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指引‎ > ‎

2019/11/10 創1章3節至29節

創1章3節至29節 
3至4節(第一日),「神說」但沒有人聽;所以這不是普通的「說」,說出來也不是一般的「聲音」,而是從「神」分出來的「道」(耶穌基督),藉著祂進行所有創造。正如約翰說:「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約1:1)形容耶穌基督是「道」,對於我們理解「三位一體」的奧袐十分恰當。因為「道」未從神口中說出來之前,可以存在於神裡頭,成為與神合而為一的「智慧」。神說:「要有光」是為解除「淵面黑暗」而說的。看英文會清楚一點:“Let there be light”(讓那裡有光),所說的“there”(那裡)就是上文所說黑暗的「淵面」。所以這句話並不是創造出「光」,只不過是吩咐「光」在「指定的地方」出現而已,因為沒有用「創造」(Bara)這個字。再研究以後幾天的創造,便看出每一天都是為按步就班地先解決「淵面黑暗」,後解決「空虛混沌」。從「淵面」的角度來理解,當時「淵面」被極厚的雲層遮蓋,外間早已存在的「太陽光」無法照進來。神說「要有光」,其實是使雲層變得稀薄,讓「太陽光」可以照進來。再者、這「光」造成「有晚上、有早晨」,分明是說、「地」是一個「球體」;而且「光」不是從四方八面照進來,而是從一面照進來,造成地球一邊是「白晝」,而另一邊沒有光的就是「黑夜」。這現象證明這「光」就是「太陽光」。其實經文顯示、「有晚上、有早晨」這句話連續出現六日,表示第一日的「光」與第四日的「光」是相同的,並沒有改變;一直維持著地球的「晝夜」。只是到第四日才「看見」太陽、月亮、和眾星出現,因為厚雲已經散去。在「六日創造」中,「神看…是好的」這句話重複了六次,表示一切所造的都是好的。神也沒有創造「魔鬼」和「罪惡」,只是天使和世人濫用「自由意志」去「抗拒神的旨意」,才變成「魔鬼」和「罪惡」。然而、「光」永遠勝過「黑暗」;「魔鬼」和犯罪的「惡人」最終也被消滅。 

6至8節(第二日),神說:「諸水之間要有空氣」,所謂「諸水」(眾數),是指「海」和「雲」。神「將水分為上下」表示初時「雲層貼著海面」,「雲」與「海」相連,所以「淵面黑暗」。如今神將「雲層」升高,稱為「上面的水」;「海」在下面,稱為「下面的水」。「神稱空氣為天」,這是指「天上雲層」與「下面海洋」中間的「天空」(大氣層)。神將「水」分為上下,並沒有進行「創造」,只將貼於海面的「雲層」升高而已;「雲層」承載大量「水氣」,可以按需要而降成「雨」,灌溉全地,使所有動植物的生命生長。「大氣層」同時造成「地球」的「保護網」,將外太空的「紫外光」和一切有害的「射線」擋住,動植物的壽命才長久。 

9至13節(第三日),神在第三日的創造說了兩句話,因為分別創造「陸地」和「植物」。兩者不同類,但彼此相關。所以神說了兩次「神看著是好的」:第一次神看「陸地」是好的;第二次神看「植物」是好的。神說:「天下的水要聚在一處、使旱地露出來」,表示本來「大地」被水淹沒,不可能在一日之內乾掉。但神使部份的「大地下陷」,洪水就可以在一日之內退去,並聚在一處而成「海」。神又使部份的「大地凸起」,這樣就造成「陸地」。神在這一日所做的工作還是「分開」-將「旱地」與「海洋」;又將各類生物按「各從其類」來分開。「分開」的工作是要重整「空虛混沌」的大地。神看「陸地」的形成是「好的」,因為消滅了史前的世界,神要進行創造一個「新世界」,向撒但顯示、神要藉著「塵土」所造的「人」住在其中,管理一切受造之物,這計劃必能使神得全榮耀。神說:「地要發生青草、和結種子的菜蔬、並結果子的樹木、各從其類、果子都包著核。」神在第二日不是「創造」,而是吩咐地要「發生」(bring forth)植物的生命。神使「青草」發生在先、「菜蔬」和「果樹」其後,表示神所做的、只是恢復「植物生長的系統」。從第三日開始,「各從其類」這句話一直出現,直到第六日。表示每一樣「有生命之物」都是神獨特設計的,不是由「死物進化」而成;也不是由「低級生命」進化而成為「高級生命」,因為「各從其類」的意思就是不「變種」。「果子都包著核」—「果子」為給人和動物作食物;「核」為傳播種子,由人和動物帶到各處而生長起來,成就神的命令—「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我們由各類種子都有各種不同的傳播方法,就看出神的智慧。 

14至19節(第四日),「天上要有光體」意思應該是「天空要光亮起來」,並不是「天上要有光體」;神「造」了兩個大光和眾星,這個「造」字,原文是“`asah” ,英文欽定本譯為“do” 有1333次、“make” 653次、“wrought” 52次。所以這不是「創造」(bara),而是「製造」。因為星際太空的眾星和太陽月亮早已存在,只是到第四日才“make”它們出現而已。而且經文又說明,神「造」這些光體的「目的」是要「作記號、定節令、日子、年歲;發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可以管理晝夜、分別明暗。」這樣的說法、分明是站「地面的立場」來「觀天」,為要知道「日子、年歲」而已;決不是站「太空的立場」來「觀察」,因為從太空的角度來說、太陽和月亮根本沒有「管理晝夜」。說清楚一點,其實第四日的變他,只不過是神叫本來變得稀薄的「雲層」,現在「裂開」和「分散」,讓地上的人可以見到「天上的光體」,從而定節令、日子、年歲而已。 

20至23節(第五日),這一日的「創造」正式用“Bara” 這個字,顯示是「從無變為有」的「創造」。這是說、我們這時代的所有動物,都不是從「史前」的動物進化而成;乃是神全新設計的品種。第三日創造「植物」,雖然已經是屬於「低級生命」,還不是用“Bara” 這個字;從現在開始、是創造「動物」-「高級生命」,顯示與植物的生命不同。所以神要「賜福」給牠們,意思是保護牠們,使牠們在繁殖過程中能勝過任何障礙,不至於滅絕。所以神創造所有動物,將牠們放在不同的「生產系統」和「生存系統」中,按神所賜的適應能力自行繁殖。神吩咐要「滋生眾多」,還有一個目標,就是要「充滿海洋」、「遍滿地面」。這表示各類生物在最早之時只有「一對」,如同人類由亞當和夏娃開始一樣。但是地球的資源十分豐富,神願意所有生物繁殖起來,享用這些資源。雖然經文形容生物開始於「海洋」、然後「空中」、最後「陸地」,並不表示這是「進化的幾個階段」。因為神定規所有生物都「各從其類」,絕對不能「越軌」而變成另類。神嚴格地執行「各從其類」,因為要對付「空虛混沌」。 

24至29節(第六日)神說:「地要生出活物來」,「生出」這詞的希伯來原文是“yatsa”,這個字在英文欽訂本譯為“out”有518次,“forth”有411次,其他的譯法有bring、come、proceed、go、depar、等等,可見不是真的「生」,而是形容所有動物都是用「地上的塵土」造出來的意思。(創2:19)「生命」不可能由「死物」演變出來,這是所有科學家都知道的。神要告訴我們,人和所有動物和昆蟲都是由「地」(塵土)造出來的,所以本來「低賤」。「動物」之所以有價值,在乎「生命」;「人」之所以高貴,是因為人有「靈魂」和「神的形像」。倘若人離開神,就要「歸回塵土」,等於歸回最低賤狀態。在「造人」之時,特別加多:「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像造男造女」這句話。請讀者注意、這裡一連三個「造」字都是“create”(即希伯來文“bara”),意思是「從無變為有」的方式「創造」出來的。根據這個創造程序,我們有理由相信,雖然造「動物」之時是用“make”這個字,沒有用“create” (bara)這個字,但在第五日造「海中的魚、天空的飛鳥」之時,是用“create” (bara)這個字,而「地上的走獸」與「海中的魚、天空的飛鳥」都是同類,因為都是動物,所以造「地上的走獸」應該也是“create” (bara)出來的。神「造人」和「造動物」都用“make”和“create”(bara)這兩個字,因為他們的肉體都是用「塵土」“make”出來的;但他們的「品種」卻是“create”(bara)出來的,因為以前沒有,現在才有;再看第二章,經文稱「人」為「活物」(living soul)-鼻孔有氣息之意;而第一章又稱「動物」為「活物」(living souls)-鼻孔有氣息之意。為甚麼「人」和「動物」都稱為 “living souls”?除了兩者都是「鼻孔有氣息之意」之外,也證明神 “create”出「人」,同樣也“create”出「動物」來。按《創世記》第一章記載神創造「人」與「動物」是分開來記載的。並且在記載「創造動物」的兩節經文中(第24-25節),五次出現「各從其類」這句話,又說明「神看著是好的」,可見「人」與「動物」不同類。再者、「各從其類」這句話又表示,各種動物是不會「變種」的。所以「品種」不會加多,只會因為「絕種」而減少。人的「肉體」仍像其他動物一樣「低賤」,人的「靈魂」才是最「尊貴」的。經文又特別形容「三位一體的神」先行「開會」,最後「議決」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神是個「靈」,是無形無體的。祂照自己的「形像樣式」來造人,當然是指人的「靈」,不是指人的「肉體」。人的「靈」有「神的形像樣式」,表示神以「人」為自己的「兒子」。神要人「生養眾多、遍滿地面」,地球資源很豐富,當然所有動物繁殖眾多之時,神很願意人也多起來,一同享受和管理萬物。 

(如要詳細了解上述指引內容,請細閱主光哥所著《創世記研經亮光》)