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指引‎ > ‎

2020/02/09 創20章1節至21章34節

創20章1節至21章34節 
20章1至7節,經過第十九章「天火焚城」之後,撒拉應該有了身孕。這時,亞伯拉罕帶著妻子撒拉南下,寄居在「加低斯和書珥中間的基拉耳」,這時撒拉的肚子還沒有大到被人看出來。亞伯拉罕還是在非利士人面前「以妻作妹」,非利士人的王「亞比米勒」看見,就強行將她娶去為妻。這真是一件不得了的事,因為以撒有可能會被誤以為是亞比米勒的兒子!所以神趁亞比米勒還未親近撒拉,就在夢中對亞比米勒說:「你是個死人哪!因為你取了那女人來;他原是別人的妻子。」亞比米勒立即將撒拉交還給亞伯拉罕,神並沒有殺死亞比米勒。亞比米勒在夢中對神說:「主啊,連有義的國,你也要毀滅嗎?那人豈不是自己對我說他是我的妹子嗎?就是女人也自己說:他是我的哥哥。我做這事是心正手潔的。」這話顯示亞比米勒也認識神有公義的報應。亞伯拉罕「以妻作妹」鬧出兩次妻子被奪的事,但亞伯拉罕還未明白用這方法來保護自己是要不得的。因為不信神的保守,要靠自己以為可以避禍的方法來保護自己。其實神應許過「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這是亞伯拉知道的。亞比米勒認為自己「有義」,也「心正手潔」,其實他娶撒拉,是恃勢凌人,強行奪取,完全沒有徵詢對方的同意。神回答他說:「我知道你做這事是心中正直」,意思不是同意他有義,只不過因為亞伯拉罕誤導了他,以致他以為撒拉真是亞伯拉罕的妹子而已。神對他說:「我攔阻了你,…不容你沾著他。」神藉「攔阻」保護了撒拉的身孕。神使亞比米勒全家患怪病,不能生育,這是很重要的「攔阻」。為了向亞比米勒證實這一點,神故意說亞伯拉罕是「先知」,亞比米勒要來求亞伯拉罕為他全家禱告,神才醫治他們。 

20章8至18節,亞比米勒清早起來,與眾臣僕商討這個夢,眾臣僕都甚懼怕,因為有「全家都突然患病,不能生育」為證。於是亞比米勒召了亞伯拉罕來,責備他說:「你怎麼向我這樣行呢?我在什麼事上得罪了你,你竟使我和我國裡的人陷在大罪裡?你向我行不當行的事了。」亞伯拉罕遭到責備,實在是很羞恥的事,因為「神的先知」竟然「以妻作妹」。亞比米勒責備亞伯拉罕,使亞伯拉罕無法自辯,因為亞伯拉罕的確陷亞比米勒的國於「不義」,險些被神消滅。亞比米勒知道「淫亂」是大罪,因為神說明他和他所有的人都必要死。不過、亞比米勒也明白,自己向來恃勢凌人,強行奪取任何女子為妻,實在不應該。所以他主動向亞伯拉罕賠罪,把撒拉歸還給亞伯拉罕。他又把牛、羊、僕婢賜給亞伯拉罕,又賜一千銀子給撒拉,作為遮羞。 21章1至6節,神故意等亞伯拉罕到一百歲才賜給他一個兒子,因為神要他確實的知道,這不是自然生產的,是出於神蹟的賜予。所以「生產以撒」只是一個記號,證實神所有的應許也同樣會神蹟地實現。為此、亞伯拉罕和撒拉都高興到極點,「以撒」就是「笑」的意思。神吩咐給他孩子起名叫「以撒」,是為針對亞伯拉罕和撒拉「心中暗笑」,以為不可能,但神將他們的「暗笑」變成「喜笑」,將不可能變為可能。所以他們不忘遵行神的旨意,第八天給孩子行「割禮」,要使這孩子分別出來歸神,與萬民有分別。撒拉說:「神使我喜笑。」又說:「凡聽見的也必與我一同笑。」意思是「所有人都同意,我比任何人都格外蒙福。沒有人不羨慕我;我成了蒙福的標本。」撒拉又說:「誰能豫先對亞伯拉罕說、撒拉要乳養嬰孩呢?」撒拉這話是見證神大能的作為使應許應驗,帶來喜出望外的喜樂。撒拉又說:「因為在他年老的時候、我給他生了一個兒子。」撒拉感到自己為丈夫生一個兒子,是天大的幸福,因為證實神沒有棄絕自己,將自己一直以來不能生產的羞恥除去。

21章7至13節,亞伯拉罕和撒拉極其歡喜。誰知、以撒漸漸長大,約到一歲吧,以撒就「斷奶」;亞伯拉罕「設擺豐盛的筵席」誰知在筵席進行中,撒拉看見埃及人夏甲給亞伯拉罕所生的以實瑪利「戲笑」以撒,撒拉就非常忿怒,要求亞伯拉罕把他們母子二人趕走,理由是「這使女的兒子不可與我的兒子以撒一同承受產業。」亞伯拉罕為這事很煩惱,不知道該怎樣做好。以實瑪利始終是自己的兒子,怎可能把他和他母親趕走,這麼絕情呢?所以亞伯拉罕感到進退兩難。神就在夢中對亞伯拉罕說:「你不必為這童子和你的使女憂愁。凡撒拉對你說的話,你都該聽從;因為從以撒生的,才要稱為你的後裔。至於使女的兒子,我也必使他的後裔成立一國,因為他是你所生的。」亞伯拉罕關心以實瑪利,認為按血統、他始終是自己的兒子。所以神為亞伯拉罕血統的緣故,答應也「使他的後裔成立一國。」不過、「血統」不能與「靈統」相混淆,所以「以實瑪利」一定要與「以撒」分開。 

21章14至21節,神在夢中吩咐亞伯拉罕,說:「你不必為這童子和你的使女憂愁。凡撒拉對你說的話,你都該聽從;因為從以撒生的,才要稱為你的後裔。」亞伯拉罕「清早起來」,他打發夏甲和以實瑪利離開,除了給他們「餅和一皮袋水」,甚麼都沒有給他們,因為神不准他們承受產業。夏甲和以實瑪利來到南部沙漠區、「別是巴的曠野」那裡走迷了路,差一點渴死了。神的使者從天上呼叫夏甲,安慰她,開她的眼睛,使她看見「別是巴水井」,救了她和以實瑪利的命。之後、經文立即轉過來記述亞比米勒與亞伯拉罕立約;亞伯拉罕就借這個機會責備亞比米勒,因為之前亞比米勒的僕人霸佔了亞伯拉罕所挖的水井。亞伯拉罕送亞比米勒七隻羊羔,作為亞伯拉罕挖那水井的證據。於是二人彼此起誓,那井就永遠歸亞伯拉罕所有。所以那井叫做「別是巴」,就是「七羊誓言」的意思。回頭說,夏甲把孩子撇在小樹底下,自己走開約有一箭之遠,相對而哭,不忍看見孩子死。神的使者從天上呼叫夏甲說:「夏甲,你為何這樣呢?不要害怕,神已經聽見童子的聲音了。起來!把童子抱在懷中,我必使他的後裔成為大國。」這表示神沒有忘記上一次夏甲逃走時,天使向她的應許和承諾,要使她腹中的嬰兒成為大國;現在天使再向她顯現,就是為要確定上一次的應許。上一次、天使已經告訴她,以實瑪利的後裔「必住在眾弟兄的東邊」,暗示以實瑪利必要離開父家,自立成國。現在她和兒子被趕出來,只不過是實現神的應許而已。上一次夏甲逃走,天使早就在「庇耳拉海萊」水泉那裡等候她;這一次卻是在曠野迷了路、快要渴死之時天使才出現。神要按人的信心程度給人試驗。可見現在神等到最後時刻才伸出援手,是要訓練她的信心,又要看看她的內心如何。所以天使說:「神聽見童子的聲音」,而不是聽見她的聲音,表示神派天使來解救他們,是為亞伯拉罕的緣故,多過為她的緣故。使她知道、神已經將「大福」賜給亞伯拉罕;其他人只能從亞伯拉罕得福。因為神應許亞伯拉罕說:「你也要叫別人得福」。神使夏甲的眼睛明亮,她就看見一口水井,解救了她和童子的渴。神保佑童子以實瑪利,他就在南地的巴蘭曠野長大,成了弓箭手,性格像野驢,不易與人交往。所以他常常攻打人,人也常常攻打他。夏甲從埃及地給他娶了一個妻子,生了十二個兒子,成為十二族。 

21章22至34節,亞比米勒認為亞伯拉罕是一個極之不尋常的人物,因為有神與他同在;又怕他或他的兒子將來會作王,把非利士人趕走、佔據非利士人的地。所以亞比米勒與軍長商議,不如趁亞伯拉罕還未興起成為強盛,就及早直接向亞伯拉罕表白一切。於是亞比米勒來對亞伯拉罕說「凡你所行的事都有神的保佑」:意思是我們發現你比我們全國還要強,沒有人能傷害你,因為神保佑你。「我願你如今在這裡指著神對我起誓」,亞比米勒不敢說「命令你」,只說「願你」。因為亞比米勒所要求的甚為「過份」,竟然要亞伯拉罕「起誓」,要亞伯拉罕約束自己、由神來監管,不准他違背誓言。「不要欺負我與我的兒子,並我的子孫」,暗示亞伯拉罕,永遠不要趕走他的民,吞併他的地。「我怎樣厚待了你,你也要照樣厚待我與你所寄居這地的民」,亞比米勒認為他將亞伯拉罕撒拉還給他,並送他牛羊和銀子,又讓他自由寄居在他的地,就是「厚待」了亞伯拉罕,所以要亞伯拉罕「起誓」不欺負他的子孫,作為「厚待」他,報答他。其實亞比米勒送的禮物不是「厚待」,而是「賠罪」而已。亞伯拉罕表示「願意起誓」,意思是表示自己從來沒有任何奪國的意圖。亞比米勒的僕人曾霸佔了一口水井。」意思是你怎樣「厚待」我呢?亞伯拉罕發現水井,加上亞伯拉罕在這裡做過「挖掘」工夫,這水井自然是屬於亞伯拉罕的。亞比米勒沒有想到亞伯拉罕提出這件事反駁,立時感到自己理虧。表示僕人霸佔亞伯拉罕的水井這件事,從未聽過,也不知道。亞伯拉罕先送給亞比米勒「一些羊和牛」,作為起誓立約,「不欺負亞比米勒和他的子孫」的證據,然後彼此立約。再送他「七隻母羊羔」,請亞比米勒也起誓,承認那水井是亞伯拉罕挖的,屬於亞伯拉罕所有。亞伯拉罕要亞比米勒這樣起誓、意思是:如果你再佔據我的水井、我的神也准許我佔據你的國。所以亞伯拉罕給那水井起名「別是巴」,記念亞比米勒在那裡起了誓。亞伯拉罕等亞比米勒和軍長非各回去之後,故意在「別是巴」栽了一棵「垂絲柳樹」,這種樹只適宜栽於水邊。這栽樹就成了「別是巴」是屬於亞伯拉罕的見證樹。亞伯拉罕又在那裡「求告耶和華─永生神的名」,意思是感謝神,因為神「化咒詛為祝福」。並且從非利士的國王和軍長親自來立和約,就確實地看到,神與自己同在,叫週圍敵人都不敢侵害自己。不是只有一次、乃是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甚至在自己信心軟弱時,還是這樣。於是感到、自己有「王者的身份」,可以與迦南地任何王平起平坐。所以有了這位神就有了一切。現在神又使自己在迦南地得到第一塊真正屬於自己的「合法地」─沙漠綠洲「別是巴」,十分寶貴。亞伯拉罕又故意在「非利士人的地寄居了多日」─常常來往於「基拉耳」、「別是巴」和「庇耳拉海萊」之間,使非利士人也確實的知道,這些水井是屬於他的。但他還以「希伯崙」為自己「固定的居所」。 

(如要詳細了解上述指引內容,請細閱主光哥所著《創世記研經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