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指引‎ > ‎

太11章

太11章
1至6節,承上章的結語,主吩咐門徒去傳「天國近了」的信息,祂自己也繼續往各城去傳道教訓人,雖然主差獻人去,但祂自己也沒有退居幕後。施洗約翰在馬太福音第三章已見證主耶穌是比他能力大的那位,但現他在監裡,聽見基督所做的事,他心裡卻感到疑惑。於是打發兩個門徒去問主,「那將要來的是你嗎?還是我們等候別人呢?」約翰為何這樣起了疑惑呢?在第三章,我們看到約翰以為主耶穌是要那來的彌賽亞,祂要揚淨祂的場,把麥子收在倉裏,把糠用不滅的火燒盡了,看來約翰以為主會施行公義的審判。我們從主的回答約翰的問題,回答內容都是關乎祂的憐憫、恩慈和所傳天國的福音,連到主所行的事蹟,都似乎不是約翰所預期審判的工作。主耶穌便指出凡不因祂所作的事而跌倒的人就有福了,就是不會因祂所作上述事而拒絕祂,那些人就有福了。 

7至15節,主轉向眾人談論到施洗約翰,從前眾人被吸引到曠野,為的不是去看風吹動的蘆葦(比喻左搖右擺的人),眾所周知,約翰不是這樣軟弱的人;他們也不是看穿細軟衣服的人,約翰更不是懂享福的人,那些只懂享福的人是在王宮;眾人出去是看什麼人呢?是的,大家是要看先知,並且主耶穌見證施洗約翰比先知還大多了。在瑪拉基書3章1節,神說要差遣祂的使者在祂前面預備道路,約翰就是這位使者。約翰到底有多「大」?主見證說「凡婦人所生的,沒有一個興起來大過施洗約翰的」,這是指著約翰的使命來說的,約翰能「叫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瑪4:6)」,這樣叫人悔改的能力不是任何按肉體所生來的人可以比擬的。然而,主卻說「天國裡最小的比他還大」,下文又說「從施洗約翰的時候到如今,天國是努力進入的,努力的人就得著了。因為眾先知和律法說預言,到約翰為止。」明顯主在講論兩個不同時代的認知,施洗約翰是主的先驅者,但也是舊約最後一位先知,第14節更明說他就是那應當來的以利亞。約翰所傳的只是悔改的洗禮,但他還未完全明白福音的啟示(他因此才會產生疑惑),然而,當福音的啟示完成,那在以後因信福音而得進天國的人,因為他們所接受新約的福音,要比約翰所認識的彌賽亞預言更全面,比較憑努力遵守律法進天國的人與新約下蒙恩得救的信徒,後者的領受必然比前者要大。因此,主說天國裡最小的比施洗約翰還大。約翰就是預言中的以利亞,但不是所有人都會認同,惟有肯領受的人才能認出約翰是要來的以利亞。但又有多少人真的肯聽呢?所以,主說:「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 

16至19節,主指出那世代對祂和施洗約翰的反應都是負面的,主耶穌以孩童招呼同伴玩結婚和喪禮的遊戲作比喻,那些聽見主和約翰的人均拒絕他們所傳講的,毫無正面的反應。約翰宣講審判信息和要他們離開罪惡,他們就視約翰的禁食為被鬼附著;當主耶穌沒有像約翰那樣禁食,同時又與稅吏和罪人在一處,他們就論斷主是貪食好酒的人,這些論斷主和約翰的人就是當時的法利賽人和文士。雖然約翰與耶穌的工作不盡相同,但他們都是智慧之子,活出神的旨意,他們便在行為上顯為是。 

20至24節,在本段中,我們同時也看到主不是包容罪惡的,當主在那些城中行了許多異能,但城中的人仍不悔改,就在那時候, 主責備他們。主在這裡提到兩組的城市,哥拉汛和伯賽大對比推羅、西頓,迦百農對比所多瑪。推羅和西頓在外邦中是著名敵擋神的城市,受到多位舊約先知嚴厲的責備,所多瑪更是出了名淫亂不虔不義的城市,然而,主指出祂在哥拉汛、伯賽大和迦百農所行的異能,若行在舊約這三個狂傲敗壞的城市,後者早已悔改了。但現今主向那些傳天國福音的城市卻拒絕主,就像迦百農,自己以為可以升到天上享福,現在因為卻因抗拒天國的福音,將與其他的城池一同滅亡,並且他們所受的比起那三個舊約城池所受的更為難受。 

25至30節,那時,主看那些拒絕祂的人,他們自以為是聰明通達人,相信包括那些熟識律法和先知道理的宗教領袖,他們卻拒絕了父神差來的基督。主以他們的拒絕並不是自己的挫折,反倒視之為父神的美意。主為此感謝父神,因神將這些事向自以為聰明通達的人隱藏起來,「這些事」是指天國的道理,神阻擋驕傲的人,卻賜恩給謙卑的人,那些願意回轉像小孩子的人,就是以單純的心來接受天國道理的人,他們就得福,這樣不同的看待都是出於父神的美意。主論又到自己和父神的關係,首先一切所有的,都是父神交付給主的,「這一切所有的」是指向上文提到天國的道理,同時,父與子之間完全沒有阻隔,也沒有人可以認識他們,除了子和子所願意指示的,沒有人知道父。既然主所有一切都是出於父神,人也只可以因為主而認識父。耶穌就召喚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到祂那裡,主應許使他們得安息,相比那些拒絕祂的城,這些人首先要到祂那裡,就像上文提到要像單純嬰孩,他們要負主的軛,那主的軛和擔子是指什麼呢?上文又提到祂和父神的關係,可見祂所指的是我們要學主那樣順服,天父交付祂的,主都願意遵行父神的旨意,作成祂的工。主的軛是容易的,主的擔子是輕省的,只要人心裡學主那樣,願意順服神的旨意。主解釋祂心裡柔和謙卑,我們學效祂的樣式,主應許我們就必得享安息,主看順服神是容易的、也是輕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