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指引‎ > ‎

2020/04/12 創39章至40章

創39章至40章
創39章,約瑟是人類歷史中極少有的一個「完全人」,因他比任何人更像主耶穌。就看他在任何景況中都能叫人敬愛他、佩服他,將他升為至高,就看到他極像主耶穌了。例如:他在父家雖然是「小兒子」,卻是父親「最愛的兒子」;在波提乏家雖然為奴、但升為「最高權力的管家」;雖然被誣告而下在獄中,卻被獄中所有人敬愛,連「司獄」也敬愛他到一個地步,將「全監獄都交給他管理」(這是人類歷史從未有過的奇事:由死囚管理全監獄)。可見他的靈性、品格、外貌、智慧、待人、處事……任何一方面都完全。約瑟的靈性高到能解夢、而且得到「禾稼異夢」(以色列人在埃及因約瑟蒙解救,預表以色列人在末世大災難中,蒙保守逃到曠野得解救,參啟12:6, 14);「十一星和太陽月亮異夢」(以色列人在千禧年得榮耀之時,向作王的主耶穌下拜)。這樣高的靈性,決不是一般人的靈性能與他相比的。可以想像得到,他必定有天天與神親密的靈修生活、得神非常的喜悅,才能得到這些啟示。

神要約瑟預表主耶穌,就必須「先受苦、然後進入榮耀」(彼前1:11)。所以神旨意是要約瑟的遭遇「每況愈下」,由「愛子」降為「奴僕」;再由「奴僕」降為「死囚」,最後才能被神大大使用,升為「宰相」。約瑟被哥哥們賣到埃及為奴,並沒有因為憤恨哥哥們而心理變態;反而更貼近神,靠神得安慰。所以他能在波提乏家中辦事忠心,被波提乏信任,升為管家。他又被波提乏妻子誣告而坐監,還是沒有因為憤恨而心理變態;反而更貼近神,靠神得安慰。所以他能得司獄的信任,連整個監獄都交給他管理。他為酒政解夢,酒政被釋放出去之後、竟然忘記他兩年之久,他還是沒有因為憤恨而心理變態;反而更貼近神,靠神得安慰。所以「不埋怨、不記仇;更貼近神、靠神得安慰」是約瑟不會因為多次被出賣、被誣告、被遺忘而心理變態的秘訣。

約瑟有「神與他同在」,使他百事順利,甚至能帶祝福給任何與他有關係的人,這是波提乏和司獄都能看見,並且作見證的。全因為他「敬畏神」,辦任何事都辦到最好;雖然多次被波提乏的妻子引誘,仍然不敢犯淫亂的罪、得罪神。看他「第一時間」拒絕主人妻子的引誘波提乏妻子前來擁抱他之時,他丟下外衣、逃了出去,就知道他有非常強大的「自制能力」。這一切顯示約瑟的品格-靈、魂、體都非常完全。幾乎是全人類中最良善、最完全的一個人,配得過預表主耶穌。

波提乏的妻子並不是以「自己是屬於丈夫的」,她反過來認為「波提乏所有的,都是屬於她的」,連波提乏的管家約瑟也是屬於她的。她要甚麼就有甚麼,如果得不到就不甘心。她一個人在家、情慾發作的時候,就要尋找行淫的對象。她見約瑟年少又容貌俊美,人品極好,人人讚賞,她就想要得著約瑟,與她同寢。她多次引誘約瑟不成功。約瑟早就清楚向她解明:1)主人將一切家務都交給他,他就是全家最大的;2) 此外、主人就甚麼都不知道,因為主人完全信任他;3)但主人沒有將妻子交給他,他無權與主人的妻子同寢,也無法管束主人的妻子;4)雖然主人的妻子同寢,主人不知道,但神知道;5)約瑟認為暗中侵犯主人的妻子,既得罪主人又得罪神,所以這是「大惡」。這個婦人聽見約瑟這樣解釋,知道總會有一天,約瑟向主人投訴她不住的引誘約瑟。所以這個婦人認為、趁約瑟還未採取投訴的行動,就要先發制人,婦人趁著家中沒有人,只有約瑟在屋裡,就「拉住他的衣裳說、你與我同寢罷。」約瑟不從、立即以「金蟬褪殼」第一時間逃脫,婦人拿著那件衣服作為物證來誣告他。

40章,神計劃約瑟被賣下埃及,安排「法老的內臣、護衛長波提乏」將他買回家,使約瑟有機會接近法老。後來約瑟被誣告、波提乏就將約瑟「下在監裏、就是王的囚犯被囚的地方」,所說的「王」就是法老。這樣、神就更進一步安排約瑟接近法老。最後、神使法老的「酒政」也來那裡坐牢,讓他遇見約瑟;後來酒政在法老作異夢之時,就向法老提及約瑟能解夢,於是法老就將約瑟提拔出來。這樣我們看到約瑟的景況似乎「每況愈下」,其實是神在安排一切,讓約瑟有機會被法老認識他能解夢,然後將他提拔出來。

如果我們再看闊一點,從約瑟在父家時夢見「十一個禾稼向他的禾稼下拜」和「十一顆星和太陽月亮向他下拜」,一直看到約瑟在埃及升為「宰相」,拯救萬民和父的全家,我們更可以看到神使約瑟的生平遭遇、與耶穌基督的救贖過程非常相似。這就看到神故意這樣安排、是為要使約瑟預表耶穌基督的救恩如何臨到全世界,最後在末世大災難時也臨到以色列全家。

約瑟在波提乏家中被他的妻子誣告也包括預表的信息,當「約瑟被哥哥們丟在坑中,又從坑中被救上來」,預表「主耶穌被殺,第三天從死裡復活」;所以故事接續下去,「約瑟被賣到埃及、初時被波提乏器重」,預表「主復活之後、福音傳到外邦人中間,越來越被重視。而且經過主後一百年至三百年的大逼迫而全面得勝,教會遍佈整個歐洲和北非洲,極度興旺」,正如約瑟在波提乏家中、從做最低賤的奴僕開始、漸漸被器重,最後升為「管家」一樣。約瑟下獄和他在監裡為兩個太監解夢的預表,是約瑟被波提乏妻子誣告而下獄、恰好預表主後三百至六百年間,「教會」因為支持羅馬皇帝,貪戀他所賜的厚祿和財富而變成「國教」(又稱為「大公教會」);加上「大公教會」吸納羅馬人的異教信仰而漸漸變質,變到主後590年出現第一任教皇就正式變成「天主教」。這段日子、「大公教會」和後來的「天主教」捉拿許多不肯認同她的信仰的聖徒,把他但下在監裡,殺害他們。「天主教」就一直逼迫聖徒長達一千年之久。

至於約瑟在監獄裡為兩個太監解夢,他們仍在監裡,預表「天主教」的大逼迫仍在進行期間;「酒政」負責為法老預備「葡萄酒」,「膳長」負責為法它預備「餅」,他們都得罪法老而下在監裡;預表許多人為反對天主教的「彌撒」聖餐酒和餅,而被國皇捉拿,下在監裡;「酒政」夢見「一棵葡萄樹,有三根枝子」,很快就「發芽、開花、結出熟葡萄」,意思是三天後,很快就有酒供應;「拿葡萄擠在法老的杯裡,將杯遞在他手中」,意思是官復原職,與以前一樣。其實這是預表大逼迫期間,有一部份人與「國教」妥協,承認天主教「彌撒」有救贖效力,所以被釋放出來,重獲自由; 「膳長」夢見「頭上頂著三筐白餅」,用「餅」來保護自己的頭;每筐餅只能供法老吃一天,所以「三筐餅」只能保護他的頭三天;「有飛鳥來喫我頭上筐子裏的食物」,「飛鳥」本是吃屍肉的,竟然飛來吃法老的餅,代表法老怪責「膳長」失職,要斬他的頭;其實這是預表在大逼迫中,有一部份人不肯與「國教」妥協、不承認「聖餅」有救贖效力,所以被殺殉道;約瑟給「酒政」和「膳長」解夢,預表聖徒在大逼迫中傳福音,預言必有逼迫和苦難來到,果然應驗了。但是對於官復原職的「酒政」來說,「膳長」被殺,應該成了雙重證據,證明約瑟的預言是準確的。但「酒政」太過慶幸自己獲釋,竟然忘記了約瑟的預言,等於不信約瑟的預言。

約瑟求「酒政」出獄之後記念他,在法老面前提說他,救他出獄,但是「酒政」出獄之後,竟然忘記約瑟「兩年」,預表「天主教」大逼迫的「黑暗時期」快要結束之前;「法老」作了兩個夢,代表「七個豐年」和「七個荒年」,無人能給他講解;預表歐洲各國想要擺脫「黑暗時期」的「宗教爭戰」,尋求出路,所以對前景不知所操;這時「酒政」才想起約瑟來,預表在大逼迫中向「國教」妥協的人回想福音的預言應驗,證明天主教的信仰是錯的,受逼迫的聖徒所信的福音是對的,於是許多人放棄天主教信仰,改信基督教的福音,使福音傳遍天下,形成「七個豐年」大豐收。這是神的作為,因為:1)「酒政」若一出獄就向法老提說約瑟,「酒政」自己也未得法老的信任,法老也未必相信約瑟。2)但兩年後,等法老自己作夢,急切需要有人為他講解,這時「酒政」想起約瑟,感到非常虧欠,就願意向法老全力推荐;3)這時法老也感到十分需要有約瑟這樣能解夢的人來幫助他。4)對於約瑟來說,神認為他還要在獄中多受訓兩年才可以「神學畢業」,叫他「百分之百」順服神的安排,完全沒有埋怨,沒有仇恨,才任用他。因為他必須有完美的品格才能叫法老和全體臣僕佩服他;又因為這樣才能預表主耶穌。

約瑟被丟在坑裡,可以預表主耶穌被殺;約瑟從坑中上來、預表主復活;約瑟下到埃及為奴,就可以預表福音傳到外邦;約瑟升任為管家,就可以預表教會經歷二百年大受逼迫之後,開始被外邦人接納,甚至被重用。但約瑟在波提乏家中升為「管家」之時,波提乏的「妻子」向約瑟眼目送情,引誘他行淫;預表教會經過大逼迫之後,來到第四世紀開始大大興旺起來。這時、羅馬皇帝支配了大部份貪婪的教會,給予他們許多福利和「國教」地位,要他們接納許多羅馬人的異教信仰和儀式。這樣的教會就成為當時的主流教會,又稱為「大公教會」。他們呼籲所有基督徒歸入「大公教會」,與之聯合,接納變了質的信仰。凡願意與她聯合的,就可以享受國家許多的福利;凡不肯與她聯合的,就被判為異端,結局是坐牢、或被燒死。這樣「大公教會」一直變質,變到主後590年就產生第一任教皇,就正式變成「天主教」。所以「波提乏妻子」這個「淫婦」誣告「約瑟」入獄,正預表「天主教」與羅馬帝國國皇聯合而變成「大淫婦」,誣告當時許多不肯歸順他們的聖徒,把他們下在監裡。關於天主教是「大淫婦」,《啟示錄》第十七章有很詳細的交代。請參考John McCarthy所著的《騎獸的女人》一書(種籽出版社出版);或主光哥所著《啟示錄研經亮光》一書(種籽出版社出版)。

(如要詳細了解上述指引內容,請細閱主光哥所著《創世記研經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