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指引‎ > ‎

2021/04/04 出17章1節至18章27節

17章1至7節,以色列人在利非訂安營,他們再次面對沒有水喝,其實從摩西領以色列人離開紅海,在書珥的曠野走了三天找不著水,到了瑪拉,因為那裡的水苦,百姓就曾向摩西發怨,結果神施行神蹟叫他們有甜水可喝,這是他們親身經歷的神蹟。然而,事隔不久,他們在汛的曠野,同樣沒有水喝,他們非但沒有懇求神,反而與摩西爭鬧,要摩西給他們水喝。在態度上,明顯他們是無理取鬧,完全未能在過去的經歷上學習信靠神。摩西反問他們為甚麼與他爭鬧,並且指出他們這樣爭鬧其實是在試探神,因為摩西作為神的僕人,受命帶領以色列人,這是以色列人都知道的,他們如此對待神的僕人,就等同與神爭鬧。同時,在埃及的十災,以致他們親身經歷過紅海的神蹟,神的大能是他們明明可知的,更甚者,他們剛在不久之前的曠野,又經歷了神供應水給他們喝。現在他們面對同樣的情景下,竟不來到神面前呼求,他們之前的經歷似乎絲毫無助他們認定神,反之與神僕爭鬧,顯出他們骨子裡並不相信神在他們中間。從下文摩西的禱告,我們得知以色列人幾乎要拿石頭打死他。因此,摩西指責他們是在試探神實不為過。結果神叫摩西拿著先前擊打河水的杖在何烈擊打磐石,從磐石裡便有水流出來,使百姓可以喝。摩西就在以色列的長老眼前這樣行了,這個地方的名稱也見証了以色列人的不是(瑪撒及米利巴分別是試探和爭鬧的意思),聖靈透過新約希伯來書的作者指出,「 聖靈有話說:你們今日若聽他的話,就不可硬著心,像在曠野惹祂發怒,試探他的時候一樣,在那裡,你們的祖宗試我探我、並且觀看我的作為、有四十年之久。所以我厭煩那世代的人,說、他們心裡常常迷糊,竟不曉得我的作為,我就在怒中起誓說,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 」這個嚴勵的警告,對今天的信徒同樣適用,我們或許不致於像他們那樣可惡的程度,但人在諸般的患難中,懷疑神的信實卻常常成為信徒內心深處的試探,願我們時刻儆醒,仰望主的憐憫。

17章8至16節,那時亞瑪力人來在利非訂,要和以色列人爭戰。這是以色列人第一次的爭戰,約書亞也是第一次出現,他要肩負選出人來,出去和亞瑪力人爭戰。但真正致勝的關鍵卻在山上。當山下打仗,摩西、亞倫與戶珥卻上了山頂。摩西何時舉手,以色列人就得勝,何時垂手,亞瑪力人就得勝。禱告從來都是屬靈爭戰致勝的法門,當摩西的手發沉,他的同伴就搬石頭來讓他坐在上面,亞倫與戶珥扶著他的手,一個在這邊,一個在那邊,他的手就穩住,直到日落的時候。約書亞最後殺了亞瑪力王和他的百姓。神更對摩西說,要將亞瑪力的名號,從天下全然塗抹了,要將這話寫在書上作紀念、又念給約書亞聽。在申命記25章17至19節稍微解釋了神滅亞瑪力人的原因「你要記念你們出埃及的時候,亞瑪力人在路上怎樣待你。他們在路上遇見你,趁你疲乏困倦,擊殺你儘後邊軟弱的人,並不敬畏神。所以耶和華你神使你不被四圍一切的仇敵擾亂,在耶和華你神賜你為業的地上,得享平安,那時你要將亞瑪力的名號,從天下塗抹了,不可忘記。」由此可見,亞瑪力人的奸詐和兇殘,使神認為他們是極其可惡,非滅絕他們不可。神這命令也影響以色列國,日後掃羅王就是因為憐惜亞瑪力王亞甲而被神厭棄(參撒上15章)。摩西築了一座壇,起名叫耶和華尼西,意思是「神是我旌旗的意思」,今天在屬靈的爭戰裡,我們需與肢體一同為教會守望,彼此扶持代求,重者要是認定神是我們得勝的依靠,更不要因為自己的喜惡而廢棄了神的旨意。

18章1至12節,本段記述摩西的岳父米甸祭司葉忒羅,聽見神將以色列從埃及領出來的事,便帶著摩西的妻子西坡拉和她的兩個兒子來到摩西在曠野安營的地方。摩西兩個兒子的名稱也反映了他的感受,一個名叫革舜,因他在外邦作了寄居的,一個名叫以利以謝,因為神幫助了他,救他脫離法老的刀。摩西向岳父分享了他的經歷,葉忒羅因神待以色列的一切好處,便甚歡喜,並得以認識耶和華比萬神都大,他也把燔祭和平安祭獻給神。

18章13至27節,當葉忒羅看見摩西坐著審判百姓,百姓又從早到晚都站在摩西的左右。經查詢後,知道原因是百姓到摩西那裡求問神,他們有事便由摩西施行審判,他又叫他們知道神的律例和法度。葉忒羅便指出摩西這樣作使他和百姓都疲憊,他獨自一人是辦理不了這大量的工作。葉忒羅便建議摩西,第一方面,如涉及屬靈的事,求問神或教導則仍由摩西處;第二方面,關於審判一些小事,則要從百姓中揀選有才能的人,有系統地管理百姓,這些人需要是敬畏神、誠實無妄、恨不義之財的人,可說這些建議也是合乎情理。他將行政的事分派有屬靈質素的負責,從人看確實是合理的解決辦法,這就是俗語說的「揸大放小」,葉忒羅也補了一句,摩西若這樣行,神也這樣吩咐他,他和百姓也不用這麽辛苦,就是他也覺得需要神認可。摩西也就聽從他岳父的話,按著他所說的去行,葉忒羅就往本地去了。從人的角度看,以上管理百姓的方法確實解決了雙方都疲憊不堪的問題,但還未實質幫助到摩西面對這群只懂發怨言的百姓,從民數記11章13至17 節,我們看到摩西向神申訴,管理這百姓的責任太重了,他獨自擔當不起,壓力之大,他甚至在神前求死,由此可見,葉忒羅的管理方法不是不好,但根本解決不了以色列人最大的問題。神採用的方法表面也類似是下放管理的責任,就是摩西從以色列的長老中招聚七十個人分擔他的「工作」,但應該不是取消原來葉忒羅建議的行政安排,兩者並行。其中最明顯的分別是在後者,神使他們和摩西一同站立在會幕前,神在那裡降臨與摩西說話,最重要是把降於摩西身上的靈分賜他們,他們就和摩西同當這管百姓的重任,免得摩西獨自擔當。換言之,這是神親自的授權予這七十人,也可以這樣說,倘若葉忒羅的建議在管理這些百姓的屬靈事上是可行的,也不用後來這個「授權」了。今天處理教會內屬靈的事,我們最重要的還仰賴神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