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指引‎ > ‎

傳道書

〈傳1-4〉
傳道書的主旨: 
傳道者藉神所賜的智慧,以豐富的人生經驗和深入的觀察,發現人所追求多彩多姿的生活充滿痛苦與無奈、虛空與歎息,本書叫人不再羨慕「日光之下」的智慧、歡樂、財富和公義,轉而叫我們仰望神,唯有到神那裡,信靠和敬畏祂、謹守祂的誡命,人生才有真正的意義和滿足。 

第1章: 
1節,所指的王是所羅門,他的智慧、閱歷和觀察,都叫他的言語使人有深切的省悟。 
2-11節(日光之下萬事盡皆虛空):「虛空的虛空」就是完全的虛空。試問人的勞碌到底有甚麼益處呢?作者以極悲觀的感受看人生的種種 ─ 人的歷史不斷重複,自然界的現象不斷循環、單調乏味,都叫人無法在日光之下得到真正的滿足。我們又如何看日光之下的人生呢?人生是否真的如此悲哀嗎? 
12-18節(日光之下的智慧無益):在所羅門王眾多使人羨慕的「福氣」中,他的大智慧相信是最為津津樂道,但他以無人可比的智慧,專心尋求查究天下所作一切事時,他發現世人所經練的卻是極重的勞苦,日光之下所作的一切事,都是虛空、都是捕風。對於有權勢、財產、才華、智慧的所羅門王,他竟然承認人生種種的限制。所羅門為何如此悲觀和「武斷」?關鍵的問題出在哪裡呢?(參14節) 

第2章: 
1-11節(日光之下的享樂無益):除了所羅門的智慧外,他的享樂相信也是不少人的夢想,他曾追求喜樂、享福,又嘗試如何用酒使肉體舒暢,心卻不失分寸,仍不斷尋求一生當行何事為美。同時,他建造各樣大工程,有許多僕婢、牛群羊群,又積蓄金銀和財寶,擁有世人所喜愛的物和許多妃嬪,盡情享受從勞碌得來的一切。人生至此,按理應萬分滿足,但所羅門卻見證,他手所經營的一切事和勞碌所成的功,竟然全是虛空、捕風、毫無益處,關鍵問題又出在哪裡呢?(參11節)就他而論,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及今生的驕傲都是虛空的虛空。 
12-23節(日光之下的生命與勞碌無益):雖然在比較之中,他知道智慧在許多事上都勝過愚昧,但智慧人和愚昧人在一件事上卻是沒有任何分別,這兩等人都必遇見,甚至他認為智慧因此事而失去了價值,這是甚麼事呢?他觀察到甚麼呢?所羅門所說的這件事,我們會遇見嗎?我們又如何面對呢? 
24-26節(信心的出路):所羅門認為能享用勞碌所得的成果是出於神的手,從他個人的經歷,看見神賜恩給祂所喜悅的人;但對於有罪人,神又會怎樣對待他們呢?義人與罪人的不同結局,叫我們在虛空的人生中因信找著盼望。 

第3章: 
1-9節(人生總有定時):從1至2章,傳道者力證日光之下萬事盡皆虛空,本章開始提到萬事都有定時,本段中有十四對關乎人生定時的事,兩極的遭遇和感受,叫人不禁查問,作事的人在他的勞碌上有甚麼益處呢?我們面對人所不能夠掌握的萬事,我們相信誰掌管著一切呢?面對人生或左或右時,我們最重要看的是甚麼呢? 
10-15節(神的作為):神為何叫世人經練勞苦呢?原本人在神所創造的萬物中是有甚麼獨特之處呢?因為人與萬物不同,世人當如看待他們的人生,人應當知道神所作的都必永存、無所增添、無所減少,其中最重要的目的是要人在神面前存怎樣的心呢?第一章所述的循環叫人虛空歎息,但這裡提到現今的事和將來的事早已也有了,並且已過的事重新再來,同樣是循環的事,但為何與第一章不同呢? 
16-22節(神必審判):日光之下沒有絕對的公義,但所羅門相信神必審判義人和惡人,公義未顯明只因神所定的時候未到,所羅門同時認為是神要試驗世人,大家想想神是試驗他們哪方面呢?事實上人與獸的結局有何重要分別呢?我們因這不同的結局,又當如何過我們的人生呢? 

第4章: 
1-3節(欺壓與被欺):日光之下,強人與弱者在何事上是沒有分別?所羅門看他們的遭遇,為何會如此悲觀?我們信靠神的人又有何不同呢? 
4-6節(爭競、懶惰與知足):爭競引來嫉妒,這是虛空和捕風。懶惰人的結局是自毁。不爭、不懶,知足得享安靜。爭取多於所需,只是勞碌捕風。 
7-8節(得到甚麼):日光之下,有人既無親人,但勞碌不息,眼目又不以錢財為足,刻苦自己,卻又不享福樂,所羅門不禁問勞碌到底為誰?我們又知否為誰辛苦為誰忙? 
9-12節(同伴的益處):朋友總有益處,兩人總比一人好,原因不難明白,但問題是為何世人常說朋友之間是「這麼近、那麼遠」?表面好像很近,但實際卻很疏遠。 
13-16節(被遺棄的人):貧窮而有智慧的少年人從監中出來作王,國民都隨從他而代替那老王。雖然這王曾經有美好的政績,但在他後來的人,尚且不喜悅他,就是王與國民都在改變。在日光之下,這真是虛空、也是捕風。

〈傳5-8〉
第5章: 
1-7節(親近神):那些愚昧人不是沒有獻祭,甚至不是沒有親近神,但他們卻被看為是作惡的,他們在親近神的事上出了甚麼問題呢?在神面前冒失開口嚴重嗎?試想想在君王、總統或大法官面前,我們會心急發言或胡亂說話嗎?許願不還就是失信於神,後果嚴重!清楚自己是來到神面前,並以神為可敬可畏的人,這人定必會在親近神時謹言慎行。我們又如何? 
8-9節(窮人受欺壓):當人間的公義無法伸張,我們會向誰伸冤呢?終極的審判又在誰的手中? 
10-17節(錢財的有限和禍患):貪財者會因多得財而知足嗎?擁有的資產越多,為保持資產的開支也增多,擁有者到底有何益處?其實這是雙重的勞碌,富足人又因何事使他不能安睡?勞碌者因何可睡得香甜?財主積財,禍患帶走一切資財,就是他自己也不能帶走甚麼,人在出生與離世時,甚麼都不能擁有,那麼他終身勞碌到底有何益處?財富帶來的煩惱和壓力,積財者要為此付上沉重的代價。願追求財富的人能省悟過來。 
18-20節(神賜的是最重要):面對虛空的人生,惟一的出路是回到神那裡,作者在這節經文中如何看待勞碌?與上文在黑暗或虛空中的勞碌有何不同之處?或富或貧,人可以不多思念自己的年日,因從神得著喜樂,享用神所賜的。我們羨慕美好生活的同時,願我們都知道各樣美善的恩賜都是由神而來。 

第6章: 
1-6節(財富與福樂不一定成正比):作者論述涉及財富的悲劇,有人蒙神賜他資財、豐富、尊榮,以致他心裡所願的一樣都不缺,但他自己不能享用,反有外人來吃用。又假設有人享長壽及生一百個兒子,但心裡卻不享福樂,又不得埋葬,長久活在虛空之下。最終人都要死亡!曾經得到世人看為美為好的財富,但結果卻是帶來禍患和重壓,人何必苦苦追求財富,願我們不要忽略比財富更重要的事。 
7-9節(人知足嗎?):人勞碌作工原都是為了糊口,但心裡卻不會因此而知足。妄想固然無益,但眼所看到的,豈不也是虛空、也是捕風嗎!願屬神的人以主為知足。 
10-12節(日光之下的無奈):人若要改變生命的本性是不可能的,人也不能與神爭辯。世上虛浮的事既多,人在其中又可以有甚麼益處?誰人在他一生虛度的日子中,知道甚麼與他有益的事?誰能告訴他身後在日光之下發生甚麼事?人要尋找豐盛的人生,只有一條路可以走,願我們都知道選擇那條路。 

第7章: 
1-6節(哀樂的反思):比較人死與人生的日子,正如名譽比起外表的香氣更寶貴;到遭喪的家強如到宴樂之家,原因為何?要追思生命的問題,惟有想到人生之後,若只看重今生的快樂,那歡樂只會迅即消逝。 
7-10節(幾件小心處理的事):一、勒索和賄賂會導致智慧的人敗壞;二、事情的終局比起頭重要,因此要存心忍耐,否則驕傲隨之而來;三、不要容讓自己心裡急躁惱怒,否則便成了愚昧人;四、緬懷以前的日子來面對今天的問題,非出於智慧。 
11-14節(智慧誠可貴、生命的主更當思想):日光之下的智慧確有一定的益處,可保護人。但更重要是認識神的權柄和作為,或憂或樂,都有其用處,叫人學習倚靠掌管我們生命的主。 
15-18節(人生路的危機):面對人生百態,我們有時看到善惡結局似乎顛倒,但人不要過分自義,不要行惡過分,日光之下,這是求自保的方法。但屬神的人標準在甚麼地方? 
19-22節(罪的普及性):智慧人比掌權的官長更有能力,但世上沒有一個真正的義人,人的說話能反映人裡面的光景。勿太介意別人的說話,以免自找煩惱,勿忘自己也曾在說話上犯罪。 
23-24節(智慧難尋):傳道者曾以地上非凡的智慧追求終極的智慧,但對生命的問題卻找不著答案,傳道者以人間的智慧是不可能明白神的作為。 
25-29節(智者對人的認識):萬事之理難尋,傳道者追求智慧和萬事之理,又要知道邪惡、愚昧和狂妄的關係。他以女人為例,有等婦人成了人的網羅與鎖鍊,只有蒙神喜悅的人才懂得躲避她。傳道者因對淫婦的認識,使他認為要找正直的女子比找正直的男子還要困難,這是他在日光之下追尋的「發現」。他還有一層的認識,就是神造人原是正直的,但人卻自己生出許多詭計來,人是咎由自取,與神無關。 

第8章: 
1節(真智慧):誰有真的智慧呢?誰知道事情的解釋呢?智慧人能叫人改變及以恩慈相待。 
2-8節(對權柄的反應):為何指著神起誓便當遵守王的命令?在思想地上的權柄時,我們如何因神的緣故而尊敬在上掌權的人?今世代的人都喜愛挑戰權威,傳道者勸人應如何順服王權?智慧人有見識能辨明時候和定理,包括各樣事務成就,當人的苦難和重壓在他身上,他更需要智慧來分辨。但人如何得知將來的事呢?無人有權力掌管生命,將生命留住,也無人有權力掌管死期,面對這個無人能免的事實,我們當怎樣謙卑? 
9-13節(罪惡到頭):傳道者以豐富的人生閱歷,知悉人生滿有不公平的現象,善惡到頭看不到審判,以致世人滿心作惡,這難免使人感到困惑。然而,傳道者知道「敬畏神的」,他重申「就是在神面前敬畏的人」,終久必得福樂,敬畏神是唯一的出路和答案。這不是出於人在日光之下的觀察,乃建基於人的信心。雖然審判未到,但他相信終必會來,不敬畏神的惡人定必不得福樂。因著永恆的審判必然來到,我們當如何過活? 
14-17節(出路與尋查):當傳道者重述早前善惡顛倒的困惑,他重提日光之下人當如何自處,面對物質的享用,這都是出於神的恩賜。他再述他尋求智慧的態度,結論是承認人的有限。

〈傳9-12〉
第9章: 
1節(在神手中):傳道者將一切事都放在他心上,以他卓越的智慧詳細考究,發現義人和智慧人並他們的作為,都在神的手中,人不能知道在前面的日子,會被人愛或被人恨。我們或會很緊張自己的際遇,但我們會緊張掌管那些際遇的神嗎? 
2-6節(生死之間):在世人眼中,各人所遭遇的都不會因為他是甚麼人而有所不同。但在日光之下,無論甚麼人都無法抗拒死亡。對世人而言,生存是帶來希望,但希望終必消滅,死了的人無法回到生存的日子,人一死去,地上的愛恨情仇都不再復返。死是眾人的結局,但我們屬神的人又如何面死亡呢? 
7-10節(日光之下的生活智慧):傳道人觀察人生,當神悅納人的作為,那人在地上度過那虛空的年日時,應靠神歡歡喜喜的過活享福,其中美好的婚姻是虛空人生中重要的慰藉,凡所當作的事,盡力去作,這是當有的生活態度。然而,人死後不會再有生前肉體的生活和智慧。人活著是可以享受神所賜的各樣恩惠,但人不要忽略死後要面對神的審判。 
11-12節(人生無定):人生無定,不如意事比比皆是,或福或禍,重要者是我們認識掌管人生的主。 
13-16節(智慧可貴和有限):傳道者認為智慧是可貴的,甚至智慧可勝過勇力和軍事力量,但是智慧卻仍然可以被人藐視,無人理會智慧人。智慧在愚昧人的喊聲中起不了作用,智慧也會因為人的罪而被破壞。 

第10章: 
1-3, 15節(愚昧人的無知):愚昧的破壞性極大,能敗壞智慧和尊榮。此外,即使眾人都知那人是愚昧人,愚昧卻使他不自知,以致他枉然勞力。愚昧人最大的愚昧莫過於沒有自知之明。 
4-7節(愚昧人掌權):面對掌權者發怒也應盡本分和顯柔和。但當愚昧人立在高位,位分顛倒,便成了禍患。當我們面對愚昧人的掌權,留心自己的本分。 
8-11節(愚昧人的作為):自作孽不可擋,愚昧人既不能洞察危機,也不懂運用智慧,出事後的補救也是無益。當我們遭遇危機時,不一定因為自己的愚昧,但不能汲取教訓而防範未然,則是自己的愚味。 
12-14節(愚昧人的言語):愚昧人在話語上凸顯自己的愚昧,甚至自毀自滅,但他仍卻多言多語,結果更顯愚昧。言語寡少也是智慧。 16-20節(興亡之道):群臣貪享宴樂,國必敗亡,手懶之人,難以安居。無論大至朝政,小至個人生活,有些原則都是通用,這些可以是常識,但也屬常情。 

第11章: 
1-6節(預備將來):不論人作何事,總會有一定的後果,人常小心行動,幫助人也帶來好處,有力時便當行善。有些事情是必然發生,但人常常是發生後才知道,人確是無法預知未來,卻不應只作預測而不採取行動,只擔心環境的順逆而不作工,以致承受惡果。萬事之理人不能盡悉,面對行萬事之神,人更當謙卑。靠神在先,殷勤在後,總會有一定的收穫。 
7-10節(快樂人生):光與日光都是正面的,尋找快樂的人生也是自然的。然而,人生有限,無論今天人可以多快樂,黑暗的日子必會來到,終極的死亡更不能逃避。因此,傳道者勸勉少年人,還在年幼的日子,雖然可以自由自在的行事和享受人生,然而,所作所為的一切事,神必審問,或善或惡,人必須向神負責。因此,少年人要除去使生命低沉的愁煩,並對付肉體的邪情私慾,不要讓這些愁煩邪惡困擾我們的人生。不單是少年人,就是成年人或老年人,只要還有生命氣息,我們當知道自己要為一生所行的事向神交賬,其實餘下的年日越見減少,我們當比少年人更珍惜生命。 

第12章: 
1-8節(趁著年幼):承上文,人在幼年時,未曾經歷黑暗的日子,也未嚐艱苦的歲月,少年人就當記念與我們有關係的主,祂是造我們的神,我們當如何記念祂呢?傳道者勸人不要等到所有機會都過去才記念主,當年老的日子,身體各樣機能與表徵已一去不復返,體弱多病,健康每況愈下,各方都無法享受,最終迎接死亡的來到,人的肉身仍歸於塵土,但人的靈魂仍歸於賜靈的神。那時才回到神那裡,過有意義的人生已經來不及了。日光之下的人生,傳道者說:「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看到這裡,若讀者只看到人生毫無意義,不曉得謙卑來到神面前,人生最大的虛空莫過於此。 
9-13節(人生的本分):傳道者還有話說,他表明他講的是經多方考證的智慧言語,且是人能接受的誠實話,能夠刺激人,又能使人謹記訓誨。他又提醒我們,屬地的智慧和知識,不宜傾盡人生去追求,以他的閱歷,絕對有資格如此說。傳道者論盡本書的一切話,其總意只有一個,就是敬畏神、謹守祂的誡命,這是人所當盡的本分,就是人存在意義的根源。為此,人所作的一切事,神都必審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