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指引‎ > ‎

太15章

1至9節,法利賽人和文士從耶路撒冷來挑戰耶穌,明顯他們是有備而來,也代表著當時猶太教的官方勢力來對付主,他們要從主的門徒身上找把柄來控告主。他們認為門徒的「罪行」是吃飯的時候不洗手,這是干犯了古人的遺傳。這些所謂「古人的遺傳」不是舊約的律法,而是他們在舊約律法以外,定下各樣生活上的規矩,這些規距在當時猶太社會已經形成了一種嚴苛的宗教要求,甚至與舊約律法的地位混為一談。因此,這些宗教領袖認為門徒吃飯前不洗手是等同干犯律法。主以問題的方式回應他們:「你們為甚麼因著你們的遺傳,犯神的誡命呢?」主沒有與他們糾纏在門徒洗手的問題上,反而指出他們根本的問題,他們以為遺傳可凌駕律法,並且他們這個說法背後更是為了私利。主以他們干犯「當孝敬父母」的律法為例,律法清楚列出「咒罵父母的,必治死他。」,即叫人必須尊重父母,但這些熟識律法的法利賽人和文士卻說:「無論何人對父母說,我所當奉給你的,已經作了供獻,他就可以不孝敬父母。」他們口裡好像講到奉獻給神比奉給父母重要,因此,他們的金錢已奉獻給神,便不用再供養父母。這種解釋明顯是強詞奪理,再者,他們肯定不是像窮寡婦那樣將一切都獻上,他們是有餘有能同時做這兩件事。但他們為了保留錢財,而以此為借口拒絕奉給父母,主便指出他們是藉著遺傳,廢了神的誡命,責備他們是假冒為善的人,舊約先知以賽亞也曾預言有他們這樣的人,嘴唇說尊敬神,表面裝作敬虔,生命裡面卻遠離神。他們不單自己得罪神,更將人的吩咐(就是上文提到的人的遺傳)當作真理來教導人,這種徒有外表敬拜,神也不會悅納,所以,他們的敬拜也是枉然。我們今天也明白很多真理,但人的心比萬物都詭詐,願我們小心不要效法這些假冒為善的人,不要為自己而廢棄了神的旨意。 

10至20節,耶穌轉向眾人解釋,要他們聽而明白,主指出「入口」和「出口」對污穢人有不同的影響。門徒進前來告訴主,法利賽人不服主所講的話,這應是指「入口」和「出口」的道理,但主對法利賽人的不服不以為然,他們所強調「入口」的是出於神的旨意,但主指出這並不是天父所栽種的物,並且他們所認定的遺傳必被神廢棄。主知道他們拒絕主的教訓,主就讓他們繼續偏行己路,他們自己為是領導人行在神的旨意中,但卻被神看為只是瞎子領瞎子,非但不能行在正路,結果更是兩個瞎子都要掉在坑裡。但彼得卻曉得來到主面前,求問上述「入口」和「出口」比喻的意思。主有點責備的口吻來回答他們,祂認為他們應該明白,正如15章10章,主講這比喻是叫眾人聽而明白。但主仍解釋給他們聽,從口食進人體內的只是物質,結果只是落在茅廁裡,不能污穢人的靈魂,惟獨出口的,就是從人裡面的生命流露出來,這才是罪惡的來源。主列舉的例子包括有惡念、兇殺、姦淫、苟合、偷盜、妄證、謗讟,全部都是由於人裡面的私慾引發的罪惡。但法利賽人所責備的不洗手吃飯,卻不能叫人得罪神。當然,我們也留心,倘若人以為據此可以吃喝任何「毒害」之物,例如荒宴、酗酒或吸毒,其實這不單涉及外面肉體的問題,而是他生命裡面已經受罪綑綁,故流露出有問題的行為。 

21至28節,耶穌離開神的百姓,便退到推羅西頓這個屬外邦人的地方,按馬可福音7章24節,主是不願意人知道,只是隱藏不住。有一個迦南婦人喊著求主幫助她那被鬼附的女兒,作為一個外邦人,她竟認識主是大衛的子孫,她認定主有能力趕鬼。她不斷的懇求,主耶穌卻一言不答,當門徒求主打發婦人離開。主回應說祂的使命是到神百姓那裡尋找迷失的羊,當然這是指祂在世上的日子,而不是指祂死後復活叫門徒將福音傳給萬邦。但那婦人仍來拜主,繼續求主的幫助。主耶穌以猶太人常用的說法來回答婦人,「不好拿兒女的餅丟給狗吃」,在外邦人的角度,這種說法並不容易接受,這婦人的回應竟然表示同意,但表示肔是縱然不配,但仍想蒙恩惠,正如狗也吃牠主人桌子上掉下來的碎渣兒。主的回應也很特別,主不是說可憐憫她,相反,主稱讚這婦人的信心是大的,可見主不是要偏低這個婦人。主在與她說話時,便照婦人所求的,給她成全,就是鬼從她女兒身上被趕出來。相比之下,那些自大虛偽的法利賽人,他們是神百姓的宗教領袖,他們比起這個出身假神國度的外邦婦女,這個女子的信心更是顯出他們的不信。 

29至39節,耶穌回到加利利的海邊,就上山坐下,有許多人到祂那裡,他們都是帶著希望得醫治的目的到主那裡,主也就治好他們。眾人看見的都是一些不可能或不容易治好的病被醫好了,包括啞巴說話,殘疾的痊愈,瘸子行走,瞎子看見,他們就歸榮耀給以色列的神。主花上三天的時間來與這些人同在,並且醫治他們,想到主應該是何等的疲累。主對門徒說:「我憐憫這眾人……」對於他們餓著身子回家,主尚且擔心他們在路上困乏,我們便明白主為何這花這麼多的時間和精力來醫治他們,全因祂那憐憫人的心腸。當主叫這四千個男丁和其餘婦女孩子吃飽,門徒的反應好像很自然,在這野地如何能供應這大量的食物。我們會感到十分奇怪,在上一章經文,門徒豈不是經歷過五餅二魚的神蹟嗎?為何事隔不多的日子,他們彷彿全然忘記了他們曾經親手經歷主奇妙的供應,那次的人數比這次更多。他們今次更有七個餅和幾條小魚,同樣,主拿著這些餅和魚,祝謝了,擘開,遞給門徒,門徒又遞給眾人。他們親手經歷這些豈不是和上次幾乎完全相同,但早前他們卻仍然問:「我們在這野地,哪裡有這麼多的餅叫這許多人吃飽呢?」或許我們和這些門徒也沒有兩樣,從前在難處中蒙神恩待,經歷到神的供應,但曾幾何時,當類同的難處來到,我們仍然缺乏信心,為生活而憂心忡忡,忘記了我們都經歷過從「收拾剩下的零碎,裝滿了多少個筐子」。在主那裡,供應與憐憫不絕,在人那處,信心和依靠卻是何等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