以記念耶路撒冷城被圍困的艱難。神為這悖逆之家設了一個比喻,鍋是指耶路撒冷,火代表圍城,美好的肉塊是當中的居民。‬ 

6-14節,論到這是流人血的城,鍋長鏽而未除,城中流人血的罪暴露,招惹神忿怒的報應。大堆火柴放在鍋下,火旺將肉煮爛成濃湯,使骨頭燒焦。然後將空鍋放在炭上,要燒至熔化其中的污穢。神要用烈火除淨這城的污穢,但仍不能除盡其罪惡。百姓不願受神的潔淨,顯出他們的悖逆,以致審判臨到,經歷圍城和被擄。 

15-27節,神要先知的妻子死去,卻不可哀嘆、辦理喪事和舉哀,百姓問先知這樣行與他們有何關係,他便告訴他們,神將先知愛妻取去,同樣使祂的聖所任其被褻瀆。聖殿原是以色列人的誇耀,以為神仍和他們同在,現在他們所倚靠的也沒有了。他們也要像先知那樣不舉哀,他們只是相對嘆息,漸漸消滅,神除掉他們所倚靠和歡喜的,那日是指耶路撒冷城被攻陷的那天,逃脫的人來到先知那裡報此惡訊。隨後先知可開口說話,不再啞口,為他們作預兆,叫人認識誰是神。

〈結25:1-27:36〉
25章1-7節,論亞捫:神要先知說預言攻擊亞捫,他們是羅得的後裔,原本可說是以色列人的遠親。但他們曾攻擊猶大國,對猶大的敗落幸災樂禍,神因而刑罰他們,他們被東方部落攻取侵佔,亞捫人成了外邦列國的擄物,當從萬民中被神剪除時,他們就知道誰是耶和華。 

8-11節,論摩押:摩押認為猶大只是普通的民族,言下之意是不以猶大的神為偉大的神。他們引以為傲的三座城(伯耶西末、巴力免、基列亭)卻為神所破開,亞捫和摩押都被人攻取,因為神要向摩押施行審判,他們就知道誰是耶和華。 12-14節,論以東:以東人攻擊耶路撒冷,因此,神要攻擊以東,並且是藉以色列民施行報復,然而,先知沒有預言以東人會知道誰是耶和華。 

15-17節,論非利士:非利士人雖然相比從前大衞王時期已大大轉弱,但他們懷恨要向猶大施襲,故神必攻擊他們,基利提與非利士為同義字,而基利提族是沿海之地的居民,神的報應都臨到他們。當神報復他們時,他們就知道誰是耶和華。 

26章1-2節,推羅人當知道耶路撒冷被巴比倫攻陷後幸災樂禍,並以為耶路撒冷的沒落可為推羅城帶來益處,必叫她更豐盛。耶路撒冷作為眾民之門,是指她在當時是貿易重要樞紐。 

3-6節,神要挑戰推羅,使多國攻擊他們,變成淨光的磐石,推羅成為荒場,那裡成為漁夫曬網之地,她的居民均被擄被殺。 7-14節,神藉尼布甲尼撒審判推羅,巴比倫大軍以各種的軍事力量攻擊推羅。居民被滅、財貨被掠,推羅終必成為廢墟,滿目瘡痍,不再有歡樂的聲音。 

15-18節,原與推羅交往通商的各國,因推羅傾倒而震驚戰抖,他們為推羅舉哀,嘆息海上堅城歸於無有,他們失去貿易夥伴。 

19-21節,推羅變為荒涼,如同下到陰間,不再被記念,與古時的人一同在地的深處,在久已荒涼之地居住,永無翻身之日。 

27章1-9節,神要先知作哀歌來論述推羅,推羅曾自視全然美麗,這原是造她的神使她如此,但推羅卻自傲,不將榮耀歸給神。推羅的商船堅固、精細美麗,又有具技巧的水手和富經驗的匠人,又有各地的船隻和水手在推羅城經營交易。 

10-25節,推羅招攬外國的軍隊作僱傭兵,加強她的軍事實力;他施以出產礦物聞名,推羅可與他們兌換貨物;又有不同的部族與推羅交換人口和銅器、馬和騾子、寶石美物、酒、鐵器、香料、毯子、鞍、屜、黃金、華衣等貨物;連猶大和以色列也曾以食物與推羅交易。可見推羅是何等豐富榮華的地方,她更成了海上最繁盛的商貿之城。 

26-36節,推羅好比大船,被盪槳的水手盪到深水之處,東風在海中將推羅這大船打破。她所誇的貲財、物件、貨物、水手、掌舵的、補縫的、經營交易的、戰士和人民,在受巨風破壞的日子全都沉在海中,整個航運的持份者都舉哀,說:「有何城如推羅?有何城如她在海中成為寂寞的呢?」這是出於神的手,因為「驕傲在敗壞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箴16:18)

〈結28:1-30:26〉
28章1-10節,神要先知指斥推羅君王,因他以所得的成就來自比神,他自視比但以理更有智慧,又靠自己的大智慧聰明而得財富,因貲財增多心裡高傲。所以神使列國中最強橫的巴比倫人攻擊推羅王,使這城敗落,叫推羅王不能再自認為神。 

11-19節,神又要先知為推羅王作哀歌,形容推羅王的富強,如同伊甸園各種寶石黃金美物,這些都是由神預備齊全,不是出於他自己。推羅王又擁有如基路伯的尊榮,卻不歸榮耀給神,以為這些都是出於他自己。後來推羅王更被察出不義,因貿易多就犯罪,褻瀆聖地,得罪神,遭神審判而被除滅,成為各國民中的驚奇和驚恐。 

20-23節,神要先知攻擊西頓,推羅與西頓常常被相提並論,神要與西頓為敵,在他中間施行審判,包括瘟疫、四圍的刀劍來攻擊這城,可見西頓的犯罪的程度。 

24-26節,四圍恨惡以色列家的人,因為神所施的刑罰,就不能再如荊棘傷害以色列。先知預言這被分散的以色列民將被招聚,安然居住在所屬的地土上,他們就知道耶和華是他們的神。 

29章1-5節,這段話是記於主前587年正月,正是約雅敬王第十年,耶路撒冷被巴比倫圍困。神將法老比喻為尼羅河的大魚,神要與埃及為敵,埃及因自傲而被神用鈎子鈎住,連同江河中的魚也一起被拉上來,那些魚群是指埃及的盟友和附從她的邦國人民,他們被拋在曠野,被倒在田間,任由野獸飛鳥作食物。 

6-10節,以色列視埃及如蘆葦的杖,她想用手持住埃及,但埃及並不可靠,更斷折而傷了以色列。神要使刀劍臨到埃及,除滅他們,使地荒涼。埃及法老以尼羅河為他所有,甚至是他所造的,因此,神要與他和他的江河為敵,使地荒廢淒涼。 

11-16節,埃及所受四十年的刑罰與猶大相似,埃及地荒涼,人民分散列國。滿了四十年,埃及人被招聚回來,埃及不復從前的強大,成為低微的國,不能再轄制列國,以色列也不再倚靠埃及。 

17-21節,尼布甲尼撒王圍攻推羅已經十三年了,看來巴比倫似乎是得不償失,以致軍兵頭都光禿,肩都磨破,並沒有從那裡得甚麼酬勞。但因尼布甲尼撒奮力攻打推羅,成就神的命令,因此神將埃及地賜給巴比倫作為酬勞,以色列在未來也將復興。 

30章1-5節,神要先知發預言,宣告刀劍的刑罰臨到埃及。在埃及地被攻擊的時候,她的盟友也受痛苦,都要與埃及人一同倒在刀下。 

6-12節,埃及固然降為低微,國中成為荒涼,扶助她的也必傾倒,同被滅絕,他們就知道耶和華是神。埃及敗亡的消息傳到安逸無慮的古實人,他們驚懼害怕。神是使用尼布甲尼撒王的手審判埃及,他將毀滅埃及地,這是出於神的旨意。 

13-19節,埃及地全然荒廢,神除滅偶像,又向屬埃及的巴忒羅、瑣安和與埃及關係密切的挪等地施行審判,或變成荒涼、或是被火焚燒、或被攻破。亞文是埃及人拜太陽神的地方,比伯實是拜女神的殿,拜這些偶像的少年人要被殺,女子被擄,神必這樣向埃及施行審判,他們就知道耶和華是神。 

20-26節,約雅敬第十一年,即主前587年四月,當時埃及法老應西底家請求,試圖為耶路撒冷解圍,卻不敵巴比倫軍隊,這是神要打折法老的膀臂,徹底削弱他的力量,使埃及分散在列國。神扶持巴比倫王,成為神審判埃及的刀,埃及人就知道耶和華是神。

〈結31:1-33:33〉
31章1節,約雅敬王第十一年是主前五八七年,三月初一日就是六月二十一日。神的話又臨到以西結。 2-9節,埃及法老等人的威勢是指他們傲慢的聲勢,自高自大。又將亞述比擬香柏樹那麼高大,因大量的水源叫埃及這大樹增長,高過眾多樹木,發旺時枝子繁多,飛鳥走獸人民在其蔭下居住,就是神園中的眾樹都沒有它的榮美,叫它們都嫉妒此高大的樹,然而,埃及的強勢只因是出於神的恩惠和灌溉。 

10-14節,當埃及這樹高大,要插入雲中,心驕氣傲因而招致神的審判,神將它交給強大的敵國,它驕傲的罪引來被神驅逐,如同大樹被砍斷棄掉,枝子折斷散落,分散在全地上,眾民都離開它的蔭下。鳥獸去而復返,只因無處可棲,要宿在這敗落的樹上,臥在其枝條下。諸樹是指世上其他君王,因見埃及的敗亡,好使他們不要因為強勢而自尊,高大如埃及的樹木尚會傾倒,世人又怎能永存。 

15-18節,列邦都震驚埃及的敗亡,連這大樹都被折斷,如同田野諸樹的國家都因它發昏,感到失望,他們更為自己的未來憂心。當伊甸、利巴嫩的樹在陰間見到埃及也傾倒,與他們同下陰府,因此反得安慰。諸國都有相同結局,因罪得到神的審判,無國可避、無人能免。 

32章1節,約雅敬王第十二年,約主前五八六年左右,這是耶路撒冷被攻陷之後,百姓被擄不久。 

2-8節,先知作哀歌,形容埃及法老從前如列國中的少壯獅子,威攝列國。現在像海中大魚,擾亂江河,使水渾濁,形容埃及肆意破壞。神要用網將埃及拖到地上,為鳥獸所吃,遍地佈滿它的血,神對埃及施行刑罰,撲滅他們如火,叫天地都感到神的審判臨到法老。 9-16節,列國因見埃及的遭遇,就都驚奇恐慌,也惟恐自己性命不保。巴比倫是耶和華的刀,要攻擊埃及,使埃及敗亡,她將無法再攪渾江河,埃及全地荒涼,江河緩流,不再有灌溉。因神對埃及的刑罰,人便知道耶和華,列國也要為埃及唱這哀歌。 

17-21節,十二年十二月十五日是指主前五八五年四月一日,耶路撒冷淪陷之後,神叫先知要為埃及和她的跟隨者哀號,他們要一同滅亡。埃及自誇美麗強盛,卻仍要被消滅,永遠受痛苦,與未受割禮的人結局相同。 

22-32節,先知開始列舉諸國都在那裡,就是陰間,首先是亞述在那裡,他們曾在活人之地使人驚恐,如此凶殘的強國,結局也是被殺倒在刀下。以攔也在那裡,同樣他們也是在活人之地使人驚恐,但如今同下陰間。還有米設、土巴,描述他們的光景與上述兩國相近,但他們在陰間卻不得與那些勇士一同躺臥。法老也在陰間一同躺臥。還有以東、北方的眾王子、西頓人等都在那裡,法老看見他們同下陰間,便為被殺的軍隊受安慰。這一切都是出於神的作為。 

33章1-6節,神要以西結向本國的民傳講神的話,論到守望者的責任,當刀劍臨到那一國時,當地被選立為守望者必須發出警告,若發出後那國居民不受警戒而被滅,守望者不用承擔罪責。相反,若守望者見刀劍臨近,卻沒有發出警告,因此導致有人喪生,那怕只有一個人被殺,神必向守望者追討他的罪。 

7-9節,對於以西結,神已立他為以色列家的守望者,他的責任與上文所述的相同。但先知警告這群惡人卻是危險的,也是困難的任務。雖然如此,守望者責任不變。 

10-16節,當百姓哀嘆自己的罪,感到灰心絕望,神藉先知向願意悔改的民宣告神不願惡人死亡,惟願惡人悔改,得著救恩。過去或義或惡,若人由義變惡必受罰,若惡人願意悔改,遵行生命的律例,不作罪孽,他必定存活,不至死亡。 

17-20節,但神的百姓竟埋怨主的道不公平,其實他們才是不公平;神按上文審判的標準已帶安慰和赦免,但他們仍怨神不公。因此,神要按各人所行的逐一審判他們。 

21-29節,被擄中有人逃到以西結那裡,神就感動先知說話,住在以色列荒廢之地的人以為自己就是當地的繼承者,他們認為亞伯拉罕只是一個人便可以承受迦南地,他們的人數眾多,這地豈不更是他們的嗎!以西結卻嚴嚴的責備他們,他們犯誡命、拜偶像、流人血、行淫亂,怎配得這地為業。神必使刀劍、野獸、瘟疫臨到他們,因他們所行一切可憎的事使地荒涼。 

30-33節,當以西結的預言應驗,本國的子民便要聽他講話。他們聽是聽了,也用口表示愛慕神的話,但他們的心卻追隨財利,聽而不行,就像聽雅歌能動人心,人卻不按神的話行。當這些話應驗的時候,他們便知道以西結是先知了。

〈結34:1-36:38〉
34章1-10節,神責備以色列民的領袖,他們只顧自己,不理會群羊,剝削所管轄的百姓,壓榨他人而肥己,不照顧有需要的民,任由他們流離失喪,分散全地。因此,神要與這些領袖為敵,追討他們失職之罪,不容他們再治理百姓。 

11-16節,相比之下,神要親自尋找失散的羊群,在美好的草場上牧養他們,神要作他們的牧人。好牧人所作的剛好是那些失職牧人所不作的,羊群中那些肥壯的傷害軟弱的,神必要秉公行義而除滅他們。 

17-22節,神要在羊群中施行審判,那些欺凌弱小以肥己的民,他們的貪婪必被神審判,神卻要拯救祂的百姓。 23-24節,神要立的牧人是大衞,但大衞那時已成歷史的人物,因此,這是指神曾與大衞立約,他的王位是直到永遠,並實現在將要來的彌賽亞身上,指向新約的王耶穌基督,祂是那位好牧人。 

25-31節,神要與祂的百姓立平安的約,平安和豐盛必然臨到,惡獸絕跡,百姓必在故土安然居住,他們不再負為奴之軛,神要釋放他們,神成他們的保障,作他們的神;祂成了以色列的牧人,他們作了神草場上的羊。 

35章1-9節,西珥山是以東人居住的山地,他們是猶大鄰居,但神要攻擊以東,以他們為敵。以東敵對以色列,他們在以色列人遭災,耶路撒冷陷落之日,伺機攻擊神的百姓。神看以東的攻擊為罪,故此,神要刑罰他們,兩次提及這罪必追趕他們,以東遭遇流血的報應,原來已經並不繁盛的地土,變得更加荒廢,甚至令人驚駭,來往經過的人神也必剪除。他們被刀殺,屍體堆積起來,倒在小山、山谷及溪水中,可見死人之多。 

10-15節,這二國、這二邦是指以色列,因為以色列已分為南北兩國,以東狂傲地以為南北兩國都必歸她。以東毀謗以色列,自以為可以吞併兩國,甚至向神誇口,與神反對。神必使以東荒涼,全地歡樂是指以色列地,因為以東昔日也曾因以色列家的地業荒涼而幸災樂禍,最重要是讓以東知道誰是耶和華。 

36章1-7節,神要先知向以色列發預言,以色列山因敵人的緣故成為荒涼,以色列的土地被佔據,以東幸災樂禍,對以色列山心存恨惡。因此神對以東發憤恨如火,因為以東將以色列地歸自己為業,但這地是神的地土。神最終要使四圍曾羞辱以色列的外邦人自取其辱。 

8-15節,這裡說因為「他們」將要來到,他們是指那些被擄回的以色列人,他們歸回的時候快到。神要幫助他們,荒涼的土地再現生機,人和牲畜都要加增,神要賜福與以色列。昔日他們曾發生可悲可怕的災難,但神使以色列不再受這些苦難,並且他們不再受列邦的羞辱。 

16-30節,先知再次指出以色列家是罪有應得,神的百姓曾污穢那地,他們才被神分散在列邦,神按他們所犯的罪懲罰他們。然而,他們被擄到了列邦,他們的行為卻使神的聖名被褻瀆,但神卻顧惜祂的聖名。所以,神要透過拯救以色列來彰顯祂的聖名,祂要使祂的大名顯為聖,這聖名曾因以色列人而被列國褻瀆,因此,神要他們看到祂在以色列人身上顯為聖,讓他們知道誰是耶和華。神要被擄的以色列人歸回本地,又潔淨他們,除去一切的偶像,神要賜下新心,除掉他們肉體中的石心,以柔軟的肉心取代。又賜下新靈,這個新靈是放在人裡面,不是外表的改變,乃是裡面的更新,叫人裡面順從神的律例典章。以色列人要作神的子民,神要作他們的神,靈性和生活都得到供應,神的百姓得到復興,他們追想自己的惡行和罪孽而悔改和厭惡自己。 

33-38節,神復興以色列,列邦見到以色列被重建,曾荒廢之地變成如伊甸園之地,成了堅固有人居住之城。看見的人都驚奇,便知道以色列的神所應許是不會落空,成就祂所說的事。以色列人數增加是神賜的福分,獻祭的羊增多,說明敬拜已經恢復,各方面都顯明神叫這群屬神的百姓得著復興。

〈結37:1-28〉
37章1-10節,神的靈降在先知身上,他被帶到平原,在那裡見到遍地骸骨;他驚異骸骨的數量之多,骨頭也十分枯乾,可見死況慘烈,死了也有一段長時間。這些骸骨象徵以色列敗亡的慘烈景況,看來已無復興指望。神問先知這些骸骨能否復活,就是以色列能否復興?先知從人的角度認為以色列已經無法挽回,但他回答並承認惟有神才能知道。神要先知向沒有生命氣息的骸骨發預言,要枯乾的骸骨聽到神的話。先知便遵命說預言,隨著而來的是骨頭相碰而發的響聲,又有地震,骨與骨互相聯絡起來,結果按神的說話成就,他們便有了肉體的軀殼,只是還沒有氣息。然後,先知又向風發預言,氣息從四方而來,吹在這些被殺的人身上,他們便真正活了。以色列原被巴比倫所滅,這裡的復活是指以色列民族的復興,更成為強大的軍隊,可以爭戰。 

11-14節,神向先知解說,這些骸骨就是以色列的全家,他們以為已經失去盼望,必然被滅絕淨盡,如同那些極其枯乾的骸骨一樣。先知奉神的命向以色列民發預言,他們必被領回故土,如同從墳墓中出來。神將祂的靈賜給他們,他們便活了,被擄的也必歸回。 

15-28節,兩根木杖代表南北兩國,一根是為南國猶大,另一根為北國以色列,約瑟是北國具代表性的支派。神指示先知要將兩根木杖接連為一根,這是應許南北兩國將要合而為一,兩根木杖的舉動引起了百姓的注意。神要將他們從各國中找回,收取他們,又將分散各地神的子民聚集,引導他們歸回本地。從前以色列分裂為兩國,這不是神的心意,因此,將來神要再次使他們合為一個國家,只有一位君王。這復興的國度不再因拜偶像而被玷污,神要潔淨他們,恢復神和他們的關係,他們要作神的子民。這裡所說神的僕人大衞必作他們的王和牧人,這是指將要來的彌賽亞,他們的靈性都會得著復興,順從神的律例典章。神從前的應許沒有落空,必然成就,包括他們人數眾多,永遠在應許之地,並且神要與他們立平安之約,神應許必永遠在他們中間,又永遠設立聖所,因此,外邦人必知道誰使以色列分別為聖。 

26-28節,在復興的百姓中間有神的聖所,這表明神對祂百姓的揀選。神再次與他們立約,且住在他們中間。這便向列國見證,以色列人再次成為神的百姓。「成為聖」是分別為聖,為神所用及叫神因此得榮耀。

〈結38:1-40:49〉
38章1-9節,神命先知向瑪各地的歌革說攻擊的預言,歌革被稱為羅施、米設、土巴的王,估計歌革是北方多國的領袖,神要與歌革為敵。表面上是歌革軍兵集結備戰,背後其實是神如同用鈎子鈎住他,引領他們出來攻擊以色列。波斯人、古實人和弗人也參與備戰,還有來自北方的歌蔑與陀迦瑪族軍隊,都一同聚集到歌革那裡,要一同攻擊以色列。歌革的聯軍如暴風上來,如密雲遮蓋地面,這場戰爭將叫風雲變色。但是以色列山將不再荒涼,被擄歸回的以色列民必安然居住,神必保守。 

10-16節,歌革圖謀入侵以色列,要趁以色列人未有設防時攻擊他們,那時以色列人已歸回,安然居住在沒有城牆門閂的地方。歌革侵略為要搶掠這復興之地,世界中間是指耶路撒冷,這城再次從列國招聚牲畜財貨,歌革的行動惹來不少外國商人以為有機可乘。歌革在以色列歸回後,召聚北方多國來進行的侵略,但神必在其中顯為聖,叫外邦人因此認識神。 

17-23節,神在古時藉以色列的先知預言來自北方的入侵,當歌革真的要來攻擊以色列時,神要發烈怒如火,地大震動,甚至海陸空生物都要震動,大地和建築物都塌陷,顯出神的憤恨來。神使刀劍來攻擊歌革,還有瘟疫、暴雨、大雹與火刑罰歌革的大軍,神在其中顯為大、顯為聖,叫多國人知道誰是耶和華。 

39章1-16節,這小段開始與38章開首相似,歌革被神領到以色列地,神與他為敵,使他的大軍失去作戰能力,在以色列地倒下,完全敗亡,屍首作了走獸的食物。神要降災在他們的住處,神在祂民中要顯為聖,不容神的聖名被褻瀆,所以,歌革受審判,使萬民都知道耶和華的聖名。歌革軍隊的裝備被以色列人當作柴燒,軍備之多可燒七年之久,在神的掌管下,神百姓可以搶奪那搶奪他們的人,擄掠那擄掠他們的人。歌革大軍屍體眾多,使經過的人停步觀看,甚至以色列人要用七個月的時間才能葬埋他們,以色列因歌革的敗亡而得名聲。立一標記在那地是讓以色列人小心,不致被玷污。 

17-24節,神叫先知招聚飛禽走獸來吃喝那倒下歌革軍隊的肉和血,歌革被滅,最後屍首供禽獸吃用,這是極大刑罰,是非常可悲的結局,審判是何等可怕。神的榮耀被彰顯,萬民得見神審判的作為,以色列家必知道誰是他們的神。以色列家被擄掠、被殺,都是因為他們的罪,神的審判讓列國認識神的公義。 

25-29節,神使雅各被擄的人歸回,要憐憫以色列全家,為祂的聖名發熱心。以色列民得以在本地安然居住,無人驚嚇,這是神將他們從萬民中領回。過去神在他們身上顯為聖而刑罰他們,使他們引以為誡。被擄的人全數被招聚回到本土,叫他們認識神,神也不再掩面不顧他們,神的靈澆灌在以色列家,叫他們得著能力。 

40章,因為原有的聖殿已經被巴比倫焚毀,當神的榮耀再臨,新的聖殿成了以色列復興的象徵,一切將要更新了。建造新聖殿的計劃,從量度開始,故40章開始提到日期次序和量度的方法。 

1-4節,「我們被擄掠第二十五年,耶路撒冷城攻破後十四年」是主前573年,先知在異象中被帶到以色列地,並見有一個顏色如銅的人,這人手拿兩種量器(麻繩和竿),並吩咐先知要細心觀察和牢記,然後將所見的告訴以色列家。 

5-16節,這人要量度殿,包括量牆高厚、量朝東的門檻寬度、量衞房大小、量殿門的廊子寬度、量門廊寬度、量牆柱厚度、量柱子、量門口的大小、量衞房前展出的境界、量門洞、廊子、大門口到內廊的距離等。 

17-19節,這人帶先知到外院,院內四圍有鋪石地,建有三十個間屋子,從外院下門量到內院外,共寬一百肘。 

20-23節,這人量度外院的北門,門洞的衞房平衡相稱,窗廊有雕刻的棕樹。內院有門與這北門相對,東門也是如此,是劃一的設計。 

24-27節,這人量度南門,照先前的尺寸量度,設計也相同。 

28-37節,這人量度內院,內院與外院的東門、北門與南門也都一樣,都照先前的尺寸。還有量度東門及北門的衞房、柱子、廊子、門洞,廊子朝著外院,門洞兩旁的柱子,都有雕刻的棕樹,登八層台階上到東門及北門。 

38-43節,記述祭司在門洞柱旁的屋子洗燔祭牲,又描述宰殺三項獻祭祭牲的地方、桌子和器皿,還有祭牲的肉在桌上,這些都是在朝北門口獻祭的事。 44-47節,在北門旁,內院裡有為歌唱者而設的屋子,屋子有朝南和朝北,是守殿宇和守祭壇的祭司分別所用的地方。再次提到那人,他又量內院和大小。 

48-49節,先知由祭壇被帶到殿前面的廊子。

〈結41:1-44:31〉
41章1-4節,本章繼續記述聖殿的面積和結構,異象中的聖殿像所羅門建的聖殿,但部分建築寬窄卻與會幕相同。先知被帶到聖殿那裡,看那人量牆柱、門口、殿和內殿,內殿是指至聖所。 

5-15節,記述聖殿旁屋的構造,包括層數、數量、牆的厚度、餘地等,旁屋的梁木擱在牆坎上,不插入殿牆,與所羅門的聖殿相同(參王上6:6)。按所描述的尺寸,先知所見的聖殿較所羅門建的聖殿還要大許多。 

16-26節,此段不再主要記述量度,而是關於聖殿內部的裝飾,包括門檻、窗櫺、牆上雕刻、門柱等,還有壇的構造、門扇、木檻等位置。 

42章1-14節,那人又帶先知出到外院,那裡有一排排的聖屋,先知形容聖屋的大小、方向、層數和外輪廓,還有聖屋外的牆之長度。那人向先知解釋,聖屋是專為祭司而設,既在那裡吃至聖的物,也在那裡存放至聖之物,至聖之物就是三種獻祭的祭物。祭司要在聖屋放下他們供職的衣服,穿上別的衣服才可以到外院,這表示祭司應鄭重在聖所中的事奉。 

15-20節,那人量完了內殿,便量度殿外四圍的大小。 

43章1-12節,本章論述神的榮耀再次進入新聖殿。在〈結11章〉,神的榮耀離開聖殿而去,現在祂的榮耀再回來,以示以色列民的復興。先知被帶到朝東的門,神的榮光就從東而來,還有神的聲音、榮耀,先知得再見從前在迦巴魯河邊所見的異象。神向先知顯現,祂稱先知為人子。以色列要在靈性上復興,不再行邪淫,不再玷污神的聖名,不再像從前惹神發怒滅絕他們。神要先知將看見新的聖殿指示以色列家,使他們悔改,認識神的恩典,他們來量殿的尺寸,按所指示的去做,遵照殿的法則,不再輕忽神的聖潔。 

13-17節,量度祭壇的大小、結構和台階的方向。 

18-27節,神吩咐先知關於獻祭的典章,建造祭壇為要獻祭贖罪和灑血潔淨。首日為事奉神的祭司利未人獻贖罪祭,用血潔淨祭壇。次日要獻公山羊、公牛犢和公綿羊,作完了潔淨的功夫,便可獻燔祭,撒上鹽可予保存。七日內,每日要獻沒有殘疾的公山羊為贖罪祭,公牛犢為燔祭。七日祭司潔淨壇,壇就潔淨了,要這樣把壇分別為聖。七日的潔淨期滿了,祭司要在壇上獻百姓的燔祭和平安祭,神悅納他們。一切敬拜和獻祭都回復正常。 

44章1-5節,當神的榮耀由東門進入聖殿,東門便要關閉,不許人再由此門進入。先知由北門進入,看見神的榮光充滿聖殿,神要先知緊記關於聖殿的典章法則。 

6-9節,神再次責備以色列家,特別是他們竟讓外邦人玷污聖殿,沒有看守神的聖物。 

10-14節,利未人原本的職責是事奉神,但他們不但遠離神,隨從他們的偶像,還在偶像前伺候這民,可見負面影響之大。因此,這些利未人不可再作祭司親近神,但仍可作看守和僕役等工作。 

15-27節,當以色列人走迷離開神的時候,唯有撒督的子孫仍盡忠職守,看守聖所,神便叫他們可作祭司事奉及親近祂。祭司的衣飾、頭髮、喝酒、婚姻都有定規,祭司要使神的民知道分別為聖。還有他們要按神的典章判斷爭訟的事,除至親外,不可挨近死屍沾染自己。在聖所事奉的日子,要為自己獻贖罪祭。 

28-31節,神是祭司的產業,故他們不可在以色列中有基業,還有定下祭物供物歸給祭司。

〈結45:1-48:35〉
45章1-8節,論到以色列各支派分地為業,其中要獻上一分給神為聖供地,並在指定範圍和面積內定為聖地,聖地中有作為供職祭司和利未人的地業,耶路撒冷也有分作地業的。雖然這地在以色列中歸王為業,但神所立的王,必不再欺壓百姓,並按王的分配下,以色列各支派、王的臣僕都有適當的分地,可供安居。 

9-12節,先知奉命向以色列的王說話,作王的要除掉罪惡,行公平和公義。具體施政包括統一度量衡標準,以示社會的公道。 

13-17節,論到百姓應納的供獻,百姓要按要求的份奉上給以色列中的王,王就當將這些百姓的供物用來作獻祭之用,包括為以色列家贖罪,已獻上贖罪祭、素祭、燔祭和平安祭。 

18-25節,簡述節期的一些定例,正月初一日,潔淨聖所;第七個月初一日,為全會眾贖罪,包括誤犯罪的和愚蒙犯罪的;正月十四日要守逾越節和無酵節;七月十五日守住棚節。 

46章,論王在聖殿的獻祭上當作的事,1-15節,內院朝東的門開關的規定,只有王在安息日和月朔才可從這門進入,祭司要為王預備獻祭,王在門檻那裡敬拜,百姓則在這門口敬拜。記述各樣獻祭的祭品內容和方式,王和百姓朝見神時進出各門的規定。還有每早晨常獻燔祭和素祭的規定,不單是重大節期或安息日,經常獻祭是為尊崇神,因為神常與祂百姓同在。 

16-18節,論到王產業的繼承和安排,他兒子可承受所賜產業。王的臣僕也可以得王賜的地為業,但到自由之年仍要歸與王,自由年可能是指禧年。王不可奪取民的產業,王公平處理業權,有助國中穩定。 

19-24節,再述聖殿的鋪排和結構,包括祭司煮祭牲的地方安排。 

47章1-12節,先知回到殿門,神的榮耀進入,殿的門檻下便有水流出,這水是由祭壇的南邊往下流,又見水從朝東外門的右邊流出,有使者帶先知量度水平面的距離,先量一千肘,水十分淺,只及踝子骨,又量相同距離,水就到膝,再量一千肘,水便到腰,又量一千肘,水便成了河,水流越來越深,由細小水流變成大河。使者帶先知回到河邊,叫他看到岸上有極多樹木。使者進一步提到水流必流入鹽海,使水變甜,河水所到之處,帶來生機處處,漁夫也得到豐富的魚獲。此外,還有鹽地也可供採鹽,樹木豐碩,因水而得繁茂,大量果子供應作食物,葉子也可治病。這一切的生機都是由聖殿流出的水所造成,水流所到之處,使神的賜福漫延遍地,象徵神百姓的復興。 

13-23節,神要復興的以色列按十二支派均分地為業,惟約瑟必得兩份,因他有兩支派,惟利未支派不承受地業,這正是神對他們列祖起誓的應許,列出地的界限,彼此分這地。同時也論到分地業予在以色列中間寄居的外邦人。 

48章1-7節,記述分地予北方七個支派的安排,有但、亞設、拿弗他利、瑪拿西、以法蓮、流便和猶大。 

8-22節,記述中部分地安排,其中祭司的聖供地在中央,北邊則是利未人的聖供地,南邊是城巿及郊野,東西兩邊是歸與王之地。 

23-29節,記述南部餘下五個支派,包括便雅憫、西緬、以薩迦、西布倫和迦得。上述十二個支派分地的位置與原有的位置不盡相同。 

30-35節,記述聖城的大小和門的資料,城有十二個門,東南西北各有三門,每門都按支派命名。與分地不同,利未也有一門,而約瑟門代替了以法蓮和瑪拿西,總數目不變。這個城的名字為「耶和華在那裡」,神榮耀已回來,且永遠住在此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