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指引‎ > ‎

2020/12/06 太24章15至51節

15節,主耶穌在預言末世兆頭之時,說:「你們看見先知但以理所說的那行毀壞可憎的站在聖地(讀這經的人須要會意)。」特別要我們「會意」,暗示敵基督要「行毀壞」,發動末世大戰;「行可憎」是將他「可憎的像」放在以色列聖殿外院,強逼他們敬拜。這些事發生,就是「敵基督」要全面顯露出來。

16至22節,「那時,在猶太的,應當逃到山上……不要回去取衣裳」,敵基督發動閃電襲擊,是要徹底消滅以色列。所以,主警告猶太人趕快逃到山上,連回家拿一些必須品也沒有時間。當那些日子,最悲慘就是那些懷孕的和奶孩子的母親,因為沒有帶備嬰兒用品,逃走時很悽涼。如果遇到冬天,就不夠衣服穿;如果遇到安息日,猶太人就不能走遠路。這是爆發史無前例最大的災難,相信是毀滅全世界的「核子大戰」。若不減少那日子,凡有血氣的總沒有一個得救的;只是為選民,那日子必減少了。這就是神控制著這場「核子大戰」,不會讓它打足三年半,證明神沒有丟棄以色列人,給他們最後的機會悔改。

23至28節,那時,「假先知」會到處推介「敵基督」,認為牠就是再來的「基督」。因為一切「攔阻」已經除去,牠就可以全然顯露出來,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大神蹟、大奇事,倘若能行,連選民也就迷惑了。猶太人向來要求神蹟,藉以證明甚麼可信,甚麼不可信,所以他們就被敵基督和假先知欺騙了。主耶穌用很重的語氣說:「看哪,我預先告訴你們了」,可見主最擔心的末世兆頭,就是敵基督和假先知的大迷惑。主提醒信徒,若有人對我們說基督在曠野、或在內屋中,我們不要信,主的意思是,基督再來,不是從地上出現的;而是從天上駕雲,在極大的榮光中降臨的,這就是「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的意思。憑這一點,就可以分辨出誰是假基督了。「屍首在哪裡,鷹也必聚在那裡」是指鷹吃屍首,列國大軍也必照樣聚集到以色列,要分奪被打敗的中東列國之財富。

29至31節,「那些日子的災難一過去,日頭就變黑了,月亮也不放光,眾星要從天上墜落,天勢都要震動。」這就是啟示錄中的「第六印」,主說出這現象,是要告訴猶太人,留意基督從天降臨之前,是「大災難」發展到最高峰,有很明顯的「天勢改變」現象,那時並不需要任何人教導,說基督在這裡,在那裡。地上萬族在那時都要哀哭,因為萬族中沒有悔改信主的人親眼看見主降臨,就非常後悔和懼怕。惟獨以色列選民要全家悔改得救,所以主將他們從世界各地招聚回來,進入「千禧年國度」,主就在耶路撒冷作王,統治全世界,以色列得著大復興。

32至39節,主耶穌論及「教會復活被提」之時,說:「但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唯獨父知道。」(太24:36)這話並不代表主不准我們研究教會何時復活被提;主的意思是要我們警醒,因為主隨時都會回來。主不准我們知道「那日子,那時辰」,因為太準確知道就不會警醒。主既然教我們觀察「無花果樹」何時發嫩長葉,就推測到夏天近了,主也願意我們知道「人子近了,正在門口了。」,主又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世代還沒有過去,這些事都要成就。天地要廢去,我的話卻不能廢去。」這既是指主的預言,也是指《新約聖經》,所以,主將自己的預言,與舊約眾先知的預言看為同等權威,都不能廢去。挪亞進入方舟之前,人們還是「照常吃喝嫁娶」,暗示沒有任何跡象可以猜到大災難會來臨;「教會被提」之前也是這樣。如果教會是在「災中」或「災後」被提,那就有災難的跡象可以根查,預測到被提的日子了。但主明明的說:「但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獨父知道。」,因此,我們相信得救的信徒是災前被提的。

40至44節,主耶穌在此形容「教會被提」的情景,特別強調「取去一個,撇下一個」.意思是,到那時,誰是得救的真基督徒,誰是不能得救的假基督徒,都分辨得清清楚楚了。因為凡屬主的真基督徒都要被提;凡是支持假先知和假基督的信徒,都要被留下來,進入大災難。關於基督徒被提,馬太福音記載主說的兩個例子,包括「兩個人在田裡」和「兩個女人推磨」,路加福音則還加上另一個例子,就是「兩個人在一個床上」,這三個例子說明了兩夫妻、或兩同工之中,有一個得救被提,有一個未得救而被留下來,他們全不知道,竟然會這樣突然分開。這一點也證明基督徒是在「大災難之前被提」,因為被提之前,人們還在睡覺、或工作,絲毫沒有半點大災難即將來臨的意識和準備,表示大災難是突然來臨的,而教會在大災難來臨之前被提,也是突然的。所以,我們要警醒,因為不知道主是哪一天來到。主再以家主預知有賊來作為例子,家主若知道幾更天有賊來,就必警醒,不容人挖透房屋,這實在是人所共知的常識。這是主再次提醒我們要預備,因為在我們想不到的時候,主就來了。

45至51節,主問「誰是忠心見識的僕人」,這樣的人在等候主回來時,他聽命的對象是主人,雖然主人不在,但他仍然遵從主人的吩咐,故主人可將家裡的人交托他管理。他又能分辨以什麼態度來等候主人,他不像下文提到的惡僕,以為主人會來得遲就作惡。相反,他能按時分糧給所管理的人,關切家裡的人的需要。當主人來到,看見僕人這樣行,這僕人就有福了,並且主人要派他管理一切所有的。即主會判斷我們,為討主喜悅,警醒及關切神家裡的人之需要,必得主稱讚。另一類被主稱為惡僕,他們以為主會遲回來,既是僕人應也知道有一天要向主交賬,但為了放縱自己,他們非但沒有關切他人,更動手打他的同伴,意思是在末世基督徒逼迫基督徒。他們「又和酒醉的人一同吃喝」,表示他們與不受真理約束的人聯合,一同過放縱無道的生活。「在他想不到的日子,不知道的時辰,那僕人的主人要來,重重的處治他」。惡僕之所以「想不到」,是因為不肯想、不留意、不儆醒、不注重研讀《聖經》,這惡僕放縱自己到「那一日,那一個時辰」,還是不肯儆醒。因此,教會被提之時,他們完全不知道,因為已經「醉了」。正如《啟示錄》指著「大淫婦」預言說:「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他淫亂的酒。」(啟17:2)主人「重重處治他」,就是藉著末世的哈米吉多頓大戰來報應他,這就是《聖經》所說:主的日子臨到他們,要「像賊一樣」(帖前5:4)。主說,要「定他和假冒為善的人同罪。」越靠近末世,真基督徒就會大大減少,假基督徒就會大大增多,如同「換血」一樣,漸漸達到普世大部份基督徒都不能得救的地步。

(註:如需詳細了解末世論,請參閱主光哥所著《啟示錄研經亮光》及《路加福音研經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