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指引‎ > ‎

2020/05/03 創45章至46章

45章至46章
45章1至15節,約瑟內心一直壓抑著無數感受,現在蜂擁而出。聽到猶大的陳詞,大受感動,情不自禁而放聲大哭。他就與哥哥們擁抱,表示與他們相認。多年來的痛苦,冤屈,仇恨,誤會……,現在都一筆鈎銷了。約瑟的哭聲越大,連埃及人和法老家中的人都聽見了。約瑟對弟兄們說:「我是約瑟,我的父親還在麼?」其實約瑟先前已問過這問題,亦已經知道父親還健在。但他這樣問,表示第一個感受是對父親非常虧欠,所以特別想念父親。他說「我是約瑟」這話把哥哥們嚇得目瞪口呆,半天也說不出話來。因為他們想「這個作夢的」為甚麼沒有死,反而做埃及的「宰相」?他現在有權勢了,為甚麼不報仇,還要在我們面前大哭?他們見約瑟哭,他們也哭了,只是不敢放聲大哭,因為很懼怕,很自疚。他們可能會懼怕到站不住而倒下來,跪在約瑟面前,登著眼,掩著面,因為想起自己的罪來,不敢抬頭看約瑟。約瑟見哥哥們非常驚惶,就邊哭邊請弟兄們「近前來」,表示消除隔膜,除去仇恨,恢復關係。然後解釋說:「我是你們的兄弟約瑟」,這一句就充滿親切感和善意,表示自己從高高在上的「宰相」地位降下來,恢復做他們的「弟兄」。「就是你們所賣到埃及的,現在不要因為把我賣到這裏,自憂自恨」,約瑟從另一個角度來解釋自己「被賣」,好安慰哥哥們。約瑟表示「被賣」的事已經過去了,他不再記恨,連他們「自憂自恨」也不好。這句話說得很感動人,因為這才是真正的饒恕。通常我們饒恕一個人,只是不報仇;但我們心裡還是很想見到對方遭到良心譴責的樣子,我們才能釋懷。其實這是換另一種方式報仇,並不是全心全意的饒恕。「神差我在你們以先來,為要保全生命」,約瑟是從神的角度來看自己「被賣」,認為神借用他們「賣」的意思來「差」約瑟下埃及,然後使他一步一步接近法老,最後為法老解夢,被升為「宰相」。這樣就可以備糧救萬民;也可以救父的全家。所以約瑟認為哥哥們沒有害命,反而保全生命。凡事從神的觀點來看,就能化解任何恩怨了。「現在這地的饑荒已經二年了,還在五年不能耕種」,約瑟將法老的夢和夢的講解告訴哥哥們。原來神先賜下「七個豐年」,使約瑟為埃及備糧,但雅各和眾子都不知道錯過了備糧的機會。現在已經進入「七個荒年」的第二年了,雅各和眾子必定無法捱過餘下的五年。所以神在這個時候使約瑟與他們相認,就可以救他們全家不死。哥哥們聽了,一定會感到希奇,約瑟從小就有異夢和解夢的恩賜,只是他們一直不信。現在全家都要來向約瑟下拜,因為在他裡頭有神的豐盛。「差我到這裏來的不是你們,乃是神」,神差人的方法真奇妙,常常叫萬事互相效力。所以約瑟安慰哥哥們不要「自憂自恨」,因為「差」約瑟的不是他們,而是神;他們的意思不能成就,神的意思才能成就。「他又使我如法老的父,他全家的主,全地的宰相」,約瑟這話不是眩耀自己的成就,而是要說明這事真是出於神。因為自己降到最卑,神使他現在升到全埃及最高,他就有足夠的權力使父親和哥哥們住在全埃及最好的地方,與約瑟一同享福。相信約瑟的哥哥們聽到這裡,必定十分佩服約瑟,得到最高權力也不報仇,反而全心全意為他們著想。可見約瑟有神的話,與他們沒有神的話,相差很遠。「你們要趕緊請父親下到我這裏來;你們都可以住在歌珊地,與我相近」,從今以後,他們不用這麼遠來到埃及糴糧了,他們可以搬到歌珊地來住。歌珊地就是尼羅河口非常肥沃和富庶的平原,最適宜畜牧。約瑟願意與他們相近,與他們同住,同享榮耀,完全卻沒有架子。「我要奉養你們,因為還有五年饑荒」,約瑟認為這麼多年來,一直由哥哥們奉養父母,自己從來沒有奉養過父母。如今他要補償,奉養父母和哥哥們。尤其是還有五年饑荒,他們在迦南地一定無法捱得過這五年,所以囑咐哥哥們,盡快接父親全家來埃及。「你們親眼看見,這是我親口說的,你們也要將我在埃及的一切榮耀告訴父親」這話不是為要眩耀自己,而是要安慰父親,要叫父親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讓他快樂,讓他知道神的真恩,正是神所賜的那兩個夢應驗了;也是神應許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福臨到他和父的全家。約瑟向兄弟們解釋完了,先伏在弟弟「便雅憫」的頸項上哭,「便雅憫」也在他的頸項上哭。之後,約瑟主動前來與眾弟兄逐個親嘴,又抱著他們哭。約瑟與他們逐個親咀完了,經文才說:「隨後他弟兄就和他說話。」《聖經》沒有記載他們說甚麼話,但經文這樣記載,表示他們說的話並不是道歉的話,而是一些不值得記載的話。 

45章16至28節,約瑟大哭的聲音,法老家中的人都聽見了;現在他們談笑風生地說話,風聲又傳到法老的宮裏。於是所有人都知道:「約瑟的弟兄們來了!」法老和他的臣僕都很喜歡:因為非常欣賞約瑟處事為人:法老和臣僕聽見約瑟的弟兄來了之所以喜歡,全因為約瑟的緣故。約瑟在解夢,備糧,工作勤奮……等方面對埃及全國有恩,任何人都稱讚他。法老和眾臣僕早已想要報答約瑟,現今約瑟的兄弟來了就是一個好機會。約瑟在任何地方,任何境遇,都是人見人愛,甚至愛到將一切都交給他,讓他升為至高,這是過往的見證。現今還惠及父親和出賣他的哥哥們,真是世間少有。關於約瑟與他的兄弟相認,相信法老早已從約瑟的家宰那裡,得知他們來糴糧的經過,和約瑟怎樣留下便雅憫,引致約瑟與他們相認。這個感人的故事必定使法老和眾臣僕更加歡迎約瑟全家搬到埃及來,所以一切都是為約瑟的緣故。法老吩咐把載滿禮物的「馱子」抬在「牲口」上。結果約瑟用公驢十匹,母驢十匹,載滿埃及的美物,餅,菜,糧食,送給父親,只是為父親雅各路上用的。在大饑荒中可以吃到「菜」,真是非常珍貴。法老應許將埃及的「美物」和「出產」賜給他們,勸他們不要愛惜在迦南地的「舊家具」,因為法老說:「埃及全地的美物都是你們的」。雅各從巴旦亞蘭帶回來的東西都舊了。巴旦亞蘭怎能與埃及相比?巴旦亞蘭的舊東西更不能與「埃及全地的美物」相比。法老沒有送禮物給約瑟的兄弟,但約瑟送給兄弟們每人只一套衣服。約瑟的意思是,叫他們變成一個新人才回家,好向父親作見證。不過約瑟給便雅憫卻是五套衣服,和三百銀子,由便雅憫向父親見證約瑟的豐盛。當然約瑟偏愛自己所愛的親弟,這是故意的。所以約瑟特別囑咐他們在路上不要相爭。因為這不是工價,乃是恩典。恩典的性質,自然是按施恩者與蒙恩人的關係而論,不能按公平而論。雅各的兒子們回到迦南地見父親雅各,說:「約瑟還在,並且作埃及全地的宰相」。經文說雅各「心裏冰涼」,意思是並不興奮,因為不信他們。當然因為他們從前拿「撕碎的彩衣」回來說,約瑟被野獸撕碎了;現在說約瑟做宰相!怎可能?雅各「不信」。直至約瑟打發來接他的「車輛」,雅各才相信,便說:「罷了,罷了,我的兒子約瑟還在,趁我未死以先,我要去見他一面。」意思是說,我快要死了,但願能見到愛兒約瑟,這樣我就算死,也瞑目了。 

46章1至7節,雅各來到「別是巴」,他在這裡獻祭給他父親以撒的神,意思是要求問神的旨意。神在夜間異象中向他顯現,對他說「雅各,雅各。」他說:「我在這裏」,神似乎在夢中叫醒他,從不明白的狀態醒過來。「我是神,就是你父親的神」,以撒和他都一直堅守在迦南地,堅守得很好。但現在神藉約瑟在埃及解夢,拯救萬民;約瑟接他下埃及,也是神的旨意。因為他的子孫要寄居埃及四百年,以後才回來得這地為業。至於他自己,神要他重視「天上的家鄉」,就是「亞伯拉罕和以撒」所去的地方。「你下埃及去不要害怕,因為我必使你在那裏成為大族」,神准許他下埃及,因為神早就對亞伯拉罕說,他的後裔「必寄居別人的地」;那地的人雖然會苦待他們四百年,神仍保守他們「成為大族」。因為憑雅各全家幾十個人無法佔據迦南地;要等他們在埃及作為「大族」之後,才有足夠的人口回來佔據迦南地。「我要和你同下埃及去,也必定帶你上來」,神帶他的後裔上來之時,神要懲罰「他們所要服事的那國」,他們「必帶著許多財物從那裡出來」(創15:13-14),返回這裡得這地為業。所以神安慰雅各,他的後裔在埃及受苦四百年不用怕,因為神答應「同去」,又「帶你上來」。神在異象中這樣解釋和應許,雅各就放心下埃及了。「約瑟必給你送終。〔原文作將手按在你的眼睛上〕」,意思是,雅各雖然死在埃及,但有約瑟送終,不用怕。因為約瑟必能將他帶返迦南地埋葬。 

46章8至27節,雅各全家下埃及,是一個極大的變動。雅各怕將來他的後裔與埃及人通婚,亞伯拉罕的後裔血統就混雜了,所以必須記明家譜每一個人的名字,讓後裔可以跟查。我們注意到,這家譜的人數只計算男子,不計女人。經文說:「那與雅各同到埃及的,除了他兒婦之外,凡從他所生的,共有六十六人。還有約瑟在埃及所生的兩個兒子。雅各家來到埃及的共有七十人。」其實:按經文:「與雅各同到埃及的」共66人+「約瑟和兩個兒子」3人=69人,怎會是70人?原來未將「雅各」計算在內,所以共70人是對的;70人的計算法只是「生」出來的人數,方便記憶的緣故,也統稱為「與雅各同到埃及的」人數。 

46章28至34節,經文形容約瑟一見到父親雅各,「就伏在父親的頸項上,哭了許久。」我們可以想像得到:他們父子失散了二十二年,現在才第一次見面,自然有許多表達不盡的感情。雅各沒有怪責約瑟,只說:「我既得見你的面,知道你還在,就是死我也甘心。」雅各表示,二十二年來不甘心,因為不明白神為何連「約瑟」也要奪去。「約瑟」是他悉心教養出來的,靈性也很好,是他的至愛,為甚麼神要奪走?他很不甘心。現在知道約瑟還在,而且做了「宰相」,他就覺得就是死也甘心。約瑟早就知道埃及人厭惡遊牧民族,約瑟明白兄弟們來到埃及,不能在任何城中與埃及人同住。約瑟認為最適宜住的地方是「歌珊地」,因為那是尼羅河口三角洲的大草原,最適宜畜牧,又沒有埃及人住在那裡。先前法老為約瑟的緣故表示歡迎他父的全家搬到埃及來定居,可能沒有想到他們是遊牧民族。所以約瑟怕法老知道他們是遊牧民族,就會改變主意。所以約瑟設計,請父家所有弟兄先自行往「歌珊地」去。約瑟來到「歌珊地」向哥哥們表示,他會立即禀告法老,他的弟兄們「本是牧羊的人,以養牲畜為業,他們把羊群,牛群,和一切所有的都帶來了。」約瑟猜到法老會召見他們,問他們以何事為業;所以約瑟事先教他們怎樣回答法老,說:「你的僕人從幼年直到如今,都以養牲畜為業,連我們的祖宗也都以此為業。」約瑟預知,法老必定同意他們住在歌珊地,免得埃及人所厭惡他們。結果瑟照計劃進去見法老,向他稟告自己的父親和弟兄「帶著羊群,牛群」來到歌珊地。一如約瑟所料,法老果然召見他們,問他們以何事為業,然後對約瑟說:「埃及地都在你面前,只管叫你父親和你弟兄住在國中最好的地,他們可以住在歌珊地。」意思是任由他們揀選全國最好的地,但他們若認為「歌珊地」最好,就可以住在那裡。其實法老也認為與他們隔開最好,這樣,「歌珊地」就是最適合他們居住之地了。在雅各來說,「歌珊地」確實是最好的,因為很接近迦南地,日後出埃及而回迦南就方便了。法老又對約瑟說:「你若知道他們中間有甚麼能人,就派他們看管我的牲畜。」原來法老也有許多牲畜在「歌珊地」,證明那真是全國最好的地了。約瑟的兄弟來到這裡,不但可以安居,還可以樂業,因為可以做起「官」來,為法老做「司牧」。約瑟是希伯來人,希伯來人從古以來多以畜牧為業,所以埃及人也不與他一同吃飯。後來「有不認識約瑟的新王起來,治理埃及。」(出1:8)他們更厭惡牧羊人,所以虐待以色列人,強逼他們造磚和建城。這一點也有神的美意,因為以色列人住在「歌珊地」,與埃及人隔開,就大大減低被埃及人同化的可能性,使以色列人住在埃及四百年,發展成為大族。 

(如要詳細了解上述指引內容,請細閱主光哥所著《創世記研經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