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指引‎ > ‎

阿摩司書

〈摩1:1-2:3〉
1-2節,猶大王烏西雅同期,以色列王耶羅波安二世在位,當時是大地震前二年,那次大地震應是對阿摩司的印象很深。阿摩司是提哥亞牧人,提哥亞是在耶路撒冷以南,離伯利恆約七公里。他得到神的默示,看見異象,在本書傳遞神審判的信息。這裡說神如獅子從錫安吼叫,使聽見的人戰驚,牧人牧放羊群的草場荒涼,原來屬森林地帶的迦密山頂也變得枯乾,這些情景都顯出耶路撒冷的衰落和悲哀。 

3-5節,審判大馬色,大馬色犯的罪多而又多,在神眼中可說是罪大惡極。大馬色為亞蘭(即敘利亞)的京城,在阿摩司時期,亞蘭常常侵犯以色列。神說必不免去大馬色的刑罰。因為他們在戰爭中兇殘對待基列。神要施行火燒的刑罰,降火燒那些曾被視為防禦最好的宮殿,堅固的門閂都被折斷,其中的居民被剪除,這是便哈達侵犯基列的結果。亞蘭人必被擄到吉珥,都是出於神的審判。 

6-8節,審判迦薩,迦薩是非利士重要的城池,在神眼中也是三番四次的犯罪,同樣不會免去他們的刑罰,他們將擄來的眾民賣到以東。以東盛產銅礦,需要大批勞工,所以被擄的以色列人被賣作廉價的勞工,因為他們的惡行,神同樣要降火燒迦薩。神也要剪除迦薩附近的居民,轉過來擊打他們,非利士人中餘剩的,都不能逃脫神的審判。 

9-10節,審判推羅,推羅也是三番四次的犯罪, 推羅是腓尼基的商業城,具軍事防禦能力,可保障海事與貿易。他們將以色列民賣到以東,相信推羅曾與以色列結盟,但後來背約。神要降火在推羅的城內,燒滅其中的宮殿。 

11-12節,審判以東,在神眼中,以東同樣是三番四次的犯罪,當耶路撒冷被巴比倫打敗,猶大人逃難時,雖然先祖是兄弟,但以東人非但不憐憫他們,且肆意追趕和殺害他們。神要降火在提幔,燒滅波斯拉的宮殿,兩者也是屬以東的範圍。 

13-15節,審判亞捫,他們也是三番四次的犯罪,為擴張自己的境界,他們在對基列的戰爭中剖開孕婦的肚腹,這是極殘酷的暴行,連婦孺及弱者都要殺害。神要在爭戰吶喊的日子,怒氣如同旋風狂暴臨到,點火為要燒滅拉巴的宮殿,拉巴是亞捫的京城。亞捫人的王和首領,必一同被擄去,這是神施行的審判。 

2章1-3節,審判摩押,他們也是被神看為罪大惡極,他們將以東王的骸骨焚燒成灰,他們極盡侮辱別國的王。神為被辱者伸冤,要降火在摩押,燒滅加略的宮殿,摩押人可說是玩火自焚,摩押必在鬨嚷吶喊吹角之中死亡,神要剪除摩押的審判者和一切首領。

〈摩2:4-16〉
4-5節,審判猶大。猶大人自稱神的子民,卻仍然三番四次的犯罪,神必要對他們施行審判。他們所犯的罪與以上外邦人不盡相同,猶大人的罪包括厭棄神的訓誨,不遵守祂的律例。他們是屬神的民族,神的律法是神與他們所立的約,他們竟然背約。他們列祖隨從虛假的偶像,使他們走迷了,完全不能分清自己所敬拜和追隨的是甚麼!神要降火刑罰猶大,燒滅耶路撒冷的宮殿,代表這是全國性的刑罰,無人可以逃脫。 

第6節,審判以色列。他們也是三番四次的犯罪,神必刑罰他們。他們為銀子將義人販賣作奴隸,又只為了一雙鞋的價錢來賣了窮人,他們行不義和欺壓窮人招致審判。 

第7節,他們見窮人頭上所蒙的灰,也都垂涎,就是以受苦中的窮人為他們的貨物,隨意買賣,好得利益。他們阻礙謙卑人的道路,那些義人受他們欺壓到無路可走。父子兩人與同一女子行淫,這種淫亂的惡行竟在屬神的百姓中發生,這樣的罪行使神的聖名被褻瀆。 

第8節,「他們在各壇旁,鋪人所當的衣服,臥在其上。」按律法,借債者可以取欠債人生活的必需品作當頭,但當頭在欠債人有需要時應歸還給他們,使欠債者不致因此受苦。例如衣服的當頭晚上應還予欠債人,倘若不歸還而使別人受寒凍之苦,這便有違律法(參申24:13),他們還將作當頭的衣服鋪著偶像的祭壇旁。「又在他們神的廟中,喝受罰之人的酒。」這些稱為屬神的人,竟在偶像的廟中喝酒,這些酒錢更是他們屈枉窮人而得的不義之財。他們貪行種種的不義,神說必不免去他們的刑罰。 

9-12節,憶述神善待以色列人的歷史,神從前為他們除滅亞摩利人,雖然亞摩利人高大強壯,但神為祂的百姓而徹底除滅他們,連他們的子孫也斷絕了。神將以色列人從埃及地領出來,原本他們很快便能進入迦南,但因為不信,他們要在曠野飄流。然而,神仍然在曠野引導他們達四十年之久,後來更得到亞摩利人之地為業。神又為了引導以色列人,在他們中間興起先知,從摩西開始,神興起多個先知,宣講神的旨意。又從他們中間的少年人中興起拿細耳人。拿細耳人是「分別出來」的人,他們不飲酒,奉獻為神作工,他們保持聖潔敬虔的生活,為神作見證和提醒百姓。神的僕人是由神親自興起,但這些叛逆的以色列人卻要刻意破壞神的計劃,使拿細耳人喝酒,違背所許的願。他們又禁止先知說預言,不許他們傳神的旨意。 

13-16節,「看哪」是神宣告審判信息的時候,神要施行刑罰,如同裝滿禾捆的車,重量極大,被其所壓之物都會破碎無存。神說必如此壓碎以色列人,他們必被徹底的破壞。使快跑的不能逃脫,有力的不能用力,剛勇的也不能自救;拿弓的不能站立,腿快的不能逃脫,騎馬的也不能自救。這一切的描繪都表明任何人的作為和能力全都無用,均不能救他們自己脫離神利害的刑罰。到那日,就是勇士中最有膽量的,見到這些的審判都必赤身逃跑。然而,他們也不能躲避神公義的審判,這是神說的。

〈摩3:1-15〉
1-2節,先知重述以色列人所蒙神救贖的大恩,他們全家都是神從埃及地領上來的。然而,他們卻忘恩負義,以致神宣告要攻擊他們,刑罰這群背道之民。在全地上,神說只認識以色列,這是揀選的恩典。然而,神的揀選是有祂的旨意,以色列人既違背神的旨意,神便必追討他們的一切罪孽。 

3-6節,古代二人同行遠路,必有所約定,方向一致、互相信任、彼此幫助。因此,二人若不同心,其中一方背約,例如偏離約定所行的路,就不可能再同行。人若說要與神同行,就必須遵守神的約,否則一定不能與祂同行,背約者更必遭神的審判。神的刑罰來到,如同獅子抓食得吃而咆哮發聲,以色列人受神的攻擊,又如同鳥獸被陷阱所捕,無法逃脫。城中若吹角,表示守望樓上的人得知城池將受攻擊,故吹角示警,百姓都知道這類角聲響起,代表城池危在旦夕,面對生死之戰,百姓都會驚恐不安。但對以色列人而言,災禍臨到他們的城池,卻是出於神的審判。 

7-8節,神在施行審判之前,便啟示祂的僕人眾先知,其實目的是要他們提出警告,若獅子吼叫,人尚且懼怕,那以色列民聽到所發的預言,當有何反應呢?面對上述的警告,他們又當如何面對呢?主命令祂的僕人說預言,他們又豈敢不說呢! 

9-11節,先知要在亞實突(即非利士)的宮殿中和埃及地的宮殿裡傳揚,叫這些外邦聚集在以色列撒瑪利亞的山上,看看城中有何等大的擾亂和不公義的事,在神所揀選的百姓中間,竟發生欺壓和搶奪的事,他們不知道行正直的事。就是先知的警告無效,神使他們的敵人圍攻這地,當外邦人見到以色列人的混亂,便知道攻陷這城的機會來臨,神使以色列的勢力衰微,最終搶奪人的被外人搶掠,欺壓人的被外人欺壓。 

第12節,以色列人被攻擊,他們得救的機會之低,如同牧人從獅子口中搶回兩條羊腿或半個耳朵,整個國家也必被傾覆,所剩逃脫的餘民也不多。那些過去在撒瑪利亞城享福的以色列權貴,他們的結局也是如此,受到無憐憫的審判。 

13-15節,神鄭重的說要人聽這話,為要警誡雅各家,神真願意他們悔改。然而,以色列人不肯悔改,審判必然臨到,神在追討以色列人的罪之日子,神特別指出祂要追討伯特利祭壇的罪,以色列人除了不行公義、不好憐憫,背約不肯與神同行,他們更敬拜偶像,在伯特利與別的宗教混合。神不能容忍他們繼續犯罪,祭壇的角原有的作用是當報仇的人追捕犯了誤殺罪的人時,後者若抓住壇角,便可得到保護。然而,在這裡,神說要砍下壇角,代表以色列人也再沒有可求神護庇的地方。神要拆毁過冬和過夏的房屋,以色列民將失去保障,不論象牙或高大的房屋都歸無有,以色列人將要暴露在神審判和刑罰之下。

〈摩4:1-13〉
1-3節,巴珊母牛是借喻為撒瑪利亞的富貴婦女,家主是她們的丈夫,他們為放縱享樂,欺壓窮人取利。因此,先知宣告神以自己的聖潔起誓來施行審判,神定意要刑罰他們。審判的日子快到,以色列民將被擄到外邦,剩餘的民也要被擄,以色列將徹底敗亡。城牆被破壞,他們要從破口而出,被帶到遠方,哈門是在撒瑪利亞東北120公里外的雪山名稱。 

4-5節,先知責備以色列人,任憑他們犯罪,吉甲原是以色列人在古時進迦南地建立的聖所,伯特利是在北國建國時候所建敬拜神的地方,但以色列人卻在這兩個地方同時敬拜別神。他們縱然在此獻祭感恩,大事宣傳人要甘心獻祭,表面上明白樂意獻上才是神所喜悅,但無論他們如何敬虔,都只是喜愛表現自己而已,神已判定他們在那裡的敬拜是徒添罪惡、惹神憎惡。 

6-11節,神降災刑罰以色列,並以「這是耶和華說的」為結束,強調審判是出於以色列的神。神降饑荒之災,使他們各處缺糧,他們口中牙齒沒有食物殘留,但他們仍不歸向神。神降旱災,在收割前三個月不再有雨水,耕種不能收成,甚至兩三個城的人缺水喝,便四處找水,仍喝不足,但他們仍不歸向神。神降旱風、霉爛和蟲災,毁壞他們所種植的菜蔬、果樹,但他們仍不歸向神。神降瘟疫之災,以色列人都知道昔日瘟疫突然臨到埃及是出於神的手,他們今天面對同樣的刑罰。神降戰禍,使他們的少年人和馬匹被殺或被擄,瘟疫和戰禍縱使他們傷亡慘重,他們仍不歸向神。神傾覆以色列的城邑如同所多瑪、蛾摩拉,以色列所犯的罪竟與這兩個罪惡之城同樣嚴重,以色列像一根在火中燃燒的柴被抽出來,經歷火的刑罰,僅僅沒有被完全燒毁,但他們仍不歸向神 

第12節,神向以色列人宣告,祂必向他們如此行,這是指祂以上所說的審判,連綿不斷的刑罰必定臨到,他們應當有何反應呢?神以命令式呼籲,祂既要這樣行,他們「當預備迎見你的神」。對那些不肯悔改,假冒敬虔的以色列人,預備迎見神如同罪犯面對判刑,等候受罰。 

第13節,「那創山造風」是指神的創造奇功,有形的山和無形的風都為神所造,神雖偉大,卻將心意指示人,祂的屬性和對人的要求都會讓人知道,祂掌管白晝黑夜,鑒察大地,審判萬民。以色列既為神的選民,有摩西的律法書,他們該認識這位創天造地的神。然而,他們卻背約行惡,不將榮耀歸於獨一的真神。

〈摩5:1-27〉
1-3節,先知呼喚以色列家要聽他為他們所作的哀歌,「以色列民」原文的意思是「以色列處女」,哀歌形容以色列全民好像少女倒下,不能再起來,受重傷躺在地上,也無人幫助他們。神使以色列家的軍兵大幅減少,出戰只餘剩十分之一,國家的軍事力量幾乎全被消滅,這是何等悲哀。 

4-6節,然而,神仍給他們機會,先知勸勉他們只要尋求神就必存活。在審判之中,神仍留下應許,給他們一條活路。但他們不可走向伯特利、吉甲和別是巴,那些地方都是他們過去尋求偶像的地方。他們要單一尋求神,就必存活。否則在伯特利有火焚燒,代表神的審判在那裡。 

7-9節,以色列人被形容為扭曲公平與公義之民,公平與公義在他們中間完全變質。但先知仍勸勉他們要尋求那創造和管理天上日月星晨和大自然的神,祂也掌管人類的歷史。有力強的也忽遭滅亡,任何的保障也會遭到破壞,這些都是出於這位創造主的作為。 

10-13節,先知在此指斥那些作惡的人,他們怨恨公義和正直的人,欺壓貧民,非但不顧念他們,反向他們勒索麥子取利。他們縱有堅實美好的房屋和園子,都不能享用,因為他們的罪惡何等的多和何等的大。先知再重述他們苦待義人、收受賄賂、屈枉窮乏人等罪行。他們的惡行使通達人見這樣兇惡的時勢,也靜默不言,他們要靜候神對惡人的審判。 

14-15節,先知再勸他們要追求善,不要追求惡,就是悔改不再行上述的不義和邪惡,他們就必存活。這樣,神必與他們同在。不單離惡,更要惡惡好善,秉公行義,這是積極的活出所信的,他們才有機會,得到神向約瑟的餘民施恩,就是以色列中少數未被神除滅之民。 

16-17節,先知再以哀歌表達神的審判帶來的悲傷,人們聚集哀號,城內各街道上都聽到哀鳴處處。就是在農村和葡萄園也是如此,舉哀已達全國各地,因為神從他們中間經過,向他們施行審判。 

18-20節,想望「耶和華的日子」來到的有禍了,「想望」原來的意思是「貪慾」,神不再給機會這些動機不正的人,祂那審判之日來到只會帶來黑暗而沒有光明。他們如同人躲避獅子又遇見熊,或是進房屋以手靠牆,就被蛇咬,這些都是形容他們無法逃避神的刑罰。「耶和華的日子」是審判之日,他們避無可避。 

21-27節,神厭惡他們的節期和嚴肅會,神並不喜悅他們的敬拜和獻祭,燔祭、素祭和平安祭都不悅納,神拒絕接受他們獻祭,也不聽他們的歌聲和彈琴的響聲。原是歡樂的盛典,現在卻成了哀歌。甚麼是神所要的呢?神要的是滿有公平和公義。追想以色列家從前在曠野四十年在獻祭上的失敗,他們敬拜事奉別神。因此,神施行審判,他們將被擄到大馬色以外,就是他們世仇之地。這是神所宣判的話,真是以色列人的哀歌。

〈摩6:1-14〉
第1節,那時候亞述為列國最強的國家,是著名的侵略者,以色列家也要向亞述進貢,以色列在受轄制下,在錫安和撒瑪利亞山安逸無慮,就是南北兩國的領袖也以為可仍享福樂,不為國家將要敗亡擔憂。先知宣告他們有禍了! 

第2節,甲尼是北敘利亞的大城,哈馬也是大城,迦得是非利士五大城市之一,並最靠近猶大。以色列誇口以為自己會比那些大城強大、境界會比他們還寬時,但先知必然予以否定的回應。 

3-7節,他們自以為優越於別的大城,降禍的日子還遠。他們非但不去理會災禍即將來到,更坐在掌權的位上施行強暴,謀利好叫他們可躺臥在象牙上,舒身在榻上,吃群中的羊羔,棚裏的牛犢,這些都是形容他們生活窮奢極侈。他們在國家將亡之際,還彈琴鼓瑟唱消閑的歌曲,為自己製造樂器,如同大衞所造的,享受罪中之樂,沒有憂患意識。他們用大碗喝酒,豪飲作樂,用上等油抹身,是尊貴象徵,也是享樂的表現。他們卻不為約瑟的苦難擔憂,就是國家面對亞述的吞併之勢,也毫不在意。所以,當國家敗亡之日,這些領袖將首先被擄,荒宴之樂也必消滅,他們不能再縱情聲色,只餘哀歌。 

8-11節,主耶和華萬軍之神指著自己起誓,這是以祂絕對的權能與威榮宣告,沒有比祂大的,故只有指著自己起誓。祂憎惡雅各的榮華,就是指北國以色列的狂傲,厭棄他的宮殿,不再顧念他們。因此,祂要刑罰他們,將城和其中所有的都交付敵人,代表全國的敗亡。全城被滅,無人可以逃脫,如果只剩下一房,這房內只剩下十個人,最終他們仍不能存活。屋內有人死亡,有人搬運屍體去焚燒,原因相信是免得瘟疫漫延。在搬動屍體時,還問房屋裏的人,看看還有沒有人生還。回應必定是說沒有。「又說,不要作聲,因為我們不可提耶和華的名。」彷彿若有人作聲,將會被耶和華追究,反映他們的恐懼和害怕。耶和華的審判臨到,不論大房或小屋,神都會擊破打裂,全都變為廢堆,無法居住。 

12-14節,馬在崖石上奔跑是磨損馬蹄,人「在那裏」怎能用牛耕種,那裏可能是指海邊或崖石,無論如何,這些都是不可能的事。但以色列人卻使公平和公義變質,原本人以為美的公平成為苦澀,使公義的果子變為有害的茵蔯。他們還自誇說:「我們不是憑自己的力量取了角麼?」「角」是指國家的力量,以色列確曾得勝,並以此自誇狂傲。殊不知這些都只是虛浮的事,沒有神的幫助,毫無力量可言。神宣告要興起一國攻擊以色列家,戰爭的結果必使他們受欺壓,從在利巴嫩的哈馬口直到在耶利哥西部的亞拉巴河。這廣闊的地界被奪,北國將至敗亡。

〈摩7:1-17〉
1-3節,神指示先知,祂要降下蝗蟲之災,「為王割菜」是人民納稅的方式,第一批收成納入國庫,第二批才由農民收取。但當第二次收割,神便叫蝗蟲來到。蝗蟲吃盡那地的一切植物,不單蔬菜,就連牛羊吃的青草都被吃盡,畜牧農業都受嚴重影響。先知為雅各(就是以色列人)求赦免,他承認雅各的微弱,為以色列人謙卑主前,求主憐憫他們,他們面對這樣的災難,必不能站立得住。神垂聽先知的代求,便不降下蝗災。第3節的後悔是表達神憂傷和歎息,是感情的流露,不是說神像人那樣是而又非。 

4-6節,神又指示先知,祂命火來懲罰以色列,此災的影響能吞滅深淵,古時人以為深淵是水的源頭,火險些將地燒滅,表示大地都因火災受破壞。火對大地的破壞比蝗災更利害,蝗蟲過後還可能再現生機,火災燒毁大地,水泉都乾涸,大地就很難再有植物生長,這次先知祈求神止息。先知的懇求,觸動神憐憫的心腸,再度不降所說之災。 

7-9節,神使先知見異象,有一道牆是按準繩建築的,主手拿準繩站在其上。這表示神是公義的,準繩在祂手中,祂站在牆上,代表祂鑒察全個以色列,祂按公義來施行審判,祂的判斷也絲毫不差。神與先知一問一答,神將焦點放在準繩,這表示神要在以色列民中行公義的審判,他們被「量度出」的是所犯的罪惡,神說必不再寬恕他們。神必使外族攻擊他們,戰爭之災臨到以色列家。 

10-11節,伯特利的祭司亞瑪謝提到先知所說的話,單是在本卷先知書所記,先知的話已在嚴重挑戰以色列王,被視為圖謀推翻他的王權,故亞瑪謝認為北國是無法容納先知的話。他引述先知的話,稱耶羅波安必被刀殺,以色列民定被擄去離開本地。在亞瑪謝的眼中,先知的預言不單影響王權,也叫全國不安。 

12-13節,亞瑪謝恐嚇先知,要他逃往猶大地去,他以為先知只為賺錢才危言聳聽,先知應回本國猶大地說預言來糊口。他認為南國的先知不應再在北國的伯特利說預言,那裡是北國王的聖所和宮殿所在,這是表明先知是在挑戰北國的祭司和王,言下之意,北國必不會放過先知。 

14-15節,先知回應亞瑪謝,首先說明他原來不是先知或先知的門徒,他並不是說預言的人,他原是牧人,又是修理桑樹的,他不需靠說預言來賺取生計。但因為神選召他,使他不再牧放羊群,叫他去向以色列民說預言,故他才承受神的命令向他們宣講。 

16-17節,先知向亞瑪謝宣講神的話,當亞瑪謝威嚇先知不要向以色列說任何預言,神要先知預言亞瑪謝所受的刑罰,亞瑪謝的家必遭擄掠,以致他妻子作妓女、兒女倒在刀下。田地被仇敵瓜分,亞瑪謝自己也必死在被擄之地。

〈摩8:1-14〉
1-3節,神使先知看見異象,就是看見一筐夏天的果子。神解釋此異象的意思,夏天熟透的果子代表神審判的結局來到以色列民,如第七章所表述,神不再寬恕他們。這是何等樣的結局呢?宮殿中的詩歌變為哀號的悲哭聲,因為死亡極多至無法埋葬,以致有許多屍首在各處遭拋棄,「無人作聲」是死亡帶來的恐懼和可怖。 

4-7節,先知重述第二章的指責,那些吞吃窮乏人,使困苦人衰敗的富有商人,他們的罪是欺壓踐踏窮乏人和困苦人,先知宣告他們的惡行。他們要急不及待等安息日和月朔過去(月朔是四個七日一次),目的只是為作買賣,以詭詐的天秤和各種手段來欺哄人,這些欺詐都是神所憎惡,但他們仍以此行不義來發財。他們更以低價買窮乏人作奴隸,窮人只值一雙鞋的價錢。他們又將壞了的麥子賣給人,欺騙錢財。神指著雅各的榮耀起誓,雅各的榮耀原是神賜給以色列的產業,但現在因為他們種種的惡行,神必永遠不忘他們的罪行。 

8-10節,神不單不會忘記他們的惡,地也要因神的審判和人的罪而震動,其上的居民也要為此悲哀。還有河水泛濫之災,毁滅性的審判臨到。神叫黑暗臨到大地,日頭在午間落下,全地不見日光。神要使原本歡樂的節期變為悲哀,他們腰束麻布,又要剃頭,其中的悲哀如同喪獨生子,可見那是無法承受的痛苦日子,沒有生機。 

11-12節,神再提日子將到,祂必命饑荒降在地上,但神看人饑餓或乾渴的真正原因,是因不聽神的話,以色列應知道「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耶和華口裏所出的一切話」〈申8:3下〉。然而,他們卻不聽神藉先知所講的,他們被定罪正因如此。他們必飄流,四處尋找神的話,他們似乎知道神的話是困苦中的出路,但是神的話卻已被隱藏,他們不能尋見,被神棄絕了。 

13-14節,以色列美貌的處女和少年的男子,原本應是如日方中,生氣勃勃。但在那審判的日子,他們卻如在烈日之下被暴曬,因乾渴而發昏。撒瑪利亞的牛犢是指伯特利的牛犢,以色列人在伯特利與吉甲拜巴力與亞斯他錄,他們指著偶像起誓,又在但將牛犢作假神敬拜,「別是巴的神道起誓」是指人到別是巴的假神那裡起誓,以色列人明明背叛他們列祖的神,神已判定這些拜假神偶像的人,必要滅亡。

〈摩9:1-15〉
1-4節,神指示先知要擊打柱頂,堅固的門檻也要震動,從聖所的頂部到下方都遭嚴重破壞,所有聚集在其中的眾人有被打碎的柱頂壓死,所剩下的人,也必被刀所殺,無一人能逃避脫災。先知以五個「雖然」來描繪這些百姓怎樣逃也不能離開神的審判。雖然他們挖透陰間、爬上天去、藏在迦密山頂、藏在海底、被仇敵擄去,他們以為可以躲避神的審判,但神卻說祂的手必從陰間取出他們來,遠至天上也會被拿下來,藏於隱蔽的迦密山頂也會被搜尋出來,藏在海底也會被神所派的蛇咬,被外邦敵人擄到遠方以為可以活命,神也必使他們死於刀下。不論人用甚麼方法躲藏逃避,神既已盯著他們,定意降禍不降福,誰人能逃脫呢! 

5-6節,神的權能何其偉大,祂摸地,地就消化,大大震動,活在神審判之下的人都必悲哀,地必像尼羅河漲起,如同埃及河落下,這是形容大地被洪水所害,人都落在恐懼和無助之中。神創造天上的萬象,在大地之上安定穹蒼,海水蒸發而升到雲裡,雨水便澆在地上,這都是神的作為,耶和華是祂的名,這名當叫人敬畏。 

第7節,神在本節將以色列人比較外邦人,神不單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地,也曾恩待古實人、非利士人和亞蘭人,他們曾經惡待以色列人或是他們的仇敵。因此,神不單使以色列蒙恩,神更是萬族的主宰。 

8-10節,以色列曾是蒙神揀選的民族,神的眼目卻察看這有罪之國,就是北國,祂必將以色列國滅絕。雅各家是指選民,北國亡後,以色列的民族卻未全然被滅。雖然他們分散在列國中,如同用篩子篩穀,有神的保守,連一粒也不落在地上。但民中犯罪的人,滿以為災禍必不臨到他們,但神卻說他們必死在刀下。面對神的審判,罪人以為可以逃脫,必不能免災難,但在神保守之下的人,不論篩子如何篩動也不會使他們滅亡。從這國民中,我們看到神的公義和信實同時彰顯。 

11-12節,「那日」是指神審判後的日子,倒塌了的大衞帳幕是指耶路撒冷,城牆的破口要被堵住,那破壞的城池再次被建立起來,重新修造,像大衞那時一樣,神要復興大衞的國。從前大衞曾打敗以東,但以東長久以來不斷威脅以色列,當以色列復興的日子,以色列人再征服以東和其他邦國,如同大衞興盛時一樣,這是神的應許。 

13-15節,神應許將有一日,以色列必然復興,神再次賜福以色列民,給他們豐富的供應,大地豐收,大山小山都有甜酒與流奶。神必使以色列民被擄的歸回,重修荒廢的城邑居住,重新產出葡萄和果子。神要眷顧他們,在祂應許之地生長,他們不會再被拔出來,且被建立栽培。這是主耶和華以色列的神說的,在神公義審判之後,再見復興的應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