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指引‎ > ‎

創49章29節至50章26節

創49章29節至50章26節
29至33節,雅各祝福完了,再沒有任何掛慮,一心只想「歸到我列祖那裏」,以天上的家鄉為念。所以他囑咐眾子說:「……你們要將我葬在赫人以弗崙田間的洞裏、與我祖我父在一處」。本來葬在那裡都不要緊,但雅各還是要藉此提醒他的眾子,「亞伯拉罕、以撒」是他的祖與父,不計「他拉」和「拿鶴」,因為神要亞伯拉罕離開本地、本族、父家,答應使他的後裔成為大國,得大福。神應許「亞伯拉罕和以撒」必得迦南地為業,但他們在世時只能「寄居」在迦南地,並沒有得著任何地土,就只曾「買」下以弗崙那塊田和洞,真正屬於亞伯拉罕的。「亞伯拉罕、撒拉、以撒、利百加、利亞」都葬在那裡;但以實瑪利、以掃,和他們的妻兒都沒有葬在那裡,因為他們不信,不重視承受迦南地為業。但雅各非常強調要葬在那裡,為要表示承繼神給予亞伯拉罕的應許。將來以色列人從埃及歸回之時,就可以以「得回以弗崙那塊田和洞」為名,神必定成就祂的應許,使他們「得全迦南地為業」。這樣雅各做妥一切,使眾子確實知道、他們一定要返回迦南地,得那地為業,他「把腳收在床上、氣絕而死、歸到列祖那裏去了。」表示一無掛慮,真正安安樂樂地離世。相信雅各離世的時候,帶著滿足、感恩、和信心,知道自己必要與亞伯拉罕和以撒同在一處而走的。雅各住在埃及這十七年,不再是「又少又苦」,反而「多過」又「快樂過」之前一百三十年。雅各知道自己所祝的福會延至永恆,又預言十二個支派的將來直到末世,然後說:「我將要歸到我列祖〔原文作本民〕那裏。」這句在英文欽定譯本譯為“I am to be gathered unto my people",表示亞伯拉罕、以撒、雅各和十二個支派後來所有蒙福的人,要成為活在天上一種特殊的「人民」。這種「人民」不屬地上任何國家、民族、血統……;乃是「天上的國民」(腓3:20),是「神家裡的人」(弗2:19, 來11:16),讀者一定要明白、《聖經》的說法,只有「亞伯拉罕的後裔」才能得救。然而、誰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呢?《創世記》顯示:以實瑪利不是、以掃也不是、不信的以色列人也不是;反而「利百加、他瑪、喇合、路得、拔示巴……」都是,因為他們願意信。所以主耶穌對猶太人說:「不要自己心裡說:有亞伯拉罕為我們的祖宗。我告訴你們,神能從這些石頭中給亞伯拉罕興起子孫來。」(太3:9)意思是說、猶太人不能按血統稱為亞伯拉罕的後裔;但「石頭」如果肯「信」,他們都可以成為亞伯拉罕的子孫。主又對許多肯信主的外邦人說:「從東、從西、從南、從北將有人來,在神的國裡坐席。」(路13:28-29),神要叫外邦人因信稱義,就早已傳福音給亞伯拉罕,說:『萬國都必因你得福。』可見那以信為本的人和有信心的亞伯拉罕一同得福。」(加3:7)

創50章1至14節,約瑟為父親雅各安排的葬禮極其隆重,為要表達對父親的一片孝心。埃及人也很隆重地給雅各舉行葬禮,為他哀哭,全因為對約瑟的敬重-埃及人視約瑟為「救世主」,地位僅次於法老,所以他們感到能與約瑟分一點憂,是對約瑟的一點敬意。這一切隆重的喪禮,顯示神奪去雅各的一切,又加倍的償還給他,使他從失而復得的兒子得到豐盛。葬禮的隆重情況包括約瑟伏在父親屍體的面上哀哭、與他親嘴-死亡也不能使他與父親的愛隔絕。約瑟吩咐伺候他的醫生、用香料薰他父親的屍體四十天-用香料薰屍,是為遮蓋屍體的嗅味,好像屍體不會腐化一樣。其實只代表活在世上的親人一種心意—希望死者勝過死亡而復活。埃及人為他哀哭了七十天-埃及的哀哭雖然是儀式,不是出於真心,但也代表他們的敬意。七十天哀哭,可能是對死者表達最尊貴的敬意,如同君王一樣。這使我們看到、約瑟沒有介意埃及人以他們的儀式來追悼他的父親雅各。只要不與約瑟的信仰衝突,也沒有牽涉異教的假神在內,約瑟還是接納他們的敬意。約瑟託法老家中的人求法老准許他,照父親臨終的遺願,將雅各的遺體帶到迦南地、葬在他為自己所掘的墳墓裏-約瑟不說是亞伯拉罕買的地;也不說神應許將迦南地賜給雅各的後裔,免得法老糊亂猜想,以為雅各和約瑟有甚麼政治上的陰謀。有「法老的臣僕」、「法老家中的長老」、和「埃及國的長老」一同陪同到迦南地去,又有車輛、馬兵同去,一幫人甚多—代表這是「國葬儀式」,所以才有全國最尊貴的人陪同。約瑟全家和弟兄們的眷屬當然一同去,但約瑟留下婦人、孩子、和羊群、牛群、表示一定回來,免得法老生疑心。奔喪的路線是從埃及上到死海,繞過以東地,來到約但河外,先在「亞達的禾場」那裡大大痛哭—奔喪隊伍不從「加低斯巴尼亞」直上迦南,乃繞過死海,而上到約但河東岸,打算渡河才來到「希伯崙」,因為這條路是自古以來著名的「君王大道」(The King’s Highway),由埃及直通北方亞述和巴比倫等大國。走這條路,很明顯是表示「國葬」。而且、約瑟要讓住西珥山的「以掃家族」看見雅各家的榮耀,所以這樣的路線十分有意義。約瑟在「亞達的禾場」先為父親哀哭了七天—迦南人看見這喪禮這麼隆重,就說:「這是埃及人一場大哀哭。」但他們會感到希奇,這尊貴人是甚麼人?為甚麼不葬在埃及,要葬在迦南地「希伯崙的麥比拉洞裡」? 奔喪大隊渡過約但河,來到迦南地的「希伯崙」,將雅各的遺體安葬在「幔利前的麥比拉洞裡」-這樣前前後後花了半年時間來安葬維各,約瑟真是極盡孝道,也顯示雅各極大的榮耀。
15至21節,約瑟的哥哥們怕父親死了、約瑟會向他們報復,因為不信約瑟會有這麼大的愛心,不計較他們殺他,出賣他的惡。可能他們也感到自己罪大惡極、連自己也無法饒恕自己;所以認為約瑟不可能真的饒恕了他們。這十七年來、約瑟善待他們,只不過是在父親面前裝假,要得父親的祝福,將他的兩個兒子立為兩個支派而已。現在目的達到了,約瑟可能就要報仇。於是他們作一個假見證、對約瑟說:「父親未死以先吩咐說:從前你哥哥們惡待你,求你饒恕他們的過犯和罪惡。」他們不是來到約瑟面前謙卑認罪,求約瑟饒恕;而是假冒父親的遣囑,借父親的權威來壓制約瑟、強逼他饒恕他們。其實他們的假見證說得不合常理—何雅各不直接對約瑟說,使這話更有效呢?假冒遺囑只能增加約瑟憎恨他們。「如今求你饒恕你父親神之僕人的過犯。」他們知道約瑟很敬畏神,所以又自稱是「神的僕人」,利用神的權威來逼約瑟就範。然而、他們連半點屬靈的表現也沒有,怎配稱為「神的僕人」?這樣假冒「神的僕人」,只能顯出自己加倍可憎。約瑟的反應是「哭了」,因為約瑟並沒有怪責他們「假冒遺囑」;也沒有指摘他們無資格做「神的僕人」;約瑟反而感到哥哥們十七年來一直生活在恐懼中,是因為自己只在物質上善待他們,未能在感情上完全與他們恢復關係,是自己愛得不夠徹底。約瑟又想到、哥哥們假冒「父親的遺囑」,又假冒「神的僕人」,是因為他們怕約瑟多過怕父親和神。可能約瑟很自責,為甚麼自己向哥哥們表現得這麼可怕?真不應該。哥哥們十七年來「蒙恩」,卻不相信是「恩」,反以為是暫援的「報復的手段」。全因為哥哥們到如今還是不認識神,不知道神為應許亞伯拉罕的緣故,先差約瑟下埃及,為要保存全家的性命。約瑟哭、哥哥們更害怕,以為自己假冒遺囑被揭穿了。他立即就要發烈怒,懲罰他們了。所以他們立即俯伏在地,對約瑟說:「我們是你的僕人」,意思是、「我們其實不是神的僕人,我們願意做你的僕人,求你不要發怒。」老實說、根據《聖經》,自從約瑟與哥哥們抱頭痛哭相認,三十四年來、這些哥哥們從來沒有一次正式前來說過半句「認錯」或「道歉」的話;只是約瑟一廂情願地饒恕他們、安慰他們、善待他們。在許多人來說、這些哥哥們真是不值得饒恕的。但約瑟不介意,只照神的意思饒恕他們,不要求他們必須怎樣賠罪和道歉,更不要他們做奴隸。這就是約瑟被神大大使用的原因。所以約瑟對他們說:「不要害怕、我豈能代替神呢?」約瑟以安慰代替責備,因為神不懲罰他們,自己怎能懲罰他們呢?只有真誠的安慰才能挽救他們脫離十七年來的「恐懼」和「不信」;才能叫他們明白自己真的饒恕了他們。約瑟明白神的旨意是要他「救萬民」和「救父家」,神提升他做埃及的宰相,不是要他藉著得勢而報復。如果他們應該受到懲罰,也得由神來「判斷」,自己不能代替神。其實自從約瑟被賣,這三十四年以來、他們的肉身和內心都不好過,罪疚感豈不是已經懲罰了他們嗎?自己怎能擅自再加懲罰呢?「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神的意思是要保全你們的性命」:這話是勸哥哥們相信神、敬畏神、並感謝神,因為神將他們的「惡意」變成「善意」。神若將「惡意」變為「善意」,就代表神早已饒恕他們的過犯;這樣、約瑟若將神的「善意」變回「惡意」,豈不是比他們更惡,大大得罪神?約瑟這樣再三表示饒恕他們,是要他們立志、世世代代以「亞伯拉罕的神」為自己的神,不要再作惡違背祂,離開祂。「十一禾稇向約瑟下拜」的異象已經應驗了;「十一星和太陽月亮向約瑟下拜」現在繼續應驗。但這兩個異象並沒有追究他們罪過的含意在內。反而、他們若真心悔改歸向神,他們就必定得救,變成「天上的星」一樣發光。「不要害怕、我必養活你們」:約瑟再三的叫他們「不要害怕」,因為深深的體會到,三十四年來的害怕,把他們折磨得很苦。所以約瑟要用「親愛的話」來安慰他們,扶持他們的「信心」,要確實地修復兄弟之間的感情和關係。約瑟表示不但「不殺」他們,還要「養活」他們,並他們的子子孫孫。因為私人恩怨是極小的事,使他們生養眾多、成為大族,日後可以浩浩蕩蕩地返回迦南,得那地為業才是大事。

22至26節,經文形容約瑟的晚年很幸福,因為「約瑟活了一百一十歲。約瑟得見以法蓮第三代的子孫;瑪拿西的孫子瑪吉的兒子、也養在約瑟的膝上。」意思是、約瑟享長壽,能見到「以法蓮」的「孫子」,和「瑪拿西」的「孫子」。但是經文提及「瑪拿西的孫子」是「瑪吉」,卻沒有提及「以法蓮第三代的子孫」是誰?可見摩西的寫法,是要凸顯這個「瑪吉」,他是「瑪拿西的長子」(書17:1),他在埃及寄居之時有甚麼事蹟,我們無從知道,因為《聖經》沒有記載。約瑟活到一百一十歲就死了,不算長壽,但並不是不幸福。因為從挪亞時代開始,人類的壽數就漸漸降低。但約瑟死時,並不埋怨命短,也不關心自己在埃及的政績;他最關心的是神應許賜給亞伯拉罕的「福」,其中最現實和關係雅各全家前途的,就是「返回迦南,得那地為業」,像他父親雅各所關心的一樣。所以約瑟對弟兄們說:「我要死了、但神必定看顧你們、領你們從這地上去、到他起誓所應許給亞伯拉罕、以撒、雅各之地。」約瑟這話表示「他的信心」-和雅各一樣,堅信神所應許的要必實現。但要忍耐等候四百年,知道埃及只是寄居之地,不值得留戀。將來神所應許的「大福」必會實現,他們就會成為「大國」,大過埃及和迦南諸國。那時以色列的福份和榮耀,必延及萬國。為了有效地提醒子子孫孫,約瑟也效法父親,叫眾兄弟和他們的子孫「起誓」,一定要將他的「骸骨」搬回迦南地去埋葬。約瑟不要他們立即實行,乃要他們將來離開埃及之時才實行。目的是逼使他們將這責任傳給世世代代,教育每一個後人。所以人們用香料將約瑟的屍體薰了、收殮在棺材裏、放在埃及,等候將來帶返迦南地。「預言救恩」-約瑟從神對亞伯拉罕所說的預言知道,埃及人要苦待以色列人,所以他們要離開埃及一定不容易。當然約瑟也會想到,將來以色列人必成為大族;這麼龐大的人口要返回迦南,也不容易。但約瑟對他們說:「神必定看顧你們」,意思是必救你們脫離埃及的欺壓,又幫助你們奪得迦南地為業。

(如要詳細了解上述指引內容,請細閱主光哥所著《創世記研經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