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指引‎ > ‎

2020/03/01 創26章至27章

創26章至27章
26章1至5節,以撒所住的「南地」有大饑荒,如同亞伯拉罕初到迦南之時的饑荒一樣。神就在這裡向他顯現,對他說「你不要下埃及去、要住在我所指示你的地」,這是警告,也是承受應許的「條件」。以撒既然承受父親的產業,就當守業,不要離開。神說:「你寄居在這地、我必與你同在、賜福給你。因為我要將這些地都賜給你和你的後裔、我必堅定我向你父亞伯拉罕所起的誓。」以撒現在寄居這地雖然有饑荒,但不要緊,因有神同在。神又故意提「天上的星那樣多」,因為這是亞伯拉罕稱義的根據。以撒必須有「屬靈」的領悟力,才能明白後裔增加,不一定需要懷胎,因為「屬靈的子孫」是從「信心」生的。「並且地上萬國必因你的後裔得福,都因亞伯拉罕聽從我的話、遵守我的吩咐、和我的命令、律例、法度。」這是亞伯拉罕願意將以撒獻給神之時所賜下的應許。暗示以撒也要效法他父親一樣愛神,不留下任何一樣不給神;神也不留下一樣福氣不給他。「屬靈的福」不能世襲,乃要憑信心遵守神的命令才可以成就。神將祂的命令分為五部份:「話(my voice)、吩咐(my charge)、命令(my commandments)、律例(my statutes)、法度(laws)」。

26章6至11節,以撒在那地住下了,那地方的人就問到利百加是誰。以撒回答說:「是我的妻子」;但心裡卻想:「恐怕這地方的人為利百加的緣故殺我。」這樣口不對心,必定引來恐懼和自咎。以撒心中又認為「因為她容貌俊美」,其實以撒六十歲才生以掃和雅各,而他們現在亦已經長大了,所以利百加的年紀不會小過七十歲。利百加像撒拉一樣,年老之時還是這麼美貌,吸引許多人愛上她們。亞比米勒「從窗戶裏往外觀看」,看見「以撒和他的妻子利百加戲玩」,可能是他在看利百加,緊張利百加已經有了丈夫。他對以撒說:「民間險些有人和你的妻同寢。」他還責備以撒說謊,認為以撒「把我們陷在罪裡。」這個「亞比米勒」應不是從前與亞伯拉罕立約的那個「亞比米勒」。以撒解釋說:「恐怕這地方的人為利百加的緣故殺我,因為她容貌俊美。」亞比米勒下令「凡沾著這個人,或是他妻子的,定要把他治死。」相信她因為怕得罪以撒的神。我們看見以撒和利百加「戲玩」,以致被亞比米勒看出他們是夫婦,足以見到他們二人的感情很好。

26章12至16節,以撒聽從神的話,在半沙漠的「基拉耳」寄居和耕種。以撒完全沒有耕種的經驗,又在大饑荒中,南地又特別乾旱,那一年卻有「百倍的收成」,證明有神同在,「他就昌大、日增月盛」,他父親亞伯拉罕留給他的「產業」已經富可敵國了,現在再有一百倍收成,所以非利士人的王也妒忌了。「他有羊群、牛群、又有許多僕人」,意思是連畜牧也昌盛。以撒的牛羊越生越多,要由許多僕人來管理。初時非利士人認為以撒之所以昌盛,因為他父親有許多「水井」,尤其是「別士巴水井」和「庇耳拉海萊水井」。以撒有了這些水井,就可以飲他的牛群羊群。所以非利士人趁亞伯拉罕死了,以撒又因為饑荒而搬遷到「基拉耳」居住,就來將這些「水井」塞住、填滿了土。這個「小亞比米勒」又看見以撒在「基拉耳」耕種、有一百倍收成,成了大富戶,他就對以撒說:「你離開我們去吧。因為你比我們強盛得多。」意思是要驅逐他出境,奪取他那有一百倍收成的地。

26章17至22節,以撒離開「基拉耳城」,但神與他同在,他的僕人就一連挖得「四口水井」,第一口是「埃色活水井」,這是以撒退到「基拉耳谷」挖得的。基拉耳的牧人看見,就來與以撒的牧人爭競,以撒無意與他們相爭,就退讓給他們。但以撒給那井起名叫「埃色」,意思是「相爭」,為要記住非利士人相爭的惡行。第二口「西提拿水井」,以撒退讓之後,神又使他的僕人挖得另一口水井;非利士人又來爭了。以撒還是退讓,不與他們相爭。但以撒給這井起名叫「西提拿」,意思是「為敵」,記念非利士人相爭、越來越無理,分明是要與以撒「為敵」。第三口是「利河伯水井」,經文說「以撒離開那裏」,意思是「離開基拉耳的範圍」,進入內陸的沙漠地區,非利士人就不能說「這地是我們的,所以這水也是我們的」了。結果神使以撒再挖得一口水井,非利士人就不敢再來爭了。以撒就給這井起名叫「利河伯」,寬闊的意思。以撒說:「耶和華現在給我們寬闊之地、我們必在這地昌盛。」神卻領他到「寬闊之地」,闊過那一百倍收成的地。而且,現在他不再是「寄居」在非利士人中間,乃是在「自己的地」昌盛起來。這樣的經歷,使以撒進一步明白,「有耶和華神,就有了一切。」

26章23至34節,以撒從那裡上別是巴去,神向他顯現說:「我是你父親亞伯拉罕的神、不要懼怕、因為我與你同在、要賜福給你、並要為我僕人亞伯拉罕的緣故、使你的後裔繁多。」有神的同在,不論非利士人有多野蠻,以撒都不用懼怕他們。以撒聽到神的安慰話,就築一座「壇」,求告耶和華的名。這是以撒生平築的惟一的一座壇,為要回應神的安慰,感謝神賜下「別是巴」,願一生在這裡親近神。所以以撒立即吩咐他的僕人,將這些井重新挖出來。就在挖井的工程進行中,亞比米勒、同他的朋友亞戶撒、和他的軍長非各來見以撒,以撒問他們說:「你們既然恨我、打發我走了、為甚麼到我這裏來呢?」亞比米勒也很坦白、說:「我們明明的看見耶和華與你同在,便說,不如我們兩下彼此起誓、彼此立約。使你不害我們,正如我們未曾害你,一味的厚待你,並且打發你平平安安的走.你是蒙耶和華賜福的了。」亞比米勒認為以撒有神同在,所以與以撒作對等於與神作對。所以決定及早與以撒言和,並提出和約的條款,包括「使你不害我們」,這是亞比米勒惟一的「要求」,表示亞比米勒害怕以撒報仇,因為自己曾經趕逐他。「正如我們未曾害你」,亞比米勒認為他要求以撒「不害」非利士人,有三個理由。第一個理由,就是非利士人也未曾害過以撒。其實非利士人做盡壞事,只是未害死以撒而已。「並且一味的厚待你,打發你平平安安的走」,這是第二個理由是「厚待」他,其實亞比米勒趕逐以撒,奪了他的地;非利士人又奪了以撒幾個井,亞比米勒還看為「厚待」,真是無恥。但以撒沒有與他們計較。「你是蒙耶和華賜福的了」,這是第三個理由。是因為耶和華賜福給你。亞伯米勒想要假借耶和華來逼以撒接受和約。以撒沒有與他們計較,還為他們「設擺筵席」。以撒招待他們住一晚,第二天清早起來,就與他們彼此起誓,以撒就打發他們「真正」平平安安的回去。亞比米勒離開的那一天,以撒的僕人向他報告說:「我們得了水了」,意思是、重新挖別是巴「第四口井」成功了。以撒就照他父親原先起的名、重新給那井起名叫「示巴」(誓言的意思)。以掃娶赫人女子為妻之時四十歲,以掃的兩個妻子「使以撒和利百加心裏愁煩」,因為她們影響以掃貪愛世俗,思想和信仰都漸漸傾向迦南人。

27章1至29節,以撒年老、眼目昏花,好像很衰老的樣子,連自己兩個兒子也分辨不出。所以、以撒以為自己在世的日子無多(其實不是),就趕快在離世之前給以掃祝福。因為神早就啟示利百加「大的要服事小的」,他就是不信,一生與妻子反對,硬要偏愛以掃。他明明看見以掃「出賣長子名分」;又娶了「兩個赫人女子」為妻,不尊重父母的意見,也與神的心意相反,他還是執意偏愛以掃,不愛雅各。他「貪吃」的行為,將「神的旨意」與自己「吃肉的喜好」掛鉤,他不喜愛雅各,認為雅各受母親的影響,只會安靜。當要祝福時,他聽兒子聲音是雅各,但兒子卻說他是以掃,他就叫雅各前來,他以為「摸」到以掃身上的毛,就可以分辨清楚。摸了之後,他說:「聲音是雅各的聲音、手卻是以掃的手。」結果糊塗了,他又聽雅各解釋說,神給他遇見好機會,所以這麼快就臘獲野獸。以撒與雅各親咀,聞到以掃衣服的氣味、就判定真是以掃了,就更是大糊塗。但以撒的糊塗是出於神的手,因為神要攔阻他祝福以掃。其實神賜的「福」不能由以撒支配,應該由神來支配。雅各因為堅信神的「應許」,所以才想盡千方百計要承受這應許。這不是說,神贊成他們用欺騙和詭詐的手段來成就神的旨意。神看重的是人的「信心」,雖然雅各以欺騙手段奪得「福」,只不過是「屬地的福」而已;後來神將這些「福」逐一收回,他經歷過神許多磨煉之後才變成一個「屬靈人」。以撒很高調地要給以掃祝福,因為他相信這樣的祝福比留下遺產更重要。他一聞到以掃「衣服上的香氣」就祝福說:「我兒的香氣如同耶和華賜福之田地的香氣一樣。」以撒聞到以掃衣服上的「香氣」,就聯想到「耶和華賜福之田地的香氣」,因為他回想自己在基拉耳寄居時的經歷,「願神賜你天上的甘露」,以撒這樣祝福,因為迦南地之所以常有饑荒,因為雨水很少。「地上的肥土」,現在的「迦南地」地住滿了人,但以撒相信,將來神會使他的後裔得全地為業。「並許多五穀新酒」,以撒憧景著,將來在迦南地豐收的情景,有許多「五穀」成為糧食;有許多「葡萄」釀成「新酒」使人民生活得快樂。以撒的祝福還有「願多民事奉你、多國跪拜你」,以撒肯定神應許他的後裔成為「大國」是真的。「願你作你弟兄的主、你母親的兒子向你跪拜」,反映以撒越偏愛以掃。「凡咒詛你的、願他受咒詛.為你祝福的、願他蒙福」,這「福」是神特別應許給亞伯拉罕的,為要「保護」他一生不受任何仇敵所害。以撒也經歷過這「福」,神管理著這一切。

27章30至46節,以撒為雅各祝福已畢,雅各從他父親那裡才出來,他哥哥以掃正打獵回來,以撒的反應是大大的戰兢,明白到雅各騙了祝福。「我已經喫了、為他祝福、他將來也必蒙福。」現今既然祝福了雅各,就要順神的旨意而行,萬萬不能更改。以掃「放聲痛哭」,不是悔改,而是忿恨。現在以掃求父親說:「也為我祝福」,也不是為「福」,而是為與雅各「鬥爭」。以撒知道這事出於神,所以他不肯取消給雅各的祝福,也表示無法為以掃祝福。《希伯來書》說:「後來想要承受父所祝的福,竟被棄絕,雖然號哭切求,卻得不著門路使他父親的心意回轉。」(來12:17)以撒對以掃說,你的福已經被雅各「奪去」了。以掃說:「他名雅各豈不是正對麼?」因為以掃想起,他們兩個出生時,「雅各」抓住他的腳跟,想要爭先出世,做長子,因此得名「雅各」。以掃仍然不明白「屬靈」為何物。他不向神求,只向父親苦苦哀求、說:「你沒有留下為我可祝的福麼?」以撒回答以掃說:「我已立他為你的主、使他的弟兄都給他作僕人、並賜他五穀新酒可以養生。我兒、現在我還能為你作甚麼呢?」以撒解釋「祝福到盡」,因為立雅各做「你的主」,你給他「作僕人」;他可以得盡「地上」的「五穀新酒」。所以再沒有別的「福」了。以掃放聲大哭、對他父親說:「父阿、你只有一樣可祝的福麼?我父阿、求你也為我祝福。」以撒明知沒有留下甚麼可以祝的「福」,還是勉強地給以掃祝福,說「地上的肥土必為你所住、天上的甘露必為你所得。」這福已經給了雅各,以撒知道無法收回,所以說:「你必倚靠刀劍度日」,意思是以掃還可以「靠刀劍」去「搶」,這是鼓勵他與雅各世世代代為仇。以撒又說:「你必事奉你的兄弟」,這也是給了雅各的福,但以撒繼續說:「到你強盛的時候、必從你頸項上掙開他的軛。」這是以為憑「刀劍」就可以脫離雅各的管治,不以他為「主」。雅各奪了父親的祝福之後,以掃就恨雅各,以為父親死期不遠,所以等父親死後,就殺雅各。「有人告訴利百加」;利百加就暗暗的叫雅各來,勸他「逃往哈蘭我哥哥拉班那裏去……,為甚麼一日喪你們二人呢?」意思是、以掃若殺雅各,以掃也要死,於是兩個兒子也沒有了。利百加對以撒說:「我因這赫人的女子、連性命都厭煩了。倘若雅各也娶赫人的女子為妻、像這些(指赫人女子)一樣、我活著還有甚麼益處呢?」雅各還未有妻子,利百加不想將來雅各也像以掃一樣娶外邦女子為妻。以撒就叫雅各像他一樣,在拿鶴的子孫中,就是在他母親利百加的娘家中,物色一個女子為妻。

(如要詳細了解上述指引內容,請細閱主光哥所著《創世記研經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