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指引‎ > ‎

太7章1至29節

太7章1至29節
1至6節,論斷不只是分辨,更含有定罪的成份,但主不是說我們應該不分辨對錯,因為在第6節,主便指出我們要分辨那些人是屬於「狗」和「豬」類,祂的目的不是要門徒偏低其他人,重點是不要將聖物或珍珠給這些不懂愛惜的人,這比喻是指向那些假冒為善的人,他們根本不曉得屬靈的事,主提醒我們當曉得分辨誰是這類人。然而,我們不也應隨意指控別人是假先知,主在這裡用了一個準則來讓我們看論斷,就是「你們用甚麼量器量給人,也必用甚麼量器量給你們。」在論斷別人以前,我們應該先省察自己,其實普遍論斷的問題就是人常常只看到別人眼中的刺,卻看不到自己眼中有樑木。主指斥這些是假冒為善的人,主教訓的目的是要人先除去自己眼中的樑木。其實當人真的醒悟自己比別人更差時,便不會輕易論斷別人了。主的判斷和那些假冒為善的人同是判斷別人,但動機和態度卻截然不同。 

7至11節,主在上文論到門徒怎樣待人後,就勸勉他們不要放棄祈求,因為父神是願意垂聽人禱告的。主更指出父神對我們的祈求,相比地上父親對待兒子的請求更為重視。縱使地上父親不好,他們尚且會將好東西給兒女,天父相比地上父親好上千千萬萬倍,祂豈不更把好東西給求祂的人嗎!這表明神和我們的關係是何等的親密,我們實在應該放心到天父面前,以神兒女的心情來祈求祂。 

12節,「所以」和「無論何事」,表示上述登山寶訓中涉及待人的事情,總意的教訓就是「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例如:愛人、免債、論斷等,這個待人的道理也是「律法和先知的道理」,可說是舊約中愛人如己的總綱。 

13至20節,「窄路」是指可以通往永生的正路,這路被形容為又窄、又小,找著的人也少,代表真正得救的人不多。要「進窄門」才能行「窄路」,不單必須離開那寬路,並且這窄條路不是容易走的。但選擇走窄路的人,窄路的盡頭便是永生,反之,走進寬門的,必然引到滅亡。由於不用付什麼代價便可以走這條大路,故走的人也多,滅亡的人也多。真心信主的人,走這條遵行神旨意的道路,絕不容易。但那些只會稱呼‘主啊,主啊’的人,他們卻不肯付代價來遵行神的旨意,他們走上了滅亡的寬路。既有兩條道路、兩種人,主便提醒門徒要防備假先知,他們會進到門徒中間扮作先知,影響門徒所走的路,他們外表好像羊那樣,但裡面卻是殘暴的狼,他們絕不會愛惜門徒,只會引別人進寬門、走寬路、得滅亡。如何可以發現他們偽裝先知呢?主叫門徒留意他們所結的果子,憑他們流露的生命來認出他們。不是憑他們所講的道理,乃是憑他們有否屬神的生命表現。荊棘不能長葡萄、蒺藜不能生無花果,好樹與壞樹的比喻也是如此,裡面有什麼樣的生命,就會流露出什麼樣的生命表現來,這都是顯而易見的道理。沒有屬神生命的假先知,他們必然被砍下來丟在火裡,就是審判必然臨到他們。 

21至23節,不單是對假先知,任何稱呼主耶穌為主的人,不能都進天國,主十分清楚指出惟獨遵行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因此,當主的日子來到,必有許多自以為可以上天堂的人,發現原來自己被主看為惡人,主從來不認識他們,他們的結局只有滅亡。他們還以為生前奉主的名傳道、趕鬼、行許多異能,就能得救,誰知神不是看這些都是外顯的「事奉」,神是看人的內心。若是真心信主的人,必然願意遵行神的旨意,這是生命的問題,徒然有外面的宗教行為或表現,神並不看重。甚至神看他們為惡人,可見他們信主的動機不正確,甚至是破壞教會,影響別人的信心。 

24至27節,「所以」是指上文的警告,既知遵行主話的重要性,聰明人和無知的人(愚蠢人foolish man)的分別在於對將來審判的預備。聰明的人就會好好預備,他們會到主那裡,聽見主的話就去行。聰明人這樣作就是將房子蓋在磐石上,就是門徒聽見又遵行神的說話,他們的信仰就堅固了。若是單單以五至七章的登山寶訓而論,若有人看完明白了,又願意遵行其中的教訓,他的屬靈生命已是何等豐盛!其信仰的根基是何等穩固!當我們有了這樣的根基,無論任何的衝擊都不能打挎我們的信仰,如同比喻中的雨淋、水沖、風吹,撞著那房子,房子總不倒塌。對於那些聽見主的話,但又不去行的人,主說他們是無知人,他們只將房子蓋在沙土上。雖在沙土上,但表面看來是很難看到有沒有根基,惟有在雨淋、水沖、風吹的日子,撞著那房子,在猛烈衝擊的環境下,房子便倒塌了,這便能顯出誰是沒有根基的房子。按上文論到那些「惡人」,雖然他們的信仰如同建在沙土上的房子那樣,有時別人未能真的察覺到問題所在,甚至他們連自己都騙了自己,以為自己得救。但在主再來之時,「這房子倒場得很大」比喻他們的結局是何等可怕。 

28至29節,耶穌講完了這些話,眾人的反應是希奇祂的教訓,因為祂教訓他們,正像有權柄的人,不像他們的文士。從登山寶訓的內容重點思想,主的話所強調是屬靈的生命內涵和表現,文士只著重的是律法的解釋,講的道並沒有生命的大能,但主的教訓卻是引導人的思想來到神面前,讓門徒感到主的教訓帶有屬靈的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