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指引‎ > ‎

2020/03/15 創31章至32章

創31章至32章
31章1至16節,雅各服事拉班滿了六年,拉班卻沒讓雅各回迦南地去。雅各反而聽見拉班的兒子們有話說:「雅各把我們父親所有的都奪了去.....得了這一切的榮耀。」雅各就看出拉班對自己越來越不客氣。神的使者在夢中吩咐他回到父親之地去,對他說:「我必與你同在」,神答應繼續與他同在,使他平安回去,拉班必不能加害於他。雅各相信神的應許,便與兩個妻子商量,要密秘返回迦南地。雅各對她們說, 「我看你們父親的氣色向我不如從前了,但我父親的神向來與我同在,你們也知道」,我今日所擁有的,全部都是神賜給我的,你們都見證人,你們看見「我盡了我的力量服事你們的父親。你們的父親欺哄我,十次改了我的工價」,在娶妻的事上和最後六年議妥工價,拉班還是再三的更改。「然而神不容他害我。他若說、有點的歸你作工價、羊群所生的都有點。他若說、有紋的歸你作工價、羊群所生的都有紋。」雖然拉班自行改變工價,但神與雅各同在,無論拉班怎樣改變工價,神還是使雅各贏得更多。「這樣、神把你們父親的牲畜奪來賜給我了」。雅各很詳細地覆述他在夢中所見的異象,說:「羊配合的時候、我夢中舉目一看,見跳母羊的公羊,都是有紋的,有點的,有花斑的」,其實羊配合的時候,他「插枝子」在羊飲水的地方,憧憬著羊群快要生出有點有斑的來。「神的使者在那夢中呼叫我.....『你舉目觀看、跳母羊的公羊都是有紋的、有點的、有花斑的,凡拉班向你所作的,我都看見了」,這表示他所看見的就是天使所說的。所以是神支持他對抗拉班,使生出來的羊都有點有花。拉班十次改變工價,但神使雅各仍然得著最多。「『我是伯特利的神。你.....向我許過願。現今你起來離開這地、回你本地去罷。』」示意兩個妻子要明白回到迦南地既是他許過的願,也是神的吩咐,因為時機到了。兩個妻子回答說:「在我們父親的家裏還有我們可得的分麼.....我們不是被他當作外人麼?」這顯出她們與父親的關係只是「利益關係」,她們知道,父親必定將產業歸給他的眾子,不會分給女兒;利亞和拉結所得的產業,就是雅各的產業。「因為他賣了我們,吞了我們的價值」,這話表明她們也認為父親很卑鄙,將她們的「婚姻」當作「工價」支付給雅各,實在太過份。所以他們認為,雅各為拉班工作十四年,那十四年的「價值」應該歸她們才對,因為拉班「賣」了她們。「神從我們父親所奪出來的一切財物、那就是我們、和我們孩子們的」,她們用「奪」這個字,表明她們也同意這是神的作為。她們又認為拉班「賣」了她們,所以她們得回這一切財物是應當的。「現今凡神所吩咐你的,你只管去行罷。」這話表示完全相信雅各的異象和神吩咐他的話,她們都支持丈夫回到迦南地去。 

31章17至42節,雅各帶著妻兒和所有財物牲畜,背著拉班逃走。雅各臨走前,拉結趁著父親拉班去剪羊毛,就偷了他父親的神像,雅各卻不知道。七日後、拉班帶著眾弟兄在約但河東的「基列山」追上了,神在夢中警告拉班,不准向雅各「說好說歹」。所以拉班不敢下手傷害雅各,但拉班仍然認責備雅各,「你為甚麼背著我偷走、把我的女兒們帶了去、如同用刀劍擄去的一般?」,這個責備很合理,雅各應該感到慚愧。「你為甚麼暗暗逃跑,不讓我歡樂、唱歌;與外孫和女兒親嘴,才歡送你呢?」,這個責備也很合理,雅各應該更慚愧。「我手中原有能力害你,只是你父親的神昨夜對我說、你要小心、不可與雅各說好說歹」,所以「害雅各」是拉班追上來的原意,但他不敢詳細說出來,因為怕神。但對於雅各來說,他從拉班口中聽見這句話,證實神一直守約,對他加以保護。雅各回答拉班說:「恐怕你把你的女兒從我奪去、所以我逃跑」,雅各這話是為回答拉班第一和第二個問題而說的。雅各很可能說得對,拉班真的會這樣做。「至於你的神像,你在誰那裡搜出來,就不容誰存活。.....有甚麼東西是你的、就拿去」,雅各其實不知道拉結真的偷了拉班的神像。於是拉班搜遍所有帳棚,卻沒有搜出來。因為拉結把神像藏在駱駝的馱簍裏、自己坐在上面。雅各見拉班搜不出甚麼,就責備他,盡數拉班的不是。雅各先講自己忠心工作,沒有虧待過拉班,任何損失雅各都給拉班補償;雅各工作何等辛苦。他又指責拉班「騙婚」和二十年來共十次改變工價。「若不是神與我同在,你如今必定打發我空手而去。神看見我的苦情,和我的勞碌,就在昨夜責備你。」雅各這話是要揭發拉班想要吞併雅各的全部財產和妻兒。幸好神與他同在,使他的羊牛和妻兒成了一大群;又直接攔阻拉班。 

31章43至55節,面對雅各的指責,拉班回答說:「這女兒是我的女兒.....凡在你眼前的都是我的。」這話道出了拉班的心底話,他原本真是打算吞併雅各全部產業和妻兒,只不過過神攔阻他。所以他很無奈地說:「我的女兒並他們所生的孩子,我今日能向他們作甚麼呢?」於是拉班提出「彼此立約」,按古人常以聚石頭來作立約的記號,拉班稱那石堆為「伊迦爾撒哈杜他」,這是亞蘭文,意思是「以石堆為證」;雅各卻稱那石堆為「迦累得」這是希伯來文,意思也是一樣。拉班提出「約」的內容如下,拉班又稱這堆石頭為「米斯巴」,意思說:「我們彼此離別以後、願耶和華在你我中間鑒察。」拉班認為,既然耶和華神在夢中警告他,他就請耶和華來「鑒察」;「米斯巴」是「瞭望台」的意思,所以拉班是請耶和華來「瞭望」,看看日後誰越界來毀這約。「你若苦待我的女兒、又在我的女兒以外另娶妻……、神在你我中間作見證」,這暗示拉班明白多妻會毀滅家庭;「這石堆作證據.....不可過這石堆和柱子來害我」,大家互不加害;「但願亞伯拉罕的神、和拿鶴的神、就是他們父親的神、在你我中間判斷」:其實拉班根本不明白自己所信的神是誰,但雅各起誓時,指著他父親「以撒所敬畏的神」起誓,表明與拉班的神不同。最後,他們獻祭,又一同喫飯。第二天清早,拉班與外孫和女兒親嘴,給他們祝福、就回去了。 

32章1至5節,雅各要返回父家,但以掃早就說明一定要殺他,怎麼辦呢?雖然如此,雅各仍舊向前行。顯出他決心要遵行神的旨意,回去承受迦南地為業。神知道雅各內心的恐懼,所以當他來到約但河東岸,快要過河之前,在「瑪哈念」路上使他看見「異象」,有兩營神的軍兵向他顯現,所以雅各稱那地方為「瑪哈念」。雅各就大大壯膽起來,明白這是神派天軍在路上保護他。於是雅各不再懼怕與以掃會面,打發人主動告訴以掃,說:「你的僕人雅各.....有牛、驢、羊群、僕婢,現在打發人來報告我主,為要在你眼前蒙恩。」暗示自己回來不是要與他爭父親的產業。這樣是為向以掃表達「和平而善意的問安」。 

32章6至23節,所打發的人回來報告:「他帶著四百人,正迎著你來。」雅各就懼怕了。於是雅各立即把家人和群畜分為兩隊;若以掃來擊殺這一隊,剩下的那一隊還可以逃走。然後雅各求神實現應許,強調自己返回迦南地,是照神的「吩咐」和「應許」,不是他想要與哥哥鬥爭。神說過要「厚待」雅各,就是神應許與他同在,必保佑他,領他歸回這地,總不離棄他,直到神成全了向他所應許的。同時,雅各回想神一直施慈愛,自己本來一無所有,如今卻成了兩大隊。證明神是誠實的,一直守約施慈愛。雅各害怕,求神救他脫離以掃的手。「你曾說、我必定厚待你、使你的後裔如同海邊的沙、多得不可勝數」,雅各再強調神答應過「厚待」,其中一點是使他的「後裔如同海邊的沙」那樣眾多,雅各禱告完了,似乎很有信心地繼續前行。但是他的人性軟弱還是叫他擔心,禁不住內心的恐懼,總要為自己安排一下,以防萬一。雅各禱告後,將家人財物分為如下「七隊」,三隊「禮物」,他要用厚禮打動以掃的心,叫他的怒氣漸漸消除,合共550隻牲畜;雅各又將這些牲畜分為三隊。以掃遇到第一群之時,問是甚麼;僕人就說:「是你僕人雅各的,是送給我主以掃的禮物;他自己也在我們後邊。」第二隊與第一隊相同,也是分為五群,每群相隔少許空間;僕人還是對以掃說同樣的話;第三隊與第二隊相同。這樣藉厚禮來「尋求和睦」才接近哥哥。四隊「家人」隨後,雅各先打發三隊禮物過「雅博渡口」;三隊禮物過了河之後,到半夜,雅各才暗暗的帶著兩個妻子,兩個使女,並十一個兒子也過了「雅博渡口」,為的是與三隊禮物相隔較遠,使家人有足夠時逃走。但他按著家人的親愛程度,將他們分為三隊,自己一個人押到最後才過河。意思仍然是、以掃若擊殺一隊,後面幾隊還可以逃走。第一隊是「兩個使女和她們的孩子」走在前頭;第二隊是「利亞和她孩子」在中間;第三隊是「拉結和約瑟」在最後頭。雅各這樣安排,分明是「對神不夠信心」,也是因為「不合理的偏愛」。第四隊是他「自己一個人」。 

32章24至32節,雅各把妻兒渡過河之後,在深夜突然來了一個人要與雅各「摔跤」。雅各戰鬥得很勇,經文說:「那人見自己勝不過他,就將他的大腿窩摸了一把,雅各的大腿窩正在摔跤的時候就扭了。」但雅各仍然要鬥下去。所以那人說:「天黎明了,容我去吧!」雅各說:「你不給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雅各不知道那人前來摔跤的目的何在,只知道黎明時分,那人不想鬥下去,想要離開。雅各不是打敗那人,而是在鬥志上勝過那人,因為與那人打到天亮還要堅持打下去,不讓那人走。那人不得已把雅各的「大腿窩(最軟弱之處)摸了一把」,雅各的大腿就扭傷了。雅各的腿雖然傷了,仍能用手緊抱著那人不放。那人求他說:「天黎明了、容我去罷。」雅各說:「你不給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雅各發現對方其實很容易就殺死自己;但他沒有下毒手,所以雅各認定他不是敵人。無論他是誰也好,現在自己的大腿受傷,無法與以掃戰鬥了,惟有求這人為自己「祝福」,希望能化險為夷吧。那人願意給雅各祝福,但對雅各說:「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為你與神與人較力、都得了勝。」不要叫「雅各」,就是不要再憑自己的力量去「抓」。雅各的力量像最強的大腿、也會變成最弱;要叫「以色列」,意思是要像剛才摔跤時那種「堅決求祝福」的「鬥志」來向神求,就能「抓贏」了。因為雅各這樣的「鬥志」打動了神的心。雅各問那人甚麼名,那人說:「何必問我的名?」其實那人不是神,而是代表神的一位天使。因為《何西阿書》說:「雅各……壯年的時候與神較力,與天使較力,並且得勝。」(何12:3-4 )如果是神,神一定會叫人認識祂的名;只有神差來的使者才不叫人認識他的名,因為不想佔取神的榮耀。雅各靈性尚淺,不明白這些道理。他認定那人就是「神」,所以給那地方起名叫「毘努伊勒」(神之面的意思),說:「我面對面見了神、我的性命仍得保全。」其實人若見神的面是必死的,但雅各與神摔跤整個晚上也不死,他就滿有信心,不再懼怕與以掃會面了。因為自己「與神較力」尚且得勝;「與以掃較力」算甚麼?深信也必定得勝。但天使離開,日頭出來的時候,雅各想要離開「毘努伊勒」,就發現自己的大腿瘸了。摔跤最有力的肢體,變成最軟弱的肢體;充滿戰鬥能力的雅各,變成最軟弱的「瘸子」。以色列人尊重自己的祖先雅各,「不喫大腿窩的筋」。這是記念雅各在「肉體」上,由最強變成最弱;但在「靈性」上,他的「屬靈鬥志」卻由最弱變成最強。雅各此次摔跤之後,開始變成「屬靈人」,因為他開始經歷到,神將他所有的一樣一樣奪去。因為神的旨意,不是單單要除去「雅各的詭詐」,同時也要將「屬靈的分量」慢慢加給他,使他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屬靈人」。 

(如要詳細了解上述指引內容,請細閱主光哥所著《創世記研經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