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指引‎ > ‎

太9章

太9章
1至8節,耶穌上了船,來到自己的城(迦百農),根據馬可福音2章,有四個人為了將癱子帶到主面前,他們不惜拆了房頂,然後用褥子連癱子縋下到主跟前,在眾目睽睽下作這事,主指出這是出於他們(包括癱子)的信心。馬太沒有像馬可那樣詳細描寫整個過程,但重點卻是藉著主的說話和文士的反應,從而帶出主的權柄。主對癱子說:「小子,你的罪赦了。」可見那癱子的病與他的罪有關。那時主還沒有醫治他,但有幾個文士聽見,便心裡議論主在說僭妄的話,因為除了神以外,沒有人能赦罪。在主醫治癱子之先,主已知道他們心裡存有這樣惡意的批評,其實主這個知道已是另一個神蹟。倘若單憑口講赦罪,表面上總比叫一個癱子起來行走容易,因為對於前者,可以是具爭論性而無法有看得到的結果。因此,主就問文士哪一容易呢?若論到兩者的重要性,主的第句話是赦罪,可見祂以人的靈魂比身子更為寶貴。但為回應文士心裡的批評,主隨即用說話醫好了那名癱子,目的是為叫文士們認識主,就是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權柄。主醫治好這癱子,並且是即時「生效」。這個看似極難的神蹟,主一句話便作成了,眾人的反應是驚奇和歸榮耀與神,其實主是希望人不單見到這個神蹟,更願人因此而認識祂赦罪的權柄,從而認識主。然而,在馬可福音2:12和路加福音5:26記載眾人的反應分別是:「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事。」及「我們今日看見非常的事了。」眾人的焦點似乎還是在看得見的事上。

9至13節,這段講述馬太自己如何蒙主召喚,他當時坐在稅關上,主對他說:「你跟從我來。」他就起來,跟從了耶穌。馬太作為一個稅吏,當時是被猶太人視作與罪人一樣,不為人所接納,甚至他自己也視自己是個罪人。現在他竟然被主耶穌主動召喚作門徒,主耶穌當時已是很有名的人,他便起來,毫不猶豫的跟從了主。從馬可福音2:15,我們知道主是在馬太的家裡坐席,當馬太跟從主,一些稅吏和罪人也來與主耶穌一同吃飯,他們來的原因,從下文的解釋,相信是主叫馬太請他的同伴來,因為主是召罪人。法利賽人看見主竟然和稅吏和罪人一同吃飯,他們便向門徒批評主耶穌的做法大有問題,他們認為主若是聖潔的主,便不應和不潔的罪人坐席,因為這會使祂沾染了污穢。主的回應是引用何西亞書6:6,主不是否認他們有罪的問題,正如醫生面對有病的人不會否認他們有病,但主指出神的心意是喜愛憐恤,神愛罪人,願意他們悔改得拯救。主以醫生治病借喻自己接觸罪人的目的,而法利賽人只關注祭祀,這卻不是神所喜悅。

14至17節,除了文士和法利賽人質疑主耶穌的行徑外,現在又有施洗約翰的門徒來見耶穌,他們也是提問一些涉及宗教規條的問題。他們和法利賽人常常禁食,這表明他們都在遵守一些宗教規條,但主的門徒倒不禁食,在他們眼中,禁食是應當行的事。主回應指出禁食應是在哀慟的情景下才做的事情,現在卻是「婚宴」的時刻,那會有人在陪伴新郎時哀慟禁食的呢!但將來有一天,主的門徒也會因著主(新郎)的離開而哀傷,那時他們便要禁食了。主以新舊的衣服和新酒與舊皮袋的比喻,來解釋祂所傳的道與法利賽人的律法主義不能溶合,他們不要以舊有人的遺傳或教訓來比較祂所要立的天國下新的生活模式。

18至26節,對比馬可福音5:22-43,馬太只用9節經文來概括描述相同的事蹟,他寫的目的是要顯出主耶穌的權柄,因此,一些細節便省略或綜合的表述出來。管會堂的(睚魯)來求主救活他的女兒,當主跟著他去時,有一個患了十二年血漏的婦人來摸耶穌的衣裳繸子,馬太刪略了中間的對話和婦人的背景,只表達婦人那單純的信心「我只摸他的衣裳,就必痊愈。」血漏不單使這婦人受了不少肉身的苦,她更被人視為不潔,按律法(利15:25),她原是不應摸主耶穌的衣裳,但她因信主可以治好她,所以,她摸了,在馬可福音5:33更記載她在眾人面前述說了自己的情況,主在此不但醫好她,更安慰她「女兒,放心!你的信救了你。」這是主的憐恤。當主到了管會堂的家裡,在他家裡的人在哭葬,主叫他們退去,並表示這閨女不是死了,是睡著了,他們就嗤笑主。結果眾人被趕出屋外,主就叫閨女活過來,這神蹟便傳遍了那地方。

27至31節,有兩個瞎子懇求主可憐他們,主讓他們隨祂進了房子,並且摸他們的眼睛,他們便能看見,同時主也見証他的信心。然而,當主切切囑咐他們不可叫人知道此事,他們卻將主的名聲傳遍了那地方。既說切切囑咐,可見主是十分認真的要求他們,他們既然蒙大恩,為何又不聽主的話呢!雖然他們經歷了超然的神蹟,但卻忽略了行神蹟的主所咐吩的。我們或許也是會如此,常常經歷主的恩典,但卻又不聽主的話。

32至34節,這裡記載了一個因被鬼附而不能說出話來的人,當他被帶到主前,鬼便被趕出去,那人便能說話,當眾人都希奇這個從未見過的神蹟,法利賽人不滿眾人有這樣的反應,他們便試圖要改變人對這個神蹟的觀感,硬說主是靠著鬼王趕鬼,我們在此見到法利賽人對主的敵意攻擊是多麼無理。

35至38節,這段記載主走遍各城各鄉,在會堂教訓人、宣講天國的福音和醫治各樣病症,這些都是祂所作的事。然而,經文更記載主面對這許多人,祂所看見的不是事工,乃是這些人的需要,祂憐憫他們,祂看他們如同沒有牧人的羊群一樣,迷失方向、失去牧養的羊群,結局是困苦流離。主看他們的需要,不單在身體上的病症或缺乏,祂更看見他們需要天國的福音。因此,祂將福音的使命交托門徒,讓他們看見要收的莊稼多,做工的人少。然而,福音的使命是從神而來,所以,門徒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祂的莊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