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指引‎ > ‎

2020/05/24 創49章17至28節

17至18節,雅各祝福完「利亞」的六個兒子之後,他返回來祝福「拉結」的使女「辟拉」所生的第一個兒子「但」。雅各祝福「但」說:「但必判斷他的民、作以色列支派之一」,意思是獨立自主自己支派的事,雖然還是屬於以色列支派之一,只是他們不認同十二個支派的聯合判決有更高權柄,在分地業的事上,「但人」分得的地業是在「以法蓮」西邊,靠近地中海的一塊地。這塊地有一半在非利士平原、一半在山區。「但人」打不過非利士人,就被逼住在山上。(士1:34)「但人」抱怨所分得的地太小,不夠他們居住。而其他支派又不肯幫助他們趕走非利士人和亞摩利人,他們就自行覓地,不再要求別支派幫忙。結果他們有六百個勇士跑到迦南地最北部,將「拉憶」那裡安居無慮之民全部殺了,佔據那城,改稱為「但」。不但如此、「但人」還搶了米迦家中的神像和他的祭司(摩西的孫「約拿單」),帶到北方「但」去,作為他們支派獨有的「神像」和「祭司」,不肯到示羅去,在神的約櫃前敬拜。「但必作道上的蛇、路中的虺、咬傷馬蹄、使騎馬的墜落於後。」「但」是拉結使女「辟拉」所生的第一個兒子。他長大之時,一個人要面對六個憎恨他媽媽「拉結」的哥哥,自然在家中備受欺負。所以「但」養成一個性格,就是「獨斷獨行」,不跟隨哥哥們。不但如此、既然一個人勝不過六個哥哥,他就採取「陰險的偷襲手段」來對付哥哥們,如同「蛇蠍暗中襲擊人」一樣。雅各認為他的手段卑鄙,不敢與敵人正面交戰,只從敵人後方偷襲,如同蛇蠍「咬傷馬蹄、使騎馬的墜落於後」,並不光明正大。「但人」偷襲「安居無慮的拉億人」(士18:7)就是最好的例子。「耶和華阿、我向來等候你的救恩。」雅各得啟示,知道「但人」將來敗壞像「蛇」一樣,被魔鬼利用,就非常感觸。即時向神呼籲、表示等候「女人的後裔」出現,盼望祂來「用腳踏傷蛇的頭」,為人類帶來救恩。雅各故意這樣當眾向神呼求,是要「但」和眾子都聽見,希望「但」及早悔改,不要被魔鬼撒但利用;又希望眾子要小心,不要被「但的後裔」用詭詐手段陷害。

19節,雅各祝福「迦得」說:「迦得必被敵軍追逼、他卻要追逼他們的腳跟。」這句話的應驗,也與「迦得」所得的地業有關。根據《約書亞記》,當以色列人打敗約但河東的亞摩利王「西宏」,和巴珊王「噩」之時,「流便支派」和「迦得支派」就來求摩西,讓他們先得河東的地為業。摩西就將河東最南部的地給了「流便支派」;將中部的地給了「迦得支派」,將北部的地給了「瑪拿西半個支派」。「迦得支派」得了河東中間部份的地為業,但是這塊地的東邊正是「亞捫人」,東南邊正是「摩押人」,所以後來以色列人常與「亞捫」和「摩押」爭戰,「流便」在邊境就因為戰爭而逃亡,他們的地就因此失去;而「迦得」在中間,就「被敵軍追逼」卻不至被消滅,因為當河西的以色列人過河來幫助他們之時,他們就可以「反敗為勝」-「追逼他們的腳跟」了。

21節,雅各祝福「亞設」說:「亞設之地必出肥美的糧食、且出君王的美味」,「亞設」支派分得的地業坐落在地中海極西北沿岸之處,包括了「迦密山」和這山北面的「海港」,這是巴勒斯坦惟一的海港。上文說過、這海港原是「基順河」的河口,也是進入迦南心臟地的惟一「通道」。因為「亞設」位於最北海岸邊,所以這裡的「雨水」是全迦南地最多的,這裡的農產品又多又肥美,自古以來成了君王御用食物的出產地。

22節,雅各祝福「拿弗他利」說:「拿弗他利是被釋放的母鹿、他出嘉美的言語」,他們所分得的地業坐落在加利利海和以北的約但河西岸;東面與「亞設」為鄰,南面與「西布倫」和「以薩迦」為鄰。拿弗他利像「釋放的母鹿」,可能預言以色列人被擄歸回之後,渴想真道,如「鹿」渴慕溪水(詩42:1)。而且「鹿」得到釋放後,立即跑去照顧自己的兒女,形容以色列人被擄歸回之後,主耶穌用福音餵養許多信主的以色列人。

22至26節,雅各祝福「約瑟」說:「約瑟是多結果子的樹枝,是泉旁多結果的枝子;他的枝條探出牆外。」話很長,但內容只有兩點,第一點:祝福約瑟像「泉旁多結果子的樹枝」,意思是生命很豐盛,所以生產許多子孫。這是因為雅各使約瑟的兩個兒子變成兩個支派之故。第二點是「枝條探出牆外」,意思是、子孫多到佔據別人的地。結果因為「瑪拿西」有52,700人,摩西就將約但河東北部原巴珊王「噩」之地,就是一大片後來稱為「基列地」的給了「瑪拿西半個支派」;又將河東迦南地中部一大片「心臟地」給了「瑪拿西另一半支派」。當然「以法蓮」又分得迦南地中部一片「心臟地」。這樣、「約瑟」一共得了三大片地,幾乎相等於十二支派所得之地的「五分之二」,而且是全迦南最好,最安全的地。「弓箭手將他苦害,向他射箭,逼迫他。但他的弓仍舊堅硬;他的手健壯敏捷。」這是指約瑟的兩個兒子後來成為「北國以色列」的當權者,被亞述「苦害、逼迫」,使他們亡國,將他們擄到亞述去。不過亞述很快就被巴比倫滅了,也滅了猶大。但不久,亞述和巴比倫也被瑪代波斯所滅;並且他們被滅之後,永遠不能復國。以色列人卻不是這樣,他們卻能復國,並且堅持到底。到世界末日之時,還能經歷過最大的災難而存留,直到主再來。「這是因以色列的牧者,以色列的磐石─就是雅各的大能者。你父親的神必幫助你」;這句話不是祝福,只是從四方面介紹以色列人的神:第一、「以色列的牧者」:神引導以色列人如同羊群、入埃及、出埃及;入迦南、經歷千多年的管教;被擄巴比倫、歸回重建耶路撒冷;分散全世界,1948年復國;被末世敵基督追殺而分散,主基督降臨而歸回……。第二、「以色列的磐石」:列國都滅亡了,不能再起來;以色列卻「不搖動」,如同立在磐石上,沒有倒下來。第三、「雅各的大能者」:約瑟得恩賜能解夢,其實是雅各從小教導他愛神並相信神,所以約瑟在埃及能升任「宰相」,不是他的本事,而是神的大能托住他。將來、神的大能還要使以色列人在末世大災難之後升高,成為全世界最強的國家。第四、「你父親的神」:這是強調雅各將「神」的信念傳給約瑟,不是約瑟在埃及所認識的別神。示意約瑟必須持守與這位神的關係,不要離開祂。可惜、後來約瑟的子孫(北國以色列)就長期拜金牛,離開耶和華自己祖先的神,導至亡國被擄。「那全能者必將天上所有的福,地裡所藏的福,以及生產乳養的福,都賜給你。」雅各將「天、地、人」三方面的「福」都給了約瑟,以為這樣就是祝福到「盡」了,其實神保留了「屬靈的福」,賜給「猶大」和「利未」。第一方面:「天上的福」-是指良好的天氣,豐足的雨水。因為迦南地最好的天氣就是約瑟兩個兒子所得的「心臟地區」。第二方面:「地裏的福」-是指出產美好的農作物。有好天氣而地不出產也沒有用。第三方面:「生養的福」-是指生產更多兒女,使約瑟「一個支派」變成兩個兒子「兩個支派」,人數大大加增。雅各給約瑟祝福、與摩西臨終時給約瑟祝福的內容相同。摩西求神賜他「天上的寶物、甘露,以及地裡所藏的泉水;得太陽所曬熟的美果,月亮所養成的寶物;得上古之山的至寶,永世之嶺的寶物;得地和其中所充滿的寶物。」(申33:13-17)然而、得到「天地人」這三樣福,若沒有美好的靈性,就只能做一個富有的壞人,怎能向神交賬?「你父親所祝的福,勝過我祖先所祝的福,如永世的山嶺,至極的邊界」雅各這話也不是祝福,而是強調自己所祝的福是真的,一定會應驗。其實如果按「內容」,雅各的祝福比不上亞伯拉罕所祝的福。但雅各這句話有一點是相當寶貴的,就是深信以色列人必定歸回迦南,得那地為業。因為他想、神叫他全家下埃及,不是食言,而是進一步應驗神對亞伯拉罕的應許;雅各知道,四百年後他的子孫必會奪得埃及人的財物而回,那時就可得迦南地為業了。雅各理解神叫「萬國因亞伯拉罕的後裔得福」,而約瑟備糧救萬民,只不過是應驗一小部份;將來還會有一個後裔使萬民得更寶貴的福,那福「如永世的山嶺、至極的邊界」,意思是指主耶穌要在千禧年作王,以色列人所得的地要存到永遠,延至地極,永遠不會失去。「這些福必降在約瑟的頭上,臨到那與弟兄迥別之人的頂上」,這話也不是祝福,而稱讚約瑟肯與弟兄們和好。認為約瑟被賣,由最低升為最高,仍然不驕傲,不計較弟兄的惡,肯與弟兄們抱頭痛哭,並且安慰他們,奉養他們,實在難得。所以這一切福臨到他頭上是他當得的。將來世界末日,以色列全家悔改得救,主耶穌也同樣願意與以色列人和好,饒恕他們曾經出賣祂,殺祂;主還在千禧年奉養他們,並使以色列國復興,成為世上最強大的國。

27節,「便雅憫」是雅各愛妻「拉結」所生的最後一個兒子。雅各為便雅憫祝福時,只說了一句話,就沒有別的話了。而且這句話還帶有「責備」和「咒詛」的含意。雅各說:「便雅憫是個撕掠的狼、早晨要喫他所抓的、晚上要分他所奪的。」分析雅各這句話,我們看到雅各認為「便雅憫」的性情像一隻「撕掠的狼」,沒有靈性、甚是兇殘、一味為利益而搶奪。我們無從知道便雅憫過往的歷史事蹟,觀察到他的行事為人真是這樣。雅各責備便雅憫不斷「抓」和「奪」;「早晨」是這樣,「晚上」也是這樣,為了得利益,就不擇手段。後來以色列人分地,「便雅憫」所得的地業只是從哥哥「以法蓮」和「猶大」的地業中,各分一塊小小的地給他。所以他的地業坐落在約但河西岸的「中南部」,在「以法蓮」以南、「猶大」以北。便雅憫地業中也有不少名城,例如:耶利哥、伯特利、基遍、耶路撒冷、基比亞、基列……等。但便雅憫人無法趕出住耶路撒冷的耶布斯人,只能與他們同住。便雅憫人確實像一隻搶奪的「狼」。他們沒有本事成就大事,在支持「基比亞的匪徒」的事上,敗於十一支派的聯軍;又因掃羅被殺,一直依附大衛和猶大支派而生存。

28節,雅各祝福完了,經文總結說:「這一切是以色列的十二支派;這也是他們的父親對他們所說的話,為他們所祝的福,都是按著各人的福分為他們祝福。」這樣的總結,表示雅各的「祝福」也是父親對兒子們的「遺言」,是按照雅各對各人所認識、和對各人的品德評價、而祝的福。並沒有偏心,因為有神的啟示使他的祝福變成預言作為證據。

(如要詳細了解上述指引內容,請細閱主光哥所著《創世記研經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